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第一章

  

  这是今年冬天,北京的第一场大雪。

  我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把掉了的围巾重新裹到脖子上,只露出两个眼睛,看着面前写着“离婚事务所”的大牌子,明显感到了冷的不是空气,冷的是从这里面透出来的气氛。

  这年头,不仅时代进步了,发达了,离个婚的速度也提高了,结婚离婚对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领张证的工夫,块八毛的付出,说结婚离婚像去买个水杯那么简单容易。

  就说我面前这一对吧,我今天好不容易空出的休假就被面前这俩祖宗抓着过来说要我见证,我当时下巴没甩到地上,这算什么事?结婚时候是我见证,离婚的时候还我,这真是觉得我有一双天不怕地不怕能承受一切事物的眼睛和消化一切的脑子吧?

  更奇怪的是,结婚的那天,胡静明明就是哭了,而今天要离婚了,她不仅没哭,我看她想脱下外套和鞋子在北京城溜达一圈,边溜达还边乐。

  两个人签完字后胡静冷不丁地对我蹦出了一句:小微,我可告诉你了,你现在还没结婚呢,可结婚的时候,别瞎了眼,落到了我这地步。

  她话音刚落,我感到气氛不好,连面前那个在这忙活事的四眼都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她曾经的丈夫苏一天更是火冒三丈,这话是傻子都听得出针对的是谁,苏一天他听不出来他就是孙子。

  苏一天将那张刚签好字的纸往桌子上一拍,眼珠子瞪着胡静直接发问:“你恶不恶心啊,骂个人都拐弯抹角的,怎么离了婚你还这出啊?真tmd的是狗改不了吃屎。”

  要我说,离婚事务所这个地方,真是炮火满天,在这里,男的不像男的,女的不像女的,再这么下去,我觉得要是牵条狗进来,那条狗也得不像狗。

  胡静的性格我是了解的,在经过了苏一天如此“振奋人心”的批判后,她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二话不说甩手给了苏一天一个巴掌,这一巴掌甩的啊,看者都触目惊心,再加上这个离婚事务所特别体贴,屋子很空,这个巴掌的回声就在所有人的耳朵边溜达了几圈,当作了升级矛盾的最佳方式。

  我一看大事不妙,想上去阻拦,可那个办事四眼先发制人:“这什么地方你们不是不知道,要打出去打!天天离婚的多了,要换你们这么闹还了得?!出去出去!”

  我看准时机,扯着这俩人出去了。

  我看着这第一场雪,颜色白的刺眼。

  看得出,胡静刚刚那一巴掌,绝对不止是因为苏一天那几句过分的话,我想几个月来婚姻生活的不合与委屈,全都在这巴掌上,淋漓尽致。

  苏一天红着半边脸,也红着两个眼圈,我拉住了胡静的手准备随时逃跑,我怕这货会上来咬人。

  我说:“苏一天,你也是个大老爷们了,先不提之前你们的不合,就冲刚才你对胡静说那几句话,这巴掌你也该挨。”

  “什么不提之前的不合?不对,徐微微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凭什么啊,凭什么不提啊!”胡静插了进来,抱着双臂,眼睛直直地瞪着苏一天。“当初是谁跪着求我嫁给他的啊,谁啊苏一天,你给我什么了吗?有房有车有钻戒吗?你别忘了!我和你裸婚啊!裸婚!然后你什么样你自己去想吧!你……”

  说着说着,胡静眼睛红了,我看她快要哭出来了,想要拉着她赶快离开赶快好,可这丫头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力气,挣脱了我的手,眼泪铮铮就落了下来:

  “你给我的只是心灵上的伤害吗!我告诉你苏一天!你别忘了!我之前打了一次孩子!你他妈的怎么那么牛,在我做手术的时候你和别的女人在酒吧喝酒!你他妈的良心让狗吃了吧!”

  她歇斯底里地吼完,蹲在地上号啕大哭,我算看出来了,我早看出来了,之前那些淡定全是装的,我就说,这么多事情怎么可能一带而过。

  我望着苏一天,他的脸由铁青变得惨白,又由惨白变得通红,最后他留下一句“婚都离了提这些还有什么用”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我突然特别想吐,我觉得这个男人构造十分的神奇,是什么全新的环保材料造就了他一颗锥子扎不透的心和一张看似不错其实一扒开全是垃圾的脸皮。

  其实这种男人满大街都是,就像那垃圾箱里的玩意似的,数不胜数。

  胡静被苏一天的反应气得几乎喘不
过气,我叹了口气,叫了苏一天的名字。

  苏一天听到我喊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回头了。

  我毫不犹豫地像刚才胡静在离婚事务所似的,甩了他一个巴掌,在甩完他这一个巴掌之后,我的手都麻了。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瞪什么瞪,我是好心,你一边脸肿起来不好看,我让你两边全部肿起来。

  而苏一天,在连续被两个女人甩了两个耳光之后,他心里残存的那一点自尊心突然发作了,他愤怒了。

  “不是我说,真有意思,徐微微,你不照镜子看看你算哪根葱?结婚的时候你屁颠屁颠地跟着,离婚的时候你也屁颠屁颠地跟着,怎么着,胡静她给你多少好处让你这么死心塌地啊?”

  他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我也不用再给他留面子了。

  “你别扯这些没用的,之前你对小静做的那些事你都心知肚明,你自己拍着良心说你该不该受这两巴掌。哦不对,我总觉得吧,你没有良心这玩意了,我就扇你了怎么着吧!我告诉你苏一天,小静是我发小,要别人的事我还懒得管,何况就你这恶心的样随便拉一个路人来把你那点光荣事迹一说,我想那路人会不止甩你两巴掌那么简单!怎么着?”我看着他,冷笑。“用我给你写我书里宣传宣传吗?”

  说完这么一大串子的话,我也不管苏一天什么反应什么表情,拉起还在哭的胡静转身钻进出租车里离开了。

  说实在的,我说那些话也挺害怕挺忐忑的,因为苏一天那样的垃圾男人才不管什么打不打女人,我相信,他一无耻起来,是天下无敌的。

  出租车上,胡静先是哭,然后看着我,又咧开嘴巴笑,她一边笑一边哭:“小微,没想到在我最难的时候,是你挺身而出的,我真的后悔了,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苏一天了呢……”

  说完,她继续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擦掉一颗,又坠三颗。

  这话我听多了,无论电视剧上小说里生活中男女离婚后,女的都会发自肺腑的感慨:我怎么就瞎了眼看上XXX了呢?

  可我和胡静的心里比谁的清楚,如果当初苏一天真是这副模样,那么别说我了,就算胡静她爸妈也不会同意胡静和他结婚的,婚前的苏一天把自己这点无耻给隐藏得十分精准,像胡静这样喜欢浪漫的女人,是被苏一天吃定了,他两天送一把鲜花,五天送一盒巧克力,每晚还带着胡静去公园散步赏花,再加上他茶水礼品的不断塞给胡静的爸妈,所以这桩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男人嘛,婚前婚后两个样,做女人的一定要具有X光一样的透视能力,和一双堪比倚天屠龙剑的双手,当看清了男人的真面目后,再决定是否用倚天屠龙剑削掉他的脸皮。

  “老娘当初还跟他裸婚!我算是有精神病!老娘就应该让他苏一天给我买房买车买钻戒后一切准备齐了就给他甩了!要实在买不起就等新婚那天老娘剜了他的肾还能卖钱!老娘……”

  原本还在娇滴滴哭泣的胡静瞬间变身老娘,在出租车里手舞足蹈,这位老娘吓得前面开车的师傅面目表情扭曲抽搐,我估摸着他心里想着:我这辈子没娶到这女的算是积了八辈子的德了。

  我连忙制止住胡静疯狂到要跳车的动作,连连服软:“行,您牛,您是老娘,我是您孙子成吗?您先让师傅好好开车成吗?我可不想刚看完你离婚这桩子的倒霉事后就车毁人亡命丧黄泉的,我一不造孽二不杀小动物的,我图个什么啊?”

  正在我滔滔不绝的时候,司机师傅突然挺有兴趣地转过头,伸着脖子问我:

  “小姐,看您这口才,您一定有个特殊的职业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兴致来了,也不管旁边哭得正悲伤的胡静对我翻了个白眼,我心想:怎么着,难不成这货看出来了我是个搞文学的?

  于是我挺骄傲挺开心的回问:“那您猜我是干什么的?”

  那司机大嘴巴一咧,挺潇洒自信地甩出了几个字:“您是说相声的吧!”

  此话刚出,就连胡静都噗嗤笑了出来,我的表情如果能形容的话,不,完全没的形容,我瞪着司机一字一句,几乎要喷出火来:“我像说相声的?”

  司机师傅是个爱岗敬业的好师傅,他专心开车看红灯,没发觉到我的脸憋得跟茄子似的,声音一点不小:“怎么着?我猜对了吧!”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