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八十二章 脱险

第八十二章 脱险

  随着身体里的温暖流逝,匍匐前进的四肢开始不自觉的微微颤抖,叶玄知道如果不快点想办法疗伤止血,即使自己身负绝学,也抵不过最后血尽而亡。

  叶玄不敢再挪动身体,害怕挪动的越快,体内的血液加速循环,血小板不能凝结,这样只会导致血液流出越来越多,最后伤口无法愈合,甚至溃烂流脓。

  就地停了下来,叶玄竖起耳朵仔仔细细的将四周的动静纳入耳中,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只是耳边那恐怖的叫声渐渐远去,甚至他还能感觉到那怪物所带来的狂风之后,空气里泛起的泥腥的气味,飘进鼻子里让人有种想要作呕的冲动。

  暂时远离了危险,叶玄绷紧的神经才稍微松了一些,不知道怪物是否真的离开,我不知道头顶的月亮什么时候从乌云里钻出来,叶玄只想要就这么躺着,不再去管那些潜伏在黑暗中的蠢蠢欲动的势力。

  四肢百骸疲倦乏力,叶玄仰面朝天躺着,风冷冷的拍打在脸上,叶玄困顿的缓缓闭上了眼睛,折腾了一夜,被碎石划破的身体被风亲吻着,似有点麻木,几乎感受不到伤口被割伤时细碎的痛感。

  合上眼睛,四周依旧一片黑暗,叶玄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其实还睁着眼睛,眼睛转了两圈,感受到眼皮的束缚,才松懈了下来。

  脑袋里闪过前世今生,如放电影一样,将一张张无比熟悉,亦或者喜欢至极,厌恶至极的脸孔,不急不躁,不疾不徐的展现在眼前,又悠悠的拉远距离,直到模糊不明。

  旋转木马,一圈一圈转着,拉近放远,最后定格在一张笑眯眯,和蔼慈祥的中年男子的脸上。

  眼角荡起的纹路,重重叠叠,眼中是沁入骨髓的爱怜,就这样定定的搁在眼前。

  叶玄意识混沌的看着那张脸,倍感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来那人的名字,迷茫的仔细盯着那张脸。

  “孩子,父亲等你回家,”那张脸依旧笑的柔和,笑得温暖,嘴唇开阖,轻柔的说了一句。

  父亲?

  叶玄脑袋立刻炸了似的难受,那张慈祥的男人,轻轻缓缓的重复着一句话,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小团子揉着眼睛,爬了起来,刚刚不知道怎么了,自己竟然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如果不是身边传来叶玄哭喊着挣扎,手臂不小心撞到了她的脑袋,她此刻还茫然无措的瞪着眼睛望着这一幕黑色。

  小团子想要站起来,睡得太久,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身子不稳,又跌坐了下去。

  她不敢大声呼喊,即便身边的怪声已经消失无踪,却也不敢轻易出声,生怕再将那东西引出来。

  小团子四肢着地,小心翼翼的往哭喊声处爬去,两人距离不过一只手长度左右,不消一会儿,她已经在地上摸索到了叶玄挣扎摆动的右手。

  胖乎乎的小手紧紧的抓着叶玄宽厚的手掌,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在黑夜里上下挥动着,“啪”的一声轻响,触手一片湿漉漉,小手轻轻捏了捏手下湿冷的肌肤,在确定碰到叶玄的脸颊,小团子才左右试探的碰了几下,往上摸去是湿漉漉的头发,顺着一路往右边耳朵处抹去。

  “大哥哥,快醒醒,”小团子力气不大,小手握着叶玄不安的手掌心,几次都差点被他挣脱开去,小团子没法,只好放手,低下脑袋,凭感觉凑到叶玄的耳边,小声的喊着。

  空旷的意识里,白茫茫的一片,那张脸迟迟不去,一张一合的一直重复着那句话,仿佛魔咒一般紧紧箍着叶玄的脑袋。

  叶玄挣扎挣脱不开,头疼好像快要被人一刀劈开一样,身体里饥渴的感觉再一次汹涌澎湃,铺天盖地而来,身上各处伤口开始疼的火烧火燎的,耳边软软糯糯的声音,一步一步,一点一点驱散了混沌的意识。

  “咳咳咳,”叶玄猛烈的咳了几声,小团子闻言忙紧紧抓住他的手臂扯了两下,“大哥哥,你还好吗?”

  叶玄下意识的点点头,后知后觉一片漆黑,才张了张嘴,吞了一口唾沫,启声道:“别担心,我没事。”

  沙哑难听,叶玄捂着喉咙连连咳嗽了好几下,才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刚刚,没事吧?”

  小团子自然知道他问得什么,忙道:“刚刚不知道怎么了,竟然睡着了。”

  “没事就好,”话落,又是几声剧烈的咳嗽声。

  小团子顺着叶玄的衣袖摸到宽大的袖子下面的握成拳头的手,小手掰开了他的食指,暖暖的包裹在小手心里。

  “哥哥,你说师父会来救我们吗?”

  叶玄捞起跌坐在身边的小团子,揽入怀里。

  “别担心,你师父会
没事的,哥哥也会带你去找他。”

  喉咙一甜,叶玄咬紧牙根,将涌上的鲜血咽了回去,又是几声局促的咳嗽。

  他有些怀疑,自己体内毒也许真的还没解。

  想到此处,叶玄不由心生悲怆,自己好不容易在异世存活下来,又有一个这么疼爱自己的父亲,如果心里不是还惦记着父亲,想必刚刚指不定就魂归故里了。

  如今叶家内忧外患,父亲日渐苍老的身体还强撑着整个叶家,若是自己今日真的命丧于此,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巨大的打击,他真的担心父亲是否经受的住。

  蜷缩在叶玄怀抱里的小团子,脸上一凉,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顺着脸颊滑了下来,落进胸前的衣领深处。

  小团子往脸上一抹,抬起头什么也看不见,也许是眼前的困境让她也添了几分难过,也许是想起了不知身在何方的师父,鼻子一酸,也带了几分哭腔。

  “大哥哥,你哭了吗?”

  小团子呼吸有些急促,开启还是小声的抽噎,渐渐的哭声里带着一半的委屈,一半的难过,懂事的闭着嘴巴低头嘤嘤嘤的哭着,叶玄默默的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心疼的将怀里的小团子抱了起来。

  “别哭了,小心哭丑了你师父不认你哦,”叶玄强颜欢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轻快一些。

  月光挣脱了乌云的桎梏,从厚厚的灰色中露出了一角,给寂静的草地铺上一抹银霜。

  “师父才不会嫌弃我呢!”小
团子撅着嘴,小手胡乱的抹去脸上的斑斑泪痕,不想要叶玄看见自己的模样,倔强的转过头,眼神缥缈。

  叶玄眼中有浅浅笑意划过,心头的难过隐隐去了几分,一心只想保护怀里这小小的一团。

  空气一窒,叶玄抱着小团子反身蹲下去,将身影藏入茂盛的草丛中。

  “小团子,不说话,有东西来了,”叶玄扒开草丛,后半夜的月光慢慢退去了朦胧,越来越亮的光芒打在两米外的一个高瘦的黑衣人身上。

  隔得太远,叶玄看不清那人的目光投向何处,却生生感受到那人浑身散发的危险。

  叶玄紧张的手心直冒冷汗,蒿草上凝结的露珠湿了整只衣袖,风肆无忌惮的往里涌,直往胸口处奔去,怀里的小团子清澈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安分的靠着他的胸口蹲在地上。

  月下的黑衣人,站在草地正中央,转了一圈,仔细查看着草丛里的蛛丝马迹,刚刚那个俊俏的男人倒是漂亮的很,可是不太怜香惜玉,招招致命,要不是自己下的一手毒物,暂时将他逼退,只怕那男人还真的不死不休。

  不过主上说的要这两个男人的项上头颅,可是自己对那样美丽的男人,还真是下不了手,不如找个机会玩玩,等到玩腻了,再动手杀了,也没什么不可以,反正主上也说一定要立刻马上带着头颅回去见他。

  黑衣人迎着月光,微微眯了眯眼睛,张望了片刻,抬腿想要走出草地,转回客栈,心里有些记挂着那几个被暗卫引出去的手下,现在是不是回到了客栈。

  月色清冷,寒风凌凌。

  脚下成片成片的蒿草被碾压分开贴到在地上,黑衣人不疾不徐的走着,看似毫不在意,眼角的余光却随时伴随着脚步挪动,警惕的观望着四周,手中的长鞭被紧紧握着手中,一刻也不见松懈。

  整片草地里,除了隐秘在草丛深处的虫鸣,和纵横交错的树枝间嘶声啼叫的夜鸦,只听得见渐渐由远及近的细碎的脚步声。

  叶玄一头冷汗的埋了埋头,努力的将脑袋往草丛躲,伸手将怀里的小团子往胸口塞了赛,更是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看着小团子亮晶晶的眼睛眨了眨,才放心的继续拔着草去窥探那人的路径。

  黑色的短打劲装擦着茂盛的蒿草的叶子,发出沙沙的轻响,叶玄抹去头上的冷汗,心里随着那人的脚步声,一点点的往上悬起,自己此时中毒未明,看那人的路径明显是往自己身后走去,看样子应该是要回客栈,凭着先前在客栈里和另一个黑衣人交手后,叶玄担心这个人身手也许同样不在自己之下。

  自己现在身边还有个小团子小拖油瓶,自己若是拼命相搏,也许还能拼出一条血路,但是碍于小团子,他真的不能保证两人能全身而退。

  “哒哒哒”渐渐可闻的脚步声传入耳中,摩擦着那颗悬起的忐忑的心脏,叶玄掂量着对方的修为,如果来人和客栈里的黑衣人修为不相上下,依着自己现在浑身是伤,就连呼吸都是紊乱的,对方根本很容易就能察觉出自己躲在草丛中。

  叶玄反手一抬,迅速呼吸交换几次,将局促的呼吸调整,将丹田里的元气顺着小周天循环一圈后,心口一窒,一口血顺着喉咙就要冲出来,好在被叶玄一口银牙堵在了口腔里,最后猛地咽了下去。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