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妖星觉醒

第一章 妖星觉醒

  潜龙帝国。

  叶府。

  “叶凌尘,故意伤人,打伤兄长叶坤,下手歹毒,现在经过长老会决议……”

  “剥夺其叶家弟子权利,逐出叶府!”

  族长叶云山神色痛苦,目光黯淡,迟疑了好久才无奈的将结果公布出来。

  大厅中央。

  一个黑衣少年身子微微一颤,随即缓缓低下头去,谁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随即,整个叶家大厅中哗然一片。

  “不可能吧?叶凌尘难不成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下此毒手?”

  “真是太意外了,叶凌尘连武技都没有修炼,怎么可能是叶坤少爷的对手?”

  “他……他难道真如传闻说的是妖孽转世?”

  “谁知道呢?反正叶凌尘早就是咱们叶家的奇耻大辱了,这回赶出叶府也好。省得日后看见那张臭脸!”

  “滚出去吧!滚出去!”

  ……

  大厅中,一些年轻弟子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而两侧座位上的长老们,俱是一脸莫然。

  有的看着天花板,有的低头吹着茶水,有的索性闭目养神起来……

  好像被骂之人,跟叶家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这无数幸灾乐祸的目光,犹如冰冷刺骨的潮水,一并涌向了那道孤寞的少年身影上。

  少年还算清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目如同一潭死水,激不起一丝涟漪。

  大厅灯火通明,而在叶凌尘看来,却是一个黑暗冰冷的世界。

  叶凌尘微微抬头,目光掠过了几个落井下石的长老,心中不禁苦涩一笑。

  “叶家虽大,却没有我叶凌尘的容身之地。”

  “无论我表现得多么努力,无论我多么隐忍,在你们眼中我始终是妖女之子,早晚都会被你们赶出家门。”

  “只有我个白痴以为,只要自己表现得够好,就会赢得你们的认可,原来是我错了,其实我早该打醒自己了,呵呵……”

  这一晚,恰是大年三十。

  整个潜龙帝国欢歌艳舞,喜庆万分。

  这天地间,仿佛只有这么一处地儿,这么一个人儿,独自受着苦。

  看着一脸落寞的叶凌尘,族长叶云山芒刺在背。

  他的不禁想起,叶凌尘的父母。

  叶凌尘的父亲,名为叶星河,是族长的亲弟弟,也是叶家五百年来最出众的天才。

  不过,就在十六年前,叶星河因为私交妖族妖女,生下了叶凌尘这个族人眼中的“妖子”,因此成为了整个叶家的耻辱。

  叶凌尘父母也因此遭到了各方的逼迫,最后双双惨死。

  这件事叶凌尘并不知情,那个时候他才刚刚出世,若不是族长叶云山拼死保护,叶凌尘也活不到现在。

  但因为“妖子”这个特殊的身份,让叶凌尘在家族中处处遭受冷待,无论他多么的隐忍,多么的乖巧,有着多么好的表现,都没有改变族人心中的歧视。

  更因此,叶凌尘连家族的武技都无法修炼,辛辛苦苦的活了十六年一直受着欺压。

  直到这一晚,叶凌尘被堂兄叶坤极度羞辱,忍无可忍之下,这才出手伤人。

  原本,叶凌尘是斗不过叶坤。

  可就在当时,他忽然感受到丹田中一股暖流暴涌而出,全身充满的力量,居然把叶坤给打伤。

  而当叶凌尘晃过神来,这个狂暴的力量却又消失了。

  叶坤是大长老独生子,寄予厚望,却被叶凌尘打成重伤,大长老自是怒不可言。

  他连夜召开长老大会,联合族中高层,对叶云山施压。

  叶云山无奈之下,只有宣布将叶凌尘逐出叶家。

  叶云山不能够为了叶凌尘,而让整个家族决裂。

  河阳城中,还有其他几个家族,虎视眈眈,随时要并吞叶家。

  “哎……尘儿,大伯对不起你啊!”

  叶云山心中痛苦自责。

  大厅之内,处处都是冰凉,唯独叶云山能够给他带来一丝的温暖。

  叶凌尘默默走到了叶云山跟前,忽的跪在地上。

  “大伯,尘儿不孝,这些年给您添了不少麻烦,以后若有机会,定会回来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叶凌尘的声音有些嘶哑,随即在地上重重叩首。

  四周长老视而不见,一脸漠然。

  有的甚至冷言讥笑,“呵呵,还想回来,门都没有!”

  “先想想怎么今晚在哪里落脚吧,据说今晚有年兽出没,呵呵……”

  除夕之夜,大雪封山,各家各户闭门不出。

  年兽有没有尚不得而知,不过河阳城边荒的凶兽非常多,也经常听到凶兽吃人的传闻。

  更有种“雪妖”,最喜欢在大雪天出没。

  叶凌尘要是被赶出家门,指不定有生命危险。

  “三长老,你够了!”

  叶云山猛然一瞪眼,身上一股凶煞之气豁然扩散开来。

  三长老神色一惊,心中暗道:“这叶云山果然厉害,居然被他修炼成了鬼龙煞气,看样子是已经步入炼道期了。”

  修炼一途,首先是要锤炼肉身,俗称“炼体期”。

  炼体期共分为六个境界:炼力,引气,内劲,淬体,御气,入道。

  每个境界又分为前中后三阶段,能够将这六境十八阶修炼大圆满,就可以步入“炼道期”。

  只有到了这个层次,修炼出真罡煞气,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开始修炼真道,凌空虚度,御风控火,移山填海……

  当年的叶星河,可就是因为修成了“鬼龙煞气”名震整个河阳城,让叶家站在了金字塔顶端。

  可也是因为他私交妖女,又把叶家打入深谷,以至于叶家险些被吞并。

  这些年来,叶云山极力的维持,才勉强控制住了局面。

  大厅之内,众人俱是浑身打了个寒颤,耳畔仿佛忽然听到无数鬼泣之声,一股真罡煞气镇压而下,叫人毛骨悚然。

  就连哀莫大于心死的叶凌尘,都不禁一怔,他也是头一次看到叶云山对长老动怒。

  三长老被这么一震慑,也收敛了几分,撇了撇嘴,冷哼一声,靠回了木椅上。

  其他人不敢多嘴,但心里无一不是幸灾乐祸。

  看了一眼院子外那鹅毛般飘洒的大雪,叶云山缓缓抬手,道:“叶凌尘,你起来吧,今晚就留在府中,明日一早再走。”

  此话一出,大长老顿时脸色一变,立即驳斥道:“族长,这样做只怕不妥吧?既然叶凌尘已经被逐出叶家,还是早些让他离去。”

  “大长老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铁石心肠了?就算是个路人,难道也不能收留一晚?”

  叶云山微微皱眉,极力压制着心中怒火。

  “呵呵,那倒不是,若是一般的路人收留一晚也无妨,可要是一个妖孽,呵呵……”

  大长老冷笑了一声,便不再往下说。

  叶凌尘身子一颤,内心一阵刺痛。

  “你……”

  叶云山着实气得吐血。

  大长老冷冷一笑,侧过脸去闭上双眼,一副事
不关已的样子。

  “算了,大伯!”

  没有过多的言语,叶凌尘起身,在众人的冷眼中缓缓走出了大院……

  没有丝毫的停顿,没有回头,亦没有留念。

  雪夜,鹅雪纷飞,落在少年的身上,立即覆盖了一层。

  雪花的寒气似乎一点儿没有刺激到叶凌尘,反而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直到最后,少年倔强孤寂的背影,也融入了大雪中。

  叶云山收起了复杂的目光,神色冰冷的扫了一眼诸位长老,“不知道各位可还满意?哼!”

  呜呼呼……

  这一晚,北风格外亢奋,如同一头头远古巨象,奔腾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

  十里之外,叶家坟地。

  大雪中,一道孤零零的身影,跪在叶星河的坟头前,支支吾吾的诉说着什么。

  具体说了什么,怕也只有叶凌尘自己才知道。

  也不知多久过后,叶凌尘原本冻僵的身子忽然一颤。

  “又是这股暖暖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叶凌尘心神巨震。

  他发觉丹田之处一股暖流在涌动,逐渐弥漫全身,以至于他冻僵的身子温暖了不少。

  “就是这股力量让我打残了叶坤的,可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以前却不曾发作呢?”

  叶凌尘心中甚为不解,想要去感应那股力量,但是无奈修为还不够。

  不过,叶凌尘有一种预感,好像一个巨大的宝库就躺在自己丹田之中,但自己没有找到钥匙。

  “若我能够开发出这股力量,只怕我的修为会暴涨,到时候,我一定不会放过叶家那些老古董。”

  叶凌尘漆黑的眸子中忽然有了一丝杀意。

  虽然被赶出了家门,但叶凌尘决不愿就这样自甘堕落,他要变强,要讨回这么多年来的屈辱。

  而这丹田之中神秘的力量,无疑是叶凌尘的希望。

  嗖!

  还不等叶凌尘多感受一下这神秘之力,一道人影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

  “哎……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

  这声音之中尽是心酸。

  “大伯?”

  叶凌尘不禁一惊,缓缓起身。

  看着浑身被大雪覆盖的叶凌尘,叶云山叹了口气。

  随即,伸出右掌轻轻按在叶凌尘头顶,一股暖流顿时从他掌心暴涌而出。

  淡淡的白色真罡,如水银泻地覆盖了叶凌尘全身,所有的雪花立即吹散。

  叶凌尘心头一震,忽然被这股真罡煞气钻入体内,丹田之处立即有股强大的排斥力爆发出来。

  就在叶凌尘体内,这两股力量冲撞在一起。

  嗤……

  叶凌尘脑海一炸,如晴天霹雳。

  不过,他明显听到丹田处传出一个奇异的声音,好像金属被熔化一般。

  与此同时,叶云山则是触电般猛然弹退一步,一脸惊诧的看着叶凌尘。

  “尘儿……你,这是回事?”

  叶云山愕然道。

  然而,此时的叶凌尘彻底惊呆了,完全没有听到叶云山的话。

  “打开了……这股力量……”

  叶凌尘内心狂震。

  “哈……睡了这么久,终于醒了……”

  叶凌尘体内,悠悠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