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八十一章 逃跑

第八十一章 逃跑

  叶玄迷迷糊糊的被人扇了两耳光,只觉得脸皮火辣辣的疼,眼皮困难的撑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样温润如玉的脸颊。

  “前辈?”叶玄半撑起身子,方感觉胸口一沉,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团子正紧紧的抓着自己胸前的衣服,感觉到自己身体一动,小脑袋才慌慌张张的抬了起来。

  “小团子?”叶玄将小团子抱了起来,目光炯炯的四处搜索的风雅的身影,明明刚刚睁开眼睛还看见他半蹲在面前,不过转眼间,就跟风似的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前辈,”害怕草丛里有埋伏,叶玄只能尽量小声的蹑手蹑脚的弓腰扒着草丛小声呼喊。

  空气里除了微凉的夜风扑面而来,头上那轮月亮时不时隐在厚厚的云层里,叶玄甚至连脚下一米内的动静都无法完全辨认,脚下踟蹰,他不敢轻易挪步,害怕一会儿风雅前辈一会儿回来,不见人影,该担心两人安危了。

  初春的夜灯渐渐转冷,叶玄抱着怀里不知道是太冷,还是太害怕一直不停的哆嗦的小团子,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仿佛掉进了无边的深渊之中。

  一切都显得格外的安静,安静的连草丛里躁动的虫子们,都似乎沉入了无尽的梦境中。

  叶玄敞开宽敞的长袍,用胸口的暖意拥着小团子,也许是温暖驱逐了心头恐惧,也许是叶玄沉沉的胸膛给了她莫名的安全感,反正小东西颤抖的身子慢慢安静了下来。

  “快跑,”忽然间整片草地奔袭而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将依旧埋伏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的两人震的一惊,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这是风雅的声音。

  渐渐的原本安静至极的草地,立刻血脉跳动起来,四周由远及近,蔓延而来各种各样,像是虫鸣,又像是狮吼,又仿佛头顶不远处飞来了一只只振翅狂鸣的群蜂,声音像是波涛浪涌,片刻间打碎了了命令,汹涌澎湃的朝叶玄埋藏的这片草地本来。

  叶玄伏在地上,仿佛千万只骏马奔腾而来,刚刚那一句话也立刻被隐在了这气势磅礴的怪声中。

  “不好,快跑,”叶玄右手一捞,把小团子抗在了肩头,拼了命似的往记忆里来时的地方奔去。

  小团子被他扛在肩头,小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夜色太暗,叶玄顾不上小团子水土不服,还病着的身子,只顾着拼命在蒿草从里狂奔,月色打在地上隐约只能看见一些碎石杂草的大致轮廓,叶玄速度太快,好几次眼前一晃,脚踝一扭,差点将肩头的小团子给摔了下去。

  “大哥哥,你说师父会不会受伤啊?”就在刚刚,小团子被叶玄抗在肩膀上往回跑时候,朦胧的月亮露出半个头,正好将月光圈在一处茂盛的榕树下,而树下一有两人打的正热闹,她隐约从那两人中认出了自己师父的身影。

  “对啊!前辈不会武功啊!他这样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回家
和父亲交代?怎么对的起流炎,枫溪两城翘首以待的百姓?”

  叶玄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犹豫之间,脚步已经慢了下来,身后狂风怒吼,隐约可以听见那风中藏着的怪声,叶玄不敢停下脚步,虽然不知道身后死命追赶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怪物,但是他能感受到那怪物身体里所散发的真元,远远高于自己。

  如今自己都尚未能保全,又怎么能拼着搭上肩上小团子的性命,去和身后的怪物抗衡?若是自己死了,如今前辈不知身在何处,没了自己的保护,小团子也必死无疑。

  如今不知道前辈在何处,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今不见人,亦不见尸,前辈那样风采决然的人,说不定此刻一定找了一处安身之地,等着危险过去,再来寻找两人也说不定。

  叶玄心下迟疑,越想越觉得风雅是不会轻易被人得手的,肩上一沉,也顾不上去看一眼,两条腿抡圆了在黑夜里狂奔。

  看不清楚前面被杂草掩盖的小路,身后是穷追不舍,甚至都不知道是个什么鬼东西的催命鬼一步不歇的在黑夜里追杀自己,夜风像是一把把小刀割着人脸生疼。

  耳边是忽然渐起的狂风,叶玄看不清脚下的路,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跑了多久了,他在心里暗暗骂了几句,要知道自从他穿越到这个世界里,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满腹挫败感,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就被追的如此狼狈。

  许是跑
的太急太快,心里又是担心又是害怕,气息渐渐不稳,气喘如牛,身后恐怖的呼啸声越来越近,肩头的小团子也不见动静,叶玄心里顿时急了起来。

  心头一慌神,脚下不知道撞上了什么硬物,步子一歪,带着整个身子往一边倒去,叶玄也来不及做他想,只得快速将肩头的小团子拢到怀里,低头护着她的脸,整个身体迅速倒地,摔倒的声音重重的隐在了身后的呼啸声中。

  叶玄紧紧的抱着小团子,整个身体就地蜷缩,他知道此刻要是起身,必然会被只有几步之遥的怪物撞个正着,说不定还来不及反应,就会被那怪物生吞活剥。

  他不敢冒冒然的起身,只得在心里祈祷那怪物在黑暗中的视力能和平常人一样,在这种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那东西看不见跌落在不远处草丛里的自己。

  叶玄死死的闭着眼睛,怀里的小团子完全没有任何动静,他担心的小心的将手指摸索到小团子的鼻尖处,温热浅浅的呼吸才将他心中那颗悬起来的坠落下去。

  那奇怪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耳边一样,叶玄看不见这黑夜里的任何事物,他甚至不敢在小东西的耳边喊一声她的名字,他生怕如此会引来那怪物。

  “呜呜呜,”空气里如厉鬼一般的哭泣的声音,诡异的将原来的怪声吞没,仿佛此刻四周从地底深处涌出来一批又一批的厉鬼,争先恐后的想要摆脱死亡的桎梏。

  那声
音忽远忽近,叶玄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望向一望无际的黑色之中,天空中原本薄弱的月光,早已经被厚重的乌云遮掩的密不透风,一时三刻根本不会散去。

  默默松了一口气,叶玄将怀里软绵绵的小团子搂在胸前,单手小心的扒开蒿草,匍匐在地,一点一点的尽量轻声的挪动着身体。

  那种诡异的声音震的人毛孔都不由自主的渗出了一层冷汗,顺着健康的麦色肌肤大颗大颗的滑落进干裂的唇畔,咸咸的,刺的伤口有点生疼。

  叶玄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唇角,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里的水分好像都在这一刻蒸发干净了,整个身体带动着五脏六腑,四肢感官,都在叫嚣着对水的渴望,这种干渴症状好像不是这区区几个时辰在出现,好像是沙漠中几天几夜滴水未沾的旅人,仿佛下一刻就要因为脱水而死。

  叶玄强忍住对水的渴望,使劲咽了几口唾沫,口腔顺着喉咙直到胃部深处,都火辣辣的疼,像是盛夏里被日头灼伤的肌肤一样,疼的让人有种想要撕裂的冲动。

  怀里的小团子安安静静的,叶玄只能搂着她的腰杆,尽量抬高手肘,避免她垂下的脑袋被草丛里的石头碰到,身体里突然出现的各种症状,让叶玄不得不将它和先前中的尸骨丸联系到一起。

  如果是尸骨丸毒发之时,那自己必然只有死路一条,叶玄有些不甘心,转念忽然又想到了方才被风雅几巴掌强行弄醒了,自己昏迷的时候,对方不可能发现不了自己毒发的模样,即便没有透过镜子,叶玄也知道自己那时的样子一定不是很好看。

  况且,方才月光虽然朦胧,却也勉强能看见自己的脸色,风雅那样的神医怎么会察觉不到?

  若是如此,那为何自己身体又会突然出现这种怪异的症状?难道是解毒后的后遗症?亦或是方才风雅来不及给自己解毒?所以自己体内的剧毒压根没解?

  叶玄不敢再往下去向,甩了甩脑袋,将那些消极的猜测全部丢出去,又自我催眠了几次,告诉自己体内的毒一定被前辈解了,此刻不过是出现了一些后遗症。

  自我催眠后,他已经深信自己已经被解毒,只要不碰上毒发,叶玄也就不担心会被那怪物弄死,毕竟现在的局势,多少还是偏向自己这边。

  耳边除了依然无休无止的鬼哭狼嚎,眼前依然如墨色一般黑暗,手脚并用,轻手轻脚的扒开草丛,偶尔会被一些细碎的石子划伤手指和膝盖,体内某些地方有暖流流出,被夜风一刮,刺的有些生痛。

  手掌心里粘粘糊糊的有液体流出,叶玄也来不及去看手上的伤口,一味机械的往前爬,只求能尽快的甩掉那东西的追踪。

  叶玄在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只要这一次摆脱了凶险,来日他一定要找个好师父,努力修炼,待到有一日扬眉吐气,他必定要找到今日下背后下黑手的幕后主使,一定要揍的对方连妈的不认识,才能以报今日的窘迫和耻辱。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