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七十八章 驿站突变2

第七十八章 驿站突变2

  如此行驶了好几日,除开傍晚时候,马车会找一处水源之地停下来埋锅做饭之外,几乎是整日整夜的呆在马车上。

  即便有了叶玄的吩咐,暗月已经尽量将车速慢了很多,小团子依然晕车吐了好几次。

  如此巡返往复几次,叶玄看着风雅越来越阴沉的脸,和缩在他怀里皱着小脸强忍着难受的小团子。

  “暗月,这附近可有哪里有客栈一类的住宿?”

  叶玄撩开帘子,干干脆脆的问到。

  暗月疑惑的回头看他一眼,指着前面山峦绵延中隐约出现的几栋房屋的轮廓,“那里应该是驿站或者客栈一类的地方。”

  叶玄沈着脸道:“那今晚便借居此地,让小团子休息几日,咱们再继续赶路。”

  暗月虽心有微词,却也不好发作,只好点头称是,径直驾着马车往前方的客栈奔去。

  此行为了欲盖弥彰,以及有心之人的追杀,叶玄一行人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往枫溪奔去,然而中途生变,风雅虽然嘴上不说,可是那张阴沉沉的脸仿佛一层厚重的乌云压在头顶,同是也是心疼小团子的身体。

  无奈之下,叶玄只好在此地搁浅几日,暂时先让小团子养病几天,等到稍有起色,便再想办法重新启程。

  暗月吁了一声,将马儿稳稳停了下来,翻身下了马车,朝着车内禀报,“两位少爷,到了。”

  帘子一掀,首当其冲的是风雅抱着不适的小团子下了马车,叶玄也随后跟了下来。

  眼前是间简陋的驿站,从外面看起来不算太大,守在门口的小二忙迎了上来,谄笑着接过暗月手里的缰绳,一边点头哈腰的将几人迎进了院子,便被站内的掌柜子接了过去。

  叶玄眼风见小二拉着刚卸下来的马匹往后院走,忙给跟上来的随从递了一个眼色,随即回头跟上了风雅的步子。

  这个异界的驿站和叶玄前生所在的世界迥然不同,就连这驿站也不仅仅拘泥于开放给官家的人。

  此间居住的驿站虽然是公家设置的,却开放给所有路过之人,无论是富甲一方的商人,还是寒门穷困的文人学士,只要你有钱,没人会将你拒之门外。

  掌柜阅览众人,眼神极毒,眼睛只要往那来人身上的衣饰上瞧两眼,就已经在心里把人自动归位三六九等。

  风雅抱着小团子急匆匆的往门内走来,掌柜眼光一扫,立刻笑眯眯的转出了柜台,献殷勤般的迎了上来。

  “客官……”

  一句话未落地,掌柜子只觉得眼前身形一闪,人已经匆匆的上了楼。

  掌柜的尴尬的朝叶玄点点头,“不知道几位是打尖还是住店?”

  叶玄抬头额首往风雅消失的背影后一点,“我们是一同前来的。”

  “哦哦,那客官请往里面请,”掌柜的额头冒出一排冷汗,窘迫将众人往里面迎,边回头招呼一旁擦桌子的小二端茶倒水。

  叶玄摆了摆手,径直跟着上楼,“掌柜的,你家的房子可还有富余的?”

  掌柜扯着嘴皮子,勉强勾起了一抹谄笑,躬身在众人面前领着。

  叶玄一行人踩着嘎吱乱响的木楼板,爬上了二楼,转过拐角,看着走廊尽头有一抹紫色飞扬。

  “开门,”风雅听见响动,语气冷冷的朝掌柜吩咐到。

  掌柜子快步走近,手脚麻利的从怀里掏出一大串钥匙,叮叮当当的找出一个钥匙就往钥匙洞里面捅,咔嚓门上的锁被打开。

  风雅一把推开掌柜子,旋风似的往里面冲。

  掌柜一把老骨头,被风雅推开,身子不稳,差点就撞在门框上,幸好被身后的叶玄手疾眼快的扶住。

  “谢谢客官,对了,你要几间房?”

  掌柜战战兢兢的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弓着身谢过叶玄的出手相助,冷静下来,才想起还没问对方需要几间房间。

  “五间房,”叶玄还没开口,身后的“管家”立刻接话道。

  那掌柜也是一个有眼色的,一眼就看出了这一群人里头谁是贵谁卑,见叶玄并没开口,也不着急,耐心等着他。

  “那便五间吧!”

  叶玄便掌柜的点点头,擦身而过进了房间。

  “掌柜的先领我们往房间瞧瞧,我们家主人暂时留在这屋,”暗月侧身让出
一步,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掌柜自知惹不起这帮人,也不多留,抓起钥匙,就往隔壁房间走去。

  随后有侍卫将房门轻掩,大步追了上去。

  “小团子,严重吗?”

  叶玄在床前站定,担心的拧着眉看着风雅安静的将小团子放进被窝里,摸出小手仔细诊脉。

  “不好说,”风雅眉目肃穆,手下的脉搏时隐时现,看似水土不服,颠沛导致的晕车呕吐,貌似隐隐埋藏着什么,他并不确定。

  叶玄早闻风雅神医之名,又被父亲灌入过此人天上有,地下无的,在心里已经将他与神祗并在一处,此刻听见他不清不楚的一句“不好说”,心里顿时升腾出一股说不清的别扭。

  “那她如今应该怎么医治?”

  “不好说。”

  一句平平淡淡,毫无感情的话,瞬间让叶玄有些火大。

  不好说,不好说,妈的,亏了父亲还将你吹得天上地下的,连个晕车都治不好的神医,还真不如一个废物。

  叶玄在心底暗暗痛骂着风雅,然而对方除去方才着急时涌起的乌云满布之外,脸色仍旧如昨,所有情绪全部隐在了那张好看的面皮下面。

  让他有些跳脚抓狂。

  叶玄在背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眼见自己也问不出什么,只能干着急。又实在不想看见风雅那张无动于衷的脸,袍子一甩,干脆出了门。

  隔壁的房门已经被打开,叶玄缩头缩脑的往门缝里张望,看见暗月正在屋里四处走动,房门一推,走了进去。

  反身关了门,叶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凑到暗月身边小声道:“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暗月回头,弯腰行礼,“并无异处,主子可以安心住下,只是……”

  叶玄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迟疑,了然于胸的神色摆了出来,“不过停留几日,咱们不会赶不上。”

  暗月听他这样说,也知道此事已经板上钉钉,也就不再多话,恭敬的退了出去,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

  奔波劳碌了好几天,叶玄也累的实在不行了,仰头一眯,便死死的睡了过去。

  华灯初上,房门才被人从外面敲响,“小少爷,用晚膳了。”

  叶玄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推开门,脚步轻声的往床这边走来,眼睛潜意识里猛地一睁,意识却依旧混混沌沌,待到望了好一会儿的床顶,又被人喊了几声,意识才逐渐清晰起来。

  “怎么了?”叶玄偏过头,看着床前的暗月,声音闷闷还带着鼻音。

  “小少爷,用晚膳了。”

  叶玄起身整理整理衣衫,将睡觉时压的有些皱褶的衣袖捋了捋,带着暗月昂头挺胸,颇有派头的出了房门。

  下了楼,叶玄老远就看见偏安一隅的风雅正搂着小团子,小口小口的喂着稀饭,看见两人走近,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继续低头喂怀里的徒弟。

  “小团子,身体好些了吗?”

  叶玄走近,撩开衣摆坐了下来,张口便问靠在风雅怀中厌厌的小团子。

  小团子眼神有些空洞,下意识的将凑近嘴边的稀饭张嘴喝了下去,看见叶玄湊过脸,笑嘻嘻的询问自己身体情况,神情恍惚的点点头。

  叶玄有些悻悻,要是往日里小团子看见自己一定会咋咋呼呼的给自己介绍桌上的美食,可是现在小东西明显对桌上的一堆好吃的一副完全没有兴趣的模样,让他有些失望。

  叶玄嘴角张了张,实在找不出什么话说,只好端起桌上一碗稀粥慢吞吞的喝起来。

  一边喝着热粥,叶玄一边打量着有些局促的大堂。

  下午住下的时候,整个驿站的大堂还是寥寥无几,叶玄本来以为这个建在荒郊野外的小店,应该没有几个人投宿。

  然而眼前灯火灿烂的大堂里,却意外的座无虚席,右手边的邻桌坐着暗月和其他几位侍卫。

  其他几座倒是个个都陌生的很,推杯换盏之间,让这个小小的驿站添了几分热闹,几分人气。

  叶玄不作声吃着粥,看着满桌子的点心和菜肴,见风雅不动筷子,一心只给小团子喂粥哥,饥肠辘辘,空空如也,本该食指大动,此时也没了食欲。

  不知道是不是驿站的饭菜不合口味,叶玄发现邻桌的饭菜,也几乎只动了粥饭,倒是浪费了一桌子的饭菜。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