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邯郸

第一章 邯郸

  时当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照的邯郸城内一片骄热,就连那狗儿也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吐着舌头,没有了往日的好动犬吠。

  这么热的天,街道上自然没有什么人,除了一列列排列整齐黑甲士操着令人胆寒心惊的兵刃,脸上画着像是咒印一般的东西,悄无声息不知炎热的在城中走动着。

  事实上邯郸城内本来也没有什么人了,提起这个,无数故赵国子民只感觉憋屈万分。长平一战,四十余万赵国猛士被那个武安君人屠坑杀的仅仅剩下数百人!整个赵国遍地都在办丧事!赵国从此一蹶不振。否则,如今哪里轮的着秦国那些不开化的蛮子在这里耀武扬威?虽然秦国蛮子们打仗是把好手,可是这赵地勇士未必就怕了你!

  一个大汉扛着锄头,看到眼下一列士兵走过后,朝着他们的背影吐了口口水骂道:“龟孙的秦蛮子,逼急了,老子头给你砍掉!”当然,这话也只能背地里小声的说一说,若是真的被那黑甲士听到了,那长矛可是不讲道理的!就算是在精壮的大汉,也绝对不想被那长矛捅上几个窟窿眼!

  虽然战火的痕迹还留在这座城池之上,但是从那宽阔的街道之中依旧还能看到这个当年北境第一雄城的不凡之处。几个獐头鼠目的汉子站在阴凉地下,吃着西瓜,眼睛时不时的扫过街上的来往甲士,在最里面,一个胸口全是毛,坐着便比寻常人要高的汉子俨然是一副龙头大哥的模样,他端起面前那在街边买的酒,就像是品尝宫廷之中最好的贡酒一般不时的抿上几口。

  一辆黑色的马车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了他的视线。

  他立马把手中的酒扔到地上,惹得周围的汉子们好一阵眼红,他却不当回事,抓着一个大汉的胳膊猛的站起来,把那大汉差点没拽到在地,仔细看去那有丈高的大汉竟然直到他肩膀处,他迈着粗壮的大腿,一路扬起尘土小跑到马车处,然后恭敬了问了声好之后,一脸笑意的跪了下去。

  徐福这个时候才从马车出来。一身黑袍劲装显得他身材挺拔,丰神如玉,尤其是腰间处那颗龙眼般大小的的珍珠挂在那条白玉腰带上,更是显得格外的耀眼。一双修整的格外的干净一尘不染的纤长的手指紧紧的握着一把青铜宝剑,好像这宝剑是天底下最漂亮最妖艳的姑娘的小手一样。

  这么热的天,他全身上下除了一双手和头之外都笼罩在黑袍之下,却不见他额头上有一滴汗珠,显然是内家功力连到了极高的地步。

  那跪倒在地的大汉毕恭毕敬的谄媚笑道:“徐大人,您来了,您可是兄弟们的财神爷啊,今个是不是又有什么肥羊要来啊?”

  徐福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大汉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迈着自己的步子,落在那大汉的背上,然后才着了地。

  他傲然说道:“熊老大,有段时间不见,你可是愈发的快活自在了,听说这邯郸城有一半的地盘都归你了?这日后在见了,我是不是要尊称你一声熊帮主?”

  熊老大连忙赔笑,心中却骂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告了秘,让他熊老大知道,一定三刀六洞把他喂狗!

  他将头迈的更低,双手抓住徐福的黑色官靴,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水的东西顺着他的脸颊就是哗哗的往地上淌,他哭喊道:“徐大人,您这可是折煞我熊大了,我熊大能有今天,全是因为有您老在啊,没有徐大人您,就没有我熊大的今天!熊大能收的住我这一亩三分地就不错了,哪里有那本事吃下这邯郸城一半的地盘啊!”

  徐福厌恶的拿起自己的黑袍,生怕这黑袍被熊老大那肮脏的泪水汗水沾染到,他不耐烦道:“这几日本官有要事要在这邯郸城多待上几日,你青龙帮的招子都他娘的给我放亮点,这邯郸城最近可以说是风云际会,过江的强龙不少,故楚、故齐的那些逆贼们有不少强者,你可注意着点,别他娘的给我惹什么乱子来!”

  熊老大起身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路边开的野菊花一样绽放,他看了一眼紧跟着徐福后面的两队总共三十六个
黑衣人放弃了跟上去在拍一通马屁的想法,毕恭毕敬的送着徐福走进了邯郸府衙。

  待到徐福走远了,熊老大这才站直了身子,摸着自己弯的有些发麻的腰骂道:“娘的,等老子吃下整个邯郸地盘,看我鸟不鸟你!阴阳怪气的烂人!”这当然也只是他的牢骚话,他可是知道徐福的身份的,那可是大的有些吓人的,别说他这个在邯郸城中的小混混,就算是邯郸郡守也不敢对人家大声说话,自己能搭上这人,还不是因为命好自己的老父亲是为人家挡了一剑死掉的马夫?

  想到刚刚那三十六个黑衣人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不知怎的,熊老大打了个寒颤,这炎炎夏日,竟然让他有了隆冬腊月如坠冰窖的感觉,这些黑衣人,莫不是秦王朝传说的那些人?想到此熊老大不敢想了,这些东西可不是他一个地痞头子该想的了。熊老大抓了抓自己丰盛的胸毛嘀咕道:“邯郸城不安生?老子就没见这邯郸城安生过,唬谁呢?你熊大爷是吓大的不成?”

  他挥挥手,示意那些远远的在阴凉的汉子们过来,他吩咐道:“这几天招呼下面的弟兄们,招子都放的亮一点,徐大人说会有些乱臣贼子们来这邯郸,咱不是官军,不掺和这档子事,可这保不齐有哪个弟兄摸上了这些人,这没事还好说,要是有事,被人家官军抓了去成了替罪羊,你们知道该怎么办吧?”

  熊老大的双眼寒光一闪,在加上他这幅身躯,还真有些威严,地下的那些汉子们哪敢说不,一个个把胸脯拍的啪啪作响,让熊老大放一百个心。

  急骤的脚步声传来,四队铁甲士在前方开路,踏着整齐的步伐虎虎生风,这四队铁甲士后,是两队骑着高头红马,马身全身包裹着重重的黑甲的两队骑兵,老远处就能听到像是奔雷一样的马蹄声。骑兵之后,便是一位面如冠玉,腰挂长刀的青年将军。这青年将军剑眉星目,一双眼睛不经意间扫过熊老大,吓得熊老大刚忙后退。

  冷汗一下子渗满额头,熊老大摸了摸胸毛道:“这又是哪个青年小将军,那模样,那气势,可
不像是这邯郸城中这些软蛋们啊。”

  他又转念一想,这徐大人所说的看来不假,他都坐镇邯郸这还不够,又有个帝国军方的小将军,这素日安静的邯郸城,好像一下子就变得热闹了许多啊!他招手吩咐道:“去,去,都散了去,告诉手底下的兄弟们,最近这风声有点紧,都藏着点,别看到什么都想过去摸两把,想要好东西不错,那也要有命享受!”

  邯郸城西部一个极其偏僻的角落里,坐落着几个勉强撑得上是房子的茅草屋。熊老大一脚踢开草屋的门,冲着屋子里睡倒一片的人大喊道:“小萧子,小季,你们两个都他娘的醒一下,别睡了,昨晚又没搂娘们,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小小年纪身体就这么虚,进来娶了娘们,难道让我熊老大帮你们伺候媳妇不成?”

  被唤作小萧子的是一个脑袋有些大,身子却瘦弱,盯着像是鸟窝一样蓬乱的头发,看上去眉清目秀有些喜人但是小脸却有些脏的少年,最多也就是十四岁的年纪,他睡眼朦胧的从勉强称得上是床的木板上爬起来嘀咕道:“熊老大你吼什么啊,昨个我和阿季摸了个肥羊,跑的时候阿季被他娘的猛虎帮的臭小子们绊倒了,被那人捉住一顿揍,要不是我把那肥羊的东西丢了出去,阿季说不定都被人打死了!现在还在里屋躺着呢!在说了,这个月我和阿季可是摸了有三百钱了,熊老大你也该让我们休息休息了。”说罢就又要跌倒睡。

  熊老大眼珠一转,叹气道:“哎,原本说这个主是个江湖高手,想带你见见世面的,既然小萧子你不想去,那我也不勉强你了。啧啧,听人说,那可是故齐逆贼,高手中的高手啊!”说罢一副可惜的模样,背着双手就要出门,眼角却在往睡倒的小萧子那里瞄。

  没动,小萧子像是睡着了一般动都不懂,熊老大冷笑一声,小子,和我玩?老子有的是耐心!

  还没动!可以啊这小子,有点本事,能沉得住气,不愧是我青龙帮的好手!

  还不动,这小子,难道不喜欢这武林江
湖高手了?平日里连那走街串巷的手艺人都要和人家攀谈一阵,今个怎么还不感兴趣了?

  熊老大忍受不了了,他又脸上堆满了笑,走到小萧子面前道:“小萧子,今个怎么了,怎么还不爱动弹了呢?那江湖高手,不想看了?”

  小萧子闭着眼睛哼道:“江湖高手?熊老大,哪来的那么多高手给我看?这招你骗骗两年前的我还没什么问题,想骗现在的我,那可是有些难度了,不过想让我走,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可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熊老大疑惑,这小萧子平日里就连肉也不愿意多吃几块,也不见他找什么姑娘媳妇,这平白无故的又有什么要求?

  他道:“什么要求,你先说来听听。”

  小萧子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熊老大你知道,小萧子我从小父母双亡,可是阿季他不是啊,他是负气从家走的,这几年也有些想家了你若是让他回家看看,我就应允你,怎么样?”

  熊老大摩挲着自己的胡子,思量片刻道:“看不出小萧子你还是个有情有义的种!就冲这一点,熊老大能不同意?”

  小萧子大喜,一拍大腿道:“说准了熊老大,咱们一个唾沫一个钉,等阿季伤好了,就让他回家去!”

  熊老大哈哈大笑道:“他娘的,熊老大什么时候骗过你们?说准了!”

  小萧子一拍巴掌,像是只灵活的猴子一样下了炕朝着里屋喊道:“阿季,阿季听到了吗,还不赶快谢谢熊老大!”

  一个比小萧子稍微壮士一点的少年从里屋探出一个脑袋,朝着熊老大嘿嘿张嘴,露出有些发黄的牙齿道:“谢谢熊老大了,阿季谢谢熊老大!”

  熊老大摆摆手,将小萧子拉出屋外说道:“小萧子,熊老大可是真的没骗你啊,这回邯郸城可是来了挺多了不起的大人物啊!小萧子,我问你,你想一辈子就待在这邯郸城里,做个小偷?虽然你在咱们青龙帮中没有失手过,但是你能担保一辈子不失手?这可是个好机会啊,要是你能从那些高手们身上顺点东西,让官老爷们一高兴,这辈子还愁个荣华富贵?”

  小萧子双眼放光,小手在自己蓬乱的头发上乱摸,熊老大见了心中暗喜,他是最清楚不过了,小萧子要是一挠他的脑袋,就一定是动心了!

  小萧子点点头,心中冷笑想道:“荣华富贵?怕是我一旦拿到了什么,你熊老大立马把我杀了,自己好领赏去吧?熊老大啊熊老大,你这如意算盘打的可是真的好,可是我小萧子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啊!”小萧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精光,他摸了摸自己肋下的伤痕,看着熊老大笑了笑。

  “熊老大,这伤,我小萧子可是要十倍奉还的!”

  熊老大哪里知道小萧子想的是什么,他拍着小萧子的后背说道:“小萧子,你现在就去邯郸府衙外等着,招子放亮点,看到两队黑衣人和一辆马车,更上去准没有错!去吧!”

  小萧子笑笑,走出门外。

  他直起了腰。

  他向往,他向往武林高手,他向往江湖生活,他向往更高的天空。

  所以他一定要去。

  阳光,依旧很刺眼。小萧子紧紧了衣服,他不知为什么,感觉到全身上下像是坠入冰河当中一般的寒冷。

  他回头看了一眼沐浴在阳光下的茅草屋,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是生?是死?

  是荣华富贵,一朝成名天下知,还是如秋之落叶,默默无闻成枯草?

  小萧子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要去。

  没有原因。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