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七十七章 驿站突变

第七十七章 驿站突变

  叶玄将小团子抱在怀里,指着地上纵横交错织成大小相近的格子道:“大哥哥教你玩个简单的,每个人五个棋子,横竖斜划,只要自己的棋子连城一线,就赢了。”

  叶玄担心小团子年纪太小,而自己也只会五子棋,闲着没事,消磨时间,便想着教小团子下五子棋。

  小团子不知道什么是三角形,叶玄便让她画圆执棋,自己则画三角形,好在小团子挺聪明的,叶玄只是将下棋规则说了一遍,便能融会贯通了。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蹲在灶炉前,身旁来来往往搬着东西的下人,时不时将好奇的目光穿过两人的头顶,投到地上那棋盘上。

  “咦?烧麦已经好了,”叶玄忽然一拍脑门,耳朵细细一听,灶上的笼屉嘟嘟的冒着热气,手中的枯枝一丢,起身就往灶后走去。

  拿过备好的干净的粗布,叶玄小心的把粗布贴在笼屉两边,手劲一使劲,将两笼屉的烧麦搁在灶头上,代它凉一凉,才将笼屉里跟花儿似的烧麦一只一只的放进碟子里。

  “小小,要不要尝尝?”叶玄贴心的将一只烧麦夹起吹了吹,再递到她的嘴前。

  “好好吃啊!”小小张嘴将整只烧麦吃了进去,像一只寻食的鼹鼠鼓动着两下,慢慢咀嚼着,含糊不清的吐了一句。

  叶玄将她手中的枯枝丢到一旁,弯腰将她抱到膝上,手里的碟子放到桌上,细心的为小团子擦去嘴角的残渣。

  “大哥哥,这一局,我是不是又输了?”小团子塞的满满一嘴,不停的一鼓一鼓的,小手里还握着另一半热乎乎的烧麦,大眼睛往地上看了看,有些失落的望着叶玄低下的脸。

  “额,不一定哦!现在的局面咱们可是打了一个平手,只要你的小脑袋瓜子再用力想想,说不定最后就是你赢了。”

  叶玄指着地上明显的只差一子,却被自己的三角形的棋子狠狠压制的最角落里的一处空格,局势胶着之中,围追堵截中,还有一处漏网之鱼,被小团子忽视了。

  小团子挥舞着两只爪子,将手里半只烧麦全部塞进了口里,身体一扭动,顺着叶玄的膝盖滑了下来,捡起被丢在地上的枯枝,稳稳的将一个圆形落在了那格子中。

  “大哥哥,我赢咯~”

  小团子双手叉腰,指着地上圆满落幕的一局,仰头大笑一声,得瑟的直晃小脑袋,完全忘记了是谁放水,让了自己一局。

  叶玄揉了揉毛茸茸的脑袋,将桌上剩下的烧麦搁进准备好的荷叶里,三下五除二打好包,“要不要趁热给你师父送去?”

  小团子用力点了两下脑袋,肉团团的小手拿过荷叶抱在怀里,摇摇晃晃的扭着屁股往门外走去。

  “大哥哥快点呀!一会儿该冷了,”小团子朝他挥挥手,站着原地耐心的等着他。

  叶玄大步跨出去,牵起小团子,就往院子外走去。

  忙忙碌碌一整天,月上柳梢头后,叶玄才边打着哈欠,边推开卧室房门。

  银光寥落,清冷含霜,零零
碎碎的白霜透过窗棂,洋洋洒洒的点缀在他沉睡的脸上。

  这一夜,叶玄一如既往睡的极好,早早的习惯性的被鱼儿叫醒,穿衣洗漱,不过今日,他的打扮却不像往日里,羽扇纶巾,青衫长袍,精神铄铄,温润如玉。

  好一番书生打扮。

  “少爷这书生打扮倒是俊俏的很,”鱼儿半跪着在他面前,仔细的整理着衣衫下摆,揶揄之话脱口而出。

  叶玄也作话,只眉眼弯弯,对着青铜镜子好生打量了一番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前往枫溪城一行,叶胜早已经有所安排,不仅仅将最为信任的暗卫指派给了叶玄,且将家主令牌交给了他,同时还明里暗里将最精锐的侍卫安排在一行人身边。

  此行一共九人,除开风雅,叶玄以及风雅的小团子徒弟外,叶胜还将暗卫首领暗月以仆人身份随时左右,至于其他五人则以各种身份随侍在旁。

  叶玄以书生打扮掩人耳目,对外称呼风雅为兄长,视小团子为侄女,其他六人皆是以两人马首是瞻。

  风雅化名雅锋,叶玄则唤为雅铭,“兄弟二人”此行则是带着小团子,以回乡探亲为名,前往流炎城。

  叶玄拜别父亲,最后在“管家”暗月的护送下上了那车,烟尘四起,车轴滚滚,直到扬长而去。

  马车里,小团子掀开帘子,小脑袋躲在后面,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东想西想。

  “师父,你看那个人手里捏出了一个人呢!好可爱。”

  小团子一手拽着帘子,一边回过头朝着自从上车后就一直闭目养神的人风雅激动的大声嚷嚷。

  叶玄笑着凑过脑袋往那窗前望,猝不及防被一只肉垫似的小爪子一推,脸被人按着贴在了车壁上。

  “小团子,给叔叔我挪开你的小爪子,”叶玄半边脸被小爪子按在车壁上,眼珠子往一边瞪着,嘴巴里哼哼道。

  小团子两眼珠子往他脸上射来了一道冷冷的刀锋,转过脸立马换上讨好的笑,按在叶玄脸上的爪子,悠的收回,小爪子贴上了师父的衣袖,撒娇似的摇摇晃晃着他的手臂。

  “小团子,再欺负我信不信,下一会我再也不给你做好吃的点心去讨好你师父大人了?”

  叶玄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脸颊,心里暗骂小兔崽子竟然还用了几分力气,嘴上也换上恶狠狠的需要,佯装不满的威胁着她。

  小团子一点也不害怕,淘气的扭过头朝他做了一个鬼脸,回头立马又可怜兮兮的扮起了柔弱,鬼机灵似的继续撒娇卖萌。

  “师父,下一次咱们再来这里,能不能带我出去玩耍?小小想要刚刚那个人捏的小泥人,师父,你说好不好嘛?”

  风雅微微半开的眼眸里,波涛汹涌,纠结一番,终是不敌小徒弟娇憨可爱,轻轻一叹,启声:“要不等到枫溪城的时候,师父陪你去街上逛一逛?”

  小团子咧嘴一笑,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小脑袋往师父温热的胸口一靠,整个小身子都缩进了师父的怀
里,微微往后仰,仰头看着师父白皙的下颚,微微一笑。

  风雅无奈的搂住了怀里的小人儿,继续闭目养神,马车里立马又陷入了一阵寂静中。

  马车颠簸,时不时走上凹凸不平的路面,又是一阵颠簸的人胃酸直往喉咙里冲,小团子似乎不太适应长途奔波,小脸被折腾的苍白,宝石蓝的眼珠子仿佛是镶嵌在一块顶级的白玉之中,模样看起来分外可怜。

  叶玄自从开到这个世界,就几乎没有长途跋涉过,就算是赶稍微长一点的路程,也多是狮鹫一类的飞行兽代驾,要说驾驶在马车中长途奔波,一时间他还有些适应不来。

  马车里唯一一个风轻云淡,毫无神情的人,也只有风雅一人了。

  “前辈,你不难受么?”叶玄捂着嘴巴,隔着手掌发出了闷闷的声音,脸色比起小团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风雅闭着眼睛摇头,怀里的小人儿不知道是不是窝的不舒服了,扭动着小身子爬了出去,他这才慢慢睁开了眼睛,目光跟随着跌跌撞撞站起来要掀开帘子的小团子的身上。

  “哇!”小团子种族忍不住心中翻滚的恶心,一把掀开了帘子,小嘴一张,一团团秽物猛的冲出了喉咙,空气里顷刻散发出酸臭恶心的气味,慢慢的被奔跑的马车带来的清风拂去。

  温暖的手掌隔着衣衫轻轻的顺着脊背上下抚摸,染着清香的桃花类似的气味飘进鼻中,整个小身子都被纳入了温暖的气息中,小团子微侧过头,湿漉漉的嘴边,下一刻立马被轻柔的绸缎帕子细细擦去。

  “好些了吗?”风雅担心的低头看着被马车折腾的苍白的小脸,心疼的将她眼角渗出的泪痕擦拭。

  小团子拨浪鼓似的摇了几下,“吐完了,”小身子扭过来,有些疲倦的将身体窝进了师父的怀里,困顿的眼皮一合,趴在风雅的膝头酣睡过去。

  叶玄看着有些不忍心,毕竟小团子年纪小小,自然吃不消长途跋涉的奔波,长臂一撩,掀开半边帘子,对着门外驾车的暗月道:“娃娃太小,吃不消,你慢点驾车,也不急着这几日。”

  暗月道了一声是,叶玄才落了帘子,扭头有些烦忧的看了几万熟睡中的小团子。

  风雅担心的看着自家小徒弟憔悴的睡脸,原本他是想一个人下山来赴约,却敌不过小团子的撒娇卖萌再卖惨,想想自己自打将她捡了回来,虽然并没有太过亲近她,却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太久。

  此行不知几日才能回来,风雅只好带着她这个小拖油瓶,驾着鸾凤来了此间,后来也本不让她跟着自己前往枫溪,流炎,小团子还未将自己的话听完,就又开始一哭二闹。

  小东西看起来小小一团,脾性却是和那人有几分相似,最后拗不过她,又不忍心将她丢在尚不熟悉的叶家,不得已下,只好让她继续同行。

  此行为了不引人注目,所有同行之人皆是化名前往,作为普通的一行人,出行自然只能用马车代替,他很少以马车代步,自身虽然尚可,可是小团子明显已经有些不适。

  此刻,风雅看着怀里往日里娇艳的小脸,此刻憔悴了几分,心里莫名的有些自责起来。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