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七十一章 外忧内患

第七十一章 外忧内患

  次日清晨,疏懒的阳光透过窗棂留恋的,在安稳沉睡的叶玄睡颜上,顽皮的跳跃着,透过窗外茂盛的树叶缝隙,星星点点的隐约可见晴空一碧。

  许是阳光太耀眼的缘故,睡梦中的叶玄不安的翻了一个身,正打算继续睡,便听见门外匆匆忙忙的脚步渐渐靠近自己卧室,叶玄的耳力向来很好,原本他就有了几分清醒,此时听见门外动静,竖起耳朵仔细辨认,片刻便准备继续沉入梦乡之中。

  “少爷,快醒醒,有人来家里闹事了,您快醒醒,”耳边传来熟悉的少女声音,语气之中明显很是紧张担忧。

  叶玄被少女扯着衣袖摇晃了两下,才慢慢的睁开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看着床前的焦急愁容的侍女鱼儿,还未待他开口,鱼儿已经转身去取挂在屏风上的衣裳,言语急迫,“少爷,你快去前厅看看,那堂老爷又来逼老爷交出家主的位置,此刻两方正在前厅里对峙呢!”

  “哪个堂老爷?”

  “还能有哪个堂老爷呀!不就是上一次在祠堂里想要逼退老爷的那个堂老爷咯?”鱼儿偷看了一眼,见叶玄脸色如常,便开口回道。

  “又是叶成那个老家伙,妈的,还真是贼心不死啊!”也成眯着眼睛,嘴角冷冷的一撇,鼻中冷哼,爆出一句粗口。

  小侍女鱼儿是新来不久的丫头,为人机灵勤快,很得叶胜的喜欢,特意拨给儿子叶玄,以此照顾他的起居饮食,小丫头闻言坦然自若,仿佛并没听见刚刚那句不雅之语。

  叶玄片刻后收回云游在外的魂,伸手去揉着眼睛,眼睛猛地睁开,里面波涛汹涌,掀开被褥,就要往门外冲,被眼尖手快的鱼儿一把抓住衣袖,拽了回来。

  “少爷,你可不能就着这身往前厅跑啊!叶家这样的氏族,最在意的就是体体面面,要是看见你这模样,还不得成了那堂老爷口中的话茬啊?”

  鱼儿边将衣裳往叶玄身上套去,便叫门外候着的粗使丫鬟,将热水一应送了进来搁置稳妥后,再服侍他一番洗漱后,才推门而出,跟在叶玄身后匆匆快步转进了前厅。

  前厅此时果然“热闹非常”,一大堆不知道是跟着叶宁他老爹来壮势助威的,还是后来闻言跑来叶府看热闹的叶氏族人,人群里有眼尖的族人,吼了一句,“叶大少爷来了,咱们快让让。”

  那一句“叶大少爷”用了七分调侃,三分讥讽,大约是众人瞧见叶府如今被三族排挤打压,而眼前的局势是叶胜无法凭借一人之力扭转乾坤的,叶族若是继续在在叶胜手中,凭着叶胜那不肯轻易低头的性子,必然会使叶族落入一败涂地结局,多是幸灾乐祸之辈。

  如此,也正好成了叶成父子逼叶胜退位的绝佳借口,至于这些叶族族人,五五分,一半想凭着叶成先前所说之法,向三族卑躬屈膝,以求手下留情,苟延残喘。

  而另一部分则是感念叶胜这位叶家家主为人谦恭仁善,多是盼着,且相信他会将叶族如今的僵局打破,如旧庇护者整个叶氏族人。

  人群闻言,纷纷逼退两旁,从中间退出一条通道,让叶玄通过。

  叶玄抬腿进了前厅,抬首将厅内在场所有人环视一圈后,将目光留在了上座的父亲叶胜身上,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父亲身
前,一敛一躬,恭敬的向父亲行了一礼。

  “父亲,”叶玄抬眸和上座沉眸一声不发的父亲叶胜,暗地里交换了一个眼神。

  “三哥,叶族如今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若是三哥不想我叶族被其他三族吞并,那么还是请三哥退居幕后。”

  叶玄慢腾腾的转身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眼神悠闲的四处打量着。

  不出所料,这一次来叶府找茬的果然还是上一次那一堆人。

  叶宁,以及他老子,外带叶家宗老叶墨,和几位其他稍微有些地位的叶姓外家。

  不过叶玄倒是不在在意这几个外家,毕竟他们一向以叶墨这个老头子马首是瞻,只要搞定这老头,这几人也不敢说一个不是。

  所以,在场最难搞的不外乎就是,叶氏父子,以及叶老头子。

  方才叶成一句话落,仿佛是一颗石子落入了无尽的大海中,并没有如意料之中激起一丝涟漪。

  叶玄方才洗涑的时候,让鱼儿将前厅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叶氏所管辖的区域之中,最为贫乏的区域,就要数西北靠近穆宗所管的流炎城。

  如名所言,流炎城四季如火,天气干燥,沙尘四起,百姓乃以生存之道少之又少,却偏偏人口数量多于其他各地三四成,每年所拱上的供银,也占整个叶市供收的十分之一。

  往往在天灾人祸之时还要从其他拱银中拨出一大部分,用于赈灾救民。

  譬如十日前的那场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瘟疫,不过三日便蚕食了北地上千人性命。

  而这一次叶成父子专程请了宗老来,起因便是想要借助几日钱流炎城一夜而起的瘟疫疫病,给父亲安上一个一意孤行,导致天怒人怨,以至于上苍降罪,令叶氏所管辖之地生灵涂炭的罪名。

  无非是为了一己之私。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叶玄冷冷的瞥了一眼对面虎视眈眈的叶氏父子,鄙夷的呢喃道。

  上座的叶胜依旧无话,而他邻座的宗老,也不见附和一句,低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叶成见无人接话,便暗想对手也许已经无话可说,已入绝境,想着自己胜劵在握,却也不可太招摇。

  便想委婉一些,迂回前进,清了清嗓子,“三哥,弟弟我并非逼着你退位,可是如今北地天灾,沿海处又有人祸,若是我也族不依附于三族,我叶氏必然会落的举步维艰的地步。”

  沿海人祸?

  叶玄微微皱眉,也许是方才走的太匆忙,没有向鱼儿打探清楚,落下了这重要的一事。

  原先他想着若是仅仅凭着北方瘟疫,只需要找汤圆想想办法,毕竟凭着它上古凶兽的见识和能力。

  区区瘟疫,想必自然有破解之法。

  所以叶玄才会淡定自如的在一旁冷眼旁观。

  是因为他明白,这北地瘟疫并不是致命伤
,门外又有如此多的同样拥护父亲的族人。

  叶成父子想要扳倒父亲,绝非一日之功。

  而如今叶成竟突兀的冒出了一句沿海人祸,倒是让他有了几分顾虑。

  先不说这沿海之地为何会如此凑巧的,在北地发生天灾的同时,万里之外的南方也发生了灾祸。

  叶玄几乎不过问叶氏事务,若不是今日听叶成提起这北地天灾,南海人祸,只怕如今还被蒙在鼓里。

  他自然明白父亲的一片苦心,却也担心这几日叶族所经历的莫测的灾祸,父亲是否吃得消。

  心下一阵心疼,不由将目光投向了上首冷漠疏离的一言不发的父亲脸上。

  良久,叶胜淡淡的开口道。

  “北地天灾,南方人祸,皆不是我之所愿,如今我作为叶家之主,能做的便是竭尽全力去拯救灾民,捉拿祸手。”

  “北地难民如今都一路向东,想要逆流而上,穿过凤尾江,往我叶族氏宗所在地寻求庇护,你可知?”

  一旁沉默的宗老,忽然开口插了一句。

  叶胜微不可查的点点头,依旧毫无语气道:“自然知晓,我以派人去往凤尾江的枫溪码头,将灾民暂时安置在那处,为了避免扩大传染,已经派遣了百名医者前往察看治疗,且将此处重兵把守,您尚可放心。”

  叶玄一听父亲已经将从疫病处逃离的灾民安置在枫溪码头所在的枫溪城里,便心下一颤。

  他穿越而来的时间尚短,虽然还未熟悉叶氏所管辖的区域里的城市分部,却也知道,这枫溪城外的枫溪码头,几乎关系着整条叶氏境内的水上运输。

  堪称是叶氏水运的重要枢纽。

  而现在这条重要枢纽身后,却安置着不知数量的瘟疫病人,如今叶氏内忧外患,若是被人刻意散播,只怕枫溪码头会立刻从叶族境内第一码头,败落成为人人避之不及的疫病之所。

  “啪”的一声重重的拍桌声,将叶玄远游的思绪吓了回来,随着声音来源处,定睛一看。

  宗老一脸“孺子不可教”神情,双目怒视着对面的叶胜,说话的声音也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过于愤怒,还是其他缘故。

  “你可只枫溪于我叶氏一族有着举足轻重的关系?”

  “自然知晓。”

  话音刚落,又是一声猛拍桌子的巨响,叶玄看着那桌上被震的叮叮当当直响的茶壶茶杯,下意识的握了握右手。

  “你既然明明知道枫溪码头对我叶氏是何等重要,你却在如此重要之所中搁置一堆身染重病之人,你就不怕此事传出去后,无人再敢将船舶货物停在此处?到时候我叶家所受损失必然惨重!”

  至上次叶成宗祠逼叶胜退位之事时,他见识到叶胜隐藏的实力后,在内心里还是对他这叶氏之主很是满意。

  原本他不想再掺合进叶成的阴谋诡计之中,谁知道叶胜竟然做出了如此损己利人的事情后。

  竟毅然决然的跟着来了。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