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结局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结局

  天牢中。

  君子谨很快打点好一切,在最里处的牢房中,见到了单独看押的颜以庄和颜以措两人。

  “你还来干什么?”,颜以庄眸色一沉,语气带着不悦。

  “大哥!”,颜以措急忙叫住他,再转头看着苏小小。明明很想见她,明明很想知道她的情况,可现在见到了却是这样一副样子。

  苏小小也不介意,将带来的软毯铺在地上,又让人将带来的干净锦被都铺上了,牢房里脏乱差,不管怎样她也希望自己这两名刚认回来的哥哥受委屈。

  君子谨看着颜以措的眼睛,知道他们有话想单独说,虽然很不爽这两个人曾经都对他的小娘子有过不一样的感情,可到底现在是自己的小舅子,瞪了苏小小一眼,“小小,你们先聊着,我去外面看看!”

  “嗯!”,苏小小知道他们见面尴尬,更何况有些事情当着他的面未必好说。

  “他对你很好”,颜以庄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苏小小先是一愣,可随即却欣喜若狂,早就接触过南疆王知道他为人淡漠,可光是这一句话,她就能感受到他心中的关切。

  “嗯”,苏小小点点头,眼中含着泪,“他对我很好!”

  “那是,他要敢对你不好,我们就带你回南疆去”,颜以措口快,可说完才发现这句话有多么的不妥,他们现在都沦为了阶下囚,能不能出去还很难说,虽然苏小小会尽力相救,这点他从不怀疑,可那个人毕竟不是国君。

  谁知苏小小却点点头,“嗯,我一定告诉他,他要是对我不好我就跟哥哥们回南疆去!”

  刚走到大门口的君子谨突然脚下一顿,心中却是恨恨的,他的小娘子现在嫌弃他了,居然要抛弃他跟别的男人去南疆,不行,这绝对不行,就算这个,哦不,两个男人是大舅子也不行。他会让那丫头知道,妄图跟别人私奔的后果。

  当然此私奔非彼私奔。

  但在君子谨看来,结果是一样的。

  “你父亲是谁?”,颜以庄的话少,可每一句都戳中要点。

  之前他意在天下,又因为颜以措心仪苏小小的事情自然对苏小小的关注较多,知道她是苏月国苏阳公主的女儿,那只有可能是因为她父亲是轩辕家的血脉。

  可从未听说轩辕家有谁在外面还惹了风流债的。而且看苏小小的年纪,她的父亲该是跟他们的父亲一边大才是。

  那一辈的轩辕家长辈,除了已经去世的他们的爹,早夭的二叔,就只有一个失踪已久的三叔。三叔轩辕郎生性浪荡,还未成年便离开了南疆,自此从未再回来过。

  颜以庄思来想去,唯一有可能的便是那位浪荡子的三叔在外面留下的一点血脉了。

  苏小小自然也知道颜以庄的用意,只轻声道,“我只知道父亲是当年名震天下的魔面公子,倒是跟两位哥哥一样喜欢以面具覆面!”记得小时候,她从家里的柜底翻出来的面具,娘亲倒是常常跟她讲她父亲当年是怎样的了不起,又怎样的带她离开那个圈养金丝雀的地方。

  “没先到当年名震天下的魔面公子居然就是失踪已久的三叔”,颜以措轻声感慨。颜以庄也点点头,看着苏小小的眼神柔和了很多。

  轩辕家族的男人都
是如此,只有在至亲之人面前才会心甘情愿的脱下面具。

  “哥哥,我,我能见一见你们吗?”,苏小小看着眼前两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他们是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君天问之外最亲的人了,饶是君子谨都不比他们血脉相连来得亲密,她不想有朝一日,对面相逢不相识。

  颜以庄淡淡地点头,取下面具。

  苏小小看着面前的容颜,轻声低喃,“大哥”,那个素衣如雪,面如冠玉,甚至看起来有些潺潺弱弱的少年居然就是那传说中名震四方的南疆王。貌美,年轻,肤嫩,可是却带着一股不容侵犯的尊严。

  “阿措”,苏小小看着颜以措,倒是颜以庄以一副看好戏的场景看着颜以措,当初他为了苏小小甘愿脱下面具,却不知,哎,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自由注定吧。

  颜以措叹了口气果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在苏小小灼灼眼神以及颜以庄调侃的神色下,他别扭地取下面具,却是让苏小小大吼一声,“南阳措,是你!”

  “小小,你听我说”,颜以措愣了一下,看着自家大哥,“大哥!”

  “哼,叫大哥也没用,你居然骗了我这么久”,苏小小不禁想起自己当初揪着南阳措到处寻找颜公子的场景,不想颜公子居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想想就觉得糗。“诶,不对,那当时我们一起去南疆的时候,颜公子是谁?”

  颜以庄身子突然一顿,颜以措装作不禁意瞟了旁边一眼,苏小小嘟着嘴,“好啊,大哥,二哥,你们居然那个时候就合起来骗我!”

  出乎意料的是,颜以措听到苏小小的话却突然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小小,小小,你终于叫我二哥了,哈哈,我终于有妹妹了,小小!”

  咳咳,苏小小咳嗽两声,使劲挣扎着,终于良心发现的某傲娇教主大人伸出援手将她救离火坑,“哼,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们了,看我出糗很好笑吗?”

  “没有没有”,在颜以庄那淡淡瞟过来的眼神下,颜以措只好小心翼翼地安慰着这位新上任的小妹,可怜他,被那有了妹妹忘了弟弟的大哥所抛弃,还要承受这位心肝儿小宝贝儿的怒火,再没有比他更悲催的人了。

  “小小,你千万别气,别气气坏身子就不好了!”,颜以措一边献殷勤,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心中的黑色小人躲在角落画着圈圈,他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哼!”,苏小小也傲娇了,原来这个也是可以隔代遗传的。

  君子谨不紧不慢地走进来,“小小,我们该走了!”

  天牢,尤其是颜以庄兄弟所待的地方本来就是禁止探望的,他们此次前来已经算是违矩了,可苏小小却不愿离开。

  “君君,我不走,我不走!”,苏小小推拒着君子谨,“我不走,你让我跟哥哥在一起,我不走!”她才刚刚认回了两个哥哥,真的不想就这样离开。

  颜以庄心中一暖,“小小要乖!”

  颜以措险些一个趔趄栽倒在地,自家大哥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软化,等苏小小哭累了,瘫软在君子谨怀中时,颜以庄才叹口气,“好好对她!”

  “我知道!”,两人再次四目相对却不再是对手,他们有了共同所爱的人。

  这一边是亲人不得不分离,而那边萧钧兄妹已经将挟持的凤妃带到盛京,要求君子语交出他们的教主和宫主,不然,哼!

  血书,以凤妃之血而写成的血书。

  君子语气得当场发飙,可静下心来,若是没有了云儿,他这一生还有什么意义,纵使可以后宫佳丽三千,却在没有一个是他想要之人。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终是不顾群臣反对,以颜以庄和颜以措两人换回凤妃。

  朝堂上一片哗然。

  而凤妃,本来就对君子语的作法有微词,尤其是在他对君天问下毒之后,虽然知道她的体内也被人下了蛊毒,知道那是为了她,可她就是接受不了那样的君子语,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怀疑和间隙,或许回不去了罢。

  在回凤鸣宫的第二日,凤妃就包袱款款,带着小公主,远走天涯。

  君子语在得知消息的第二日,也以闪电般的速度立下传位诏书,下令将皇位传与瑞王君子谨,之后自己抱着小儿子,从此上演天涯追妻路。

  以老宰相为首的对君子语早就有微词的一众大臣,也逼着礼部和钦天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备好了登基仪式,君子谨被赶鸭子上架,紧接着而来便是各种选秀,充满后宫,皇家子嗣之类的老生常谈。

  于是,三月后,君子谨抱着娇妻,喘着粗气,再也不想承受那些个痛苦了,原来当皇帝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情,既然这样,便丢给那小子好了。

  一道圣旨,传位尚未满周岁的太子君天问,命萧无败兼摄政大臣之位,然后自己带着小小,嘿嘿,躲回了东山,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

  直到深宫中传来萧无败的一声大吼,“君子谨,你这个混蛋!”

  居然用那种消息把逍遥自在的他和心爱的小妻子骗回来给他当牛做马,偏偏他还拒绝不得。

  至于颜以庄和颜以措,或许是因为想通了,也或许是因为那场战斗磨平了他们想要独霸天下的雄心壮志。两人竟然将辛夷国和苏月国送给了亲爱的妹妹苏小小作为见面礼,自然,三国合一,君天问光荣地成为了世上最年轻最伟大的一统天下之人,虽然过程有些诡异,结局比较意外。再加上君子谨有意无意让人散播的真龙天子的传言,虽然朝臣对君子谨的作法不满,可也留不住一个心不在此的人。

  索性,尊君子谨与苏小小为太上皇和太后,任他们自在逍遥。

  可怜的君天问却不得不翻个白眼,目送那对无良父母的背影环游天下,然后叹口气,继续看着面前的帝师萧无败,目光落在面前的帝王策上。

  “老师,我什么时候可以休息会儿?”,君天问很是努力地为自己争取假期,因为只有在他有假期的时候,小小娘亲才会偷偷跑回来看他,当然是偷偷的。

  萧无败把目光从面前堆积如山的奏章中移到君天问身上,脸色铁青,他已经整整三日没有休息了,“等你什么时候能批阅奏章的时候!”

  奶奶的,为什么那些大臣有事都来找他?

  好不容易培养个钟子曦,放权之后以为可以余生无忧,结果,结果,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萧无败有事无事的咆哮,皇宫中的宫女太监都已经习以为常。

  而东山下的苏小小此刻正颐指气使地对着君子谨大吼,“还不快去给我洗衣服做饭!”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