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七十九章 突变

第七十九章 突变

  草人高的草丛里,借着黑夜的掩饰,叶玄努力半跪在草丛中,努力的将整个尚显宽阔的脊背隐藏在茫茫黑色里。

  躬身跪在地上,犀利的目光借着被轻纱蒙住的淡淡月光,一只手小心的扒开草丛,偷偷窥视着不远处那一抹身影。

  “小小别动,等那个坏人走了,咱们再去找你师父好吗?”

  叶玄感觉到身下被保护的小团子不耐烦的动了两下,担心被不远处的杀手发现踪迹,忙低下头凑到她耳边小声的安抚道。

  小团子也算是懂事,虽然睡到大半夜被人莫名其妙的从被窝里捞出现,又被师父和大哥哥一路交替的抱着往外跑,折腾了半夜,师父忽然不见了,心里虽然担心,却也明白十步之外的那个四处搜索自己的黑衣人,一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叶玄见怀里的小团子没了动静,胸口处温热的呼吸声隔着衣裳都能感觉到小娃娃的紧张情绪,垂下的衣摆一紧,低头看去,正好撞进了一片清澈的湖水之中。

  “别担心,”叶玄握了握小团子肉乎乎的小手,勉强露出了一个笑脸。

  就在刚刚,叶玄还在驿站的房间里睡的迷迷糊糊,奔波了几日,总算暂时可以解乏了,自然睡得熟了几分。

  直到睡着睡着忽然感觉脖颈一凉,潜意识里被惊醒,眼睛猛地一睁,竟然看见窗前一个黑衣男子正挥剑向自己砍来。

  叶玄被激起一身冷汗,电光火石间手中凝聚起一团淡蓝色的元气,眼见着那剑气往自己脑门上劈来,手中暗暗汇聚而成的元气顷刻砸向了那人的胸口。

  黑衣人一时大意,原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中,谁知道自己提前给他喂了毒,竟然还是被对方成功偷袭。

  黑衣人似是很不甘心,一个鲤鱼打挺,仿佛没事人一样,挥着长剑凝结着体内一半的元气往叶玄身上砍去。

  叶玄怎么肯轻易束手就擒,自然大手往发顶一抓,闲时被当做簪子插在发间的嗜血刀,霎时间化成百倍大小被叶玄紧握在手中。

  本想着一路掩人耳目,再抓紧赶路,中间不做停留,所带的一行人,明里暗里都是一些绝顶高手,甚至有好几个暗卫的身手都在自己之上,自己大约也不会用到这嗜血刀,谁知道老天爷总是不会入凡人所愿。

  叶玄不仅不能一刀解决这黑衣人,又担心纠缠下去自己也讨不了好处,便一心想要往门口逃去。

  手中的嗜血刀挥动虎虎生风,身形一闪,黑衣人凌厉的一刀,带着十足的狠劲将身边厚重的木桌一劈为二。

  叶玄瞪着眼睛,手中嗜血刀一提,稳稳的将猝不及防挥来的一刀给格开去,身子一侧,黑衣人手里的长刀扑了空。

  “你他妈是谁?谁让你来杀我的?有种就别做缩头乌龟,报上你的大名。”

  叶玄眼风带刀,刀刀往那黑衣人身上砍去,好看的一双丹凤眼中,仿佛被一片阴森森恐怖的森林覆盖,从之中蔓延而出的寒意似乎有些能
将万物冰冻的能力。

  黑衣人被他冷峻的目光瞪的一愣,待回过神来,手臂处一痛,低头一看,手臂处潺潺流出了血色,隐约可见白骨。

  叶玄也是怒不可遏,偏偏脸色却是格外的阴沉,方才自己气势逼人,恰巧震慑住了来人,其实他心知肚明,此人修为在自己之上,如果不是对方意外走神,说不定自己此刻身上已经挂彩了。

  不多时,本来安静的驿站开始热闹起来,一墙之隔的隔壁里也隐隐约约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叶玄心下一乱,知道自己一行人多半是被赶来追杀的杀手追了上来,或者也可能是被提早埋伏在此处的杀手逮了个正着。

  反正无论是追杀还是埋伏,若是不尽快摆脱,仅仅是和对方交手的数十招里,他便已经知道自己一行人里,多半只能和他打个平手,要指望有人能将其压倒性的解决,大概只有暗月一人。

  他不知道黑衣人的同伙伸手是否也和他一样,他只知道这人修为不可小觑,他不太担心暗月几人,只是忽然奇怪被父亲安排在暗处的侍卫,见到自己被人追杀,为何迟迟不见现身?

  心里又困惑又烦忧,出发之前父亲也派了不少暗卫保护风雅前辈,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形是否一样,若是和一样,那边惨了。

  因为据父亲所说,风雅前辈是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没有任何修为。

  叶玄一边拧眉暗骂了一声,一边脚下生力,狠狠的往那黑衣人的下盘踹去,下了那人跌跌撞撞往后退去了几步。

  “小子,老子今天就是来拿你娃娃的小命的。”

  说完那黑衣人还古里古怪的笑了一声,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刺耳,就好像玻璃猛地往铁皮上一划拉,刺的人耳朵难受的紧。

  叶玄稳稳的站在那黑衣人的身后,方才急着往外跑也没太在意来人,现在仔细打量,却发现这人个头挺矮的,大概只到自己的胸前,从头到尾都被黑布裹成团,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

  “你他妈是谁?敢做不敢当的贼儿子,”叶玄狠狠朝他啐了一口唾沫。

  那黑衣人倒也不生气,语气依旧古古怪怪的的很,双手环胸,露出的一双眼睛里透着几分猫捉老鼠的玩弄神色,“爷爷我就算是敢做不敢当又如何?你能把我怎么样?你现在可自身难保了,还这么嘴硬,不怕死吗?呵呵!”

  黑衣人的声音格外的刺耳难听,一句一句刮在心里似的,听得叶玄凭空生出几分烦躁,“我特么都要死了,你他妈至少告诉是谁要杀我吧?”

  那黑衣人咕噜咕噜吞了一口唾沫,圆滚滚的眼珠子微微一眯,那神色似乎在自鸣得意,叶玄似乎隔着那黑黢黢的遮面,都能看见那人肆无忌惮的嘲笑。

  “你都快死了,还需要知道那么多吗?”

  叶玄强压住心上喷涌的怒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心灰意冷,“我知道我打不过你,我的手下此时只怕也是性命难保,这样的我,你还在忌惮着?看来你也不过是个小啰啰而已,只怕你并不知道你上头的
主子是谁吧?”

  黑衣人似乎并没有被激怒,反而嘿嘿一笑,“小娃娃,姐姐我可是这群人的头头,上头的事情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杀你的人,我可是比谁都清楚哦?”

  叶玄面色渐渐泛起了气死般的灰色,然而他自己却不知道,刻意背在背后的右手此时正将体内丹田处滚滚而动的元气慢慢汇聚在手中,十指紧握的拳头里有几缕蓝光漏了出来。

  “如此,那你便说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追杀我的?”

  那黑衣人眨了眨眼睛,湛蓝色的瞳孔里闪烁着莫名的喜悦,“这个呀!当然是大爷我的……意中人了?不是意中人,谁他们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来叶氏的地盘上杀人?”

  若不是那个人许了自己一个愿望,谁她妈没事往别人的地盘上蹿?这叶氏虽然比不上天罗宗的其他几个大型的氏族,但是也算的上势力庞大,敢在人家官家建的驿站里动手,也是冒着被叶氏整族追杀的危险。

  更何况要不是提早知道了叶胜有一支暗卫,主上又特意将一支暗中训练的势力交给自己,只怕今晚还没有碰到这几人的衣袖,就被突然冲出来的暗卫给灭了。

  据事先得知的消息,这支暗卫实力不可测,整个叶氏除了叶主叶胜之外,无人可知其踪迹和修为。

  不过好在主上聪明,设下了这么一盘局,请君入瓮,各个击破,如今只怕对方死伤不少。

  想到此处,黑衣人不由有些洋洋得意,看向叶玄的视线更加的轻视和傲慢。

  “那先生你的主上,莫非是个女子?”

  叶玄静静的看着他,眼中敛去了先前涌动的怒气,心下一静,一计上心头,脸色沉沉,眸光沉沉,仿佛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看不清楚心中所想。

  “如何看得出我的心上人,就一定得是个女人?嗯?”

  黑衣人脚下一勾,将一旁倒下的椅子放正,一屁股坐了下去,看着叶玄的脸色很是有信心,也不担心对方突然出手偷袭,自己扭头倒了一杯茶水,掀开蒙脸的黑布一角,慢慢的喝了一口。

  叶玄可以放软了语言,他现在所做的是要让对方放松警惕,等到时机成熟,才能夺门而去。

  心里虽然十分担心风雅师徒,却又不得不想办法敷衍面前的黑衣人,一颗心好像被人放上了铁板之上,慢慢炙烤着,焦躁难熬。

  “莫非先生喜欢男子不成?”叶玄也学着他的样子,将地上倒地的凳子扶起来,敛袍坐了下来,隐在手中的元气渐渐化成一道惊雷,只待他狠狠打出去。

  “噗”,那矮个子黑衣人闻言一口热茶噗嗤喷了出来,湿漉漉的黑布贴在脸上,看向叶玄的眼神竟然又几分古怪。

  “你这个小娃娃,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脑袋里竟是污秽之物。”

  叶玄竖着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刚刚还十分激烈的发抖声,不知不觉竟然静了下来,心里的石头猛地直坠入深渊,忐忑不安的很。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