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百章:解蛊

第一百章:解蛊

  “将军,小的只是城主府邸的厨子,前些日子军营里的厨子不是被辞退了吗?城主为了犒劳众将士,便吩咐人,让我跟着来军营里做饭,刚刚那人到了军营前,说是有事让我暂时等着,可是眼看着一个时辰都快过去了,我不见人来,我便在军营前面望了望,哪晓得我就看了一眼,就被这些人抓着说是什么奸细,将军,我真的不是奸细啊!哇……”

  那人抬起头一脸委屈惊恐的模样,一口气不歇的将来龙去脉说完后,哇的一声仰头大哭起来。

  叶玄一头黑线的看着下面那个年纪轻轻,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委委屈屈的哭的直抽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了一个大花猫脸,看也不看叶玄和众人,只顾着哭的稀里哗啦。

  叶玄看不下去,干脆让人给他解了绑,又让两人出去在帐外侯着。

  哪知道那小年轻竟然越哭越带劲。

  叶玄黑着脸看着那嚎啕大哭的年轻人,瞬间想起了前几日有士兵组团前来吐槽新来的厨子手艺差的下不了口,说实话,新来的厨子是个大叔,为人也和善,就是这手艺吧!

  确实不敢恭维,无奈每日里越来越多的将士宁愿饿着肚子,也不愿去吃大叔做的饭菜。

  但是想要立刻找来一个厨艺精湛,又不嫌弃工钱少的大厨,却是一时间找不到。

  不过好在城主大人心怀将士的口腹之欲,便让人前去府邸传旨,让府中的大厨来军中做饭。

  不过传信的人回来说那大厨家中有事,暂时请假了几日,不日便能回来。

  就这样,这件事就这么耽搁了下去。

  没想到今日传信的人就带人来军营了,只是眼前这个胆小如鼠的小娃娃真的是那个传闻手艺精湛,厨艺好的没话说的城主府邸的掌勺?

  叶玄怀疑的看着地上哭累了,胡乱的抹泪哭的直抽噎的小年轻,挥手一拍案几,怒喝道:“闭嘴,再哭,你信不信我立刻把你丢到赤川河中去喂鱼?”

  那小年轻被叶玄吓的又是一个战栗,哭的满脸泪水的惊恐的脸颊,才慢慢的从捂着双手里抬了出来,满脸鼻涕眼泪的吸溜溜的将鼻涕吸了回去,泪眼婆娑的望着叶玄,惊慌失措的张了张嘴,哽咽道:“求大人明鉴,小人真的是厨子,如果大人不信,可以派人去城主府找人来认小人,府中的仆人多是认识小的的。”

  叶玄被他哭的一个头两个大,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停留,心中虽然有几分怀疑,又听见他坦荡的让府中下人来认人,也便去了几分疑虑。

  叶玄招了招手,将那黢黑的中个子将士叫到身前,耳语几句后,才挥手让他离开。

  “一会儿就有人来认人,你最好不要在哭了,否则说不定我一忍不住,直接不等人前来,干脆将你丢去赤川。”

  叶玄一边出口威胁,一边闭眼后仰靠着背椅,揉着太阳穴,闭目养神。

  一句威胁不轻不重,却承载着叶玄心中隐约的怒气和烦闷,话一落地,小年轻捂着嘴巴,一双
朦胧的眼睛瞪的老大,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很,即便是使劲捂着嘴巴,也还是停不住的抽抽噎噎。

  霎时间整个大帐只有小年轻努力平复的抽噎声。

  叶玄半开半合的眼睛,迷迷糊糊的靠在背椅,偏着头不知道是在思考着怎么处理这小年轻,还是在思索要不要他来军营做掌勺。

  那黢黑的中个子将士也是个手脚麻利的人,不久便带着城主府邸的老管家进了大帐。

  “将军,这位是城主府中的管家。”

  叶玄眯瞪着眼睛,脑袋空空了一会儿才聚起了意识,往下首那黑黢黢的中个子将士看去,随后又将目光投向了他身边的那位精神铄铄的半百老人。

  “将军,”管家朝叶玄施了一礼,不卑不亢的微低着头站在原地。

  叶玄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管家,请问你可认识那人?”

  管家顺着叶玄指着的方向看去,正看见花猫脸,紧张的回看的小年轻,收回目光,朝叶玄恭敬点点头,“此人正是府中的掌勺大厨,前些日子回了家一趟,今日正好回来,军中派来的人说是要让他来军营里当伙夫,那人我也认识,是城主直属旗下的军爷。”

  随后叶玄又按照管家所说的那人的姓名和营房,将那人叫了来对峙。

  三方共同对峙,那人也说是今日去府中将厨子带到军营,半途便意起,就找了一个草丛出恭,恰巧前几天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拉肚子拉的厉害,才耽搁了那么多时间。

  等到他回了军营的时候,不见这厨子,以为对方等不及又回了城主府,小兵又懒得再跑一趟,干脆回了军营,准备过几天再去城主府一趟。

  哪晓得这小年轻被人放做了奸细抓咯起来,刚刚派人去找他的时候,他才又恐又怕的前来对峙。

  原来只是个误会,叶玄也懒得去责怪谁,大手一挥,将所有人请出了大帐。

  中军大营今日特别忙碌,军医带着自己几个年轻徒弟连续几日都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凤轨,叶玄这几日也分外的忙,主帅被敌军以蛊兽导致五脏六腑被重创,至今尚在昏迷之中,叶玄作为凤轨最为倚重的将军,中途醒来的时候将手中大权全部委托于他,以至于这几日,叶玄几乎脚不沾地的在军中穿梭着。

  “将军,军营外有一个陌生的男子求见。”

  案头上的叶玄正埋头苦读兵法三十六计,听见从大帐外面传来的侍从熟悉的声音,冷冷的回了一句,“不见。”

  “那男子说可以救治城主,恳请将军见上一面。”

  “哦?那便请吧!”

  叶玄慢条斯理的收拾好案头上堆砌的兵书,才端起案头的摆放很久已经泛着冷气的茶水,轻轻吖了一口,余光朝大帐瞟了一眼,看见暖阳投在牛皮帘子的重叠在一起的影子,微微一愣。

  三日前,暗笑带来消息说军医是风雅的亲弟弟的徒弟,小的时候也在风雅的身边听过几次课,但是他再风家呆的
时间不长,只有七年,七年后风家落魄,他才不得不离开风家,四处行医,因为他的医术极好,为人又谦谦有礼,所在也算是声名远播,后来凤轨礼贤下士,将他请到军中做军医,虽然只是军医,但是凤轨却很看重他。

  叶玄见八卦的心得到的满足,才拆开了风雅传来的书信,信中也提到这军医,不过是一笔带过,随后信中又东扯西扯一些有用没用的,就在叶玄心灰意冷的时候,才在末了看见风雅写的一行潦草的字迹。

  因为是文言文,叶玄看的不太懂,但是也看了的大概。

  意思是风雅有个好友住在离凤源城不远的小镇上,原本此行他有前往访友的打算,但是过于仓促,不得已不了了之,说是这位好友也是个医术高超的世外高人,不过这为好友已经八十有几的高龄,他已经写了信,让他派遣他的徒弟前往凤源城的军营,为城主解蛊。

  叶玄看着一男子撩开帘子走了进来,男子长得俊俏秀丽,颇有几分女子的阴柔。

  那男子见叶玄高坐堂上,忙上前施了一礼,“在下,孟玄公的弟子,玄阴,大人有礼。”

  叶玄一听孟玄公,便知道救兵来了,忙转出案前,向那男子回礼道:“玄公子有礼。”

  那男子也不寒暄,只开门见山道:“请问大人,城主大人何在?”

  “在中军大帐之中,军医正在照料,公子是要?”

  “前往。”

  “在下这便带着玄公子去中军大帐。”

  “是”。

  军中此时正是操练之时,往日这个时辰都是叶玄亲自带着众将士操练,出了蛊物一事之后,连着多日未能好好休息,身体实在吃不消了,才将此重任交给了左右去做。

  两人快步赶到了中军大营之外,玄阴心里十分忐忑,这是和舅父分别多时的第一次相见,同时更加担心舅父的身体是否被蛊物侵蚀严重到何种境地。

  玄阴可以在帐外调整了一下心绪,才跟着叶玄一前一后进了大帐。

  “叶副将,你身后的公子是?你不知道闲人免进吗?”

  大帐之中端坐在床前给凤轨喂药的军医,看着侍从引进来的玄阴,蓦然怒气冲冲的朝对方训斥。

  军医也是有本事的人,体内的蛊毒虽然并没有清除,却将城主身体内外的皮外伤和内伤医治的差不多了,城主却并没有将人唤醒,如今仍在昏迷着。

  “我是谁与你何关。”

  玄阴大步流星的走到凤轨的床边,宽大的衣袖拂开了窗前的军医,大刀阔斧的坐了下来,伸手就去给床上的病人诊治。

  被拂到一边的军医有些怒发冲冠,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子,心中阴郁,正准备发难的时候,对方清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在下有一癖好,诊治病人的时候,不喜欢有不喜欢的人在场!”

  侍从长袖善舞的拉着有些跳脚的军医,匆匆施了一礼,便出了中军大营。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