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入门

第一章 入门

  “开门了!”

   前面的人举着简历大旗一挥,立刻被吞没在人头攒动的大军中。

   我,林蒹,二十三,一个大学刚毕业的穷光蛋,正抓着份三流大学的毕业证书和几张跟复印社讨价还价半天才弄出来的简历在浩荡的大军中晕头转向。这里是和平年代的魔都,也不是什么邪教组织聚会,我们所有人的目的一致,只是想找个工作而已。

   不过这个年代甭管这人才市场里坐的是不是伯乐,总之从不缺千里马,何况我这种顶多是个草泥马的。考个三流大学都费劲就别跟我扯什么去考这个员那个猿的,我现在连个路边会敲锣的猴子的价都不值,所以我还是很识相的滚回了我东北那个在三线小城安冬的家,老实当个卖衣服二道贩子去。

   但没过三个月,可就有人叫我老板了。以为隔壁老王发家了结果我成富二代了?屁,我是成了个微商。

   没错,就是那个令所有朋友圈都闻“商”色变的群体。

   卖什么?起步当然是卖衣服了。

   我的老板李姐是个老古板,我是她唯一的店员。李姐进货从不打马虎眼,待人处事也是实惠的很,但生意上也就不太吃香了,我看了也是干着急。

   这个不起眼的外贸服装小店挨着个菜市场,店里的顾客大爷大妈是不会少了,现在的大爷大妈也个个都是人手一个智能手机,有个微信那不稀奇。人上了年纪就不爱折腾,而且或多或少都爱占点便宜,我灵机一动就整了个微信群出来。

   每次前来店里购买的顾客我都厚着脸皮价格上故意加个块八的,然后又说如果加入本店微信群可以便宜一点而且群里会发布本店新品还有团购或者甩货的优惠折扣信息,不仅可以直接转账购买还可以同城送货,立刻就有很多人欣然加入。李姐不懂这些,起初跟她说的时候李姐让我自己看着做就行,可后来知道了我擅自动了价格的事情还是不高兴了,不过看着生意上略微的起色李姐渐渐也不在意了。

   安冬入了秋的破天气,出太阳热到你灵魂出窍,下点雨凉到你神清气爽。阴沉沉的天过了晌午店里也没个客人看衣服,趁着李姐不在,我正猫在柜台后面想打个盹。结果微信消息一条接一条炸开了,我正骂着是哪个鳖孙子,就看见一条四位数的转账记录,这可给我震清醒了,赶紧往上翻。

   这个昵称叫“一只小螃蟹”的扔出几张我早上发布在群里的几款新品照片还有尺码和数量,再就是同城一个收货地址,告诉我今天下午四点前送到。十多件衣服这也太草率了,我担心是哪个大爷大妈的误操作,赶紧到群里询问了一番,可这人并不在群里而且也没人认识。微信账号可能是没有手机或者别的社交账号的信息,头像是灰色的系统头像,再看朋友圈也没有内容。

   这?

   “亲,请留下手机和收货姓名方便送货哟!”

   我试着寻求更多的信息确认,谁知对方只是高冷的回了一句:“微信联系。”

   李姐也回来了,我把今天卖出的东西按要求包好,借了李姐的电动车去送货了。

   先送了一个大妈托李姐定的丝巾,敲了半天门家里还没人。对门的阿姨正好出来了,问我是不是送某某家的东西,电话是多少多少,我看了眼记录,都对上了。阿姨让我寄放她那里,等大妈回来她给我送,我还十分感谢的谢了半天才走。

   其他三件也很快送出了,眼看着就剩下那个螃蟹的货了,我却接到了买丝巾的大妈的电话问我把丝巾送哪去了。

   我说寄放在对门阿姨那里了啊,然后就听电话那边敲门开门交谈。

   “对门说了根本没有啊。”

   我一下子就懵了,骑着车调头回去。

   对门阿姨竟坚称没见过我,更没收过东西!

   更让我生气的是大妈居然帮对门阿姨那边,认为我收了钱没送货。这条丝巾不过八十多块,可我的确口说无凭。

   眼看着四点就快到了,没办法只能认栽按价退款。

   走到半路上下起了雨,我一看表马上到四点了,直接咬咬牙,顶着雨重把东西送到了。

   地点是一个茶庄,店里的姓邱的姐姐很和善,让我留下来等雨停了再走。

   “衣服我看了没有问题,我替你收下然后跟我那批东西给你一块发过去?”

   刚吃了个哑巴亏,听见这个小邱姐的电话,我心里犯起嘀咕了。

   “姐啊,你不是订货的本人吗?”

   “我不是啊,找你订货的是我朋友,我替他收货,然后我有批茶叶一会儿四点以后跟衣服一块发给他,这样多划算……”

   我还是不大放心,给螃蟹发去了货物已经放在店里的照片,对方没有回应。当然我是偷着做的,担心这么做会引起小邱姐反感,谁知道一回头才看见小邱姐在我背后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尴尬极了,赶紧解释,也说了之前的遭遇。

   “做生意嘛,什么人都有,谨慎是好的。我看你们家衣服摸着质量挺好的,这种外套还有款式吗?”

   就这样小邱姐加了我微信,小邱姐也是个微商,专卖各种茶叶,看着人家朋友圈里对每款产品的详细介绍,我倒是自愧不如了。也是本着取取经的想法,跟小邱姐聊起自己做微商的方式,磨蹭到该吃晚饭了才离开。

   螃蟹这个单子算是成了,回去后把抛去自己所得剩下的一千多块钱都如数交给了李姐。李姐最近一直神情恍惚,接过钱后数甚至都没数就收了。

   没过两天,小邱姐居然到我店里来了。小邱姐的茶庄开在安冬的黄金地段上,店面气派明亮,大宝马停在门外闪的都晃我眼睛,她来我这小地方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了。

 &emsp
; 小邱姐倒是不在意的样子,在店里扫了一圈突然问我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不卖年轻人的东西,我连忙解释了地段客源的问题。

   “再说,”我有点哭笑不得回答,“就算有钱囤货而且有货源,我这点小地方能装不下啊。”

   “谁说必须囤货呢,你可以去做那些支持一件代发的店家的代理啊。只负责销售,把成本和订单信息发给你的上家,上家安排发货。我知道你是担心产品质量问题,但如果不能实地探访摸底,除了运气,也只能靠对这个人的信誉口碑判断了。”

   小邱姐走后我开始照例收拾今天的账目准备交给李姐,李姐还是看都没看就收了。我以为是自己又做了什么不对的惹李姐不高兴了,李姐只是叹了口气,叫我周末没有事情的话就陪她去盛经市上货,能接触货源?我一口答应。

   盛经周末的游玩的人也多了。我颠颠的跟在李姐后面挤上了地铁,下地铁再转公交车,一路冲到了盛经市郊一家不大起眼的服装仓库里,里面的人热火朝天的搬东西干活。

   “梁哥,那个,我来取货了,样式数量昨天说了,”李姐满脸堆笑的说,“林蒹啊,这是梁叔,怎么不喊人呢……”

   “老吴过来领人取货了!”这个我应该叫梁叔的似乎没兴趣继续寒暄,粗暴的叫来人领我们去拿东西。

   领我们的人正眼都不看我们一眼,随手一指地上杂七杂八的一堆让我们快点拿走一会这里还要卸货。这次进的东西不少,怎么可能不查一下,可这人就不高兴了,说他们点过的不会错一个劲赶我们走,李姐还是毕恭毕敬的说我们再看看。这人就十分瞧不起我们这种没多少钱的小商贩的意思,扔下个白眼走了。

   我这才深切体会到李姐之前一个人支撑个小铺子的不容易,我也留意到这里也有很多人在进年轻人的时装。这里只支持批发,并不支持一件代发,我又想起小邱姐说的话,物色起合适的上家目标来。趁着李姐收拾装车的时候,我走到后面一个收拾时装的妹子那里佯装不懂行去问东问西的样子瞧了瞧衣服的质量,小姑娘一听就是南方口音,叫肖艺,来盛经打点零工兼职卖衣服。倒是可以让我代理价拿货一件代发,代理费也不贵,我是动了心了,互留了微信后跟李姐踏上了返程。

   “林蒹啊,那个梁老板是咱们这里的百事通,咱们这样一般小商家到他这里拿货人家那千八的利润都不怎么放在眼里。你虽然叫我李姐,可我女儿都跟你差不多大了,我说话你别不爱听,那个姓梁的还有他身边的那几个再怎么瞧不起咱们,咱们为了吃饭也得笑脸迎着!你这个孩子心眼好脑袋也聪明,我的意思你肯定明白。谁让这年头,有钱就是爷啊……”

   听着李姐有点沙哑的声音念叨着,我鼻子也有点酸,为了更好的生存,我一定要想办法翻身!

   把东西卸到了店里,这一天也忙完了,我回家后第一时间就联系了肖艺。肖艺把相应的代理的盈利方式给我粗略说了一下,我也觉得可以,交了代理费,成了肖艺团队里一名小代理。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