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四十章尾声二

第四十章尾声二

  年岁的钟声是越来越近了,阿克明为了尽早回到达国,他安排好一切,从达国来的骆驼队也整装待发了。

  “君主,我们可以出发了。”浅拉德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面色沉静地说道。

  “怡安公主已经准备好了吗?”阿克明一身玄青色细花纹底锦服,大片的荷花纹在白衣上若影若现。头上带着紫金冠,长眉下黑色眼瞳如浓得化不开的墨,脚上的快靴踏得地上那雪儿吱吱作响。他眯着眼睛,朝怡安的方向望去。

  只见二十多辆华丽的马车,车夫太监们,正挥动着手,指使着人不断地搬向马车里搬送礼品,人头攒动,顺流不息,而在这个送嫁队伍里,太监宫女们都穿着红色的华服,个个都是一脸的喜庆。在一辆可容五六人的马车旁,侍立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的女孩儿,她嘴里呵着热气,手里捧着暖炉,正侧身对着轿帘里说着什么。

  阿克明心生好奇,不禁走了过去。

  “主子,这是乐主子使奴婢送来的钦州蜜桔,我家主子知道安主子喜欢吃,特点派人前往钦州捎了回来。”迎春的话说得有些快,尤其是她看到阿克明向自己走来,心里一慌,忙退后一步。

  “知道了,姐姐的心意,迎春请你代我谢过姐姐,难为她了。”夏怡安的声音透过厚厚的绒帘传了出来。

  秋季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她从迎春的手里接过那个梅花隔层托屉。

  “安主子,奴婢告别告辞了,请安主子多多保重。”迎春犹豫了一阵,才对着绒帘里的重重地说了一句,掉头走开了。

  秋季手里托着那个托盒,正欲回到马车里,谁知阿克明腾出一只手来,接过那个托屉,嘻笑道:“原来是钦州的蜜桔呀,我也喜欢呢?”他边说,老大不客气地拿起一个亮澄澄的蜜桔炫耀道,还不忙朝秋季抛去一个闪眼。

  秋季恨得咬牙切齿的,心想,这人怎么这般无懒啊!回到达国,一定要告诉达国的君王,治他的罪!

  “达国王妃,吃一个桔子不过份吧?”阿克明对着马车里邪邪笑道,他扬了扬手中的蜜桔。

  “哼,偏不让你吃!”谁料阿克明还没有反应过来, 怡安已经从绒帘里伸出手,恨恨地将他手中的蜜桔夺去,还恶狠狠地抛下一句话:“想吃,自己摘去!”

       阿克明怔怔地站在原地,心想:这个皇妃,也太过野蛮了吧?不就是个蜜桔吗?达国皇宫里,想吃多少就有多少,至于吗?他将头探进马车里,就看到怡安正神情气闲地望着自己,她穿着大红色的宫衣,宽大裙幅逶迤身后,看起来就如一朵傲放的玫瑰,让人又爱又恨的。

  “啊!色魔!”秋露拿起手中的白绢儿,掩起了脸蛋,一边还不忙地抄起一件披风遮住怡安的脸。

  “喂,达国王妃,你这样子会不讨我们国君喜欢的,男人都喜欢风情又漂亮的女人,你是漂亮,可是太多刺了!”阿克明说完,懒洋洋地甩掉手中的绒帘,一脸喜色的对着前面发愣的浅拉德笑道:“出发,出发吧!”

  浅拉德的身上泛起了一阵阵疙瘩:这个君王,就是感情泛滥,到处留情!这下可好了,竟在把夏国的公主嫁回去当皇妃了!那不是气死格林夫人?

  阿克明嬉笑着脸,一脸的无畏,他走到浅拉德身边,安抚道:“拉德啊,你害怕什么啊?你是不是在想,格林夫人知道我娶了一个正牌王妃回来,会大发雷霆?”还不待浅拉德发话,他又继续说道:“你放心吧,这车里面的女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我估计格林夫人也不是她的对手,我的后宫,终于要上演好戏了!”

  阿克明很快地踏上了另一辆马车,一阵阵轻尘扬起,漫天飘起了一团团白雾。

  怡安坐在厚厚的天鹅绒的毛毯里,整个人看上去慵懒而舒适。身边坐着的秋季跟秋露,相互看了一眼,秋露忧心地说道:“主子,听乐主子说了,达国的民风跟夏国很不一样,奴婢看此话不假,看那个达国使者,目无尊卑的样子,这些达国人也忒不像话了。”

  秋季拿手肘碰了一下秋露,笑骂道:“什么达国人,我们家主子嫁了过去,以后不就是达国的人了吗?你在说你自己呀,我看你才不像话呢?”

  秋露秋爽暗自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了。

  怡安看着身边的丫头们斗笑的样子,她笑盈盈地说道:“如此才好呢?达国的民风,我正喜欢,女人跟男人一样,可以上街,可以上学堂,有什么不好的吗?如果将来有一天,男女可以平等的话,那才是真正的欢喜呢?”

  秋季秋露愕然地睁大眼睛,定定地望着怡安。男女平等,这个想法太匪疑所思了吧?男人总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就是天,女人向来只有服从的命。女人,怎么可以跟男人一样的平等呢?

  怡安当然知道她们的想法,她干笑两声,掀去那厚厚的绒帘,一阵凛冽的冷风扑面而来,她禁不住打了一个颤。外面的空气寒冷而清新,还有那种自由的气息,都是天逍路所没有的,怡安突然感到一阵渴望,一种对生命的渴望,还有对自由的渴望。

  正当她陶醉在自己的欢怡之中时,冷不防地,一个怯怯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

  “安侧妃,这是使者命奴婢送来的红参果,请侧妃娘娘食用。”那个女子骑着马,奔跑在马车外面,怡安看到了一张圆圆的,年轻朝气的脸,红润而健康,她的五官很平普通,但是,因为她的声音娇脆而爽朗,怡安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欢上她了。

  “你叫什么名字?”怡安看到她流刃有余地坐在马背上,甚是熟练的样子,心感兴趣,将头往外探了探,大声说道。

  “奴婢叫流香,侧妃娘娘,请。”流香两手松开马缰,将本来右手提着的一个红色布袋捧送到怡安的面前,她笑眉眼开地说道。

  怡安心里对这个流香心生喜爱,她对流香招招手,说道:“你上马车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流香还没回答,怡安就甩下了绒帘,不到一会儿,流香跃上了马车,曲膝在怡安跟前坐了下来。

  “流香,你在阿克明跟前侍候的吗?”怡安问她。

  流香笑咧咧道:“奴婢一直跟在使者身边听候使唤。”

  秋露哼了一声:“你们达国的使者真是好大的面子,出使夏国还不忘带上丫头呢?”

  怡安苦笑一声,心想,如果秋露知道阿克明就是传说中的达国君王,会不会吓得腿脚都软了呢?不过,这个阿克明,果然如传说中那样,花心成性,到处流情啊,明明微服私访夏国,还带上一个服侍丫头,哼,男人,果然是靠不住的啊!

  流香留心看着怡安,眼睛瞪得大大的,怡安笑着问她:“流香,你在看什么呢?”

  “奴婢在看,侧妃娘娘长得好看,还是格林夫人长得好看呀?”流香好老实地说道。

  “哦?”怡安微惊,她的唇角向上轻轻一扬,笑道:“那你觉得,我们两个哪个好看呢?”格林夫人,就是乐姐姐所说的,达国后宫里,风头正盛的女人,听说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也是阿克明身边呆得最长时间的一个妃子,但是名份仅次于侧妃,她的父亲格林硕夫是军中大臣,深受阿克明的器重。

  达国的妃子名份,并不像夏国的妃子那样划分为各种等级,只设有一王妃,一侧妃,一夫人,三美人,还有七正秀女,八明姬。夏怡安能一跃挤身成为侧妃, 难怪夏国的大臣们能如此惊讶了。

  “奴婢觉得侧妃娘娘长得柔美一些,不过,格林夫人也长得甚是好看呢?”流香抿着嘴笑道。

  秋季拿了一块藕粉松子糕递给流香,流香也不客气,拿在手里就吃了起来,她边吃边称赞道:“这些都是夏国的糕点吗?真的好吃。”

  秋季见她喜欢吃,就递给了她一块。

  “格林夫人进宫多久了?”怡安随便问道。

  “两年了,夫人进宫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小的明姬呢,不过,君王去狩猎的时候,夫人也去了,而且她射得一手好箭,君主就宠幸了她。她对我们这些宫女也很好。”

  秋季的脸色面带难色,她小心问了一句:“夫人她有子嗣吗?”

  “没有,不过,夫人曾经流产,君主就将她从美人身份晋升为夫人。”这一次,流香的神情略带谨慎,她想了想, 才说道:“这事情,在后宫里一直被忌讳不言,侧妃娘娘见了夫人,也莫要提及子嗣的事情呀。”

  怡安的嘴角慢慢绽开淡薄笑意,她向流香投去感激一瞥。

  秋露手里拿着各色的糕点,有莲子糕,桂花糕等等,她忙塞到流香的手里,用充满感激的语气说道:“流香姐姐,谢谢你了。我们主子初来乍到,很多地方都不曾知晓,还望流香姐姐到时多多帮衬。”

  秋季啐了一口秋露,心想就你这丫头猴急,不过,她也从腰间解下一个绣工精致的香囊,她帮流香绑在腰音间,那是一个大红色底明黄色碎花的香囊,系在流香荔枝色的衣服上正合适。

  一时之间,流香喜欢得不得了,她对怡安笑道:“侧妃娘娘,你放心,奴婢在后宫跟随君主多年,还是说得上话的
,将来有需要奴婢的地方,侧妃娘娘尽管开口,嘻嘻。”

  原来还是阿克明跟前的大丫头啊!怡安明了,她又有些心亏,虽然她跟阿克明谈不上盲婚哑嫁,但是,在她生长了20多年的世界里,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一个男人,一个不甚了解的男人,匆匆度过一生,而且,前方还是永无止境的后宫斗争,凭着一己之力,她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呢?如今又忙着讨好那个男人跟前的丫头了,她是怎么了?

  怡安的脸一下子忽明忽暗起来了。

  流香又说了一些达国的民土风情,引得秋季秋露秋爽她们乐呵呵的,末了,她走的时候,侧着脸在怡安的耳边轻轻说道。“侧妃娘娘,你放心,侧妃娘娘有君主的喜欢,一定会在达国生活得很好的。”流香像是注意到什么,那语气里有解释的味道。她略一低头,再抬起来时,满眼的肯定。“我从来没有见过君主如此喜欢一个女人,有些人,是前世今生注定了的,君主是这样跟我说的。他还说,第一眼看到侧妃娘娘,就发现了侧妃娘娘身上有着不一样的感觉,那是格林夫人,甚至任何一个女人都给不了他的。他说,那是相惜相知。”

  不一样的感觉?相惜相知的感觉。

  怡安感到有一团火燎过脸颊,她想起了在都察院那情深的一吻,还有,阿克明那略带忧伤的眼神。

  不管怎么说,她,夏怡安,是确确实实地存活下来了。她成了达国的侧妃,她要将未来掌控在自己的手里,无论是任何环境,都不能打倒她,也不能改变她,是的,她来了!

  直到来到达国王城的那一刻,阿克明穿着明黄色的朝袍,拉着夏怡安,一步一步地走向锦秀王宫,而那里,站着一个淡紫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盈盈一握腰身的漂亮女子,她闪动着长长的媚眼,向阿克明福身道:“妾身格林儿恭迎皇上回宫!”再侧侧身,她又对怡安欠了欠身,笑容轻绽道:“怡安公主,一路辛苦了!”

  怡安旋身回礼,朝着格林夫人福了一福道:“格林夫人有礼了。”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接,电光火石之间,怡安感觉到了格林夫人眼眸中的刀光剑影,但是,她毫不示弱,眯着细眼,冷冷地回瞥她。

  “林儿,这是侧妃娘娘,不要忘了身份!”阿克明又拉过怡安的手,一路向前走,但是没忘了提醒格林夫人。

  格林夫人恨得银牙咬碎,只是对着怡安的背影紧皱眉头。

  “哼,夏国来的女人,走着瞧,这个侧妃娘娘可不是那样好当的!”末了,格林夫人的目光暗藏杀机,她对着那个软弱的背影默默地说道。

  诸不知在怡安的眼里,也是同样地一句话:“好戏终于要上演了!好吧,达国王妃,我来了!”

  达国正庆六年。

  册妃大典过后,夏怡安身穿一件金线绣芍药花遍底红的双襟长衫,红色的长纱裙,头上插着双凤衔宝石步摇金钗,碧波流转,媚态众生。她由身穿华衣的秋季扶着,缓缓地走向阿克明。

  阿克明眼睛
里一袭温柔,他的目光随着怡安的身子移动,一动不动地。

  格林夫人穿着粉色宫装服,静立在阿克明的身旁。她的笑容同样笑态可掬,只是双眼里时而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拳头双紧。

  “明皇,林儿听宫里的人说,侧妃娘娘自小身子赢弱,今日看到侧妃娘娘身子竟已复愈,实在是可喜可贺啊!”格林轻声笑道。

  阿克明没有回头看格林夫人,他的视线全围绕着怡安。“安儿的身子已无大碍,他日只要细心调养,便可复愈,难得你有这份心了。”

  阿克明说完,像是悟到了什么一样,突地回头,面带微笑,只是,漆黑的双瞳,像林子里的豹子,闪着难予捉摸的目光。

  “林儿,别说本皇不提醒你,安儿初来达国,一切尚未熟悉,你们理应相互帮忙,同心打理后宫,如果让我知道你动了歪念,不怪本皇不提醒你!”

  阿克明的声音冰冷,使得格林夫人无端打了个寒颤。她望向怡安,那个拥有让男人惊艳的脸孔,那个就是夏国的濒死之人,夏怡安公主吗?为什么,她的目光安详,从容淡定,她明明置身于达达国,却能做到游刃自如呢?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还有,她身上有什么东西,竟然如此吸此明皇。

  “臣妾参见明皇,”当下怡安已经走到阿克明跟前,她侧身行礼道:“不知明皇跟妹妹在说些什么呢?”怡安展颜轻笑道。

  “本皇跟林儿在说侧妃呢?”阿克明心情大好,轻松地笑道,“本皇说,侧妃娘娘仪态端庄,为本皇的良人呢?”

  “良人?”怡安愕然,很快,她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在达国,良人,可是妻子的意思。恐怕这句话,是阿克明故意让格林听到的。

  经过半个月的时间,她怡安在流香的教导下,已经熟悉了达国的礼义教规,当然,她也摸清了这个达国后宫的各方女子的来历跟等级,怡安不想去争,可是,她带了秋季一等人过来,她向夏正顾的诺言,无论她再不想呆在这个后宫,无论她再想独善其身,都不可能的了。

  既然如此,何不拼手一搏,阿克明是个多情男子,他青睐过的女子不计其数,怡安当初的一生一世人,根本不可能发现在这个男人身上,他是一个帝王,他是一头狼,如果不想让他摧毁,只能迎头奋击。这些,是怡安得出的结论。

  “夏怡安,如果你愿意成为我的女人,有一天,你将拥有这整个后宫!”这就是阿克明,他对怡安的承诺。

  可是,她怡安只是个小小的民间公主,在达国无权无势,更谈不上倚仗的外戚势力,既然阿克明要给她整个后宫,那么,他就一定会先给自己建立一股势力。可果不出所料,册妃的前两天,护国将军的夫人来访,未言多句,她就要认怡安为干女,阿克明笑着跟怡安说,将军夫人跟你投缘,也是你的福气。

  当下,夏怡安就拜了朱夫人为干娘,那些官员夫人们,听之纷纷前来庆贺怡安,怡安细推这下,发现这是阿克明给她建起的援助,她这个贤淑的良人,真的值得他为自己付出吗?

  怡安不敢确定,可是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一种执著。

  这种执著,令怡安大受感动。

  所以,她要去斗,为自己的生存而斗,为了这个“良人”,而去斗!

  达国正庆十年,达国与夏国结盟,大败多尔克国。

  当年,怡安生下一双半子生,神态模样极像阿克明,阿克明大喜。

  正庆十一年,怡安被册封为皇后,号敏皇后,母仪天下,为天下表率,一时间,举国同庆。

  同年的十一月,格林夫人在房里自缢,逝。后封尚夫人。

  夜深人静的时候,怡安靠着窗台,看着摇篮中熟睡的两个孩子,她感到如梦如幻,21世纪的生活,对她而言,更像一场梦。怡安觉得,自己是一个古代的人,是夏怡安,而不是饶欣然。她会重生,是因为她回来了。

  这里,才真正属于她的世界。

  “皇后在想什么呢?”阿克明轻轻地走到她的身边,手里拿着一件红色披风,他搭在了怡安的肩上,他往她身上紧了紧,“能告诉为夫吗?”

  这女人是个谜,总是让他又惊又喜的。

  她跟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

  “明皇,当初,你为什么会看上我呢?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人?”怡安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她望着阿克明,像一个孩子似地撤娇起来。

  阿克明眼底下是浓浓的温柔,他将怡安拥入怀里,轻声道:“因为,在荣光殿的夜里,你说了一句话。”是的,荣光殿的夜里,他对着月亮许愿,让他可以重见怡安。

  后来,灵验了。

  “哦,原来那天夜里,夜闯荣光殿的人,那个男人是你啊!”怡安感到意外。

  “那个女子说了,在佛祖跟前,男女平等。”阿克明回忆道,“浅拉德说了,在夏国,不可能会有男女平等的,这个女子是痴人说梦了。为夫感到惊讶。也好奇起来了。”

  怡安挣脱开阿克明的怀里,嗔道:“难道有错吗?”

  “以前觉得好奇,现在觉得没有错,你是一个骄傲的女子,你有所谓的男女平等,你有你的尊严。这一切,为夫现在才明白。”

  不过那天夜里,阿克明真的感到好奇,一个女子,深更半夜走在街上,还敢说出此言,她让他感到好奇,真的好奇,可是,真正爱上她时,是在夏国的御花园里,那时,她流泪了,也哭了,他心里觉得痛。他才知道,他爱上了她。

  “呵呵---”怡安发出真心的欢笑,真好,虽然穿越了,她却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

  这一辈子,一定要好好地过下去。

  一定。

  (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