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杀戮的开始

第一章 杀戮的开始

  昏暗灯光,迷离眼神中的彷徨,犹如那飘忽不定的魅影,在寻找着一个温暖的依靠。

  带着满身的疲惫,他走进酒吧,轻柔的音乐,舞台上歌手慵懒的声音让他的内心有了片刻的宁静。

  “一杯威士忌。”他一口喝下杯中的烈酒,漫无目的的打量着酒吧里稀稀拉拉的人,放佛在寻找着什么,片刻后他笑着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酒杯,一丝哀伤被他深深的掩藏。幽暗的角落里,只有音乐的问候,默默玩弄着手中的酒杯,晶莹的液体似有微光.这间鲜有来客的酒吧,只剩下了这丝萤光。

  当他敲响桌面想再来一杯的时候,一只手映入他的视线,如白玉一般,他缓缓抬起头,看到了一双黝黑如珍珠般的眼睛,乌黑的长发,微红的脸颊,好像那梦中的人一般。

  “你知不知道这样打量一位女士可是很不礼貌的。” 

  那声音如同天籁一般,温柔中又有一丝俏皮。他笑了笑“不知一杯龙舌兰酒可否让这位女士忘记那不礼貌?”

  她掩嘴轻笑,这笑容在这红色的灯光下,如梦如幻。他像痴了一般看着这笑容,这一刻,他的心融化在了这梦境之中,耳边所有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一般,只有她那微微的呼吸声和彼此的心跳。

  深邃的夜,天空被黑暗所遮蔽,不见半点阳光,他看着面前不停挣扎的男人,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微笑。“你,你要干什么,多少钱我都给,求求你,别伤害我。”

  回答他的是一丝吹拂的晚风,他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只见他拿出一个针筒,针筒里的黑色液体让他浑身颤栗,他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金鱼一般要鼓出来,只见那个针筒被缓缓的刺进静脉,他感觉一股冰凉的气息顺着自己的血管流遍全身,大约一分钟左右,他的胸膛停止了起伏,那个男人看了看逐渐冰冷的尸体,缓缓转身融入了黑暗之中。

  C市坐落于我国西南边陲,明朝时就是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黄金交易地点,当地商业发展迅速,在整个YN省也算首屈一指的地级市。

  C市公安局里,杨德伟紧皱着眉头,桌上是一堆散落的档案,杨德伟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拿起一张现场照片看了起来,死者好像生前非常恐惧,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双手在地上抓
出了无数痕迹,整个人呈诡异的“大”字型趴在地上。

  杨德伟仔细的看着现场勘查报告,没有指纹,没有脚印,甚至连头发丝都没有找到一根,只能说这个凶手简直像个幽灵一般,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杨德伟抬头一看,进来的是刚调到队里的新人小刘。

  “杨哥,尸检报告出来了。”

  小刘把一份材料递给杨德伟“蔡天明,男,42岁,天浩集团董事长,死亡时间大约为72小时之前,死亡原因是心肌梗塞,在死者身上没有发现受外力击打的痕迹,不过法医在死者的脖颈上发现一个5ml的针孔,皮肤表面有轻微渗血,经过对死者体内化学物质的检测发现死者体内含有焦糖色素,二氧化碳,香料,咖啡因,与市面上的可乐成分相似,初步推断是由于可乐进入血液系统引起的血栓造成的心肌梗塞。”

  杨德伟听说过这个蔡天明,是本市一家有名企业的负责人,此人在C市也算是手眼通天之辈,没想到却被人像杀小鸡一般杀了。究竟是什么人干的?杨德伟陷入了沉思。

  “同学们,今天的内容化学反应的能量与方向讲完了,每个人回去后列举3条化学反应公示,好了,下课。”张云飞微笑的看着后排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掩嘴轻笑一下,起身上前轻轻的挽住了张云飞的手,教室里响起一片嘘声,张云飞故作生气的瞪了那些起哄的学生一眼,两人说笑着离开了教室。

  “云飞,你讲课讲的真好,有我当年那个化学老师的风范。”张云飞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李彩林同学,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来听我的课我都很紧张啊。”

  李彩林轻笑着拍了一下张云飞“我是来看看我家的坏蛋是怎么为人师表的。”张云飞紧搂了一下她的腰说道“坏蛋?怎么坏?嘿嘿。”李彩林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别闹,你学生看着呢。”张云飞哈哈大笑起来。

  吃完晚饭,张云飞靠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个苹果,看着厨房里正在洗碗的李彩林,嘴角挂上了一抹微笑。李彩林边擦手边笑眯眯的看着张云飞说道“想什么呢,笑的那么奸诈。”张云飞咬了一口苹果看着李彩林“我在想怎么把你吃掉。”

  李彩林白了他一眼,张云飞一下子起身抱住她按到在沙发上,一
个深情的吻。良久,李彩林缩在张云飞怀里,手指轻轻的在他的胸前画着圆。张云飞陶醉的呼吸着那发间幽幽的淡香,把她抱的更紧了一些。

  C市市郊,杨德伟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这具尸体,现场勘查的工作人员不停地寻找着残留的线索,身边不时响起相机的”咔嚓“声。

  死者身上的黑色西服已经破烂不堪,由于死亡时间过长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在整座屋子里,法医小心翼翼的将尸体放入运尸袋带走,杨德伟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只是他的拳头捏的很紧很紧。

  杨德伟烦躁的看着桌上的档案眉头紧皱,两起命案,历来平静的C市从没发生过这样连续的杀人案,早上局长拍桌子骂娘的时候杨德伟感到前所未有的憋屈。

  “杨哥,死者身份调查清楚了。”小刘推门而入,手里还拿着一份材料。

  “李昊,男,44岁,本市新云集团董事长,死者一周前出门后失去联系,尸体被发现在市郊的废弃民房内,死亡时间约为5-6天前,根据法医检测,死者体内发现大量脱氧麻黄碱,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彬毒”。经过调查发现,死者并没有吸毒史,初步认定为他杀,由于死者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并没有发现其他线索。”

  “彬毒?”

  杨德伟有些疑惑,本市靠近边境,毒品案件虽然多,但都是以海洛因和麻黄素等植物毒品为主,并没有听说过本市有人大量出售彬毒,想到这杨德伟起身对小刘说道“小刘,你去和缉毒组的老周说一下,叫他帮我们留意一下本市有哪些人在销售彬毒。”小刘应声而去。

  杨德伟低头看着桌上的照片,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不知为何,他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市医院,停尸房里的灯光有些昏暗,冰柜里飘散出的冷气让他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感到有一丝寒意。

  他颤抖的手轻轻拉开被单,一张熟悉的脸,上面还挂着些许泥土和泪痕,他静静的看着她,伸出手缓缓的把那一丝凌乱的秀发抚开,手指轻轻的擦去了脸颊上那一丝泥土。“啪。”一滴泪落在了她的眼角,一瞬间,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他好像听到了那单一的心跳声,一下,一下,越来越慢,直到静止。

  (未完待续)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