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四十六章 最后赢家

第四十六章 最后赢家

  浩瀚星空,陷入了凝固之中,就连时间也仿佛失去了概念,缓慢流逝,几近永恒。

  整片圣殿,都沐浴在金色光芒之中,璀璨的金光,不亚于宇宙中任何一颗恒星的光芒,却与之温和不少,让人沐浴在暖洋洋之中。

  但此刻,叶玄与那林朝天,却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在他们视线中,一把古朴的黑色断刀,像是一个贪婪的胖子,将所有的天地真元都吞食了去。

  嗡!

  终于,不知是过了多久,那把嗜血刀像是打了一个饱嗝一般,刀身发出满足的颤鸣,其上空的漩涡逐渐消失。

  然而,当嗜血刀满足了的时候,圣殿下的洗礼之力,已经所剩无几……

  当它看到叶玄一脸哀怨的表情,像是极具灵性化,一阵挥动,将剩余的天地真元送给了叶玄。

  可是,这些洗礼之力早已被它吞食得所剩无几,剩下的也只是零星半点,当叶玄刚感受到一股暖意沐浴全身时,却是很快就消失了。

  所有的洗礼之力,在这一刻彻底被瓜分得干干净净。

  叶玄当即老脸一黑,翻了翻白眼,耷拉着脸,满脸郁闷之色。

  那把嗜血刀却似乎并未觉得不好意思,仍自顾自的沉浸在充满力量的喜悦之中。

  这时候,那种凝固空间的力量,终于在缓缓退去,像是一层层的冰霜,以一种不缓不急的速度逐渐融化。

  叶玄和林朝歌两人,很快便恢复了行动之力。

  “嗤!”

  一道碧绿光芒自林朝歌袖口中钻出,宛如一条绿色小龙,发出阵阵颤鸣,在阵阵虎啸龙吟声中,凶芒大绽,对着叶玄奔袭而去。

  袖里青龙!

  这林朝歌出手便是他的招牌武学,毫不留情,身形在这片星空下不受滞缓,不拖泥带水,杀机毕露。

  “嗯?!”

  剑芒未至,叶玄已经感受到那种暴怒的杀意,他能看得出来在,这林朝歌是动了真火,他此刻腹中堆积的郁闷一点也不比叶玄少,有强烈怒火在燃烧。

  这倒也是事实,在林朝歌看来,原本属于他的一桩大机缘,在几乎已经快要到手的时候,忽然被那把诡异的破刀横空截了去,让他的一切梦想顷刻破灭,这叫他怎能不郁闷,怎能不怒火中烧!

  “明王拳!”

  “伏虎天象!”

  “斩罗印!”

  叶玄大惊,不敢有丝毫大意,慌忙抵挡,他能感受得到林朝歌的强烈杀意,这是要将他置于死地。

  一位真元大圆满强者的必杀一击,叶玄心中根本没底,很难抵挡下来,更何况叶玄发现,那林朝歌手中那把碧绿色的长剑,似乎是一把上品的宝兵!

  这等宝兵,在他的手中,能够展现出真正的威力。

  轰!

  强烈的爆炸声中,叶玄被震飞数十丈之外,但他竟只是受到一点小小的轻伤,这让叶玄感到吃惊。

  不是自己的实力有所增长,而是林朝歌留有余力,另有所图!

  心中闪过这一个念头,叶玄暗叫不好,敏锐的意识告诉他,林朝歌刚才那一击,看似来势汹汹,其实是虚有其表。

  这一点儿不值得庆幸,因为叶玄发现,那林朝歌忽然一个朦胧摆尾,汹涌的杀意瞬间撤去,而他整个人,在碧绿长剑的带领下,奔向黑色断刀的方向。

  “不好!”

  叶玄意识到了问题,这林朝歌发觉他这把断刀的不凡,声东击西,竟然是想要抢夺他这一口刀。

  但是叶玄此刻已经来不及阻止了,面对一位真元大圆满之境,他仍然觉得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眼睁睁地看着林朝歌探出大手,一把将那口黑色古刀抓在手中,正当那林朝歌脸上浮现出一抹狂喜之色时,那口刀像是有灵一般,猛然爆发出璀璨血光。

  那些血光,不似之前的温和,此刻极为罡烈与凌厉,并带有浓烈无比的血煞之气。

  血光之中,仿佛可以看到这样一幕,赤地万里,湖泊一座又一座,但是却呈猩红色,有刺鼻的血腥味,那竟然是一片又一片的血海。

  “啊!”

  林朝歌惨叫,下意识的张开手掌,那些可怕的血光,有无穷无尽的杀机,彻底爆发出来,震得他的手掌不停的淌着血。

  看着自己的右掌,上面有一个恐怖血洞,殷红血液汩汩而流,林朝歌心底一凉,那把妖刀竟然诡异至此,还好他放手快,否则再慢一点,恐怕自己这只手就彻底废了。

  那口嗜血刀竟仿佛人立一般,倒插在虚空之上,身上有可怕血光绽放,笼罩一片,那强盛的光芒盖过星空璀璨。

  “妖刀!我不信收不了你!”

  林朝歌愈发心惊,再度出手,以大法力笼罩那片区域,想要强行将嗜血刀夺过去。

  然而,这个时候叶玄已经来到近前,自然不会让林朝歌如愿,他屈指一弹,惊人剑气拦住林朝歌,下一刻上前握住嗜血刀。

  刚一入手,竟然有一种冰凉之感传来,像是握着一块万年寒冰,深寒之意瞬
间袭上心头,可这种感觉很快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带有善意的暖意。

  这把嗜血刀,似乎将叶玄认主,并不抗拒。

  到了这时,叶玄近距离观察才发现,这把嗜血刀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上面那些裂痕与斑驳锈迹,似乎都消失了不少,而在刀柄与刀身的交界处,那颗黑色的玉石,似乎隐隐透着一种猩红之色。

  “哼!你以为你能挡得住我?”

  林朝歌冷笑,袖口碧绿光芒一闪,又是一阵虎啸龙吟之身,那口通体碧玉的长剑脱腕而出,激射出去。

  这一次,林朝歌没有耍什么花招,这是货真价实的全力一击,那可怕的杀机瞬间锁定了叶玄,甚至就连他深处的那片小区域,都被笼罩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叶玄无法躲避,只得硬撼。

  “混元刀气!”

  不过,似乎是感受到嗜血刀自手上传来的那股澎湃力量,叶玄信心大增,并无多少惧色,他强势迎击。

  惊天血色刀气冲天而起,而后横空斩下,竟然挡住了林朝歌那可怕的一击。

  轰!

  爆炸声中,奇异星空之外,那些看到这一幕的人,皆是目瞪口呆,这实在让他们感到震撼,叶玄这家伙竟然挡了下来。

  要知道,袖里青龙,那可是林朝歌的招牌武学之一,那等可怕的威力,就连同为真元大圆满之境的叶东城、风钊等人都对此忌惮不已。

  而叶玄,竟然借此硬扛了下来。

  “哼,无非呈神兵之威罢了。”

  那林朝歌虽然心惊,脸上却是一副不屑的神情,他吃惊的只是叶玄竟然得到这等宝刀,对于叶玄本人,他还没放在眼里。

  “云起龙穰!”

  林朝歌有自己的傲气,作为一名天才人物,除了自己的大哥之外,他从未在其余人面前低下高傲的头颅,他身上有那种油然而发的无敌风采。

  碧剑横空,这一次更加惊人,那等声势比起叶玄先前的血色刀气还要浩大,这一刻仿佛星空都在震动起来。

  “能逼到我用这一招的,你是真元大圆满境下的唯一一人!”

  “不过,这一招,很多真元大圆满之境的都不一定能接的下来呢。”

  那林朝歌脸上扬起一抹冷笑,他仿佛看到,叶玄在这一剑之下,被拦腰斩断,血雾横飞,尸身分离的场面。

  那股凌厉罡风扑面而来,叶玄顿时一阵心惊,如果说他先前还算有信心挡下林朝歌一两招的话,此刻他却有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哪怕手握嗜血刀,可叶玄也没把握能够完完全全的接下这一招,说起来他跟林朝歌之前修为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大到那种足以碾压的程度。

  不过,就算如此,叶玄也并无惧色,想让他就这么屈服的话,那太不符合叶玄的性格了,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看来要拼一次了。”

  叶玄眼中有浓烈战意燃烧,像是一簇簇跳动兴奋的火焰,手握成拳,上面有着青筋直暴,一团又一团的血气,在叶玄体外绽放出来,很快便是将他整个人笼罩在血影之中。

  “汤圆!”

  就在叶玄准备让汤圆再一次把本源罡气借给他的时候,却是异变突生,这片浩瀚的奇异星空,竟然不断的震动起来。

  那种震动的幅度,极为剧烈,仿佛这片星空,随时都有可能崩塌一般,似乎这一整片空间,都变得极为不稳定起来。

  紧接着,林朝歌的身影受阻,速度变得奇缓无比,包括叶玄也是如此,整片空间在这一刻竟然天旋地转。

  就连星空之外,叶东城等人所在的那片漆黑空间,在这一刻也宛若地震一般,剧烈震动,像是这片空间的支点随时都有可能崩塌。

  轰!

  那声巨响,像是灭世般的震音,可怕无比,整个上古遗迹的空间,应声而倒,瞬间崩塌。

  一个个空间支点破碎,漆黑虚空,像是一片镜子,出现密密麻麻的无数道裂痕,在巨响声中,轰然破碎。

  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与虚无之中,他们仿佛亲临灭世之境,亲眼看到一片空间破碎与泯灭。

  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安然无恙?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开始出现亮光,从一个小亮点,逐渐扩大,光芒愈发强盛,到最后几乎刺目无比,无法睁开眼睛。

  耳边一阵吵杂,几乎还有不少惊呼之声,叶玄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脸胡渣的脸庞,当看到叶玄睁开眼睛后,那张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老爹?”

  叶玄瞬间惊醒,坐了起来,慌张的四下打量,桌子,窗帘,望着周围熟悉的一切,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

  看着叶玄奇怪的举动,叶胜笑着问道。

  “没事。”叶玄摇了摇头,没有解释,要不是看到这熟悉的一切,他差点以为自己又穿越了,顿了顿,他又问道:“老爹,上古遗迹呢?我怎么回来了?”

  他此刻确实一
头雾水,明明不久之前,还在那片璀璨星空之中,刚要跟那个林朝歌一决生死,似乎那片空间发生了一点意外,然后自己就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呃,你们应该是触发了某种机关,上古遗迹崩塌了,将你们都给传送出来了。”叶胜说道,其实就连他也不太清楚,那些进入的人被传送出来的时候,全都陷入了昏迷,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来还想问叶玄呢。

  “嗯?”叶玄拍了拍脑袋,无奈一笑,并没有说话,莫说是叶胜了,就连他这身处那片空间之内的人都不明不白,其他人又怎会知晓。

  “此番可有什么收获?”看着自己的儿子,叶胜的目光中流露出一股平日里难以见到的慈祥。

  “我获得了圣殿洗礼的资格。”叶玄怔了怔,而后苦笑了起来,道:“但是洗礼之力,被一口刀抢了去。”

  叶胜听得叶玄这般解释,更加一头雾水,不过他瞧见叶玄似乎没有过多的解释之意,也懒得开口询问。

  “你好好修养一段时间,过几天再回去学宫吧。”

  说罢,叶胜也是转身就欲离开,不过此时叶玄却是忽然叫住了他,而后将在妖兽山脉遇刺一事,连同自己的猜测,都告知了叶胜。

  “哼!老三,很好!”

  听到此言,眼前的叶胜眼神陡然一寒,一股恐怖的力量自其体内爆发出来,浩瀚真元震荡之音滚滚不休,可怕的力量形成一股极为骇人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对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轰!

  旁边的石桌木椅,在这种可怕的压力之下,轰然破碎。

  感受到那股强势的力量,叶玄也是微微一惊,他隐隐觉得,自家的老爹,实力似乎精进了几分。

  “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不用担心。”

  话音落下,叶胜身影已经走出了门口,很快就消失不见。

  看着老爹离去的声音,叶玄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他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父亲,在这一刻仿佛是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那里面潜藏着无尽怒火。

  接下来的几日,叶玄乖乖地在自己的房间内静心修养,几乎很少踏出房门,看到他如此安分,倒是让不少人觉得有些奇怪。

  而整个叶族,似乎变得几位平静,想象中的大风大浪,似乎没有发生,但是却有不少敏锐之人,能够感觉得到,这几日全族上下,似乎有些压抑。

  那种感觉,就像有一场巨大风暴来临之前的平静,虽然看似天高云朗,但却有些沉闷。

  终于,在某一日,风暴降临。

  老三叶成,被家族囚禁了起来!

  当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叶族上下举族震动,除却一些高层之外,其余人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叶成突然就被囚禁了起来。

  在大多数不知情的人看来,叶成虽然曾经企图谋权篡位,但在最近这段时间已经安分了不少,没有犯什么大错呀,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真的很不正常,经过妖王那一场战役,叶族元气大伤,灵窍境的强者已经所剩无几,这使得叶族的实力瞬间下降了不少,这段时间韬光养晦,家族一些产业开始遭受到其他家族的打击和压榨。

  特别是那林族与风族,已经隐隐透露出一股野心,开始慢慢蚕食叶族,在外缘的一些产业和势力,渗透了他们的力量。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将一名灵窍境的强者囚禁起来,这可不是明善之举,明显不利于当前的局势,除非是叶成犯了滔天大祸。

  全族上下,人心惶惶,有些人开始散播一些谣言,使得一时间陷入了满城风雨之中。

  更奇怪的是,对于此,叶族高层竟无一人出来解释,看那样子似乎要任由这种事态继续蔓延下去。

  这更加让一些不知情的人心慌,有的人开始胡乱猜测起来。

  对于外面的人心惶惶,叶玄却宛若红尘隐居的得道高人,一点也不在意,他这一段时间,深居浅出。

  每日几乎两点一线,除了修炼,便是吃饭睡觉。这样的日子,或许对一些人来说会觉得无聊,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打打杀杀,叶玄却颇为享受这种难得的安逸与悠闲。

  对于近日发生的事,叶玄也不是一无所知,相反,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觉得很正常,像是早有预料一般。

  实际上,这样的结果,叶玄也确实是早就猜测到了,妖兽山脉那一次刺杀,基本上与叶成脱不了干系,当父亲叶胜查明真相后,区区一个叶成肯定无法承受住他老人家的怒火。

  但是,在面对各族的虎视眈眈的这种紧张局势下,族中那些老家伙肯定不会让父亲处死叶成,三种因素夹杂在一起,双方只能互相退让,于是囚禁叶成,便是成了一个最好的结果。

  不过,叶玄却是清楚自己老子的脾气,除非叶成能够找到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或者家族遇到了空前劫难和危机,否则那叶成恐怕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只是,为何不将真相澄清说明呢?”叶玄对于此时倒是有一些疑惑,他隐约觉得,族中的那些高层,似乎借此机会在悄悄憋着大招。

  “看来,最近不太平静了。”

  微微一笑,叶玄吐出了一口浊气,他能够感觉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在悄然逼近。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