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287章 猴儿酒

第287章 猴儿酒

  车子还未到桥头,已经是夜里十二点整了,跨年的烟花顿时冲天,把整个村庄都照的一片通透。

  靠在副驾驶上的查文斌看着窗外,忽然道:“要不,我们现在就走吧?”

   “这么急?”风起云笑道:“你也不差这几个时辰吧,回家去睡一宿到天亮。”

   “当我看到他的头发开始逆生长时,我才真的明白原来阴阳颠倒术是真的,”查文斌道:“世人皆顺生,不知顺之有死;皆逆死,不知逆之有生,长生不死自古以来就是多少帝王梦寐以求的,以前我只当它是个痴人说梦罢了,但今日一见才知这世事都有可能。你看这窗外家家都在团圆,可胖子、老何,这两人受的都是无妄之灾。”

  风起云安慰他道:“查兄,我明白你的心情,但那件事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我劝你不要报太大的希望。就如同那随侯珠,说的也是起死回生,又一如这阴阳颠倒篇,但这种我想都不是你想要的,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那就当是去散心了。”他的这句话终于是为此行的目的做了最后的定调,回家去简单的收拾了两件衣服后,三人便一路开始向西南进发。

  年初一的高速路上畅通无阻,临去前,他们又去了一趟霍山县。查文斌去看了还在那里养伤的卓雄,还有那个死胖子,风起云要有一些族内的事情处理。像他们这种古老的大家族在春节期间自然是免不了各种繁琐的仪式,这一来二去就把时间给耗到了初三。

  西南的那个消息就是那边的负责人传回来的,恰逢春节,这个负责人也回到了霍山,他叫风四牧,他们也管他叫风四爷。据他说在黔东南一个叫作镇远的小镇子上,他知道一位当地的巫师会一种叫作“夺魂”的巫术,当地也叫“造影子”,和汉族的宗教一样,他们认为人死后魂魄游离身体,所以人在光线下面是没有影子的。他们有一种古老的办法就是将死者保存好,待三年之后,死者的亡魂重新转世投胎,再从那个胎里夺回亡魂重新回到死者的体内。

  查文斌道:“那岂不就是我们所说的借尸还魂?”

   “不不,”风四爷连连摇手道:“投的不是人胎,而是猪胎、羊胎、牛胎等牲口胎。会这门巫术的是当地百越族的后人,和一般的男性主导社会不同,他们是由女性主导,领头的称为“萨”,意思是祖母,每个寨子都有一个“萨”作为最高的首领,接下来就是寨老,也就是长老来维持日常的管理。

  这门巫术的难点在于尸首的保存,据说在那边有一个洞,只有那个地方可以让尸首不腐,所以通晓这门巫术的人也就极少。我曾经亲眼见过一个断了气的孩子被复活了过来,但查先生,您也做好心理准备,那些人以前就被称作蛮夷,能不能答应我也不能确定。”

  初三下午,他们再次出发,目的地就是镇远,这个地方古称“竖眼大田溪洞”,据说是古时候“鬼方国”的领地。而今天,关于鬼方国的记载少之又少,仅能在小盂鼎的铭文,以及商周时期的甲骨卜辞,找到一两句关于它的记载。在那些
铭文上,都提到了一点,就是这个国度精通巫术,他们日常都戴着恐怖的面具,像鬼一样,所以才得了这么个名字。

   铭文中记载,在武王伐纣后,周康王曾经下令两次讨伐鬼方国,共计斩杀鬼方将近5000人,俘虏了首领四名以及布下一万余人,在那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能有一支两万人的军队,说明鬼方国曾经一度也是很强盛的。只可惜从那以后,周王朝便将鬼方国人驱逐到了西南边境,分散居住在那些一望无际的大山里,从那以后“鬼方国”也就慢慢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从夏到商,这里世居着荆、梁二州的蛮夷,泛称“荆蛮”。而追本溯源,古代的镇远,地处历史上“五溪蛮”和“百越人”聚居的结合部,据说他们都是鬼方国的后人。”

  “风四爷是我们风家的活历史,”风起云笑道:“查兄,他应该很对你的胃口。”

   一路上,有这位四爷作陪,倒也不觉得寂寞,听他讲了诸多当地的奇闻异事,转眼就
是初四的中午时分,他们已经到达了凯里市,在一处古色古香的院子里,他们被安顿了下来。

   一觉睡醒已经是当天夜里,风四爷在这儿主要经营白酒,贵州和四川都是出好酒的地方,就连向来不喝酒的查文斌都被他珍藏的那些佳酿给吸引了。

  “尝尝,这是真宗的猴儿酿,”风四爷一边给他们斟酒一边介绍道:“山里的野猴喜欢贮藏越冬粮食,但若当季不缺越冬粮食,猴儿们便会忘记曾储藏过一洞百果,然后这一洞百果便逐渐发酵,而后酿成一洞百果酒。它得选择的空树用来存放百果,那必是能足够保证百果越冬不烂的树木,有几棵?而且还要空心,还要密封,此类野酿,实属机缘巧合,这真正的猴儿酒价值千金都不换。”

  “哦?”查文斌端起那杯子嗅了嗅道:“怪不得这香味如此特殊,当真是百果的气味在里面。”轻轻尝了一口,顿时觉得一团香气在舌尖炸开,有无数种其妙的味道柔和在一起。咽下喉咙,顿觉一阵清爽直达胃部,到了那胃部之后那团香气再次炸开又通过食道反冲回口腔,这其中的滋味当真是妙不可言。

  查文斌深吸了一口气,口中余香还在来回游荡,他放下酒杯道:“我总算明白了何为荡气回肠,在喝上几回,怕是我这个不喝酒的人也要变成酒鬼了!”

   风起云笑道:“四爷,回头您就给他备一点带回去。”

   那风四爷也笑道:“家主发话了,我哪敢不从,以后我便每年差送一批到您府上。”

   查文斌连连挥手道:“别听她的,我不擅长饮酒,好的东西尝一次是享受,再尝那可就是贪了。”

   “查先生真是高人,”风四爷道:“这酒便是产自武陵山区,也正是明天我们要去的地方。”

   这一杯下去,查文斌便觉得有些微醉,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等到次日再醒,推开院门一看,又是一个漫天飘雪的日子……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