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新婚之夜的争吵

第一章 :新婚之夜的争吵

  C城,华灯初上。豪华的展家宅邸结束了一天的热闹,渐渐地安静下来。

   展宅的主卧室里,入目都是喜庆的正红色,按照祖制摆上的一对红色喜烛,在窗外的夜色里静静燃烧着。

   墨文婷躺在宽阔柔软的大床上,举起手,纤细白皙的无名指上,一枚低调却又不失奢华的戒指安静地呆着。

   “我结婚了。”墨文婷喃喃地说,语气中听不出来丝毫的喜悦。

   她对这样的现实,依旧是不真实的感觉。

   仅仅几天之前,她还只是一名普普通通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了母亲的医药费到处奔波。朝不保夕的日子,爱情都是奢侈品。那时的她哪里会想到有朝一日嫁入豪门,嫁给一个刚刚才见第一面的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

   墨文婷的眼眸黯淡下来。

   这时,卧室的门忽的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门外的灯光洒落进来,男人如同刀刻的精致面容半浸在灯光中,挺拔的身子逆着光,俊美如神祗。正是展宁。

   真美,墨文婷在心里默默的说。

   紧接着,一股扑面而来的酒气。

   墨文婷微微皱眉,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这是喝了多少酒?”

   展宁没有回答,伸手解开白色衬衫最上面的纽扣,透了口气。

   转头看向坐在床边的小女人。

   烛光闪烁里,墨文婷的脸庞就像是开的正好的牡丹,肤如凝脂,美艳不可方物。

   很好,他终于属于她了。

   酒精似乎在展宁的渐渐发酵,展宁感到周身的血液加快了涌动,一股燥热之气向下身冲去。

   此时,他只想狠狠地占有她,让她完全地,毫无疑问地属于自己。

   “啊。”墨文婷只来得及发出一声轻轻的尖叫,然后身体一轻,就被展宁紧紧地搂在怀里。

   男性有些高的体温隔着薄薄的衣料穿了过来,霎时间教墨文婷红透了脸。

   “你放开!”墨文婷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但展宁的手臂就像铜墙铁壁一般坚固。她费劲挣扎了半天,他却纹丝不动。

   展宁的脸色带
上一丝促狭的笑意,似乎还在享受着她的挣扎。

   墨文婷气得小脸发红,虽然她知道自己已经嫁给展宁,只是真的没办法一下子接受和眼前这个刚刚认识的人,马上做亲密的事情。

   “你先停下听我说,展宁。”墨文婷试图拒绝他的亲热。

   把头埋在她的肩上的男人闷闷地一笑,声音邪魅地说:“乖,要叫老公。”

   “你……”墨文婷试图再开口。

   展宁看着她樱花色的唇,一低头,吻了下来。

   展宁的吻落在墨文婷的嘴角,刚开始的时候是春雨润物一般的柔和,蜻蜓点水,波纹不惊。

   而后渐渐激烈。

   墨文婷还没来得及哀悼自己的初吻,就陷入了展宁带来的烟火的旋窝,只能跟着他的脚步心潮涌动。

   一时间,两个人都吻得十分动情。

   展宁满意地微闭上眼睛。喃喃的说:“清馨……”

   一声轻唤让墨文婷瞬间意识回笼。

   墨文婷
啊墨文婷,你究竟在奢望什么?!

   是了,眼前的这一切根本就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更不会是。

   因为她只是代替姐姐嫁过来的。

   顶着她的身份,顶着她的名字

   墨文婷惊讶于自己对展宁的无法抵抗,越想越心惊,只想赶快从这个危险的男人身边逃开。

   “放开!”墨文婷打着展宁宽阔的胸膛,奈何自己的小粉拳完全是蚍蜉撼大树。

   展宁沉醉在墨文婷的美好气息中,不禁加大力度抱紧身下不安分的人儿。

   “别闹,”展宁低低地说着,声线低哑,就像是演奏中的大提琴。

   清醒过来的墨文婷哪肯再听,一味地挣扎。

   “哗啦”两人左右摇摆的身形,碰翻了床头的玻璃花瓶,盛满的玫瑰落在晶莹的碎片中。

   说时迟那时快,墨文婷俯身捡起一块碎片,比在白皙修长的脖子上刷的划了下去。

   触目惊心的鲜血很快冒了出来,流成一线。

   墨文婷忍着刺骨的疼痛,看着展宁说:“展先生,请你不要逼我。”

   展宁已经清醒过来,冷冷地看着墨文婷,眸色在她脖子上的鲜血处转深。

   “墨小姐,”展宁的声音低得可怕:“我展宁从不逼别人,刚刚你可是享受得很。”

   墨文婷不料他说的这样不留情面,霎时羞红了脸。

   展宁丝毫不加怜惜:“结婚了再来反悔,希望墨小姐不是这样出尔反尔之人。”

   “不是,我……”墨文婷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自己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

   “行了。”展宁站起身:“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

   说罢不再看墨文婷一眼,拿起枕头出去了。

   “我去书房睡。”展宁淡淡的留下一句。

   墨文婷坐在地板上,轻轻地蜷缩起身子。

   在外人眼里,真是一场门当户对的豪门联姻。润天集团总裁展宁,迎娶墨氏集团董事长的掌上明珠。

   这位润天的第一继承人展宁先生亲自主持操刀这次的婚礼,一掷千金,只为博得墨家小姐的欢心。

   而婚礼上的墨家小姐巧笑嫣然,显然是极为满意的。

   任谁看来,都是一出郎情妾意的戏码。

   墨文婷有些讽刺地勾了勾嘴角。

   但是如果这个墨家小姐根本就不是什么掌上明珠,而是婚礼前几天才刚刚认回的私生女呢?

   展宁先生是否还会一掷千金来搏红颜一笑?

   得知真相的展宁先生还会选择和假小姐伉俪情深?

   当然不会。现实不是童话。

   墨文婷当然清楚这一切的答案,但是她已不能回头。

   面前纵是万丈深渊,也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那些威胁自己的人手里,握着她最亲爱的母亲的命。

   她不能回头。

   一滴泪,砸在实木地板上,依旧燃烧的喜烛投下朦胧的光芒。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