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十一章 坠落的流星(完)

第十一章 坠落的流星(完)

  所有的黑暗都褪去了,阳光照在大地,所有的生命迎来了崭新的生机,春天,到了。

  时间是梦里的轻歌,携着往事的深沉,穿梭在繁华过的心海,流出了眼泪的河流。寂夜里的声音,是悲伤划落的心碎,我们总是时常想起,往事里的回忆,活着;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真正的活过一会,一直学着照顾别人,而却忘记了心疼自己,一直努力的拼命,却越来离自己的梦想越远。时间;可以教会人很多东西,告诉我们,被伤过,也被爱过,只是错过了很多,幸福过的曾经忧伤了未来。如果;在沧海的那头,没有了等待,就停下来,别再飞了,就算飞过沧海,也不会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浅笑离愁,婉转牵绊,就好像悲伤这场盛宴,曾在无数的执念中,写满了太多的泪痕,在流年荒芜的画里,一笑而过,那些缘深缘浅终将缘来缘去,彻悟了思情的逐情,世间并没有天长地久,地老天荒,那些曾一段华丽的对望,是悲伤里浅笑的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或许人生就是这样,有些悲伤,假装不去想,就会淡忘。一段时光,一个片段,一段悲伤,一段无言,共谱着生命的年华,在沉静中释然了一份懂得。光阴荏苒的瞬间,又是一个秋风四起,枫叶飘零的季节,悲伤又能奈我如何?漫漫人生长路,总有一段无言的悲伤,不再提起。

  似乎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短暂的。就像烟花,只是一瞬的绚烂,玫瑰,只是一季的芬芳。生命也是如此,在无始无终的时光里,属于我们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段而已。时间带来些什么,就会带走些什么,我们因其生存,有为其赴死。当属于我们的一段时间结束时,世界,依然还是原来的那个世界。

  你的离开,就像一场花落,埋葬了我所有的幻想与追寻。夜梦醒来,我总是在那一片虚无的空气里看到你的影子,你的脸庞。沿着隐约的光线,我看到细碎的星光,招摇地向我眨着眼睛,那片暖阳下的誓言便如花绽放在脑海里,一步一步,侵蚀着,满腔心酸,满地残痕。你曾说过的,是不是早已
腐烂在你路过的瞬间,只留下我在看着所有残骸疼惜地眷恋着,深深的,深深的,独自叩首,祭拜,我曾经奉送的如水年华。

  杨德伟很疲惫,张云飞的案子结束了,可是留下的后遗症却从未消散,自己亲眼看着姐姐倒在张云飞的身边却无能为力,这种无力感让杨德伟颓废了许久,他无心去看别的事情,心里只有一件事,抓住张云飞,或者亲眼看到他的尸体。

  一年前,张云飞消失在了滚滚的江水之中,一年的追查,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只是在离永平大桥不远的一处沙滩,发现了张云飞的鞋子,张云飞消失了。

  经过研究,张云飞生还的几率并不大,所以局里做了结案报告,杨德伟却不这么认为,这一年的时间,他昼夜不停的想找到张云飞的踪迹,可是却一无所获。

  缅甸勐龙寨不远处的一个玉石矿里,一个有些消瘦的人正在吃力的运送着不需要的废料,身边不时传来工人的笑声
,他知道,是嘲笑自己干活没力气。

  他把废料倒在一旁,抬起头看了看天,蓝蓝的,很好看,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眼睛盯着远处的山,嘴里小声说道“再见了。”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儿已经飞过;心里没有被刀子割过,但疼痛却那么清晰。这些胸口里最柔软的地方,被爱人伤害过的伤口,远比那些肢体所受的伤害来得犀利,或许只有时间,才能够治愈。

  独自守,寂寞谁诉?此刻,月苍寂然,夜不能寐,轻捻灯花,独守一纸灯楣,浅奏一曲离歌,在烟雨袅袅的一声叹息中,聆听着孤寂的诉说,缱绻着月色迷离,书一卷素笺,描墨下款款深情,行吟在寂寥的诗端。在千年彼岸的守候中,拈起唐诗的遗韵,婉约着宋词的悠雅,斜听那轻笛横吹在轻纱流霜里,渐响渐远、若隐又若离。信手拈来清风玉露,纤指清舞,穿过斜风疏云,编织缕缕清浅淡薄的思绪。一池研墨,跃然而止,挥笔作情,断章残句款款而行,吟哦
声声,咏唱数千年,诉不尽的人世苍凉,案前宣纸,在古典文辞的落拓下最后一韵。

  每当雁字回首,月满西楼时,我唯有在秦悲柳切,伤花惜春中缠绵悱恻,唯有在轻灵哀宛的词句淤积里来去迂回,没有人能读懂我心灵深处关于“执子之手,与子谐老”的幻境。或许,在红尘一隅,我又期待着谁会陪我将那浪迹天涯?等到花期渐远时,谁,可与我吟诗弄月来把那相思寻尽?浮生几何?流年几度?谁,可与我将那幽凄一一细数?谁,又会将我落寞孤愁来怜惜许?

  和煦的春风,在发稍上轻轻掠过,琅琅心弦,凭栏的是柔肠千结;盈盈的绿水,在诗书熏染间,若有一叶轻舟,持着一把相思泠,一路临水吟哦声声,怎会一路都寻觅不到你的身影?采弦上月华,拔流水芬芳。诗一样的情怀,在云水间穿行,让丝丝柔情绽放为古老传说的花朵。于天涯处,入画入诗,写尽了风月无边。

  黄昏下,张云飞独自坐在山崖边,他的手心放着两枚闪着银光的戒指,他仔细的看着那两枚戒指,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太阳渐渐落下带走了最后一丝光明,天空四周的星空点亮了漆黑的夜空,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杨德伟疲惫的声音“喂?”

  张云飞笑了笑说道“老杨,许久不见了。”

  杨德伟愣住了,他没想到张云飞会给自己打电话,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张云飞突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会的,所以我不想你太麻烦了,这次,是我赢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风声,砰的一声,电话重重的挂掉了。

  悬崖底,张云飞躺在地上,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不远处,两枚戒指散发着点点荧光,随着星星闪烁着,仿佛在诉说着一个悲伤的故事。

  《全书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