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黑暗世界

第一章 黑暗世界

  第一章黑暗世界

  黑暗的夜色笼罩大地,四周均是枯黄的树木,沙烁漫天飞舞,不时刮起阵阵让人不寒而栗的阴风。

  这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到处都充满了危机。在这片夜色之下,荡漾着一种叫做死亡的气息。

  宋彦羽坐在一棵高大的枯树上,双眼扫视着四周,一丝丝感知力释放出去,将周围的一切都把握在心中。

  如今十六岁的他,已经整整有四年没有出去过这片荒芜枯寂的地方。这里没有阳光,只有无尽的黑暗,当从老爷子送他进来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没有再享受过阳光的照耀。对于他来说,这是一种奢侈。

  “窸窸窣窣、、、”忽然间,他随意挂在树干上的小腿停止了晃动,眉宇微微一皱,眼中射出了两道寒光。

  那奇特的声响传来,还带着一种凶煞的气息,似乎是一头随时都会夺人生命的鳌狼一般锁定了他。

  “又来了,这些鬼东西还真是不死心。”脸上浮现出了冷酷,他转头,双目在瞬间就锁定了百米之外的一双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眼睛。同时,他的一双眼睛也是如同鲜血一般泛着猩红的光芒。

  长期在黑暗之中,锻造了他的一双血色瞳孔。当然,这是一种在自然之中被迫生成的能力,在长达四年的黑暗之中,他的眼睛已经改变了颜色,习惯了黑暗。

  “呜呜、、”阴风呼啸,让人浑身都觉得有种黑暗在沿袭,即便是在这里呆了四年,宋彦羽也没有习惯这种阴风的吹拂。

  远处那闪耀着绿色幽光眸子,它的主人是一头黑魔狼,至于具体怎么称呼,宋彦羽根本不知道。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陌生,他在十二岁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

  “君小子,那黑暗的世界当中充满杀戮,若是你能活着出来,才有资格做我宋家的掌舵人,接触那最神秘的、、、、”依稀间,耳边似乎想起了四年前老爷子说的话,宋彦羽不由地心中发苦。掌舵人,他什么时候想到过要去做了?

  “嗷呜!”就在这一刻,忽然间远处的那一头黑魔狼发出了一声嚎叫,他巨大的身体瞬间就冲了过来,眨眼就是数十米。

  黑魔狼是这黑暗世界当中的一种血腥生物,以速度和凶残闻名。宋彦羽遇上它不止是一次两次,只不过对于他来说,四年前的黑魔狼能够将他追得体无完肤,而现在却只有他虐这畜生的份了。

  四年之前,他的修炼只有一段真气而已。但在这四年当中,他的实力突飞猛进,如今已经是七段境界,整整六个等阶的提升。

  真气九段:一段修气、二段气环、三段冲穴、四段气脉、五段气海、六段凝气、七段气劲、八段化形、九段冲天,每一段都是一个质的提升。

  “呼!”眼神之中闪过了一道凌厉的杀意,他等到黑魔狼接近到距离不足十米的时候,骤然启动,身体从枯树上落下,然后猛然弯腰俯冲过去。

  他的脚步很快,伴随着踏在泥沙之中发出的声响,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抹白色的光芒,是一把兽骨制作而成的匕首。

  “咻!”骨匕大约只有半尺长短,却有着不输于任何金属兵器的锋芒。在刹那之间,宋彦羽和魔狼错身而过,一道血液飙出,那黑魔狼哀嚎一声,身体冲到了十多米外才缓缓地倒地。

  四年的训练和杀戮,让宋彦羽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成长到了一个拥有许多保命手段的成熟少年。不但是如此,他的心智更是成熟。

  “呼!”微微松了一口气,甩了甩匕首上的血液,然后在枯草上擦拭干净,接着便再度找了一颗枯树休息。

  这样生活在死亡边缘和杀戮当中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出去、、、、

  “咔嚓!、、”就在宋彦羽闭上双眼,准备暂时休息一下的时候,忽然四周的空气之中响起了一声声轻微的碎裂声。那声音环绕在耳边,顿时让他整个人紧紧绷起。

  四周都在发生着变化,他预感即将有事情要发生。但是他不清楚,这种迹象是不是危险的预兆,因为他暂时还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

  “怎么会这样?”只不过在下一刻,他的眼睛就猛地瞪起,然后露出了惊骇欲绝的神情。

  眼前的黑暗空间,居然开始碎裂了,随着那一片片奇异的脱落,忽然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刺眼的光线。

  “光明!是光明!”惊呼一声,他猛然间回醒。

  身形猛地冲向了那一道光明,然后手里的骨匕瞬间刺出,那未知的光芒却在他的眼中越来越明亮。

  “轰!”随着一声巨响,然后就是阵阵碎片落地的声音。宋彦羽只觉得自己的眼中一阵刺痛,然后连忙闭上了眼睛。

  “啊、、是谁!、、”四周一片惊呼的声音,嘈杂的环境让宋彦羽脸色一变。

  但是他看不到四周的事物,由于四年的黑暗,他根本无法正视光明。所以短时间内,他根本看不到自己所处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

  心中一动,一道道气流猛然从自己的气海之中流出,然后进入双眼,开始恢复之前的那一道刺痛。

  丝丝冰凉的感觉从瞳孔之中传来,渐渐地,宋彦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发生了变化,开始慢慢习惯了那种刺眼的光芒。

  随着心中的想法,他开始慢慢地睁开双眼,先是一阵白色的光芒闪烁,然后他看到了这一片久违的白色天地。短暂的几秒钟前,他的视线还有些模糊,但是在片刻之后,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不知不觉间,他的眸子从原先的血红色恢复成了正常的黑色。

  耀眼的红色喜堂,四周一个个略微带着愤怒的脸庞,让他整个人一怔。然后双眼看向了堂上的那一座巨大的雕像,此刻已经是支离破碎。

  这周围的一切摆设,那些桌椅等等、甚至于连那些熟悉而又带着陌生的面孔,宋彦羽都从记忆之中翻了出来。四年的离别,不代表他会遗忘。

  可更加让他震惊的是高堂之上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还有那一座破碎的雕像,这才是他真正震惊的地方。

  “老祖宗的雕像破碎了,我这四年之中居然一直都在这一尊雕像之中。”这个消息,无疑是一个惊雷一般地让他震撼和惊骇。

  四年的时间,没有人比他清楚那黑暗的世界究竟有多大的面积。广阔无边,甚至于他连山脉都走不出去。但是,他却仅仅是一座一丈多高的雕像内部,这根本无法解释。

  “这到底是什么通天手段,老爷子是怎么知道老祖宗的雕像内部有这么一个空间的?”心中满腹疑问,宋彦羽看向了那身形伛偻却脸色略显红润的老妪。

  这里的一切,他都很熟悉。此地是宋家的祖堂,也是宋家最为重要的地方。若不是宋家的嫡系,断然不可能进入。除非是老爷子亲自邀请。

  而他的出现,让整个喜堂之中的人都是大惊失色。甚至有几人干脆释放出了一股强烈的气劲,想要随时动手擒拿这个突如其来捣乱喜堂的家伙。

  一个个人都是瞪大了双眼,其中有一部分人却是眼中带着惊讶、犹豫、还有不可思议。刚才的一切来得太快,只有有限几个人看得清这个浑身破烂的少年是从雕像之中冲出来的。

  “你、、”老妪看到宋彦羽投过来的目光,口中轻轻一动,不可思议地说道:“彦羽,你是彦羽!”

  “什么!”站在宋彦羽不远处的一个中年猛地从椅子上站起,眼中闪烁出了一种叫做慈爱的光芒,一瞬不瞬地看着大厅中心的那个衣衫破烂的少年。

  “太君,我回来了。”宋彦羽口中有些唏嘘,四年了,他终于又一次见到了往日的亲人。然后转过头,朝着那眸子之中闪烁着泪光的中年说道:“爹,四年了,你还好么?”

  “好!我很好,真的很好、好、”宋金桥有些激动得无法言语,双眼之中泛起了一丝泪光。四年了,原本以为早已经不在人世的儿子突然出现,对于他来说不易于天降大喜。

  脸上带着微笑,宋彦羽的眼中也泛起了泪光。自己的老爹站在身前,他真的想冲上去仅仅相拥一番。四年了,对于还不过是一个少年的他来说,太需要这种来自于父亲的关爱了。

  不过他不能,因为长期来的孤傲,锻造出了他的沉稳与镇定。大悲能抗,大喜也处之泰然。缓缓地扫了一眼四周,他发现整个祖堂之中不止是宋家人,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

  “是她!”忽然间,他看到了一个身披红袍新衣,脸色略带红晕的清秀女子,四年未见,没有想到潜藏在自己心中的这一份朦胧好感居然在刹那之间被扼杀。

  “哈哈!大哥,没有想到你回来了。正好,今日是我的订婚礼,你等下一定要多喝几杯。”一个开怀的笑声响起,说话的是那另外一个新人,满脸红光,正气堂堂的少年。

  宋月,宋家的老三,是二叔的儿子,比自己还小了一岁。看到这个兄弟,宋彦羽顿时心中微微一叹。如果是别人抢走了自己那一缕朦胧的好感,他会毫不犹豫地出手,但是自己这个三弟的秉性他是最清楚不过,正直善良,永远都不会对别人动心机。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