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番外 我也从未忘记你(下)

番外 我也从未忘记你(下)

  (八)

   我行尸走肉的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复仇。

   为了庞家,我要复仇,这是我苟活下来的勇气。

   那天我虚伪的在婚礼上承诺“我愿意”,虚伪的给苏菀戴上戒指。

   可我的心里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

   我很讨厌苏菀每天精心打扮来讨我注意,她越是那样打扮,我就越觉得那东西在她身上可惜。如果换在林蒹身上,那绝对是无与伦比的惊艳。

   为了达到目的,我是郑东晟的傀儡,我的双手很不干净,或许这就是我没法握着林蒹那双干净的手共度余生的根本原因。

   宴会,我苍白的笑了笑,一群同样虚伪的人聚在一起罢了,有什么好说的。

   只是这片海滩,我曾想带她来。

   林蒹在世界上的某处还过得好吗?我没法忘记她,真的真的很想她。

   人群涌动,我拿着一杯酒漫无目的的穿梭着,最后目光突然钉在了某处,再无法离开。

   林蒹?

   手里的杯子落地,激起了一小阵骚乱,我只想推开人群追上去,但是却反被挤了回来。

   待我懊恼至极的挤出去,佳人早已不知去向。

   我望着涌动的人群,就像看着一片浪花翻涌的大海,我要找的那根针就沉在这海里。

   失落至极的离开了会场,我想说服自己是看花了眼,但却看见文轩身边的人慌乱的四处找人。

   是在找她吗?

   我愣了一会儿,随即心里燃起了希望,也开始搜寻着她的影子。

   我明知道人海茫茫,但是我就是莫名的确信自己可以找得到她。

   终于,夜色下白色的身影一闪,我找到她了。

   我再也没法克制一年来自己日思夜想的情绪,失控的抱住她,我没法再放手。

   可是林蒹陌生的眼神却让我不寒而栗。

   我试图跟她攀谈,她是在生我的气才假装不记得我的吧?

   但是林蒹的反应让我难以接受,她似乎真的不记得我了。

   可是无论记得与否,只要她还在,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奖赏了,怎么还敢奢求什么。

   我开始紧张的调查林蒹的事情,最后从宿家层层的封锁下把她的病历拿了出来。

   那日的落水,我们的孩子没了,林蒹的记忆也没了。

   对她来说也不是完全的失忆,病历上说是选择性失忆。她有所选择,她选择忘了我。

   我看着病历,沉默了良久,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她真的忘了我啊!

   我开始用尽一切办法逼文轩和宿家放她回国,人就是这种动物,一旦得到了,就妄想得到更多。

   我又萌生了把她抢回自己身边的想法。

   每次我都贪心的想着,再贪恋一会儿就好,不要再弄伤了她。

   可是我到底是个蠢货,根本没法克制自己对她的感情,我就是想把她抢回来,不择手段的。

   我把我所有能想到的,能给她的好,都不遗余力的给她,把她照顾的好好地,看着她傻笑的样子,好像一切都在四年前。

   那一刀落下来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替她挡下,我甚至可以不要命。

   我还是有了回报的,林蒹小心翼翼的吻了吻我,那一秒我觉得自己再挨三刀都行。

   但是好景不长,只要我一转身,文轩就会试图把她往自己身边绑,逼着她远离我。

   我没有办法,只能小心的应对着,可最后林蒹还是遇上苏菀,一切的一切再次回到陌生。

   林蒹就这样,再次选择要忘记我。我不想工作,不想搭理任何事,我拼命的跟她解释,但是她一个字都没有回复我。

   那天我还遇到了文轩,他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说他最近会带林蒹去把婚事彻底给解决了。

   我攥紧了拳头,回
应他:“你要是能从我手里娶走林蒹,我能把正锋折给你。”

   “正锋算什么,”文轩笑得有点不屑,“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放弃林蒹选利益。抱歉,我没还你那么高的觉悟,别忘了你也是结了婚的人,安分点。”

   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和谐社会救了他。

   我不会让林蒹再离开我,惹恼了郑东晟又怎么样,这次我就是要选林蒹。

   本来应该延后执行的计划,现在被我强制的执行了,我废掉了苏菀这颗棋子,代价是郑东晟的彻底恼怒。

   其实我心里也知道苏菀不过是郑东晟的另一枚棋子罢了,但是她是用来制衡我的棋子,如果我废掉了苏菀,那就意味着我在违抗郑东晟的意思。

   但是那又怎样,我不会再放手。

   我看着林蒹跟着文轩下了车,小脸上挂满了说不出的错愕,我稳了稳心神,唤她过来。

   林蒹瑟缩着,不知所措,我走上前去,想要把她重新拢回身边,可是文轩也很固执的挡住了我的去路。

   威胁也没用,我既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不会放弃林蒹。

   混乱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危机所在,直到文轩回头大呼林蒹的名字,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郑东晟已经被逼得急了,直接对林蒹动了手。

   这个时候文轩又找到了我,我本以为他是又想要说什么酸话奚落我,但是他居然出乎意料的问我要不要合作。

   我第一反应自然是这其中有问题,但是文轩开出的条件是如果我肯合作,那他会考虑放下林蒹。

   因此我很没出息的答应了,就算是个诱饵,那我也愿意。

   (九)

   我以为这一切就该结束了,我对苏菀真的不想赶尽杀绝,但是她却在以后一刻,把林蒹推下了楼。

   我的血液都凝固了,文轩动了手,然后回过头问我要是对此有所不满就算在他头上吧。

   不知道自己是何心情。

   一边
跟着火急火燎的冲到医院,一边又打电话安排好生安排一下苏菀的后事。

   我头一次觉得自己真不是东西,害了两个人。

   林蒹就安睡在病榻上,脸色苍白,像是没有生气的瓷娃娃。

   文轩始终抓着她的小手,有点故意想把我挤出门外的意思。

   “一切等她醒了再说吧。”文轩淡淡的说。

   我明知道他可能是有反悔的意思,但是我想到林蒹受伤,自己在某些程度上也算是纵容了苏菀,到底还是没底气继续赖着。

   回去的时候还遇到了宿德云,正逢人就说林蒹可是终于要嫁出去了。我心里一片凉意,如果宿德云极力反对,林蒹还是未必会选我的。

   她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我蜷在走廊的长椅上看着文轩的人开始调动,我就知道她应该是醒了。

   文轩果然叫人拦我,但是不管怎样,我也得进去再看她一眼,原谅不原谅我都得再看看她。

   林蒹病恹恹的坐在床上,身上那种久违的霸道气质让我不难怀疑她是否是想起了什么。可是她只是抬起头,声音柔柔的拦住文轩说:“轩,我不饿,你再陪我一会儿。”

   一瞬间又掐灭了我所有的念头。

   她是真的忘记我了。

   心灰意冷的一天,我喝了个烂醉,平躺在当初林蒹落水的平台上,想着是不是自己也从这里跳下去,就能找到当初的她。

   这个想法很蠢,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克制自己不去想她。

   “你在哪里?”文轩给我打电话。

   我有气无力的跟他说,有话快说,我不怎么太想听你说话。

   “嗯,明天没人给林蒹送饭,她说想喝鱼汤,你记得带,我走了。”

   我甚至没听到再见他就挂了电话,我吹了半天的凉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立刻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不顾一身的灰土往医院跑。

   我像头发疯的野兽似的冲到了病房门口,然后激动戛然而止,她……应该不大愿意理我吧?

   我纠结了半天,在医院的椅子上做了一宿,第二天早上给她送饭的时候她正拿着一封信静坐在那里。听见声响,抬起头用低沉但又不失凌厉的目光看了看我,我知道她肯定是全想起来了。

   我被愧疚堵住了喉咙,始终不敢对她提什么,关于过去我们俩不约而同的避而不谈,可是关于未来,她也对我避而不谈。

   林蒹在刻意躲我,用冷漠回拒我的一切热情。我不断安慰着自己再努力一点,不然连赎罪的机会都没有,但是直到出院她还是一直回避着我。

   我消沉了一段时间,宿川劝我别再纠结了,说我跟林蒹这样就是肯定没戏了。

   我摇摇头,心里横着一个大写的不甘心。

   就有那样的人,我能看见她,也牵过她的手,吻过她的额头,今天她还在,可就不是我的了。

   我有些能够理解母亲当年选择自杀离开的理由了,若不能完全拥有,那便是无尽的折磨。

   我正饱受着这种煎熬。

   郑东晟的余党还在流窜,宿川暗中帮了我不少,花了点力气到底还是镇住了。与此同时的蒹葭就很有精力了,大刀阔斧的重新分割着市场。前段时间不少招惹了蒹葭的现在已经开始倒霉,林蒹回来了,跟十几年前林清一样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回来了,迅速横扫了空余出来的市场。

   而宿家要给这样一号人物寻个夫家,简直一时间,本地商圈上下各家的公子少爷还是老板的倾巢而出。

   那天会一个外地来的投资商谈起此事,对方还拍马屁似的叫我去看看,我苦笑了半天,暗暗的骂了一句看个屁。

   我早就预料到是这个结果,无论年纪家境,都被林蒹统统扫了回来。

   还偏偏就这个时候宿川领着颜沁来找我,跟我一个劲儿暗示林蒹还在等我。

   我有点难以相信,甚至还有点激动,在自己宁愿相信的暗示下,又燃起了点希望。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还偏偏就传出了林蒹跟戴家少爷约会见面的消息。我知道戴家,那跟宿家都有联系,当年对我们庞家见死不救的小人之一,我可没什么好感。

   再打量了一下戴家少爷的长相,莫名觉得还真是有点像文轩。我当即心里一沉,觉得大事不好。

   本来我在商场上报私仇是觉得太高调不好,可几次暗示戴家都实在是气人,非缠着林蒹不放手,我在气头上就故意放了话警告了一下戴家。

   戴家是放手了,宿德云打电话骂了我一顿,问我是不是存心想气死他,难道看着林蒹嫁不出去就舒服了?

   不知道林蒹作何想法,不过事情都闹到了这一步,那我索性就一闹到底,把接下来宿德云介绍的人都给搅和了。

   那天我蔫蔫的窝在家里,林蒹意外的回来了。我看她拖着箱子以为她是要搬回来,心里还没乐开,她就阴着脸说当她走错了。

   难道她是要走了?

   我当时就急了,软磨硬泡到底还是没抵过她冷冷一句:“别耽误我。”

   我叹了口气,或许自己真的没有能力留住她,偷偷的把那枚自己摩挲了无数遍的戒指放进了她的包里,然后听见她一声毫无留恋的关门声。

   文扬以前调侃说,林蒹这娘们儿翻脸无情,看来是挺无情。

   宿川还在发短信问我怎么样了,我把事情告诉了他,谁知道半晌过后,电话打过来,宿川大骂我是不是傻逼,跟我说林蒹又要去寻死了。

   我吓得一哆嗦,外套都来不及的穿的往外跑,可是等我匆匆追上去的时候,林蒹正一脸迷茫的寻着什么。其实那一刻我就瞬间明白了,宿川他们小两口耍了花招,但是我还是上前一把抱住了她,推开愧疚,将错就错的讲完了所有我想说的话。

   末了,她看着我红了的眼眶,轻轻的靠回了我的肩膀上。

   “你……不生气了吗?”

   我紧张极了,双臂紧紧的锁着她,我真的太害怕失去她了。

   林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但却出乎我意料轻松的原谅了我。

   “我没有忘记过你,”我的眼泪终于掉了下去,“以后……你能不能也别再忘了我。”

   “我也从未忘记你。”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