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

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

  我纳闷儿地问:“对了,为什么楼上那么热闹,难道是在举行什么活动?”

  小莹点点头:“楼上正有一群人,他们穿着古时的衣服,好像是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一听婚礼,夏草她们都来了神:“那不如我们上去看看吧,总比一直在这里待着好。”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一个长的满脸络腮胡子,一脸横肉,凶神恶煞的男人向我们缓缓走过来。

  他大腹便便,穿着一身黄绿色的长袍。

  看我们的社会趾高气扬的眼神,就像很是不屑,根本没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他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对我们说“你们这些人是什么时候跑上船的?为什么你们的打扮看起来就像是土包子?”

  说来也怪,我还以为他会觉得我们的打扮和周围格格不入,就像是异类。

  可是当我看自己的时候,我也傻了。

  没想到我们居然都换上了古时的那种长袍长褂。

  小莹和玉藻前他们更是穿上了粉色的红色的鲜艳外套。

  身披绸缎,就像是下凡的仙女。

  不过现在我们既然已经变成这副模样了,不如干脆将计就计

  之前海坊主也说了,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去安抚船上的怨灵才行。

  也就是说,没准儿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男子,实际上早就和之前那几个人一样,已经死了。

  这么想着,我点点头,随机应变:

  “大人您好,我们是来庆祝婚礼的,只不过是因为路途遥远,所以在中途的时候,身上能变卖的东西都卖掉了,所以才穿的这么朴素的衣服,希望您不要介意。”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个古代人,如果我要是现在用我平常我们说话的方式和他交流,那定会很奇怪。

  那男子冷哼一声:“哼你还真是会睁眼说瞎话呀,你怎么保证自己没有在说谎?”

  我皱着眉头:“因为我没有带聘礼过来,我们虽然变卖了身上的其他东西,但是礼数起码还是懂的,也绝对不会让大人您失望。”

  玉藻前在旁边早就不耐烦了,如果不是我给她使眼色,她可能已经一把火把这个死胖子烧掉了。

  他挑挑眉毛:“哦,竟然有聘礼,真是不可思议呀,我还以为你们不过是上船来混吃混喝的骗子。那既然是这样,你们就赶紧把聘礼拿出来吧?”

  我急忙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可事实却是,我真的是在说谎。

  现在我们一行人一路赶来,也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东西……

  就在这时,玉藻前不敲门就进了我的房间。

  我一阵脸红:“你随便跑进来做什么,那些人不是都在外面?”

  玉藻前说:“你就不要再那找了。之前孟婆给你的那个袋子呢?”

  她一说我才想起来:

  对呀,之前孟婆给过我一个可以无限变出金币的口袋,现在正是派上用场的好时候。

  玉藻前看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手一挥动,在地上变出一个巨大的钱袋。

  我一把一把的从袋子里面掏钱。

  终于又过了好一会儿,那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早已十分不耐烦。

  他疯狂敲门:“喂,你小子不会是在里面谋划着怎么和你的同伴们逃跑吧?我告诉你,我可不吃这一套,你们这样亵渎婚姻,去欺骗那位大人,是要遭到报应的。”

  就在他说这话的功夫。

  我也已经扛着钱袋子从房间里走了。

  当他看到我的时候,一脸惊诧不已。

  “你……你小子怎么从哪里变这么多钱?”

  我得意地笑着:“
先生,这本来就是我们带着的聘礼,您可不要血口喷人啊?”

  同时我也猜测,他们那个时候的人很可能根本没有这种金币。

  于是我说:“而且您看,这种金币明显就是很特殊的,你应该从未见过,不是吗?”

  听了我的话,男子哑口无言。之前他还想要辩驳,想证明我们一定是冒失的旅行者。

  现在却完全被我说服,看着一整袋子金灿灿的金币,合不拢嘴。

  “那……那好吧,你们赶紧上楼去参加婚礼吧,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原谅我之前的无理。”

  我们所有人从他身旁走过,大家都很得意,他的面色铁青,就像是面子受了多大的损害。

  当我们来到二楼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已经完全改换了装潢,墙壁上挂着古色古香的壁画,房顶上挂着一大排的灯笼

  楼梯两旁还有无数侍女们在恭候我们,对我们毕恭毕敬。

  小莹猜测说:“哇塞,这一定是某位富家小姐的婚礼吧,不然也不会弄得这样富丽堂皇,这简直是太美了,以后我结婚的时候,我也要把房间布置成这样。”

  我叹了口气。

  这小莹无时无刻不在暗示我要跟她喜结连理,可问题是我们现在连船都离不开。

  我也有预感。这一次,说不定还有什么更大的危险在等着我们。

  我们进入了婚宴现场。

  所有人都穿着鲜艳颜色的衣服坐在桌前。

  房间里放着动人的奏鸣曲。

  在我们进入会场时。

  新娘新郎已经坐在大殿最前面的两个位子上。

  最前面那两排太师椅上坐着的应该就是他们的亲戚朋友了。

  络腮胡示意我们在最近的位子上坐下。

  可夏草偏偏要
去靠新郎新娘很近的位置。

  我们无奈,只好向大胡子询问能不能换位置。

  就在这时。

  一个年长的白胡子瘦削老者走过来。

  “刘管家,这是怎么回事?这群人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不知道婚礼现场的座位都是预定好的?再说了,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坐在最前排?”

  他挑挑眉毛,一脸傲慢的看着我们。

  就像是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哦,抱歉,大当家的。他们是特别来恭贺少爷和小姐的婚礼的。”

  他说着走近老人,低声耳语:

  “而且,他们还给了不少钱呢!”

  “哦,原来是这样,那算我失礼了。几位快请坐吧!”

  “宾客全部到场,宴会马上开始!”

  大当家一挥手。

  美味的食物陆陆续续的端上了桌。

  夏草他们早都忘了这是在鬼船上。

  完全被这气氛感染。

  开始享用根本不存在的美食。

  玉藻前看我一直不吃饭,小声告诉我:

  “你放心,这食物里没毒。也不是幻觉。快吃吧。”

  我这才放心吃了口桌上的饭菜。

  也时刻提醒着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

  在场的所有人和那七人一样。

  早都已经死去了。

  我必须要让自己一直清醒。

  才能够防止像其他人那样被幻觉迷惑。

  就在所有人喧闹时。

  不知是谁先起哄:

  “今天可是婚礼呀,难道新郎新娘不应该喝个交杯酒?”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新郎和新娘虽然在众人的簇拥中。

  可是他们的表情并不好看。

  如果换成是一般人,自己要结婚的话。

  一定会很高兴。

  可是他们两个,无论是新娘还是新郎……

  好像都很不情愿。

  那表情就像是再说。

  这场婚礼根本就是在他们自己的意料之外,一切不过都是家人的安排,和他们自己没有丝毫的关联。

  难道他们两个人有什么难言之隐?

  难道婚礼并非是他们所想要的?

  这么想着,我看着新郎新娘一脸不情愿的喝下交杯酒。

  就在众人的欢呼声和掌声中。

  女人忽然晃晃悠悠,刚站起来。

  就倒在了地上。

  在场所有人一片哗然。

  大当家更是慌乱的冲过去。

  大喊着:“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找大夫!”

  他话音落下。

  一个中年人匆匆跑过来。

  并且给新娘把脉。

  当他的手触碰到新娘手腕的那一瞬。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杀……杀人了!死人了!”

  在场的人全都议论纷纷:

  “什么?怎么会这样?之前喝酒的时候怎么没事?”

  “是啊,他们之前不是也喝酒了?”

  “天哪,究竟是谁要害乖巧懂事的小姐。”

  小莹掩面对我耳语:

  “这小妮子,已经彻底没救了。而且看样子,似乎是自杀,咱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

  在场的宾客似乎也全都认同的看法。

  只有一个女子脸色煞白冲过来:

  “你们少在这里瞎说!她就是自惭形秽,所以才会自杀的!这就是事实!”

  “哦?您是哪位,又是怎么得到这个结论的?”我挑挑眉毛。

  原来是姐姐不喜欢新郎,而妹妹喜欢新郎,这婚事又是两老安排的,姐姐不愿意这样的安排才引发的一个命案。

  “不对,我觉得有蹊跷。”玉藻前说着正要走上前。

  我示意她们不要再多说话。

  如果我们要是太过引人注目的话。

  可不是什么好事。

  没准还会被当成是凶手。

  我给玉藻前递了个眼色。

  所以通过妹妹的说法,现在真相已明了。

  可同时两老也悲痛欲绝。

  可今天这样的事情已经少多了,在从前数不胜数。

  而且从船上现在的装潢来看,如果我没猜错。

  这船上所有的人,都是一千年前的。

  ……

  最终,我找到仙圩鬼尊传人紫熏,得知她与恋人之约,通过孟婆和小白梨,帮助紫熏了解心愿,让她离开无尘子。

  无尘子不甘心,却因为血脉无法和龙墓鬼尊相融合,落了个惨败,败给了禹城和古音妙。

  而崔珏因犯下错,被降职受罚。

  禹城却得到地府敕封,晋升阳间判官。

  无尘子落入无间地狱受罚,永世不得超生!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