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627章 大结局

第627章 大结局

  五年前的初秋,枫叶在慢慢变黄,天空湛蓝,流水一样的白云像被什么洗过。

  从清早,阳光就灿烂,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一如顾夫人和安南被审判的今天,阳光灿烂的耀眼。耀得何沐晴明明身在法庭之中,却犹如回到了那个美丽的秋天。

  再回想起来,何沐晴发现,原来早在五年前,顾思博已经那么优秀,是江城美校的大股东。在感谢大会上,她却毛手毛脚的洒了他一身茶水。

  当时作为新生代表的她吓坏了,甚至忘记跟他道歉,傻傻的拿手去擦他衣服上的水渍。擦了好半天,她才在众人的惊呼中,意识到擦的位置……竟是他腰带下面的敏感地带!

  人生之中,第一次碰异性的身体,就是这么敏感的部位,当时只有18岁的她,小脸‘腾’的红了。之后的剪彩和发言感谢,她都是低着头的。

  那红了的脸,很久很久都没有消退下去。

  事后,室友们故意打趣她:小沐晴,当着全校师生们的面,你都敢摸人家那里,要是私底下,那还了得?

  一时间,她的脸又红了。

  室友们更不放过她:快说快说,你擦的时候,心跳有没有加快?

  小沐晴不会撒谎:有,还心慌的不行,头皮都麻了!

  室友们又来了句:那……他起反应了没有?

  小沐晴没明白。

  室友们急了眼:就是你擦的那个部位,有没有变化?

  小沐晴才反应过来,小脸比刚才更红了。

  那晚,情窦初开的她,躲在被窝里,才在室友们所说的爱情小说里看到,她和顾思博第一次相遇的桥段,像极了小说里的男女主相遇。不同的是,小说里的男主总会有反应,而顾思博……

  小沐晴捂脸,无法淡定的回忆当时的情景,只记得侧目相对的刹那,一个慌乱又紧张,一个沉稳又惊艳。

  经过这个插曲后,小沐晴以为,他们再也不会有相遇的机会,毕竟那个时候的顾思博虽然没在顾氏任职,也是顾氏集团董事长的唯一长孙,是天之骄子!

  当她快要忘记这个插曲时,就在第二学期,作为交换生前往米国的她,意外遇见了快要毕业的他!

  小沐晴的内心是慌。

  毕竟一个是刚刚从国内过来,英语水平只过了六级的新生,一个是历年毕业生中最最优秀的学子,还有那么耀眼的家世,两人本身成绩的差距不说,单是年龄就相差六七岁。

  小沐晴不敢奢望,已经有着丰富经历并且身边美女如云的顾思博会关注她。

  刚开始,他们唯一的交集就是,顾思博暂时管理着这批交换生,无论他们在起居,亦或是学习、生活等等,所遇到的一切问题,都可以找他请教。

  面对依赖他的同学们,小沐晴碍于之前的插曲不敢找他,就算有问题也尽量自己解决。

  来米国的前两周,她的确比任何交换生都要省心,却丢了钱包。她所有的钱,都是何雅辛苦攒出来的,哪里还有第二份生活费给她?

  身无分文的前两天,她背着所有人,饿了就喝水。本想周末打工挣钱,反被好色之徒差点撸走,还是情急之下喊出顾思博的名字,对方才放了她。

  那天,小沐晴才意识到,顾思博比她了解到的还要厉害。

  是酒吧服务员给顾思博打的电话,他赶来接她回校的时候,不像其他人一样给她买饭或给钱,只说:我公寓里缺个保姆,会做饭吗?

  小沐晴点头。

  顾思博当晚就将她带到公寓:吃面!

  小沐晴以为他饿了,赶紧使出所有的巧计,下了一碗她认为人生中最最香的一碗面,却被告知:我怎么知道能不能吃?你吃给我看看!

  小沐晴饿急了眼,没多想,几分钟就解决了那碗面。事后她才知道,他每周都有钟点工过来打扫,又不在公寓吃饭,哪里需要保姆?

  小沐晴想了想,不能这样占人便宜,决定辞职前,她精心准备了一桌子的菜感谢他。

  ——怎么样?

  顾思博只吃不说话。

  ——是不是不好吃?

  他还是不说话。

  ——太咸了吗?

  一如刚才,他还是没说话。

  小沐晴不敢再问,就在伸手想要尝尝菜味的刹那,被他看到受伤的指腹,她赶紧说:没事没事,一点也不疼!

  那晚,洗碗的人不是她,她被他命令在沙发,看他高大的身影在厨房里忙活。

  第二天的早餐也是他准备的,小沐晴受宠若惊。

  顾思博却说:知道欠我的,就不该辞职!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那之后,顾思博倒是天天回公寓吃饭,每餐都吃得干干净净……一来二去,两个身在异乡的男女,在天长日久的相处中,慢慢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学习中、生活上,还有一些个人想法,她都会找他分享。

  他再忙都会抽时间聆听。

  真正让他们的关系飞跃的,还是小沐晴在打扫完卫生后,沐澡停电的那次。因为她在浴室里的尖叫,刚应酬完回来的顾思博立马冲进去。

  谁也没想到,这个瞬间又来电了。

  小沐晴因为门被人突然推开,转身的同时,胸前以及神秘的花园全暴露在25岁的顾思博眼里。他转身想走,电好像跟他们开玩笑一样,一下子又灭了。

  ——你……不怕了吧!

  当时,背对小沐晴的顾思博,表面问得淡定,闪现在他脑海里的,全是什么都没穿的小沐晴转身的一幕。

  差半年十九岁的她,草莓尖儿都是粉嫩粉嫩的颜色,肌肤好像白的发光。

  血气方刚的顾思博瞬间流鼻血了,偏偏,这时候天边一道惊雷,吓得小沐晴又尖叫了起来:学……学长,有东西爬过来了,就在我脚上!

  实际是小沐晴的落发,因为门板敞开,风吹动着她的落发,在脚面上毛茸茸的。

  ——不怕,不怕,有学长在呢!

  黑暗中,他跑向了她,她被他紧紧拥在怀里之后,才意识到两人抱在了一起。他的存在,让她不再恐惧;他的身体很热,他呼吸很急,他的手好像带了电流。

  小沐晴一定是疯了,不可救药的抬头:学长?

  顾思博低头,一句‘怎么了’还没说出口,唇瓣和唇瓣意外碰在了一起,有电流在他们心间划过。她回应的生涩又不知道掩饰,从喉咙里发出的细碎声,带给他莫大的勇气。

  花洒将他的衣服打湿,他喘着粗气:可以吗?

  小沐晴还不知道,他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靠在他剧烈起伏的胸膛里不停喘息时,她因为口干舌燥的感觉,本想伸舌头舔唇,却舔到了他的胸膛。

  于顾思博来说,就是默许。他抱着她,回到他的卧室,两人双双跌在床上,他的侵入叫她脑白了几秒。

  ——好疼……呜呜。

  ——对不起,对不起,马上就不疼了!

  ——真的吗?

  ——小沐晴,小沐晴……宝贝儿。

  他比她大,他说不疼了,
那就是不会再疼。

  但是小沐晴发现,事后不但更疼,反而腿酸腰也疼,全身的力气像是被什么抽走了,可是心里很甜,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是幸福的甜。

  第二天圣诞节,米国下了很大的雪,学校听课。她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节奏的心跳,也不知道是谁开始的,总之像偷吃禁果的夏娃亚当,在这间小小的公寓里一次又一次的做着最亲密的事。

  清早,他们会一起跑小,然后她上学,他去开始毕业后的事业;到了晚上,她早已经做好饭,在公寓里等他回来用餐,饭后再一次进行的还是最亲密的事情。

  只是好景不长,转眼,小沐晴为期一个学期的交换生生涯将要结束……。

  铛铛——!

  何沐晴回忆到这里,法庭之上的法官大人敲捶,对顾夫人做出判决:五年零十一个月。

  与此同时,孙医生也带来了何聿的消息:终身监禁。

  何沐晴意识回笼,望着咫尺前的孙医生和付队长,问道:“那凌梦瑶呢?”

  孙医生说:“她的情况,比顾夫人严重,十五年!”

  离开法庭后,何沐晴送别孙医生他们,在回康诺医院的路上,那些尘封已久的过往画面,再一次闪出脑海:就在交换生结束的前一周,刚刚19岁的她,例假延迟了。

  那个时候‘怀孕’对她来说,仅是课本上读到的故事,并没有亲身体验过,怀孕对女人的改变。

  那一晚,顾思博跪在地毯上向她道歉。

  她以为他的道歉,是因为不想要孩子,她伤心的哭了。经过他耐心的解释,她才知道,他的道歉是在怪自己没控制好,让她在小小年纪就要学着做妈妈。

  当时,她又惊又喜:学长,你的意思是让我……生下来?

  顾思博吻着她:不然,你想残忍的对他?小沐晴,你要是敢,我再也不会原谅你,至于你的学习,先办休学,等你生下他,我来带,你再继续完成学业,好吗?

  他拥着她入睡前,承诺她,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再次回忆到这里,何沐晴听到出租车司机提醒:“这位小姐,康诺医院已经到了,你到底下不下车?”

  何沐晴给了车费,恍恍惚惚的走进医院,来到顾思博的病房。

  她的眼睛已经可以迷糊视物,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却隐约看到他躺在病床上,她摸着他的脸,说:“思博,我记起来了,全部都记起来了,你知道吗?我就是辰辰的亲妈!”

  是的,在她只有19岁的时候,她没回国,一直在米国,和他过着夫妻生活。不管他多忙,都将她视为珍宝。每晚抱着她入睡,还会给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讲故事。

  夏天来临时,她渐渐隆起的小腹和黑头发黑眼睛,走在异国的人群里格处显眼,每每这个时候,顾思博都会莫名的吃醋,不想路人过多的关注他的小娇妻……。

  时隔五年,何沐晴望着躺在病床上,一直在沉睡的他,说:“我知道,当时你也以为,我们会幸福下去,但一切都随着顾夫人的到来变了,她让我回国生产,我们还偷偷找人登记,只是没想到辰辰的满月将是我们分离的日子!”

  “之后,我真的忘记了你,更忘记了我们的孩子,像所有普通的大二学生一样,每天只知道写写画画,甚至还在毕业的时候谈了男朋友。”何沐晴一边回忆,一边说着过去的事。

  她没注意顾思博的眼皮动了动,视线模糊的说:“思博,如果你哪天醒来后,也记起了所有,你会不会像我现在这样,总是很想哭,又庆幸我们能再次相遇?”

  没有人回应她。

  何沐晴还是一直说,一直说。从早上说到晚上,从晚上说到早上,她以病房为家,说累了会趴在床边,困了会挤到病床上和他一起睡。

  哪怕嗓子哑了,她也没停下来。

  因为安南在离开康诺医院前,告诉她:顾思博的情况和你差不多,只要将脑中的芯片取出来,慢慢随着恢复,也许一个小小的意外,就能让他记起所有!

  顾思博的开颅手术,是她签字的,在手术室外面,她等的焦急。才知道,等待的心最煎熬。

  终于,三小时后,手术室门开了。

  “顾太太,顾先生的手术非常顺利!”听到主治医生的这句话,何沐晴激动不已:“谢谢,谢谢!”

  小顾辰是顾思博术后的第三天来医院的。

  “妈咪——!”辰宝突然喊道。

  何沐晴以为自己幻听了,之前顾木泽说‘你眼睛还没康复,顾思博还需要你照顾,辰辰我先带走了’,所以她手上的动作只是顿了顿,继续给顾思博讲过去的事。

  “妈咪!”辰宝站在病房门口,又偷笑着喊道。

  “……”何沐晴一楞,就在她缓缓转身的一刹那,辰宝猝不及防的跑向她,奶声奶气的说:“妈咪,妈咪,爷爷说你就是我的妈咪,对吗?”

  小家伙歪着脑袋,眼里全是期待。

  何沐晴没忍住,眼泪哗哗的流:“是的,我是,我是,我就是!”她一口一口的亲着他:“我就是你的妈咪,宝贝,妈咪终于找到你了!”

  “太好了!”小家伙搂着何沐晴的脖子:“辰宝有妈咪咯,辰宝再不是没有妈咪的孩子咯!”

  “辰宝!”

  “妈咪!”

  “辰辰!”

  “妈妈!”

  “小顾辰!”

  “妈妈咪呀!”一大一小,就像傻了一样,你叫一声,我叫一声,叫得乐不知疲。谁都没有发现顾思博躺在病床上,手指因为这一声声呼喊又动了动。

  “妈咪,等爹地醒了,我们一家人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何沐晴点头。

  小家伙又道:“那爹地曾经答应辰宝的妹妹呢?”

  何沐晴害羞的抿嘴:“等你爹地醒了之后!”

  小家伙不怎么相信:“万一爹地不愿意,那怎么办?”

  何沐晴愤愤地撅嘴:“他敢!”转头,她望着躺在病床上的他,在心里问:顾思博,你醒来以后,应该不会拒绝我们儿子的这个愿望吧!

  三个月后。

  老太爷突然去世的噩耗,让刚刚渡过新年的他们,陷入无尽的悲伤之中。

  “怎么办,董事长在的时候顾氏还不乱,现在顾思博仍在医院里昏迷,顾氏由谁来主持大局?”董事会上,几位元老频频望向暂坐在主位的顾木泽,希望他能站出来主持大局。

  顾木泽明白他们的意思,摆了摆手,道:“我老了!”他视线望着对面的顾北澈:“就你了!”似乎怕顾北澈拒绝,丢下这三个字,以给老太爷办后事为由走了。

  乍接管偌大的顾氏,顾北澈是忐忑的,他一方面怕有些人趁机落井下石,一方面怕自己不够努力,让顾木泽和老太爷的在天之灵失望。

  所以接手后,除了参加老太爷的葬礼,其他时间全泡在办公室。

  余助理总是提醒他:“董事长,您该回去休息了!”

  顾北澈摇头:“不行,明天早上还有董事会,不能休息,而且市政那边新批下来的一千亩地,正是何沐晴外婆留下来的,我不能大意!”顿了下,让余助理给他泡咖啡。

  夜深人静的时刻。

  顾北澈一边喝着咖啡,一边
用粗大的雪茄来提神,莫名,脑中忽然闪过谁的笑,像太阳花一样向上开朗,好像在他耳边说:小哥哥,你没有爸爸妈妈吗?

  烟雾缭绕间,又是谁的声音在回荡:小哥哥,既然你没有爸爸妈妈,那就跟我走吧!还没跟你介绍呢,我叫顾思颖,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当你的妹妹吗?

  顾北澈当时给她的回应是:看你穿得人模人样的,没想到连哥哥都没有,真可怜!

  那个叫顾思颖的女孩却说:谁说的,我有哥哥,我哥哥长得可帅了,而且学习也比你好,个子也比你高,他一定也比你聪明,你要是不信,就跟我回去比比!

  顾北澈觉着当时的自己,一定傻了,真跟她回去了。

  见过顾思博以后,一如顾思颖说的那样,她的哥哥,的确很出色、很帅、很高。因为那一年,也正是顾思博作为江城唯一一个被破例录取的高考状元。

  顾北澈也没想到,他的人生,就因为这个叫顾思颖的女孩彻底改变了。从此,他就是她领回顾家的哥哥,一个在顾思博出国时,照顾她的哥哥。

  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小哥哥长小哥哥短’的女孩走了?

  “董事长,何小姐刚刚来电,说是顾总醒了!”

  “什么?”顾北澈一楞:“顾思博醒了?”

  余助理点头。

  顾北澈一路闯着红灯,来到康诺医院,就在他踏进病房的一刹那,听到一个陌生又久违的女声说:“哥,你还认得我吗?我是思颖啊!”

  顾北澈站在病房门口,犹如被谁敲了一棍子: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她回来了!

  “思颖又是谁?”躺了近五个月之久的顾思博,这样问道。

  一句话,把跟前的何沐晴、顾辰、顾木泽还有何雅,全问楞了。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神同步的指向自己的鼻尖儿,异口同声的问:“那我呢?”

  顾思博:“……”

  众人又问:“还认得我吗?”

  顾思博:“……”

  小顾辰:“完蛋,妈咪,你男人傻了!”

  何沐晴:“思博,你是认识我们的,对吗?”

  装失忆的某男,又佯装不认识他们的楞了楞,那双原本沉稳如海的眼眸,更是错愕和懵懂状,使得某女好一会才失落的来了句:“他可能还需要休息休息!”

  何雅:“对对对,不管怎么样,人总算醒了,只要醒了,哪怕不记得我们,也会慢慢熟悉的,没事的!”

  何沐晴点头。

  顾木泽拥着何雅走了。

  回来参加老太爷葬礼的顾思颖,也在牵着顾辰的小手,走出病房的一刹那,冷不丁对上一双夹杂着激动、欣喜和炙热爱恋的眼眸。

  半晌后,顾北澈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思颖:“葬礼那天!”

  顾北澈暗骂自己,怎么没注意?

  顾思颖佯装不想理会他,拉着顾辰就走,还是往相反的走廊走去,就在她余光感觉有道影子跟了上来时,她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一抹微笑。

  和她脸上羞涩的笑容相比,何沐晴脸上的笑容就是幸福和夸张的,眉眼都在笑扬。

  “思博……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你姓顾,叫顾思博。刚才进来的呢,小小的那只,是你的儿子辰辰,稍微有点年纪却依旧帅气的,是你父亲,还有她身边的……”何沐晴一一作了介绍。

  唯独没说,他和她的关系是什么。

  顾思博还是用懵懂的眼神看着她,不,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她身后墙上的宣传彩页,上面有穿白大褂的美丽护士,他说:“你让让,我看不到美女了!”

  何沐晴:“……”

  顾思博:“不用你把墙上的彩页撕下来,我怎么感觉这个美女这么漂亮呢?”

  何沐晴忍。

  顾思博:“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

  何沐晴继续忍。

  顾思博:“喂,喂!”他冲她身后喊了两声,巧合的是,经过的护士刚好是宣传彩页上的那位,对方走进来,问顾思博是不是有什么事。

  顾思博摆了摆手,让何沐晴让开一些,对这位护士说:“你过来!”

  护士走过去。

  顾思博来了句:“你结婚了没有?”

  护士:“……”

  何沐晴心里不是滋味了。

  顾思博:“我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的样子,沉睡的时候,我发誓,醒来后看到谁,就跟谁结婚,你要是没有男朋友的话,那我们结婚去吧!”

  护士:“……”

  何沐晴握了握拳头,强忍着心里的不悦。

  顾思博:“你不喜欢我吗?”

  护士吓跑了。

  之后的第二天,第三天……一直到一周后,顾思博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位护士身上,对何沐晴的近身,显得很不耐烦,好像除了那位护士之外,他再也看不到任何人。

  “顾思博!”何沐晴苦涩的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她?”

  “对!”

  “只想和她结婚?”

  “对!”

  “不会再爱上其他人?”

  “对!”

  “你……”这一次,没等何沐晴说完,顾思博已经佯装不耐烦的样子,打断她:“你什么你啊,别再你啊你,世上怎么有你这样的护工?是不是管太多了?”

  “护工?”她在病房里,近半年的照顾,落在他眼里,就成了护工?

  “赶紧走开!”因为门外,又是那名护士经过,顾思博鞋都没穿,就追了出去。

  何沐晴心里别提多么难过。

  却就在她,决定放他自由,给他重新追逐幸福的权利,失魂落魄的走向电梯时,随着‘叮’的电梯门敞开,站在电梯里的男人唤道:“小沐晴!”

  何沐晴一楞,等她再反应过来,已经被顾思博拉进电梯。

  又是‘叮’的一声,电梯门再度合拢。没开灯的电梯里,黑暗的一如五年前的米国,他们在浴室里第一次亲密接触时,他低低喊:小沐晴,小沐晴……宝贝儿!

  何沐晴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他对那位护士的‘钟情’,是醒来后,给她开的第一个玩笑!

  “你坏死了!”她愤愤的捶他。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然我怎么激发起,你的醋意呢?”顾思博温柔无比的吻住她:“小沐晴,顾太太,无论你是谁,五年前,还是五年后,你都是我今生的唯一!”

  “顾思博!”何沐晴喜极而泣:“我以为,你真的不喜欢我了呢!”

  “我的确不喜欢你!”顾思博说:“因为我只爱你!”

  “我也爱你!”

  一年后,顾辰当年的生日愿望终于实现,何沐晴在阳春三月的日子里,生下一个像极了她的女儿,顾思博取名为:顾念情。

  全本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