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二十章 洞府

第二十章 洞府

  叶玄一头钻入洞中,借着从外面投射进来的微弱亮光,看清四周情况后才缓缓前行。

  洞外山石震动,那两头妖兽的体型太大了,洞口处只容其中一者进入,想必这两头妖兽又开始交战,巨大的力量撞得整个洞口一阵摇晃。

  不过叶玄并不担心,如果这处山洞能够被轻易撞毁的话,那两头妖兽也无须一直争夺入口的机会了。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叶玄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到了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光亮,放眼望去只有漆黑一片,好在叶玄怀里随时带着一枚夜明珠,借着夜明珠那微弱的亮光,他勉强看清了四周。

  又走了一会,一阵阴凉的风吹过,叶玄眼前豁然开朗。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巨大的空间,高达四五丈,长宽更是不知几何。

  一座石室位于正中央,一股股淡淡的芳香透过石门缝隙悠悠飘来,石室外面是一个石亭,其间有石桌与石椅。

  叶玄心中一凉,难道这里有人?不过当他见到石门、石桌等上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时便松了口气,想必此地主人早已离开很久了吧,不然是不可能积攒如此厚的灰尘的。

  “奇怪,这里可是妖兽山脉,为什么会有人曾经在此居住?”

  叶玄心中惊疑,不敢大意,真气运转,神经紧绷,缓缓走去,伸手推开石门。

  只是,这石门厚重无比,即便叶玄的力气是同境之人的数倍亦无法撼动,这令他很是惊异,他对自己的力气很有信心,千斤大石都能举起,何况是这最多几百斤的石门。

  明王拳!

  叶玄仿佛身化明王,一拳勇猛无比,轰击在石门上。

  砰!

  一阵轻微的摇动,石门没有动弹半分,就是覆盖在上面的厚厚灰尘落下,呛得叶玄一阵咳嗽。

  斩罗印!

  双手结印,伴随着一声轻喝,像是撕裂周围空气,一道巨掌轰在石门上。

  动静比先前大了点,但依旧无法撼动石门。叶玄鼻尖上已经浮现了几滴汗珠,斩罗印的威力他很清楚,别说是一道石门,就是钢铁在他运转混元罡气之下,也像切豆腐一般。

  可现在他竟然无法将之撼动半分。

  “难不成这石门上有什么禁制?”叶玄心中一动,顿时对自己这个猜想深信不疑,而且他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就是这一整座山,都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禁制法阵!不然的话,一座寻常大山根本经不住那两头妖兽那般折腾,被那样的力量撞动,恐怕早就山崩地陷了吧。

  想到这,叶玄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一座覆盖了整个山的禁制,究竟是何人才有这样的大手笔啊!

  震撼之余,叶玄又有些心灰意冷,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才进到这里,眼下推不动石门,岂不是要无功而返,但是他又不敢回去,恐怕现在那两头愤怒的妖兽
还在洞口处守着吧。

  走到石亭,轻轻一吹,将一个石椅上的灰尘吹走,叶玄才敢坐下去,这时候他注意到了石桌上,那石桌上居然摆放着一个棋盘,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残局。

  叶玄心中一动,难道这棋局与禁制有什么关联不成?如果解开这残局的话,石门能不能开启?

  想到这,叶玄当即决定解开这个残局,反正他呆在这也无事,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棋局,也能替他解解闷。

  记得小时候,经常在公园里看那些老头下棋,所以叶玄的棋艺虽然不是什么大师级,但也算是精通了。并且对这些象棋残局很有研究。

  “竟然是七星聚会!”叶玄自语,这局残局可是被誉为棋局之王,此局着法深奥精妙,变化繁复多端,陷阱四伏,乍一看,红方似有胜机,可一旦求胜心切,便会误入圈套。

  叶玄沉思一会儿,他记得以前在地球上的路边摊没少看到这种棋局,这盘残局可是名局,只要精通棋道者基本都懂得解法。

  炮二平四,卒五平六,兵四进一,将六进一……

  叶玄似行云流水,挥洒自如。很快便已经交战几十回合,这时候叶玄更确定这棋局跟禁制有关了,因为他所执红方子,每走一步,黑方都会自行走,像是有人在操控一般。

  步步为营,当最后一颗棋子落定时,和局!

  石质棋盘竟是散发出璀璨光芒,一声巨响,石门竟是自行打开!

  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

  叶玄当即走进石室,相比起外面,这石室一点也不大,长宽也不过一丈,呈四方之形,四周墙壁上镶嵌着一枚枚夜光石,将里面照亮。

  这石室内部构造极其简单,只有一张石床。石床右下角靠墙边有一株紫色灵草,只有三片叶子,散发出极其浓郁的药香。

  “竟然是三叶妖灵草,难怪会让那两头妖兽如此拼命。”叶玄看到这株妖灵草时,才猛然醒悟,原来那两头高阶妖兽正是被这株三叶妖灵草所吸引过来的。

  这三叶妖灵草三十年结一叶子,百年才成熟一次,对于人类来说是致命的毒药,但对五级以上的妖兽来说却却是极大的诱惑,众所周知,妖兽修炼到最终可化灵成圣,这三叶妖灵草便可替五级以上的妖兽筑基,为日后化灵做准备。

  难怪那两头妖兽会那么拼命,它们只要其中一者得到三叶妖灵草,另一头从此便会被压在脚下。

  不过叶玄显然对这个不感兴趣。引起他注意的是石床上倒插着的一把刀。

  一把通体漆黑,古朴无华的长刀。

  刀身不知何种材料所铸,但已然锈迹斑斑,看起来似乎只要轻轻用力就能将刀身折断。

  他走了过去,盯着这把刀,伸手握住。入手一阵凉意,像是有古朴沧桑之感,仿佛见证了这把刀在战场上染血的经历。

  “这把刀绝对不凡。”

  叶玄心中一动,手上猛地一用力,想将长刀从石床上拔出,只是凭他的力气,竟然无法拔出。

  “难道又有什么禁制不成?”这样的念头在叶玄心中一闪而逝,他很快就摇了摇头,石门已经设有禁制,若是解不开棋局根本无法进入其中,主人完全没有必要在刀上再设禁制,或许这是考验吧。

  叶玄大喝一声,身上爆发出一阵血色红光,黑发如血染般鲜红,衣袂飘扬,气势冲天,如魔神降临。

  “起!”

  他再度大喝,双手握住刀柄,猛然用力,刀身一阵颤动,那看似随时可以被折断的刀身,在这样的巨力下却是毫发无损。

  随着一阵摇动,长刀终于被拔起,刀身发出一声长鸣,似乎在为重见天日而庆祝。

  当这把刀从石床上拔出时,叶玄才发现,这竟是一把断刀!

  之所以说是断刀,是因为这刀身有三分之一处已经被折断,正是刀尖之处被折去。

  挥手斩去,一缕明晃晃的刀气瞬间激射而出,在石墙上斩出三尺深的刀痕,想不到这倒看似锈迹斑斑,却是锋利异常。

  整间石室已经被施了禁制,叶玄刚才已经试过,即便是他在大罗天六变第一变的状态下亦无法在墙壁上留下任何痕迹,而刚才他只用断刀轻轻一挥就在墙上留下三尺刀痕,由此足以见到断刀的锋利之处。

  自古强者爱王兵,叶玄对这把刀钟爱无比。

  随后他就注意到了,石床上还有一枚毫不起眼的小戒指,伸手将它捡起来,用衣袖拭去灰尘,背面刻有两个古字——灵戒。

  看到这两个古字后,叶玄先是愕然,随后才是欣喜若狂,这枚毫不起眼的戒指竟然是储物灵戒,若不仔细注意的话还以为是一颗小石子呢,难怪放在石床上会毫不起眼。

  储物灵戒,叶玄也从竹先生哪儿得到了一枚,不过那枚只是最低阶的,只能被成为空间戒指,而他手中的这一枚,最起码也达到了灵戒的级别,虽然看起来黑不溜秋的毫不起眼,但那上手却有一种古朴的质感,厚重无比,像是经历过沧桑。

  深吸了一口气,叶玄运转真气,缓缓灌注到灵戒中。

  储物灵戒微微震颤,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波动传开,这是先前原主人设下的认主禁制,不过当主人死后,这道禁制会变得无比虚弱,被叶玄轻易破解。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漆黑,像是一个虚拟的世界,竟是不知长宽。叶玄不知道这枚灵戒究竟属于何种品阶,因为一般储物灵戒在背后都是注有品阶的,而他手中这枚灵戒背后仅仅刻了灵戒二字。

  储物灵戒内部广阔无比,但里面却空无一物,尽眼望去,皆是一片漆黑。

  不过叶玄并没有失望,反而已经有些心满意足,能得到一把断刀和一枚不知品阶的储物灵戒,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他将之前竹先生送给他的那枚空间戒指里面的东西全给取了出来,将之置放在储物灵戒之内,而后又将空间戒指扔进了灵戒之内。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