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七十二章 天灾人祸

第七十二章 天灾人祸

  “宗老,侄儿自然之道,可是那都是寻我叶氏庇护的百姓,侄儿作为叶氏宗主......自然要护他们无虞,且以派去了大批医者去往流炎城查看瘟疫之源,侄儿料想不多日便可想出治疗瘟疫之法,宗老,您......”

  叶玄话音未落,便看见宗老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愤愤的指着叶胜,“好好好,你是宗主,是我这老头多管闲事了,”话罢,宽袍一挥,拂袖而去。

  叶成眼巴巴的看着宗老在小童的搀扶下愤怒离开,他本是想多一人,能多给叶胜一份压力,却见老头从头到尾话不过寥寥几句,最后还被人家气走了,不由气结。

  门外看热闹的一些族人,见叶胜将宗老气走,原先那些倾向于叶成成为一族之主的人,便开始在门外吵嚷着,要叶胜让位于叶成,又多是讥讽和咒骂之声。

  出言不逊的叶成党人自然也引起了支持叶胜继续胜任宗主的其他族人的不满,于是两拨人马开始在门外骂骂咧咧,甚至有动手的倾向。

  厅内一众人,神情不一,上座的叶胜皱眉敛神也不知道是在不满门外的吵闹,还是为着刚刚顶撞宗老而心生愧疚。

  坐下的叶成父子却是得意洋洋的望着沉默的叶胜,而叶宁则时不时的转过头来讥讽的瞧着叶玄,那目光里的轻视和鄙夷,连带的得意之色,无不显示着挑衅之意。

  叶玄侧头,招手唤来了躬身立在一旁的管家,微微抬头凑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又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才神色自然的回头,似笑非笑的望着对面的叶宁。

  也不知道管家用了什么方法,短短数分钟后,门外嘈杂的对骂声立马消磨殆尽,堵在门口迟迟不去的族人,神色各异的在管家的疏导下迅速做鸟兽散去。

  没了吵的脑仁疼的闹声,耳朵里面立刻安静了不少,叶玄伸手掏了掏耳朵,四仰八叉的将一只腿斜放在桌子一角,抬手拿起桌上的茶盏,揭开杯盖浮了两浮,吹了两吹,轻轻抿了一口。

  “三哥,族弟可是专程派人前去打探过,这次的瘟疫可是来势匆匆,就连我手下的第一医者风然前去,都不曾探出病因,并且他所带来的情报可是,此瘟疫,无药可医,如此,族兄还要继续坚持让那些瘟疫患者留在枫溪城?”

  “我不信这世间有我叶氏宗族的神医办不到的事情,如此,我立刻派人去月如峰请下神医,不日请自送他前往流炎城为瘟疫患者治疗,此时,不用族弟费心了。”

  叶胜话落转身进了内院,徒留身后叶成远远飘来的一句,“那族弟,便拭目以待了,哈哈哈。”

  叶玄目送叶成父子离开,临走时叶宁眼中的别有深意的瞥了一眼他,随即大笑而去。

  叶玄挥手退避了侍女管家,随即大步出了前厅,直接冲向了父亲叶胜的书房。

  “父亲,莫非您真的亲自护送风雅神医前往枫溪城?”叶玄呼呼传了两口
气,人还未踏进书房,声音已先他一步传入了房中。

  叶玄在书房口微微调整了一下气息,才伸手推开了房门,只看见门内转角的书桌后坐着愁容满面的父亲,大步跨了进去,反身掩上,几步匆匆走到桌前。

  “玄儿,只怕此行非得为父前往才行,”书桌后的叶胜垂头,双手握拳抵在下颚出,面露忧愁。

  “父亲,非去不可吗?那谁坐镇叶府?若是叶成趁机出手,那后果......”

  叶玄顿了顿,他明白父亲一定比谁都清楚此行后果,先不说父亲所派之人能否顺利的将审议从月如山上请下来,单说父亲若是离开了叶府,那些暗地里蠢蠢欲动的人,势必在背后有动作,到时候自己能否一一己之力保护全府上下,尚不确定。

  叶胜眯了眯眼睛,神思沉沉,“为父自然之道,但是若是我不亲自护送,只怕这一路上定然不会风平浪静。”

  “父亲的意思是?”

  “此行只怕有人会向神医动手,而瘟疫的情况若是真的是如叶成所说,就连他手下的风然所说的那样,如今能救我叶氏百姓羽水火的,只怕只有风雅神医了,而他也是流炎城,枫溪城中的百姓最后的希望了。”

  风雅此人,叶玄略有耳闻,传闻此人先前是叶氏上代宗主的好友,两人算的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发小,风雅又是叶氏管辖之地的神医一脉的嫡传子,仁心仁术,励志悬壶济世。

  如此自然可以猜出叶家上一代的宗主,是个娇俏动人的女子,也算是百年难得,郎有情妾有意的两人,早早的便定下了婚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上一代宗主,叶爽,是如今的叶家的宗主的叶胜的最小的姑姑,十六岁继任宗主之位,却早早的消香玉陨在二十岁,阴阳相隔,有情人终难成眷属,风雅自恨自己悬壶半世却终究不能救治自己心上人,于冬日寒夜,抱着心爱人的牌位冒着寒雪暴雨匆匆离开了叶氏管辖之地,则了东边最偏远的一座山峰独自一人住了下来。

  “仔细算来,你还要尊他一声姑爷爷!”叶胜闭眼冥思,半晌才突兀的冒出了一句。

  “如此,父亲不如将此行托付给玄儿,玄儿定然不辜负您的期望。”

  叶玄在心里琢磨了半天,才将想法说了出来。

  “恩,如今的局势,只怕,只能如此了,明日为父便让管家将叶凌派给你做暗卫,他的身手,我是信得过的。”

  叶玄与父亲商量了一会,推算这派出的那人若是能顺利将神医请回来,路上最快也需要十日左右,十日后便可以计较上路之事。

  这几日,叶玄天天待在家中,又让管家找了个名头去学宫中请了一个月的长假,也不外出,多是到自家的藏书阁中查看一些修炼图册,或是熟悉一下这个大陆的势力分布,河流走向以及城市聚集之处。

 &ems
p;今日是派人去请神医后的七日,依旧毫无音讯。

  叶玄气喘吁吁的将手中的嗜血刀挥舞了虎虎生风,一大早吃了早膳就跑到了后庭怨的练武台操练了一上午,午时的日头正火辣辣的顶在叶玄的脑袋上的正中央处。

  抬头看了看日头,金灿灿的日光颐气指使的俯瞰着万物,叶玄满头大汗的将嗜血刀幻化成簪子插回了鬓发间,边气吁吁的拿着锦帕擦着脑门上的汗水,便往一边的长廊走去。

  等在廊口处捧着早已经冷好的茶水的鱼儿,见操练完毕的,忙眼尖手快的迎了上去,接过他手中的锦帕,将手中斟好的冷茶水递了过去。

  叶玄伸手接过,仰头一饮而尽,又连喝了好几杯冷茶水,才将满身的热气一点点驱逐,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钻进了长廊,找了个长凳坐了下来,身后小侍女鱼儿,有一下没一下的给他扇风。

  “鱼儿啊!”叶玄接过侍女贴心递过来的一大块西瓜,心满意足的啃了一大口,满口香甜的汁水将心中的燥热全部消除。

  “少爷,怎么了?”鱼儿换了一块锦帕,小心的将叶玄嘴边沾的西瓜汁擦去,笑了笑,银铃般的先生萦绕在耳边。

  “鱼儿,你去把藏书阁里我找出来的几本基础医书拿来给我。”

  清风拂面,吃着冰凉爽快的水果,哼着小曲等着鱼儿将医书取来。

  “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哼哼哼。”

  身后熟悉的脚步声不紧不慢的靠近,叶玄将沾满了西瓜汁的手在衣服上随便擦了两下,举起手往身后探去,入手是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叶玄将东西紧握着,凑到眼前一看,竟然是一团棉质的帕子。

  “咦?”下意识的坐直身子,扭动着半边身子往身后看去,便见一个伶俐娇俏的少女,正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满含笑意的看着自己。

  “姑娘,你是?”

  叶玄治下一向严谨,而眼前这个少女,明显面生的很,对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显而易见,并不是府邸中的侍女。

  少女笑意盈盈,似乎并不怀疑叶胜是否是坏人,天真无邪的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闻言,轻轻歪着脑袋,似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我叫风小小,是……是叶府的客人,刚刚叶伯伯让牙儿姐姐陪我到花园里玩,不知道怎么我就迷路了,哥哥,你知道怎么回前厅吗?”

  小姑娘靠着叶玄坐了下来,小脑袋偏着,一脸天真的看着他。

  能让牙儿亲自带出来玩耍的人,身份一定不一般,早知道牙儿可是父亲身边最得力的侍女,平时在叶府中,也算是半个管家一样的人物。

  想到此处,叶玄脑袋里灵光一闪,忙开口问道:“小姑娘,你可认识风雅前辈?”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