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1章 买一送一?不可能

第1章 买一送一?不可能

  安市,何仁医院。

  楠木双眸紧闭,额头顺流而下的血滴落枕边,白纱裙被染成了红色。

  一场车祸,她双腿,双臂,粉碎性骨折,手脚已经完全丧失了技能,唯有剧烈的疼痛吞噬着她的身心。

  她很想立马昏过去,但耳边依稀传来对话声,促使她咬牙强撑着。

  “舅舅,我后半生的荣华富贵,可都在你一念之间了。”

  “你疯了吗,楠木尚有一口气,肚子里还有七个月的孩子呢。”

  “反正孩子也不是我的。”

  “你说什么?”

  “半年前那晚,我根本没睡她,结婚不到一年,我看见她就恶心。”

  “你……”

  “舅舅,她爸已经烧成植物人,楠木不死,我当年那场火就白放了。楠木一死,我这个倒插门,才能安心继承赵家财产。”

  一阵让人室息的沉默。

  安静下来的空气,散发着腐败的恶臭味。

  门“吱呀”闷响,两抹身影坏笑离去。

  楠木眼角泪水砸到耳畔。

  这场车祸,正是相恋三年,共度不到一年婚姻的丈夫,破坏刹车造成。

  难怪结婚这么久,他都不曾碰她,原来那夜不是他?那是谁?

  门再次发出声响。

  一名白衣身影,走进她模糊的视线。

  虽看不清来人的脸,但她凭感觉,这人没有危险气息。

  楠木忍着全身剧痛,吃力张开血迹斑驳的手,紧抓男人袖口,颤声央求:“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她依稀见眼前人的嘴角更加上扬,眉眼似桃花般眯起。

  宽厚温柔的手掌落在她头顶,穿插在她千缕发丝中的手指,传来熟悉又暖和的温度。

  不一会儿,楠木耳畔传来轻声低语:“手术会很残酷,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从地狱里爬出来。”

  楠木涣散的瞳孔,渐渐倒映出熊熊大火,被丈夫困于车中,将车推下悬崖的场景。

  心口一紧。

  猛地咳出一摊血。

  懊悔瞎了眼,看错人,憎恨害她全家之人,无尽的
悔恨吞噬着她最后一口气。

  下一刻,她含泪眸底,闪过不甘与决然。

  手抓紧,艰难的向他投去一抹恳求之意。

  意识越发涣散,楠木双眸紧闭,沉浸在无边的黑暗中。

  楠木痛苦的呼吸喷薄在空气中,灯光刺眼,刺鼻的药味,掩盖了血腥味。

  楠木只觉一双温柔薄唇,在她额间亲吻。

  意识越发涣散,双眸紧闭,沉浸在无边的黑暗中。

  ——

  六年后。

  晚上七点,连绵小雨。

  全身通黑的劳斯行驶繁华商业街上,曜影黑色徽章,尽显尊贵与奢华。

  一个六岁,长得晶莹剔透的小女孩,穿着粉色公主裙,怀中抱着芭比娃娃,坐在副驾驶的她,转头,两眼放光:“爸爸,妈咪,咱们去哪啊?”

  后排左侧,手托腮张望外面的楠木,冷眼一扫,不耐训斥:“筱筱,说了多少次了?他不是你爸。”

  赵筱筱“唉……”了一声,问,“那我爸爸在哪?”

 &ems
p;“你没爸爸。”

  赵筱筱不解问:“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就我没有?”

  “因为你爸死了。”

  赵筱筱嘟起嘴吧:“哼,我才不信。”的说了一声,“他就是我爸爸,我最崇拜,最喜欢爸爸了。”语毕,回首玩着芭比娃娃。

  “到了。”

  李佑辰打破拌嘴的母女俩。

  闻声,楠木摇下车窗,‘李氏商业楼’五个大字醒目。

  她知道,此时此刻,那高达四十层的顶楼,堆满了记者。

  消失灭迹六年,就在今夜,要重回社会,不觉的,她抓紧自己心口处的衣襟,“噗通,噗通”乱跳的心脏,几乎要炸裂开来。

  李佑辰问:“准备好了吗?”

  大火燃烧,无助下落悬崖,徘徊楠木脑海,她深吸一口气,将手放下,坚定目光锁定在大楼之上,“恩。”了一声。

  李佑辰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推门下车,来到副驾驶,将笑笑抱在怀中,来到后排左侧,打开门。

  微微一笑:“挽着我的手臂,走向新的人生吧。”

  楠木对上李佑辰黝黑的眼睛,迟疑片刻,眸中闪过一抹自信。

  身着黑色晚礼服的她,探出修长双腿,十厘米高跟鞋,踩在地面,高挑,凹凸有致的身姿挺拔,立于李佑辰身旁。

  纤纤手臂,跨上他的手腕,走向大楼。

  顶层玻璃房,闪光灯“咔嚓咔嚓”,记者问题层出不穷。

  “传言未婚的李总,养着一对母女,是真的吗?”

  面对此话,李佑辰霸道拦住楠木腰间,稍一用力,将其搂在怀中,高调宣布:“这是我未来的妻子和女儿,你们要拍的好看些。”

  相机,摄影机,话筒,全部聚焦在楠木身上。

  稍有低头的楠木,被闪的有些难以呼吸。

  当腰间手掌用力时,胸口跌宕起伏的她稍作平息,展现倾颜一笑,鼓足勇气:“大家好,我是李佑辰未婚妻,赵楠木。”

  简单的话,却好似从口中吐出一块大石般沉重。

  “赵楠木?曾经企业二把手,安总的千金?六年前不是死了吗?”

  嘈杂言论,各色各样,楠木对准所有摄影机,好似从摄像机能够穿梭到电视机前的人一样。

  她精锐双眸,自信脸庞,好似在说:“王子生,我没死,我活着回来找你算账了。”

  晚上九点钟。

  发布会结束。

  楠木瞧了一眼被记者围堵的李佑辰,做了个“我在外面等你”的手势,便带着筱筱离开喧闹之地。

  电梯中。

  筱筱晃了晃她的手,稚嫩脸蛋笑意盎然,两眼放光道:“妈咪,你看爸爸多好啊,你就嫁给他呗。”

  楠木低头凝视筱筱片刻。

  这丫头,自生下来就伴随着体弱多病,好在完美生活条件养得好,才没留下病根,又被李佑辰捧在手心里宠着,在她心里,恐怕早将他当成亲生父亲了。

  可在楠木心中,李佑辰是个谜团一大堆之人,她不喜每日带着猜测生活,那样会很累。

  最重要的是,她和李佑辰说过“互利互惠”而且,经历生死的她,对婚姻抵触。

  觉得一个人带着女儿逍遥自在,更痛快。

  奇怪的是,李佑辰从她身上无利可图,难不成是想要买一送一?

  哪有那么好的事。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