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二百六十章 尾声

第二百六十章 尾声

  再次踏上京都的街道,峥嵘只觉得恍如隔世,热闹的街道,熟悉的店铺,一切的一切,都还是印象中的模样,来来往往的行人脸上或带着笑容,或神色匆匆,或在争吵,或在交谈,每一处都充满了生机。东方玄一手拉着马车,一手牵着峥嵘,行人不断从他们身边经过,却都没有认出他们来。

  离忠勇王府越近,峥嵘就越担心,她怕自己会被王府里的人认出来,到时候消息传到楚南耳朵里,纵然她有心躲避,楚南也会费尽心思去寻找她。想了片刻,她拉了拉东方玄的袖子说:“玄,我们先去找一间客栈住下吧。”

  东方玄没有询问,带着她带到一间离忠勇王府尚有些距离的客栈,问掌柜要了一间上房。蜀国的民风与郑国大有不同,国力虽赶不上郑国,但百姓皆是和善好客,见了人都笑眯眯的,极好相处的模样。店小二带着他们走向客房,热情的询问他们是否是外来的人,还说京都有许多好玩好吃的地方,峥嵘微笑不语。这里是她出生及长大的地方,每一个角落,她都已经非常熟悉。

  东方玄将她安顿好后,向店小二吩咐了几句,峥嵘有些心不在焉,望着窗外的人流发呆。她知道楚南不会亏待了忠勇王府,但是她还是要亲眼看一看木棉,再去祭拜父母与兄长,因为以后,她能回到这里的时间,太少太少了。峥嵘垂下眼晴,神情黯然,东方玄从后面抱住她,低声安慰道:“你既然不想他们认出来,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峥嵘急切地问。

  “穿上男装,扮成男子的模样,我相信只要不是在很近的位置看你,应该是认不出来的。”东方玄笑道。峥嵘一怔,心头豁然开朗:“这倒是个极好的主意。”

  “不过有件事我放心不下。”东方玄皱着眉头说。

  “什么事?”峥嵘见他这样的神情,也不禁紧张起来。东方玄抬起她精巧的小巴,坏笑的说道:“我只怕像你这般俊俏的少年郎走在街上,那些小姐姑娘们皆要把持不住,跟着走到忠勇王府。”

  峥嵘脸色一红,推开他道:“明明就是在说正经事,你净拿我取笑。”

  敲门声在这时响起,东方玄走过去把门打开,店小二满脸笑容的站在外面说道:“客官,你要的衣服我给你买过来了。”

  “多谢。”东方玄接过那布包,把一碇银子递给店小二。那银子足足有五两重,足够买四五件这身衣服,店小二眼珠子都亮了,忙不迭的道谢,离开时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东方玄把布包放在桌上,峥嵘好奇的走过去,发现那布包里所放的是一套淡青色的男装,是蜀国非常常见的款式,质子也罗为普通,她想到东方玄刚才的话:“这是给我买的?”

  “要为帮你更衣吗?”东方玄故意问道。

  “不必了!”峥嵘把衣服抱在怀里,跑到屏风后面,探出脑袋提醒道,“你不准进来啊!”

  东方玄失笑,明明就是夫妻了,怎么还这么提防他?不过这回他倒是真没有过去,在外面等了片刻,峥嵘换好衣服走出来,虽然袖子有些长了,但宽宽松松的穿在身上,更有几分风流俊俏的意味。东方玄上下打量着她,峥嵘不知他那眼神是何意,紧张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很丑?”

  “天下那些自认风流的男子,见了你恐怕都在找个地缝钻进去。”东方玄摇头叹息道,将她压在墙上,“峥嵘,我当真想将你锁在屋中,日日夜夜都只许我一个见到你。”

  “快别闹了……”峥嵘窘迫不已,推着他道。

  “你不愿意吗?”东方玄目光灼灼地问道。峥嵘轻咬樱唇,小声说道:“我如今已经是你的了,还要如何愿意?”

  “不错,你是我的。”东方玄轻轻吻着她的双唇,低喃道,“我每每想到此时,便觉得像做梦一般,峥嵘,拥有你,我已经另无所求。”

  这些动人的情况,东方玄从来不会吝啬,就算峥嵘已经听过很多次,但每听一遍,她还是会脸红心跳。刚刚穿上的衣服很快又被扯落到地上,柔软的床铺,深情的亲吻,这一切峥嵘都无法拒绝。这一夜她靠在东方玄怀里睡得极好,待天亮之后,她换上那
身男装,与东方玄一起准备去忠勇王府。

  王府依旧是她离去时的模样,门口也仍然站着守卫的士兵,峥嵘站在远处看着那巍峨的大门,眼眶渐渐湿润,东方玄怜惜的拥住她肩膀,低声问道:“要过去看看吗?”

  峥嵘正欲回答,一辆马车停在王府门口,从里面下来一个年轻儒雅的公子,峥嵘觉得他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公子向着侍卫拱手作礼,说道:“麻烦两位通报一声,我想见一见木棉姑娘。”

  侍卫面面相觑,为难地说道:“孟公子,木棉姑娘说过了,你若是再来,像直接赶出去,你便不要再为难小人了。”

  孟?峥嵘眉头轻蹙,才想起他就是礼部侍郎孟大人家的大公子孟溶,孟大人与忠勇王颇为交好,峥嵘也曾见过这位孟公子几次,并未有多深的印像,怎么他忽然上门寻起木棉来了?只听那孟公子说道:“我是真心想要娶木棉姑娘为妻,绝非玩笑,求两位放我进去。”

  峥嵘正是诧异之际,忽听府里面传出一声怒喝:“孟溶,你胡说八道什么!”木棉怒气冲冲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峥嵘见到她,眼眶不禁一热。孟溶显得惊喜不已,说道:“木棉姑娘,上次我说得全都是真心话,你便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定会好好待你!”

  “我呸!”木棉往地上啐了一口,“别以为你是孟家的人我便不敢打
你,我木棉好歹也算是武将出身,哪怕嫁予市井之人为妻,也绝不会嫁你为妾!”

  “木棉,你误会了,我是要娶你为妻呀!”孟溶一急,指天说道,“我孟溶愿三媒六聘,堂堂正正迎娶木棉姑娘为正妻,如有妄言,天打雷劈!”

  峥嵘听得愕然,这孟家门第显贵,非同寻常,孟公子是何时瞧上的木棉,看他那信誓旦旦的模样,似乎用情极深呀!大庭广众说出这番话,直叫木棉又羞又怒,对那两名侍卫道:“给我把门关上,别放这种人进来!”

  侍卫依言哗啦一声就把大门给锁了,孟溶不顾身后人往人往的街道,使劲敲着门道:“木棉,你听我说,我是认真的,没有说笑,你且信我一次吧!”连他身边的书僮的都看不过去了,扯了扯他的袖子说道:“公子,木棉姑娘虽说没有官位,但大王可是亲自封了她为女爵,连咱家大人都要忌她三分,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急不得呀!”

  孟溶双眼一亮,说道:“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这便去求大王为我们赐婚!走走走,现在就进宫去!”他急匆匆的跳上马车,指挥车夫往皇宫方向走去。

  “我们也走吧。”峥嵘垂眉低低叹息一声,说道。

  “当真不与她见一面吗?”东方玄问道。

  “不了,她如今过的极好,我相信楚南也不会亏待上她,如此便可以了,我又何必再去打扰她的平静。”峥嵘微微一笑,心头最后一块大石,也终于放下了。她和东方玄骑马来到左家陵墓,她的父母,还是两位兄长,都埋葬在这里,峥嵘向着那一座座墓碑跪下来,深深叩头,东方玄在她身边跪下,向着忠勇王的墓碑说道:“当日战场之上,王爷浴血奋战,我便已敬佩万分,今日我在这里向你发誓,一生一世都会善待峥嵘,绝不负她,也绝不会再叫她受一点苦,若违背誓言,愿受五雷轰顶之苦,来世化为牛马,永受折磨!”

  “父王,母妃,女儿在这里向你们辞行。”峥嵘流着泪说道。东方玄将她搀扶起来,擦去她眼角的泪,天边夕阳渐沉,他们骑马同行,东方玄转头望着她悲伤未去的脸庞,问道:“峥嵘,从今以后,我不再是北静王,你也不再是蜀国郡主,我们或许要像现在这般继续浪迹天涯,你可愿意?”

  “你曾经许诺要给我真正的无拘无束,如今,你都做到了。”峥嵘含泪望着他微笑,“四海为家又如何,只要有你在,这便是我的归宿。”

  经历过那么多波折,那么多苦难,直到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抛下一切,去过只属于彼此的日子,这便他们来说,便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身份,地位,权利,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将相依相随,永远不会再分开。

  夕阳渐深,那两道人影,在暮色中,渐渐远去。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