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所向无敌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所向无敌

  玉泉山位于京城西边,因泉水而得名。

  此山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土纹隐起,作苍龙麟,沙痕石隙,随地皆泉。

  几十年以前,有个名叫王英的大文人,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曾为此山作诗一首,其中一句为“山下泉流似玉虹,清冷不与众泉同”。

  而今,这位王尚书已去世近三十年,所谓山还是那座山,人却早已不是那个人。

  对于王默来说,这是第一次到玉泉山。

  他一路行来,入目皆是风光无限,大好河山尽在眼底,倒不像是“单刀赴会”,而是游山玩水。

  当他走到一处时,迎面来了十二个儒士,段位都不低,皆是“具相”中段。

  双方接近之后,那十二个儒士中的一位拱手问道:“敢问阁下可是赵无忌赵公公?”

  “正是赵某。”王默笑道。

  “赵公公请。”

  “请。”

  于是,王默在十二个儒士的带路下,走没多远,便已深入山中。

  而就在王默入山以后,一大批儒门高手蜂拥而至,封锁了玉泉山的各处要道,连只苍蝇都进不了山。

  “哼!”一个看似文雅,实则阴狠无比的老者望着山口之处,冷笑道,“赵无忌啊赵无忌,这次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飞不出玉泉山!”

  “师弟。”另一个老者问道,“你见过这位西厂的都督吗?”

  “没有。”

  “我也没见过,听说这小阴公是千面寺人的传人,也不知真假。”

  “不管他是不是千面寺人的传人,只要是我儒门的敌人,皆逃不了去!”

  “呵呵。”另一位儒门高手笑道,“两位师兄,这小阴公仗着皇上给他撑腰,竟然不把我儒门放在眼里,他还真以为我儒门会怕他,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三位。”第四个儒门高手说道,“如果这小子真是千面寺人的传人,我们还是小心些。”

  “怎么?”有人不满了,“你认为我儒门拿不下他吗?”

  “不是拿不下他,而是……你们也知道,他可是皇上的人,万一……”

  “没有万一!”第一个老者冷声道,“西厂的所作所为,已经破坏了朝廷的法度,别说赵无忌,就连那个西厂提督汪直,这次也不会有好下场。”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都是心头一动。

  有人问道:“李师兄,莫非你有什么消息?”

  “哼哼。”那老者面露得意之色,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吧,皇上是被赵无忌和汪直给蒙骗了,才会信任他们。只要赵无忌这次死了,皇上就会下旨封我儒门领袖为‘太师’,成为真正的‘大明帝师’!”

  大明帝师!

  众人都是心头一震。

  以前,大明有个皇师,也就是萧平元,但皇师只是个虚名而已,根本没有实权。

  萧平元在世的时候,乃“三公”中的太保,正一品。

  而儒门之中,却有两个“太傅”。

  太傅是三公之一,也是正一品,但论位次,却要在太保之上。

  儒门两大太傅就是文杰与文保师徒。

  朱棣当皇帝的时候,曾封文杰为太保。

  朱瞻基登基后,封文杰为太傅。

  朱祁镇当年想封文杰为太师,可文杰宁死也不肯接受。

  是故,轮到文保做儒门领袖以后,四十年来,文保都无法得到太师的封号,只能与其师文杰平起平坐。

  太师不但是文保的荣耀,还是整个儒门的荣耀!

  如果文保这次当真做了太师,那么,将意味着儒门的势力达到顶峰,无论朝野,任何势力在儒门面前,都要俯首低腰。

  另一边,王默在十二个儒士的带路下,来到了山中一处所在,却是个亭子。

  此亭名叫“听泉亭”,也不知建于何年何月,古色古香,颇为雅致。

  亭内早有一人,正是文保。

  不过,亭外四周,却是站着四个人,王默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儒门的“风雨雷电”。

  看到王默来近后,文风、文雨、文雷、文电都是目光冷冷的射来,像是要把王默看穿。

  王默十分淡定,似乎没把风雨雷电放在心上。

  这也不能说他狂妄。

  毕竟他与风雨雷电交过手,曾以一己之力冲破了风雨雷电的合围。

  换言之,风雨雷电是他的手下败将,他没道理将四人当做对手。

  当然,风雨雷电的强大,已非绝顶高手所能形容,而是真正的神级高手。

  当今武林,别说以一敌四,就算是单挑,能打败风雨雷电任何一位的神级高手,均可称得上“半仙”。

  “赵无忌!”眼见王默态度太过无礼,文电不禁心头冒火,“没想到你真的敢来!”

  “我为什么不敢来?”王默笑道。

  “你就不怕葬身此地吗?”文雨冷声问道。

  “人生自古谁无死。”王默引用文派祖师爷文天祥的经典名句,“各位都是儒门高手,当听过文派祖师的这句名言,我对这位文派祖师可是十分敬仰的。”

  “赵无忌,你少在我们面前阴阳怪气的说话!”文雷喝道,“老夫问你,上次那个蒙面人是不是你?”

  “哪个蒙面人?”

  “就是……就是劫走杨晔的那个蒙面人。”

  “此人是如何劫走杨晔的?”

  “他……赵无忌,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在嘲笑我们风雨雷电?”

  王默淡淡笑道:“你们风雨雷电个个段位‘入神’,我怎么敢嘲笑你们?”

  文雨、文雷、文电均是大怒,唯独只有文风一
人,仍能保持淡定。

  只听文风说道:“赵无忌,我们打开窗户说亮话,你到底是不是那个蒙面人?”

  “我不否认。”王默笑道。

  “果然是你!”文雨、文雷、文电齐声叫道。

  “怎么?你们四位还想与我再比一次不成?”

  “上次你投机取巧,我四人准备不足,才会让你将杨晔劫走,但这一次……”文电一脸不甘说道。

  “啊,我想起来了。”王默说道,“当时你与哈哈老人斗了一招,两败俱伤,属于有伤在身。不过嘛,我觉得你不是哈哈老人的对手。”

  “你……”

  “因为他是一个人,你们人多势众,他才会跑。如果只有你一人,我相信多拼几次,你会死在他的手中。”

  “老夫……”

  “四弟。”文风叫道,“不要上他的当,他故意在气你。”

  闻言,文电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将心中的怒火压下。

  “赵无忌。”文风接着说道,“别说我们四个没给过你机会,你有本事的话,你就进亭,你要是没本事,最好把杨晔交给我们,离开京城。”

  王默看出四人想干什么,不由一笑,说道:“我要是连你们四个都斗不过,我也没脸进亭。好,如果你们四个能将我挡在亭外,我不但会把杨晔交出来,我还会离开京城,不再插手朝中之事。”

  话罢,王默举步朝听泉亭走去,步子不快不慢。

  而就在王默走到第六步的时候,文风、文雨、文雷、文电同时施展儒门内功,隔空对王默施加恐怖的无形压力,犹如四座大山压在王默身上,不但要将王默拦住,还要将王默震退,一雪前耻!

  岂料,王默早已做好了准备,只是暗中将《净身宝典》施展出来,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阴气,脚底下竟是未见半点迟滞,显得云淡风轻。

  眼看王默距离听泉亭越来越近,只剩下十余尺,文风、文雨、文雷、文电不得不将压箱底的功夫全使出来,哪怕是拼个两败俱伤,也要将王默挡住。

  砰!

  王默身上像是被一道天雷打了一下,惊起衣袂,但也只是惊起衣袂而已。

  王默面带微笑,犹如战神在世,一步步走向亭子。

  “住手。”原本背对着王默的文保终于动了,转过身来,“赵公公,看来你果然是千面寺人的传人,风雨雷电功力虽深,武林罕见,又怎敌得过你七八百年的内力?”

  文风、文雨、文雷、文电听到王默有七八百年的内力,不由震惊,知道就算力拼至死,也无法阻止王默进入亭子,只得收功作罢。

  “什么七八百年内力?”王默心里想,“老子得了九仙鼎以后,借助它的力量修炼了一段时间,现在的内力至少千年,就算你们五个一起出手,我照样也能扛得住。”

  数息之后,王默步履轻快的走入了亭子中,与文保面对面站立。

  下一刻,亭内气氛说不出的诡异,仿佛两人将要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直到一放倒下才会休止!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