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六十九章 灭狼(二)

第六十九章 灭狼(二)

  、眼神一瞬不瞬,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又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头顶的阴影移开后,耳边却没有魔狼移动的脚步声,叶玄一颗心瞬间被悬在了半空,毕竟自己闭气顶多也就几分钟,要是这货就这么等下去。

  就算是自己没被魔狼头吞了,也会被一口气憋死的。

  妈的,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这货居然冷静诡异到如此地步,要是眼前这僵局不能迅速打破,最先死的绝壁是自己。

  叶玄在心里磨牙凿齿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汤圆紧张的询问,“大哥,你现在还能挺住吗?”

  “要是这畜生不快点离开,让我喘口气,妈的,再过几分钟老子就要憋死了,”叶玄在心中狠狠的回到。

  “那大哥,要不我出去先将这魔狼引开,你先喘口气?”汤圆犹豫了一下,抱着世事如归的口气问道。

  叶玄自然之道汤圆虽然是上古凶兽,但是毕竟还是幼兽,先不说能不能将魔狼引开,先前自己要将它丢出紫府,就吓得他哭爹叫娘,要是他出了紫府,不就是自己往死路上走?

  他听出了汤圆语气中的决绝,也知道十有八九,汤圆是抱了用自己的死换他生的想法,心里某个地方莫名的暖了起来。

  “你还是给大爷乖乖的带到紫府,大爷要是连一个畜生都解决不了,妈的,还有脸在这个大陆混下去吗?”

  叶玄雄赳赳的回了一句,“而且,你这只上古幼兽,要是出了我的紫府,还不得成了这些魔狼争先恐后争夺的大补药?”

  上古魔兽幼崽,可是多少凡人和妖兽梦寐以求的食物和药材。

  叶玄心情开始有些浮躁,胸腔里越来越少的氧气,对于呼吸的渴望,以及对活下来的念头在脑海中不断徘徊,让他整个人开始浮躁和不安起来。

  被压在身下的右手缓缓的紧握成拳头,手背上纵横的脉络,白色的手指骨骼明显的将主人此时的情绪暴露无遗。

  “嗷呜,”远处的林子突兀的发出了一声略带奶声的幼兽的轻声嚎叫,也许是刚刚有同类被首领教训了一顿,林子里安静了很久,此刻被这一声奶声奶气的幼兽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反常的是,耳边并没有刚才的怒吼狂奔,大地随着魔狼的起身猛地一颤,随后叶玄的“尸体”左半边身体被魔狼突然低下的脑袋拱到了一边,叶玄被猝不及防的翻了一个身,脸庞不轻不重的和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相拥。

  魔狼见叶玄的“尸体”依然毫无动静,便又围着他走了一圈,才抬头挺胸,目不斜视,气定神闲的反身往林子走。

  好在叶玄的闭气的能力并不太弱,就这样憋了好几分钟,脸上也不见半点绯红,反而越来越苍白,被魔狼折腾了一番后,听见耳边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提在半空的一颗心这才慢
慢的落了下来。

  被叶玄一句话堵回去,一直没在吭声的汤圆这是才弱弱的喊了一声,“大哥?”

  叶玄依旧紧闭着眼睛,就在刚刚魔狼将自己翻了一面的时候,他有一瞬间就差点出手了,若不是在心里赌了一把,魔狼这突然而至的行为不过是试探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

  毕竟狼这种生物天生狡猾,在自己身边兜兜转转一圈,只怕真的是认定了自己死了,才会这么放心的大摇大摆的走了。

  既然魔狼认定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终于,陷阱又推动了一步。

  叶玄有节奏的小口小口的呼吸,害怕动作太大惊动了对面森林的魔狼群,他料想此时对面的林子里只怕有成千上万的魔狼正对着自己虎视眈眈着。

  嘴角一勾,轻轻吐出一句,“我没事。”

  从远处的林子里蔓延而来的颤抖声,大地也恐惧着这世间里庞大强壮的生物,果然,只有足够强大,哪怕是抚养万物的大地,也不得不俯首称臣。

  这便是强者吧?

  脚步声依旧在自己的身前止住,叶玄趴着也看不清眼前的情况,心里暗暗打算着何时出手,只怕自己现在不出手,一会儿就该真的成为别人腹中食物了,狼的本性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呜,”确定了食物已经毙命,得意洋洋的魔狼扬起了雪白的
脖颈,朝着晴空一碧的天空发出森林之王独特的俯瞰天下的霸气之声。

  随着魔狼头的一声嚎叫,随之而来的是整个森林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叶玄仔细侧耳一听,离自己不远处似乎还有一只正在附和着嚎叫的幼狼的声音,听起来和刚刚不远处的林子里传来的那声幼狼声似乎很相似。

  魔狼满意的眯着一双烈火瞳眸,转身低着脑袋对着叶玄的“尸示威体”赤牙咧嘴,似乎是在向这个刚刚还是一副不杀自己是不换休的敌人炫耀着作为强者的骄傲,哪怕对方已经“冰冷”的作为一具“尸体”躺在自己面前,也要一遍才肯罢休。

  无论是凡人还是魔兽,有时候太过得意自满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放松警惕,而此时潜藏在黑暗之中蠢蠢欲动的对手,就会猝不及防的跳出来,给对方一个手足无措,最终自乱阵脚,死无葬身之地。

  譬如此时瞪着一双如铜铃大小的眼睛狠狠的看着叶玄的方向的魔狼头,被嗜血刀一刀劈断了喉咙,腥臭温热的血液如失控的水龙头,源源不断的带走它体内的温度。

  叶玄一身精致的衣衫已经看不出原有的色彩,浑身上下都是血色斑斓,他手中的嗜血刀被殷红刺眼的狼血包裹着,时不时狼血顺着锋利的刀刃一点点的滑落,在赤裸的褐色大地上打出一朵朵炫目的深红色艳丽的血色花朵。

  就在刚刚已经对叶玄放松了警惕的魔狼,一口尖锐的利齿就要划破叶玄那柔软的脖颈之时,蓄谋已久的一记凝聚了叶玄体内六
成的元气混合着一记狠拳,在猝不及防之时,被叶玄砸进了魔狼最为脆弱的下颚处。

  狼和鳄鱼最脆弱的就是下颚接近脖颈处的地方,而叶玄等到了最完美的时机,一击即中袭击了对方的致命处。

  随后迅速招回嗜血刀,一跃而起,将嗜血刀一提一挥,便将身体被重伤到无法挪动一步倒地不起的魔狼,一刀解决。

  叶玄轻轻抬手抹去嘴角溅的狼血,眼底深处的张狂和阴冷毫不遮掩的转身投向几步外一脸恐惧,还做着垂死挣扎的魔狼幼崽。

  “不得不说,你爹长得就有够丑的了,妈的,你这个小崽子,竟然长的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叶玄扯着袖子慢腾腾的去擦拭着嗜血刀上的血迹,看着眼前脚下一小团黑乎乎的丑不拉几的类似地球上半大小猫一样的狼崽子,不屑的说道。

  现今魔狼头已经被自己一刀解决了,对面林子里的魔狼更不敢轻易跑出来找死,叶玄右手轻轻一勾,浑厚的元气奔涌而出,直奔那地上血淋淋的魔狼头的大脑袋,反手一握,随手一划。

  元气形成了一个气罩,将那魔狼脑袋迅速包裹远远的随着叶玄指的方向,砸了过去。

  叶玄的一举一动全部被林子里埋伏的魔狼群兽看在眼里,如今自家首领被人轻轻松松的取了脑袋,刚刚在一动不动装死的尸体,忽然间竟然做出如此骇人举动,林中的魔狼自然是不肯善罢甘休。

  看着林子外不远处头领死不瞑目的大脑袋,有几匹看上去很年轻的成年魔狼准备冲出去和叶玄一绝死战,最后还是被群里几匹老狼堵住了去路。

  却无奈叶玄的身手,就算是林子里所有魔狼倾巢而出,轮流上阵都不一定能取得绝对性胜利,两厢计较之下,林子中的群兽也只敢对着林子外的叶玄发出愤恨的嚎叫声,边退边叫,虽然听上去却是气势磅礴,仿佛给人一种下一刻就要群兽奔腾而出将叶玄吞噬以报头领被杀之仇。

  然而,叶玄一边悠闲自在的吹着口哨,一边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低头擦拭着沾满血迹的嗜血刀,眼角时不时的往几步外惊恐的看着自己,想要偷偷往那魔狼头领的脑袋被丢处跑去的魔狼幼崽撇去。

  叶玄也是闲着没事逗着这小崽子玩,那魔狼幼崽每次想要往那处跑去,他也不拦着,只等着它只差一步之遥就要靠近那断头的时候,便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头朝那小崽子打去。

  见识了叶玄亲手斩杀了自己父亲的小狼崽子,对叶玄是又恨又怕,每每快要接近父亲的时候,便被叶玄一个小石子狠敲脑袋,先前它还强撑想要走近,却被叶玄随手折的一根树枝差点穿破了脖子,小东西被吓得边颤栗着身子边退了回去。

  如此往复好几次,小东西便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只能蜷缩在原地,泪眼婆娑的望着父亲的断头那处,呜呜的小声哭泣。

  “大哥,这小东西长的丑是丑了些,但是错不在他,大哥你可不可以......”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