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六十八章 灭狼(一)

第六十八章 灭狼(一)

  叶玄阴冷着一张脸,眼眸中仿佛凝结了万年的寒冰,也不去看那一地的血色,只冷冷的直直的将目光射向有些忌惮自己实力,谨慎小心的退后几步站住脚步,一双如烈火的眼瞳里闪烁着兽性的贪婪和一丝畏惧。

  “妈的,有种给老子来啊,弄不死你这只大野狗,老子他妈跟你姓,死畜生,”叶玄一把手抹去脸上殷红的狼血,握着嗜血刀的手背隐隐有青经在跳动。

  一提一握之间,嗜血刀已经稳稳的被叶玄的双手紧紧的握住,锋利的刀锋在耀眼的日光下,闪动着让人忌讳的光芒。

  魔狼头的身形要比寻常的魔狼大出一倍不止,这家伙仿佛多年修炼成精一般,仅仅凭着刚刚躲在一群魔狼身后。

  魔狼头冷眼旁观的指挥着手下,前赴后继的冲向叶玄,那股子淡定,以及在看见死了这么多同类后,还能恍若无人一般,一心只想将叶玄吞入腹中。完全不见有一丝难过悲痛的神情和举动,叶玄就知道这只魔狼一定没有脚下这群尸体来的好收拾。

  魔狼似乎看穿了叶玄的想法,在见过了刚刚自己的同类被对方轻松解决后,魔狼一时间也不敢轻易冲上前来,只能在离叶玄十步之外慢慢踱步,看似悠闲淡然。

  其实那双烈火的眸子没有一刻从叶玄的身上挪开过。

  它似乎在等待着某个时机,一个可以将叶玄一击击破的时机,所以魔狼不主动攻击,只是将叶玄围在一个隐形的圈里,绕着他走走停停,既不越雷池一步,也没有放过叶玄的打算。

  似乎隐约这一人一兽在暗暗的较着劲,看谁会忍不下去率先出手,亦或者谁会支撑不下去力竭而死。

  叶玄握着嗜血刀如一尊嗜血的神尊稳稳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如不是那一双阴恨的瞳孔谨慎的随着魔狼的步伐小心翼翼的移动,旁人若是见到还以为这人不过是一尊石像而已。

  叶玄放出狠话,却见魔狼不但不扑上来厮杀,反而悠闲的在自己身边转圈圈,每当它踱步到自己身后。

  叶玄都会静下心来仔细听身后的动静,自打他开始修炼以来,自己的耳力便比以往灵敏了很多,也许是畜生听不懂人语,在看见自己杀了这么多同类,不敢轻举妄动。

  也许,它在等待......等到自己支撑不住,再伺机扑上来?

  难道这畜生看出了自己在刚刚一役中受伤不轻?

  叶玄想到此处,不仅暗骂这畜生竟然如此狡猾,刚刚这货躲在同类身后,虽然躲过叶玄的那狠厉的一刀,但多少还是被他凌冽的罡气所伤,许是身前有狼肉盾牌的缘故,这货身上的伤口并不严重,若不是仔细去看,定然发现不了。

  叶玄定定的看着魔狼雪白的腹部隐约有几道血色刀痕,看样子这货是在和自己赛跑等着谁先挂掉。

  妈的,叶玄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

  不知怎么,
叶玄忽然联想到高中的时候语文课本上学过的蒲松林写过的一篇志怪小说,《狼》。

  娘希匹,就算换个世界,狼这种东西果然都不是什么让人喜欢的起来的生物。

  叶玄也知道身上的伤口不早点上药,就算有冰血莲花的滋补,也无法挽救身体里的真气的泄露,和伤口的溃烂。

  “死畜生,麻痹,是你大爷逼我的,既然你丫自己要找死,就被怪大爷我心狠手辣了,”叶玄闭目凝神,耳边有风吹过树叶留下的飒飒的声音,慢慢的将丹田的元气凝聚。

  忽然间,他大吼一句,手中的嗜血刀冲着正巧漫步在正前方得魔狼头领挥动的虎虎生威。

  魔狼头好像对于叶玄的突然出手,并没有任何的吃惊讶异,反而灵巧的烦神轻轻一越,不过瞬间就稳稳的落在十丈之外。

  手中的嗜血刀原本是冲着魔狼的脑袋狠狠劈过去的,哪知道被这只畜生轻而易举的躲过去不说,那团白如雪的狰狞的东西,正在十丈外轻蔑的看着自己,一口尖锐的狼牙正挑衅似得冲着自己呲牙咧嘴。

  叶玄心里那一团原本就烈烈燃烧的火焰,此时更是直冲脑袋之上的百会穴,更是抱着不将这畜生不杀不罢休的念头,更是调动体内的元气转化为罡气,从丹田之中引入手中的嗜血刀中。

  嗜血刀原本就被狼血染的殷红,看不见本色,罡气如一股湛蓝色的溪流涓涓而入,清冷的在刀锋周围泛起淡淡的白光,让嗜血刀
看起来各位诡异莫名。

  “找死,”这一次叶玄是真的怒了,引气入兵器是十分消耗元气的,罡气如兵器中,更让兵器瞬间又划破苍穹之势,只是常人不敢如此。

  修炼出罡气原本就是很困难的事情,谁会奢侈的将罡气随意用在平常打斗中,若不是为了保命,才不会拼着元气枯竭的危险使用此招数。

  此时怒火冲天的叶玄才不去管这些,双手紧握着嗜血刀就冲向了十丈之外的魔狼头,就在嗜血刀以破天之势劈向对面的魔狼之时。

  魔狼身后的森林中分明传来了几声如巨雷炸响的狼嚎,随即那魔狼头也抬头回应了一声,声音刚落,叶玄的大刀就冲了过去。

  魔狼不惊不怕,身形一扭,脚下一跃,又落在叶玄身侧数丈外,稳稳落地后,魔狼依旧悠然自如的走了几步,脑袋一转,正好看见叶玄满脸怒气的瞪着自己。

  叶玄知道如果单纯的追赶想要杀死这只狡猾的魔狼,几乎是不太可能。

  先不说对方体型虽然庞大,可是身形却异常的灵巧,不过一躲一闪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躲避自己的追杀。

  如此下去,不过是白白浪费自己的体力,而且魔狼只是光躲闪却不还手,既像是不屑自己和自己交手,却也更像是在消耗自己的体能,虽然自己今时不同往日,可自己毕竟还是人类。

  是人类,就会有力竭的时候,原本想要速战速决,可是魔
狼头似乎铁了心想要耗死自己,看来,得想个什么办法,让这货主动出击才行。

  从刚刚那一声狼嚎大约也能看出,对面那阴森森不见天日的林子里指不定还埋伏着多少只魔狼。

  如今,进退维谷,唯有擒贼先擒王。

  叶玄眼神一凌,紧握着嗜血刀的手暗自发力,胸口有一小团被刻意凝聚的元气在身体四处涌动,无处发泄,忽然叶玄喉咙微微腥甜,那元气随着一口鲜血猛地从他的口中冲了出来。

  “啊,”叶玄惨叫一声,两眼一翻,身体往后一仰,便倒地不起。

  叶玄仰面倒地,嘴边一丝血迹顺着脸颊流进了耳后的鬓发中,如此血腥的气味瞬间随着清风钻入了整个森林里的所有嗜血的妖兽鼻子里,挑动着最为兴奋的那根神经。

  深藏在森林里的魔狼们已经被鲜血挑动的蠢蠢欲动,纷纷从林子里发出兴奋的低吼声,也许是因为魔狼头过于警惕和狡诈,在看见叶玄倒地不起,并没有立刻跑过来进食。

  而是依旧慢慢踱步走近叶玄的“尸体”,身后林子里三三两两的狼嚎声,似乎是在催促着首领快些进食,好让自己也能得一些残羹剩饭。

  也许是叫的烦了,魔狼头干脆转身奔进了林子里,随即响起了一声含着暴怒的咆哮一般的嘶吼声,霎时间震出了林子里一群黑乎乎的乌鸦群,纷纷扑腾着翅膀往北边飞去,争先恐后的飞离眼前这个是非之地。

  叶玄小心翼翼的微微抬头望身后看去,只见黑漆漆一团的林子里有一个白色的点在迅速的冲出了林子,他立马回头继续乖乖的趴在地上,耳朵却竖了起来,仔细的听着周遭的动静。

  魔狼奔跑的脚步声渐渐的近了,耳边已经清清楚楚的听见走近的脚步,感受到硕大的身体给身下的大地带来的微微颤抖的触感,眼前原本灿烂的阳光,下一秒被一片阴影遮掩。

  叶玄知道魔狼在开始一步一步往自己的陷阱里跳了,心里暗自欢喜,鼻尖钻进了兽类特有的腥臭味混着空气里散发的鲜血的味道,混杂成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让他不由在心里再一次问候了一遍魔狼的十八代祖宗。

  魔狼踱步走近了叶玄的“尸体,”眼中闪烁着提防还有一丝得意,庞大的身躯在“尸体”前面站定,肥硕的脑袋警惕的低了下来,本来魔狼的身体就大的惊人,仅仅一个脑袋就已经遮住了叶玄身体一大半。

  叶玄仰着脑袋装死瘫在地上,脸上被魔狼的大脑袋遮住了阳光,忽而一阵湿热的呼吸扫过脸颊,他赶忙紧闭呼吸,让自己更像是一具气绝身亡的尸体。

  他虽然不确定眼前这个畜生是否像人一样能能够分辨活人和死人,但是他一向是做戏就要做全套,要装死干脆就紧闭呼吸,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具尸体。

  魔狼低着脑袋仔仔细细的将叶玄的“尸体”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嗅了一遍,便抬起脑袋,站直身躯,定定的站在“尸体”前面,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这具“尸体”。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