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八十四章:脱险3

第八十四章:脱险3

  后半夜的月光格外的明亮,清辉打在从草丛里探出来的英俊的侧脸上,清冷的微光好似大自然馈赠的完美的面具,浑然天成。

  叶玄抬头看清楚来人,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心里感概颇多。

  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会将性命丢在此处,甚至愧对于风雅前辈的嘱托。

  暗月抬眼往另一边厮杀至酣的战局看去,虽然此时那黑衣人处于下风,几乎被白衣侍卫和黑衣暗卫压制的毫无反抗之力。

  但是暗月心知肚明,此人不过是因为自己一时偷袭得手,暂时被压制,此人身手敏捷,虽未和他交手,叶玄也知道此人必然不是一般的小喽啰,料想时间一长,战局胶着,那黑衣人生了法子,指不定最后败下阵的就是自己这一方的人。

  “速战速决,”暗月推动着体内真元朝那战成一团的混战中一吼。

  “主子,咱们赶紧回客栈,那里已经被我们控制了,风神医此刻也在客栈中疗伤。”

  叶玄眼皮一跳,惊讶道:“前辈竟然受伤了?可眼中?”

  暗月跪下来,将叶玄怀里昏迷不醒的小团子抱入了自己怀里,一手穿过叶玄的腋窝搂着他的后背,将他扶了起来。

  “主子,你的身体?”

  叶玄面色苍白的摇摇头,扭头往兵兵砰砰的乱成一团的混战那处看去。

  “是暗笑,暗灯,和明了三人?”

  混战里的三人配合默契,手中各自拿着长鞭软剑齐齐朝那黑衣人劈砍去。

  那黑衣人一身黑子裹身,唯有一双凄清的眼眸在黑夜里亮的格外醒目,目光一瞥,百忙之中应付着三人的纠缠的黑衣人,仍旧抽空往叶玄这处投来凌冽的目光。

  刀刀锋利,似乎很是后悔没有发现这个潜伏在身侧的漏网之鱼。

  叶玄两腿战战,蹲的太久,酸麻感立刻顺着脚底板爬上了腰间,痒痒麻麻根本站不稳。

  暗月眼疾手快的一把将摇摇欲坠的叶玄搂住,担心的低声道:“主子,你受伤了?”

  叶玄摆摆手,“不是,是蹲的太久,两条腿有些酸麻,动一下那感觉直往心口里钻,你让我就这么站一会儿就好。”

  暗月便也不再多话,一手将小团子搂在臂弯,一手扶着叶玄站在原地。

  心下虽然有些着急,担心三人无法生擒那黑衣人,亦或者甚至无法困住那人。

  叶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不远处身影胶着的四人,重重叠叠的身形扭转变化,起初还稳稳占据着上风的三人,似乎开始有些力不从心,那黑衣人身手果然不同凡响。

  不过区区半柱香都不到,已经逐渐扭转战局,依靠着一身绝顶的武功,配合着体内浑厚的元气,发挥的淋漓尽致。

  起初靠着突然袭击,三人合力围攻对方,想要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可对方实力实在是强悍,好几次三人手中的利刃奔着黑衣人身体几处薄弱地带而去,都被对方早一步察觉后,轻轻
松松的躲了过去。

  若不是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且三人配合默契,心有灵犀,只怕早就被黑衣人轻易攻破。

  暗笑眼风往暗月那处飘去,不知为何两人还不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心里又清楚如果继续和这黑衣人缠斗,只怕最后几人都逃脱不了被此人斩杀于刀下的厄运。

  目光回转,暗笑百忙之中,朝身侧舞动着绸缎一般的灵蛇剑的暗灯使了一个眼色,又迅速和主攻黑衣人身后大穴的明了递换了眼色,手中的长鞭混合着体内七成的元气,一起一落之间,长鞭扬起血色的灵光。

  果然,被暗笑搏命似的招数逼得退步连连,手中白光一现,还没来得及扬起,就被身后一直蠢蠢欲动的明了一掌拍向脖颈处的命门,身后掌风一滞,黑衣人身子一让,堪堪躲了过去。

  暗笑忽然大吼一句,“莫要呼吸,”话未落下,一片白色粉末被司机而发的暗灯扬手朝那黑衣人面门洒去,其他三人立刻紧闭呼吸,从白茫茫的粉末中迅速抽身往叶玄这处跑来。

  偏巧后半夜的风向正是朝着东北方向,也就是四人刚刚打斗的那边吹去,三人飞也似的跑出了白色粉末散落的范围,直直的跑到叶玄面前。

  “主子,此地不宜久留,”暗笑,暗灯,明了三人齐齐在叶玄面前站定,右膝触地,半蹲下去,朝叶玄行礼。

  叶玄忙将三人扶起来,微微动了动两条腿,那种酸麻的感觉退去了不少,又尝试了迈了一小步,“那我们快些离开吧!”

  叶玄侧过身子,想要从
暗月怀里重新抱回小团子,却被他一手轻轻格了回去,“主子,你现在身体尚虚弱,不宜太过操劳。”

  叶玄也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心下也不甘成为别人的拖油瓶,也就不再强求,转身大步流星的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那黑衣人?”叶玄担忧刚刚暗灯洒下的白粉能否拖延住对方。

  四人匆匆忙忙往客栈赶去,身后打斗的地方被一圈白茫茫如迷雾一般的结界罩住,那黑衣人来不及紧闭呼吸,就在暗灯洒下白粉的一瞬间,大口吸进了喉咙,此刻才感觉到整个口腔连带着喉咙至胸腔里的五脏六腑,都跟过敏似的,奇痒难耐,甚至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整个人被周遭的飞扬的星星点点逐渐吞噬,鼻腔里发出几声轻微的闷哼声,七手八脚四下瘙痒,却又找不到痒痒所在,身下不稳,整个人后仰倒地,挣扎着四处抓挠,不过片刻,黑衣人周身上下被挠的鲜血淋漓,没有一块好的皮肤,全身又痛又痒,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手脚似乎用尽了力气,瘫软的倒地不起,被白粉侵入了神经系统,神经末梢逐渐失去了感官,目光渐渐空洞,直到涣散。

  和暗灯猜想的十分吻合,不过片刻时间,那黑衣人已经被白粉侵蚀了躯体,生命在黑夜中慢慢流逝。

  “如果属下猜的不错的话,那个黑衣人此刻只怕快要去见阎王爷了,”暗灯冷笑一声,他对自己所炼制的这“蝶舞”可是信心百倍纵观整个大陆,只怕都没有几个人能解这“蝶舞”的蛊毒。

  叶玄脚下一顿,侧头疑惑看向他“刚刚那个白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

  暗灯的身高要比叶玄高出一个头,碍于上下有别,他刻意低着头,半躬着身子,恭敬的道:“回主子,那白色的粉末,其实并不是粉末,而是属下所炼制的蛊毒,名唤‘蝶舞’”。

  叶玄点点头,回想了一下刚刚看见的那满天飞舞的星星点点,看起来却是有些向远观的蝴蝶翩飞,只是一想到这东西是暗灯炼制的蛊毒,脑袋里就冒出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小虫子的壮观景象,不自觉的犯了密集恐惧症,感觉从脖颈处蔓延到脚底板的鸡皮疙瘩纷纷冒了出来,让他不禁冷汗泠泠。

  一路不再言语,脚下生风,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几人便借着月色找到了回客栈的路。

  客栈前,四人成田字形将叶玄护在中间,暗月走到门前,握着铁环敲了两下木门。

  门内很快有了回应,门内的人也不开门,只说了一句叶玄听不懂的话,听起来应该是某种暗号,因为暗月随后对上,门才从里面被人缓缓打开。

  门内是个清廋且有些佝偻的中等个子的男人,那男人长得清秀的很,如果不是有着一副男人的骨架摆在眼前,叶玄还以为眼前是个小娘子女扮男装混进了队伍里。

  叶玄好奇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清秀的男人,“这位是?”

  暗月见叶玄不认识他,忙上前一步引荐道:“这位是凤源城的官宰上官泽,今晚我们在驿站遇袭后,属下派遣了明戏拿着令牌前往最临近的风源求援,碍于最近来自于流炎城的疫病传染,主城都城大人要坐镇于城中,所以特意派了官宰前来支援。”

  叶玄隔着长袖不动声色的往腰间摸去,令牌果然不见了,知道令牌在暗月手中,他也不着急。

  至于眼前这个官宰,他知道这官宰的官衔大小和前世所在的中国各个省会的副省长大小差不多。

  疫病横行,未免传入其他城池,父亲特意让各个城主务必对于外来人要严格盘查,这凤源城正好又处在连接着几大氏族商业往来的繁华城池,肩上重担自然不轻。

  如此重负,还能勉强抽出一支队伍前来营救自己,看来还是十分重视自己这个叶氏宗族的嫡长子。

  那门内的官宰很有眼色的朝叶玄行了行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侧身让开了路。

  叶玄小声的在暗月耳边吩咐了一句,见他进门后直接快步上了木楼,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客栈里的情况如何?”转头,叶玄不露声色的朝那官宰看了一眼。

  原本他们所计划的是一切秘密进行,尽可能不去惊动各城势力,所以才会在离开之前刻意给风雅前辈举行了一个大型的接风洗尘的宴会,将所有有心之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按照计划,此刻的叶府只怕已经有人易容后,按部就班的代替几人生活在其中。

  只是如此大的一个烟雾弹,如今却不得不被人掀开了内幕。

  看来得好好的想个办法堵上凤源城主和眼前这个官宰的嘴了。

  叶家如今内忧外患,要是被人暗地里支持叶成父子一派的人知道了此行,只怕会惹来更多的祸患。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