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七十四章 出发前往枫溪城

第七十四章 出发前往枫溪城

  第七十二章风小小

  “玄儿。”

  “小小?”

  门内同时传来两声回答。

  一个沧桑低沉。

  一个温润清雅。

  叶玄闻言往门内看去,目光稳稳落在父亲叶胜身边的一个清廋男子身上,眸中闪过一丝惊艳。

  一旁的风小小在看见自家师父神情淡淡的往这处瞥,原本心中的欢喜之情,立刻变化成莫名的委屈,小脸一皱,泪珠子跟断了线似的吧嗒吧嗒往下掉。

  “师父,”风小小轮着两条小短腿,飞快跨过门坎,飞也似的往那清瘦男子怀里钻。

  叶玄收回目光,微微整了整有些皱的衣袖,抬腿也进了饭厅。

  “父亲。”

  “玄儿,这位就是风前辈,你也可以唤他一声姑爷爷。”

  叶玄有些诧异,面前这位看起来不过而立之年的翩翩公子,俊俏非凡,哪里像是比自己父亲还要大出许多的祖父一辈的长者?

  大概是看见叶玄眼中的吃惊,风雅启声道:“莫非叶家族认为在下看起来很苍老?”

  叶胜原是想要和他拉拢聚集,打打亲情牌,毕竟姑姑虽然并没有和风雅成亲,可是叶家早已经将他视为本族之人。

  哪曾想人家压根就没有亲近之心,反倒是将自己噎的无话可说。

  “哪里,哪里,风神医可是风采依旧,口误,口误而已,呵呵!”

  叶胜尴尬的扯了一抹笑意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儿子。

  “风前辈,晚辈叶玄,有礼了。”

  叶玄知道风雅是何等之人,即便自己平时大大咧咧,此刻也不得不将礼节做的周全。

  风雅谁也不看,状似无意的点点头,低头看一下怀中的小徒弟扯着自己的衣袖哭的抽噎,青葱似的长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后背,却一句话也不说。

  一边的叶胜紧张的抹去一脸冷汗,心里只嘀咕幸好风雅没有生气,否则拂袖而去,自己还不得愁死。

  叶玄哪里知道自家父亲心中所想,见也没人叫自己入座,干脆靠着父亲的侧座坐了下来。

  招了招手,让身后的侯着的小丫头再添了一副碗筷,除了眼睛时不时往风雅那边瞟几下,闷不吭声的吃着饭菜。

  饭桌上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风小小哭的稀里哗啦,鼻涕口水全往自家师父的袍子上蹭,风雅却全然不在意。

  等到哭声渐小,风雅才一把将徒弟抱在膝盖上,从袖子里抽出一块蚕丝帕子,认真仔细的把她脸上的泪水擦去。

  再夹起几块子酥炸的小肉圆小口小口的往风小小嘴里送,全程无话。

  自知说错话,闭口不谈的叶胜,毫无食欲,却也偶尔夹一两筷子素菜,细嚼慢咽,目光时而若有所思的逗留在风雅身上,时而疑惑满腹的转移到风小小的小脸上。

  总而言之,这顿饭吃的最舒服的应该只有风小小一人了。

  午膳后,叶胜支开了儿子和风雅那个看起来有
些眼熟,也有点娇气的小徒弟,将风雅再一次请回了书房。

  书房紧闭,叶胜踟蹰几步,腹中将提前打好的草稿念了一遍,才几步跟上风雅的步子。

  “前辈,这一次北地突发瘟疫,就连您那侄孙都束手无策,若是您不再出手,只怕不用多日,整个北地便会尸横遍野,瘟疫横行。”

  叶胜欲言又止,良久在风雅面前站定,深深一鞠,言语恳切。

  风雅知道自家这个侄孙风然,是这一代的风家掌舵人。

  虽然风家今时不同往日,如今风家需要依附在叶家之下,才能苟且而立。

  他虽然不了解这一代的风家家族为人品行,却也知道,若想成为一家之主,其医术必然是整个家族的佼佼者。

  若是连风家掌门人都无法确证病因,莫不是如今风然学艺不精,便是北地疫病凶狠难断。

  风雅微微眯了眯眼睛,一束日光透过窗棂猛地照了进来,将那股凌厉的眸光隐在其中。

  恍然间,一声微叹飘落入耳中,随即响起了风雅淡淡的语音。

  “你早知我以无悬壶济世之心,何必强人所难?”

  “晚辈早已知晓您的意思,所以才……”

  顿了顿,叶胜头埋的更低,背脊曲如虾。

  耳边再一次陷入了寂静之中,叶胜脑袋里那根绷直的神经,似乎在等着某个合适的时机,或断,或松。

  “你且坐下,此事……”

  叶胜闻言
,神情一滞,微微期盼的抬起脸,身体一动,跨步上前,隔着一张矮几坐了下来。

  今日天气格外的温暖,初春的寒气暖暖的日头晒去了几分冷峻。

  风雅单手支撑着下颚,眼神定定的往窗外碧空中飘去,神色不喜不怒,似想似空,仿佛一潭没有一点波澜的深潭。

  叶胜眼角状似不经意的往风雅脸上飘去,想要从他的神情之中窥探出几分心中所想。

  看不出所以,也盯不出一朵花,叶胜心中更是忐忑不安。

  心里更是做着最坏的打算,情非得已之下只能请出那件东西,如果旧物都无法撼动他的决定。

  那么哪怕是绑着也要将他强行送去流炎城。

  他不信那满城的败落,癯劣的病人,满目疮痍,遍野尸横不会激起他那颗尘封的医者仁心。

  当然,这只是下下策,在这之前,他还需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竭尽全力去说服风雅点头同意。

  叶胜敛眸沉思,在心中酝酿良久,才试探性的开腔,打破满足的寂静。

  “前辈,您……的决定是?”

  风雅似是沉静在往事之中,全然忘记了身在何处,听见叶胜的询问,竟有一瞬间的茫然。

  “此事还得让我想想。”

  自己也算是看着眼前这个垂垂老者长大的,这孩子小的时候便得她的欢喜,这么多年了,他时不时来月如看望自己,虽口中未言,心中却早已将他看做自己的亲人。

  这么多年,也从没求过
自己什么,如果不是多年前发誓不再行医救人,此刻料想早已经答应了下来。

  若是当年她还在人世,如今又何至于落得如今这两难的局面。

  叶胜知道此事不可急于一时,如今他答应想想,便已经多了几分把握。

  心想要是实在不行,大不了就将拿东西拿出来,更何况那东西本来也是他的,自己不过代为保管而已。

  风雅似有在发呆,眼睛盯着窗外的某一点悬空。

  叶胜多了几分把握,便也不催促,干脆起身轻手轻脚的出门后,反身掩住了房门,出了书房而去。

  初春的日头总是难得很,冻了一个冬日的万物都渐渐苏醒,头顶的太阳慵懒的斜挂在天上,冷眼旁观着世界万物。

  懒洋洋的日光亲吻着满园的芬芳,风小小眨着大眼睛,好奇的凑近一株紫蕊赤叶的奇异花朵面前,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肉乎乎的食指,试探的戳了一下花瓣,忙又缩了回来。

  那奇异的花朵感应到外界的触碰,立刻将紫色的桃形花瓣全部合拢在一起,绿色的叶子慢慢盖住合拢的花朵,如一位娇羞的少女,又似一座围城,将城中最脆弱的部位隐藏在防御一下。

  “大哥哥,这朵花儿好奇怪哦!它怎么还会动呢?”

  不远处躺在草地,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闲自得的仰望天空的叶玄大少爷,听见那小团子蹲在一株奇蕊前面,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

  叶玄站起身来,随手拍了两下屁股,抖落沾上的泥土杂草,背着手小步小步的走了过去。

  小团子好奇的指着那朵颜色诡异的花,转身继续蹲了下来,双手握拳抵在两颊下,偏头看了一眼身边跟着蹲下来的叶玄。

  “这种花,我好像听父亲提过,它的名字好像叫知羞女,你仔细看,是不是很像一个怕羞的小女孩呀?”

  小姑娘恍然大悟的点头,“这个名字真好听,就像这朵花一样,都很漂亮呢!”

  弯弯的一轮月亮慢慢爬上了她的脸颊,叶玄怜爱的轻揉着她发顶,方才还在担心父亲能否说动风雅,在看见她娇憨的小模样,心情也莫名的好了几分。

  “小小,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和哥哥去吃好吃的?”

  小孩子都不耐饿,叶玄担心小姑娘饿肚子,便提议带她去吃东西。

  小小高兴的跟小鸡啄米似的,转身站了起来,双手展开,笑眯眯的望着叶玄。

  叶玄弯腰将她抱了起来,食指一曲,在她挺直的鼻梁上轻微刮了一下,笑着转身往厨房所在的疱院走去。

  一路上小姑娘叽叽喳喳个没完,叶玄难得的有耐心边回答她问得每一个稀奇古怪的问题,一边看着脚下的路。

  出了花园,没走几步,叶玄便远远看见疱院的一角翘起的檐角。

  不紧不慢的走了一小段路,穿过长亭,直直转了出来,一个满园春色,绿柳红花共争春的古朴的小院出现在眼前。

  叶玄抱着小小进了院子,院子里安安静静,院子角落处圈着几只鸡鸭,此刻见到陌生人进入,被惊吓的扑腾着翅膀乱叫。

  “李叔?”叶玄将怀里的小小放了下了,不轻不重的叫着这院子里的掌勺。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