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七十章 出事

第七十章 出事

  汤圆蜷缩在紫府中,借着叶玄的一双眼睛便将外界的一切纳入眼中,它不知叶玄其实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只不过想要捉弄一下这个小东西,听见汤圆忽然开口给狼崽子说情,也不搭话,默不作声。

  “大哥?”汤圆担心自己太多事,惹叶玄不高兴了,忙试探性的轻声叫了一声。

  “这小东西太丑,我都懒得再弄脏我的嗜血刀,”叶玄将嗜血刀在手中转了一圈,凝神默念,左手凌空一划,嗜血刀浑身散发着淡蓝色的微光顷刻间化为一把手指大小的小刀,叶玄将那小刀插入头上束起来的长发之中。

  “大哥,那你为何还不离开?”

  “哦,我以为对面那林子里面的东西看见了我杀了他们首领应该会涌出来报仇,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我高看了他们。”

  叶玄原本等在这里就是为了将在暗处跃跃欲试的魔狼群斩杀殆尽,也算是为世间清除祸害了,哪晓得那群看起来凶恶的魔兽竟然这么没种,不仅不敢来报仇,还将首领的幼崽落入敌人之手,连营救都不敢。

  “还真是,没用的魔兽,”叶玄看着远处的林子里四处乱飞的扁毛畜生,和渐远的滚滚蹄声,语气之中的讥讽和轻视一览无余。

  叶玄站起身,忽感大腿一阵冰凉,低头一看,自己右腿从大腿根部到脚踝处的裤脚不知道何时被撕破,如今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在微风中冒出了一片鸡皮疙瘩。

  “咱们快回去,要是有人看见我现在这样子,指不定就把我当成了杀人魔王。”叶玄边搓着有些凉快的大腿,边四处张望寻找出路。

  日落西山,橘红色耀眼的余晖投落下来,如一张巧夺天工的轻薄的纱轻轻的罩在整个森林之上,为未归的旅人带来一点心头暖。

  叶玄不知道自己怎么兜兜转转才走出了那片茂盛的森林,反正等他终于看见眼前那一条平坦绵延的官道的时候,他才僵硬的抬起脑袋看了一眼头顶上黑黢黢的夜空里唯一的弯月。

  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娘希匹后,将那个暗地里下毒把狮鹫毒死的罪魁祸首祖宗十八代以及子孙后代都问候了万八遍后,才隐约在官道尽头看见一点烛火闪烁。

  待到他狼狈不堪的出现在叶府外的时候,月亮已经爬到脑袋顶正中央的位置,叶玄瞥了一眼朦胧月光,在心中思索了一番,略犹豫,才抬起手,抓起手上的青铜兽的门环,“啪啪啪”轻扣了三声。

  “谁呀?这大半夜的,”门内响起了一声嘶哑苍老的老翁的声音,话音未落,就见两扇朱红大门“吱嘎”闷声而启,一个青衫老叟从朱红大门里探出了半个身子,迷迷糊糊的打了一个哈欠,略带鼻音的问了一句。

  “管家,是我,”叶玄清了清嗓子,小声的喊了一句。

  “咦?你是?少爷,你怎么?”管家眯着眼睛凑近了些,才看清门外的一身破烂模样的来人竟然是自家原本锦衣玉食的大少爷。

  叶玄一身脏兮兮的中衣,裤脚还被划烂了一只,此时看起来格外的落魄。

  他有些庆幸自己在林子里转悠的时候,路过一条小溪,将自己那身血色恐怖的外衣丢了,将身上脸上的狼血洗干净,否则要是让管家瞧见,大半夜非得把老人家吓出心脏病。

  叶玄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管家忙侧身将叶玄让了进来,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自打下了学,叶玄就忙得脚不沾地,紧张的神经此刻松懈下来,五脏庙已经在腹中敲锣打鼓。

  “父亲睡下没有?”叶玄站定,眼风四处瞥了瞥,小声的在询问管家。

  管家恭敬跟在身后,见他停下来,也忙止住脚步,“老爷睡房的烛光还没熄灭,”

  叶玄点点头,叶家最近流年不利的很,他不想再给父亲多添一份烦忧,至于苏家的回复,明日他想想个委婉的措辞,再去向父亲回禀。

  “咕咕......”一阵违和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对话,叶玄有些尴尬的揉了揉鼻尖。

  “大少爷,我这就让厨房给你准备晚膳,”还不等叶玄点头,管家便小步的往厨房方向跑去,叶玄忙尽在身后尽量小声的喊了一句,“管家,给我烧一桶热水,我要沐浴。”

  月上中天,月色如霜,将硕大的庭院布满了一层清冷的银霜,淡然,冷峻,一如如今叶家处境。

  推开卧房,叶玄疲倦的倒在了床上,鼻腔传来淡淡的檀香香气,舒服的让他昏昏欲睡。

  半闭半合之间,门外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仿佛间在
门口停了下来,随即房门在门外响起了几声轻扣声,伴随着一声好听的轻盈的女子声音,“少爷,可以沐浴了。”

  叶玄迷迷糊糊的恩了一声,话音未落,房门被一双巧小的素手从门外推开来,“少爷?你们先将木桶抬到屏风后面,我去叫醒少爷。”

  “少爷,醒醒,”叶玄半梦半醒的听见一个好听的娇俏的女子声音在耳边响起,将云游在外的魂儿换了回来,“诶,鱼儿?”

  叶玄眯成一条线,困难的抬起脑袋偏向一侧,摇了摇头,等到眼前模糊的人影重合在一起后,才看清楚床前一脸担心的侍女鱼儿。

  “少爷,可以沐浴了。”

  叶玄困顿的点了点头,打着哈欠,双手撑在身侧坐了起来,伸手揉了揉满脸的睡意,起身舒展了一下四肢,解下腰带丢到地上,就往屏风后面走去。

  鱼儿立刻跟了上来,叶玄伸出食指对着后背晃了晃,身后的脚步立刻顿住,片刻后便退了出去,房门慢慢的合上。

  徒留一抹摇曳的人影在窗棂之上。

  热腾腾的蒸汽窜涌上,叶玄舒服的吐了一口气,长臂一揽,搁在木桶边缘上,歪着脑袋,闭目养神。

  良久,门外再次响起侍女鱼儿的轻唤,“少爷,晚膳准备好了,老爷也在饭厅等在你。”

  “父亲?我这便来,”叶玄忙匆匆忙忙的起身,冷热交替之间,一个响亮的喷嚏骤然炸响。

  “少爷?”鱼儿担忧的声音响起。

  “无妨。”

  片刻后,穿戴整齐的叶玄脸色红润的推门而出,侍女鱼儿忙亦步亦趋的跟上去。

  清风抚柳,行色匆匆。

  叶玄敛袍跨进饭厅,灯火通明处坐着略带愁容的父亲,见房门处的动静,便招手道:“玄儿,过来。”

  一整日水米都没怎么沾牙的叶玄,忙走近饭桌,挨着父亲坐了下来,偏头道:“父亲,可用些宵夜?”

  因着叶玄回来之时已经是深夜,管家担心夜晚吃得太过油腻会影响睡眠,便叫醒厨娘做了一些清淡的小菜,送了过来。

  叶胜轻摇了摇,“你饿了一日,随便吃点,夜里吃得清淡点好。”

  叶玄环视了一桌子清汤寡淡的饭食,虽然腹中仍饥肠辘辘,但是眼前的食物完全勾不起他的一点食欲,只是随意夹了几筷子,便搁下了筷子。

  “玄儿,苏家一行,可有何回复?”

  叶胜见他用了一点饭菜,便知道这饭菜不合他胃口,倒是也不劝他继续用饭,只顿了顿,将心中的微微期盼之事问了出来。

  叶玄垂眸片刻,轻声启言,“父亲,此行......”

  叶玄欲言又止,他知道此次去苏家主动联合之事,父亲抱了很大的希望,如今叶家如一颗危卵,若是不尽快找到能能出手相助的人,那么叶家被三族吞并的结局,只是迟早的事情。

  叶胜知道儿子必定是尽了全力,如此吞吞吐吐必定是苏家害怕引火烧身,不敢拼着被三族报复的危险,出手相助。

  虽然早就猜中了此次联合多半是白费,但是多少还是有几分期盼,希望苏家能看在以往两家的情分上,能伸手拽一把即将落入深渊之下的叶家一把。

  可最终,这也只是奢望而已。

  叶胜苦笑的摇摇头,暗自嘲笑自己,果然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遇事竟然不见以前的冷静果决,反而多了几分不切实际的幻想。

  叶玄抿了抿嘴唇,他有些难过,眼前这个不是自己父亲的男人,却胜似自己父亲的男人,他深爱着自己的儿子,想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家族平安无事,安乐无虞。

  可是老天爷偏偏就要千方百计的为难他,家族之内有人蠢蠢欲动,一心想要将他从家主之位上赶下来。

  外面随时都要面对着三族的打压排挤,如今可谓是内忧外患,却从不见他主动在自己的面前抱怨叫苦。

  叶玄骤然有一种辜负了父亲重托的愧疚,抬头对上父亲那一双苍老愁绪满布的眼睛,狠狠的咬着牙齿,满含歉疚道:“父亲,是孩儿无能,辜负了父亲的重托。”

  话音刚落,叶玄顷刻起身,双膝一曲,猛然朝自己父亲跪了下去。

  “玄儿,此时和你无关,其实此种结局,为父早已猜到,快起来。”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