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两百零一章 圆满

第两百零一章 圆满

   “你和柳姐姐,说完话了。”玉芹含笑看着王为安,王为安点了点头才瞧着她:“怎么,不怕我们重叙旧情?”

  “你是我选的丈夫,我信你,不然我不会把柳姐姐接回来。”玉芹的话让王为安的眉一挑:“我原本以为,你……”

  “别和我说这些玩笑话了。”玉芹打断王为安的话,王为安把手一摊:“瞧瞧,我想说什么你都知道,你我之间,早就跟一个人似的,我还去说别的什么呢?”

  “得了便宜有卖乖。”玉芹点一点他的鼻子,王为安把玉芹搂进怀中:“玉芹,我很欢喜,欢喜能够娶了你,把我从那样的日子给救出来。”

  “只是这样吗?”玉芹拍一下王为安的心口,王为安低头看着她:“不止如此,玉芹,你曾说过,在你心中,我是珍宝,可是在我心中,你才是珍宝,只有你,唯有你,才能让我的心平静。玉芹,天下怎么会有你这样好的人?”

  玉芹的眼和王为安的眼对视,玉芹不由伸手抚摸丈夫的脸:“你这会儿,怎么就跟抹了蜜似的?我选你,是因为你是这样好的人,这样好的人,不该沉沦,不该沉溺在苦难之中走不出来。”

  “你真好!”王为安此刻只会说这三个字。玉芹勾唇一笑:“你是晓得我的出身的,纵然有人说我不该在乎,但我花了很长很长时间,才从那样的日子中走出来,后来,我又听到不少流言蜚语。我的勇敢,我的坚强,都是说给外人的,很多时候,我担心这一切不过是我做的一场梦,当梦一醒,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玉芹的心里话,从没对人说过的心里话,在她那平静的,永远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外表下,有个很小很小的角落,藏着一个担心被人丢弃,担心由于自己不好就被人不爱的玉芹。

  王为安把玉芹的手握住,在自己唇边亲了亲:“我知道,我晓得,从此之后,你不要再害怕,你也不用再害怕,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心中独一无二的人。”

  玉芹对王为安露出微笑,这笑容如此美丽,让王为安看的有些痴了,过了很久他才轻声地道:“你这么好,这么好,我要用一辈子来照顾你。”

  这样的誓约,王为安曾经说过一次,但这一次,玉芹知道,王为安和上一次说的时候,不依依了。玉芹微微点头,王为安把她抱的更紧,窗外月亮早也升起,照的人间一片清明,阴霾已经散去,再也不会有什么能扰乱心神。

  次日醒来,已经有人来报信,柳老爷今日一早,就撑着病体,前去衙门投案,说一切事情都是自己的谋划,柳大爷只是听从他这个做父亲的命令,恳求知府收自己入监。柳大爷想阻止,两父子在衙门里彼此争着认罪。

  陶大爷听完不由叹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人总是这样,要走
到绝路,才会想到何必当初。”玉芹百感交集,但也只说了这么一句。

  “嗯,你和妹夫现在这样,你嫂嫂也就放心了。”那些别人家的话,陶大爷也没有放在心上,只笑嘻嘻地对玉芹说,玉芹微微一笑,想起陶五小姐:“五妹妹,现在如何了?”

  “她现在啊,我们不在家,她把这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祖母见她这样,也就没再说什么女儿家要出嫁的话。而且她还和几个寡妇亲戚,结了个什么诗社,里面都互相称姐妹,日子过的极其逍遥。”陶大爷说完就叹气:“哎,你嫂嫂还说,羡慕五妹妹这样呢,我可急忙阻止,千万不能这样。”

  玉芹不由微笑:“五妹妹过的如此舒适,那就好了。”陶大爷点头:“人啊,想通了就好。”

  “柳二爷来了,他说,想见舅爷呢。”下人已经前来禀告,陶大爷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要见我,分明我不是苦主啊!”

  “想必,是要求情吧。”王为安猜测着,果真柳二爷见了陶大爷,就对陶大爷行礼:“原本不该开口的,可是还求陶大爷念我父亲老迈,家兄也是一片孝心的份上,求……”

  柳二爷原本就是书生,这些事情都是不擅长的,没说完就红了眼眶。陶大爷急忙扶起她:“休要如此,只是这事儿,牵涉的人命不少,苏姨娘,掌柜,虽说夏婆子认了一桩,但算起来,柳老爷还是主犯,这事儿是善了不了的。”

  柳二爷在此地人生地不熟,柳大爷带来的那些人他也不晓得品性如何,不敢十分使唤,因此只能往牢里送了些银子,希望柳老爷父子过的舒服些,在那转了半天,才想起可以来求陶大爷。这会儿听到陶大爷这话,顿时放声大哭起来。

  这种事情,陶大爷见的多了,因此等他哭完才道:“不过,如果按了令尊的说法,你兄长不过是受令尊的指使,性命会是无忧的。”

  性命虽无忧,却要在牢中住上几年了,柳二爷听出陶大爷的话外之音,只能又谢过陶大爷,也就告辞离去。

  等柳二爷走了,王为安才感慨地道:“我记得初次见柳二爷的时候,他纯然一个被养的很好的,不知世事的公子哥,可是短短这些日子,就憔悴如此。”

  “柳老爷一片舔犊之情,想着要把柳二爷隔的远远的,可是这世上的因果,谁又真的能逃开?”陶大爷难得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王为安点头也跟着感慨几句。

  陶大爷也只住了一两天,也就告辞前往京城。柳氏择了日子出家,玉芹把她送到庵堂,檐儿还小,就跟着柳氏在庵堂先住着。至于柳家的人,柳二爷到底扛不住,给柳大奶奶送了信,柳大奶奶算得上是个女中丈夫,接到了消息就带上人和银子连夜赶来,到了后什么事情都没做,就交代几个健壮的家人,让他们把柳七给捆起来,送到衙门去。

  这举动吓到
了柳二爷,而柳七到了衙门,也没等用刑,就交代了怎样杀了苏姨娘,又怎么去把那掌柜推下水的事情。既然柳七交代的这样利索,知府也就先行文下去,命当地把苦主找来,然后再行定夺,柳七出面认了,柳大奶奶又往衙门里使了银子,只求柳老爷柳大爷暂时性命无忧,只是这件事牵扯甚广,还要看官府这边怎么判下来,总要有好几年的工夫,柳大奶奶也不着急,索性赁了间屋子在这住下了,兜兜转转这么久,柳家最终用这种方式回到了这座城,只是,今非昔比!

  玉芹也不去打听这些事,她现在着急要办的,是王三小姐的婚事,王老爷的孝期已经满了,众人已经脱了孝,苏家送来日子,很快王三小姐就要出嫁了!

  玉芹在那操办着王三小姐的婚事,王三小姐也要跟着做一些针线,不过言语之中,王三小姐总还是对小苏老爷有些抱怨,玉芹也晓得女儿家心事,只是不去说破。转眼就到了王三小姐出嫁的日子,苏家为表示重视,办的也是格外盛大,王家这边的嫁妆也是准备了不少,虽然比不上十里红妆,但在众人看来,王家经过了这样一番折腾,现在还能送王三小姐这样出嫁,也是玉芹的厚道处。

  至于杜家,众人讨论的是杜家这会儿出了个败子,只晓得眠花宿柳,把家里的银子流水样花出去,这会儿杜家正在那吵着要分家呢。自然众人更要夸一夸王三小姐嫁的好。玉芹在酒席上听到不少称赞,等酒席收拾完,送王三小姐出嫁的王为安喝的满脸通红地被送回来。

  “你瞧,今儿啊,还有不少人夸赞三妹妹,说她嫁的好呢!”玉芹一边让王为安洗脸,一边含笑说着。王为安嗯了一声:“怎么没人夸你嫁的好?”

  “你还自己夸上自个了?”玉芹刚说完这句话,就被王为安抱在怀中,玉芹不由扭一下王为安的脸:“醉了?”

  “嗯,醉了,心里还是明白的,明白在身边的人是你。”王为安的眼神亮晶晶的,玉芹忍不住亲了他的额头一下:“这会儿,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等我们都成为老人家,白发苍苍的时候,你还是在我身边,这样该多好。”王为安没有放开玉芹,玉芹微笑:“会的,我会在你身边。”

  “永远不会离开我?”王为安又问了一句。玉芹笑容更深:“永远不离开你身边。”

  “好!”王为安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没有了声音,玉芹低头看去,看见他已经睡着,玉芹不由勾唇一笑,这就是圆满了,从此夫妻相伴,再也没有别的事情萦绕在两人之间,再不用担心,担心突如其来的风波。

  玉芹把王为安扶到床上躺下,躺在他的身边,王为安的手伸过来抓住玉芹的手,玉芹笑容更深,这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王为安仿佛感受到玉芹的笑容,搂住了玉芹,外面的人声嘈杂再也听不见,两颗曾觉得被人无情丢弃的心,此刻紧紧贴在一起,再不分离。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