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八十章 中毒

第八十章 中毒

  叶玄心里惦记着众人,也没有心思再和黑衣人周旋下去,眼见着四周兵器碰撞声,发抖声,还有呵斥声等等都安静了下来,甚至连门外沉闷的脚步声也霎时间没了

  他暗叫一声不好,立刻猛地一头栽倒在地,双眼紧闭,人事不醒。

  心口好痛,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噬,又好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利刃一刀刀的戳在心上。

  不见流血,却痛的不能呼吸。

  黑衣人看见叶玄栽倒在地,面色灰暗,全身蜷缩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眼睛如脱水挣扎快要死去的鱼儿,往上翻着白眼,嘴角还渗出了一丝黑色的血迹。

  “哟,小东西,看来是尸骨丸发挥效用了,小娃娃求求大爷我,说不定大爷我一时同情心泛起,给你一个干脆也说不定哦?”

  叶玄困难的将目光聚集在,停在面前的一双黑色的长靴上,脑袋不停的抽出着,心口传来的剧痛一点一点吞噬着自己的意识,他艰难的扬起了头,目光停在那一双肆意嘲讽的眼睛上。

  四目相对中,胸口不停传来的剧痛让他开始变得麻木,嘴巴慢慢的一开一合,有气无力,完全发不出一个音节,倔强的看着那双眼睛,眼中的哀求之色明显至极。

  “你什么时候……给我下的毒?”

  “就在你睡的很熟的时候呀!”

  叶玄猛地一个战栗,个怪人竟然在梦里给自己下毒,自己竟然浑然不知?

  “想要我给你一个痛快?”

  黑衣人慢慢蹲了下来,一手紧紧的箍住他的下颚,往上一抬,让他的目光和自己平视,幸灾乐祸的发出几个难听的笑声,手指不老实的在他俊俏的脸上摸来摸去,末了竟然有些失望道:“小娃娃长得倒也是俊俏很,倒是可惜了这张脸,大爷我就有一回好人,送你去见阎王爷可好?”

  叶玄脑袋直冒冷汗,平生第一次被男人调戏了,要不是忍着剧痛无法施展元气噬,他一定会拼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把这个怪人给灭了。

  黑衣人一把甩掉了叶玄的脸,见他疼的一脸冷汗,全身颤抖,嘴角渗出越来越多的黑色血水,一双清澈的瞳孔越发失了生机。

  “别怪我,”黑衣人手中长刀一沉,双手并握,扬起刀锋就要往他头颅劈去。

  说时迟,那时快,本来一副快要气绝的叶玄,眼睛一动,猛地睁开,一撑一跃间跳了起来,背后早已经准备好的一记元气雷,狠狠的冲着那黑衣人的胸口砸了下去。

  只听见那紧握着长刀的手一松,叮当一声摔落到地上,被叶玄一拳头砸中心口的黑衣人,一脸惊诧的看着突然间“复活”的叶玄,身体一软,重重的往后扬去。

  “找死,”叶玄一脸往不知是死是活晕倒过去的黑衣人身上,猛地踹了一脚。

  扶着胸口步履艰难的转身往在走去
,探头探脑的往门外望了一眼,无论是灯火昏昏沉沉的走廊,还是门洞大开的隔壁,都安静的诡异,没有一人的身形。

  叶玄捂着胸口咳了几声,嘴角黏糊糊的,迎风一吹凉凉的,伸手一抹嘴角,凑到眼前一看,黑乎乎透着血腥味。

  料想自己中了毒,心里却还是挂记着众人,叶玄小步小步靠着墙壁慢慢挪动着,他没听说过什么尸骨丸,但是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来也怪,刚刚心口还疼的要死要活的,现在只觉得胸口沉沉的坠着一块石头,沉甸甸的麻木到几乎感觉不到那里装着一颗心。

  不知道这是不是剧毒入骨的症状,叶玄捂着胸口,挪步走到隔壁原本住着暗月的房门口,朝着屋子内,小声的喊了一声:“暗月。”

  空荡荡的房间里,满地狼藉,烛火摇曳,无人回应。

  叶玄也不多做停留,见房间里没人回应,又抬腿往另一间房间找去,房门大开,依旧喊了一声,无人回应。

  如此往复,叶玄伸出半个脑袋往最后一间房间窥探,依旧不见半个人影。

  叶玄没折了,又回头扫了一遍这层楼的其他房间,昏昏暗暗的走廊里挂着几盏大小不一的灯笼,昏黄的烛火只能看出那些沉寂在黑暗里的房间,个个关门闭户,不见响动。

  刚刚两方势力发抖声,器物的摔裂的声音,就是隔着房间自己都能清清楚楚的听见,为什么这些
房间里连烛火都不见点燃。

  如果不是这些人害怕牵连自己,不敢出门,那就是这些屋里的人此刻根本就不在房间里。

  叶玄越想越觉得这些房间看起来格外的空格,就好像夜归的游人遇见觅食的怪物,只消一口,就可以将你吞去腹中。

  叶玄如今身中剧毒,知道只有快点找到风雅才有一线生机,有担心对面的房中扔有人埋伏之中,便急急的在身上几处大穴上一点,扶着墙壁往楼下走去,有些破旧的楼梯木板被踩的嘎吱乱响,整栋木楼里,诡异的只有脚下的嘎吱声,叶玄不由从脊背冒出一阵寒气指望脑袋顶上窜。

  下了楼梯最后一阶,叶玄警惕的靠在墙壁上,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脑袋四处扫了一遍,楼下的烛火自然混浊,可视距离不过十几米,甚至连院子的出口处都辨认不出。

  叶玄将手中的嗜血刀抵在胸前,以防万一有人突然冲出来,又转身往楼上瞧了几眼,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一手抹去嘴角上流下的黑血,胸口坠着沉闷的“石头,”让叶玄呼吸困难,甚至急促,紧紧捂着嘴巴,叶玄努力压低声音咳了几下,挪开手掌,目光灼灼的盯着掌心上一滩黑血。

  叶玄将手里的黑血往衣摆上一抹,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吸了几口气,气息一滞,努力将胸口涌出来的咳嗽憋了回去,呼吸往复几次,才勉强平衡了呼吸。

  顺着来时的记忆,叶玄小心的避开黑暗里大堂里摆放的桌椅,不知
道楼下方才是不是也发生了发抖,靠着墙壁慢慢挪步,脚下撞上硬物,一顿,叶玄慢慢蹲了下来,仔细借着不远处蒙蒙胧胧的烛火,才勉强看出地上隔着一块金属制成的手掌大小的块状物。

  轻手轻脚的拿了起来,偏过头凑到眼前,借着光也勉强看的清楚那是一块令牌,只是上面的字,一时间还看不清楚。

  叶玄将东西收入怀中,踉跄的站了起来,继续扶着墙壁顺着走了出去。

  驿站外,一轮明亮的弯月慵懒的挂在天空中,周遭的浮云时不时慢慢悠悠的路过,忽明忽暗。

  叶玄拢了拢衣裳,以手握拳抵在嘴边轻声咳了咳,面前陷入了茫茫的黑暗中,他迟疑了半天,闭上眼回想了一下,来时的时候,紧挨着的官道一旁有一条狭窄隐秘的小路。

  脚下的草丛里碎石乱布,叶玄身子止不住的摇摇晃晃,意识开始有些浑浑噩噩,步子开始不稳,好像走在软软的棉花糖里,眼前一黑,步子一歪,人事不醒的倒在草丛里。

  不远处的草丛中,蒿草密布,无风自动,不时,一个小脑袋冒了出来,声音由远及近,糯糯的女孩子声音在整片空旷的草地里响了起来。

  “师父,那里好像有个人。”

  整个草地里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蒿草丛中慢慢由远及近的往叶玄倒下的地方摇动,片刻后,黑乎乎的小脑袋冒出了草丛,声音软软,“师父,他好像是……大哥哥?”

  风雅警惕的往周遭扫了扫,才将怀里的小团子放到一边,把贴面倒地的叶玄翻了身,抽出被压在身下的一只手,仔细探起脉搏。

  “师父,大哥哥怎么样了?”小团子手脚并用的爬到风雅的背上,小声的贴着他的耳朵问到。

  风雅不作声,右手反手将背上的小娃娃抱了下来,“小声点。”

  小团子忙双手捂着嘴巴,大眼睛认真的眨了眨,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风雅皱着眉毛,手下的脉搏微弱的探查不到,要不是他医术高超,必然会认为叶玄根本已经死了。

  “师父?”小团子双手捂在嘴边贴在风雅的耳朵,声音小的几乎不可闻。

  “暂时无妨,咱们先……”

  风雅半跪着身子,想要将叶玄扶起来,忽然耳朵一动,黑暗中剑气凛然,直冲而来,风雅手下一松,将叶玄重重的丢到地上,反身将小团子扑倒在地。

  “师父,”小团子惊恐的抱着风雅,小身子不停的打颤。

  风雅轻轻拍了拍小团子的背脊,低声安抚,“别怕,有师父在。”

  小团子胖乎乎的小手紧紧抓着风雅胸口的衣领,小脸紧紧的贴着。

  草丛中似有不安在躁动,风雅一手将怀里的小团子塞进了地上昏迷的叶玄怀里,手劲用了八分力气,狠狠的在他脸上留下了十个手指头。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