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八十五章:凤轨

第八十五章:凤轨

  出行之前,叶胜就特意将几人叫到书房,把这几年里收集到的情报中,暗自支持叶成一派的势力在沙盘上圈点。

  此行前往枫溪,流炎二城时,他们也特意避开或者绕道这几处城池势力。

  支持叶成的实力十有四五成,偏偏这凤源城的城主,凤轨不偏不倚,既不暗地里向叶成俯首称臣,也不明着讨好谄媚叶氏家主。

  凤轨中立的态度虽然惹的叶成不快,但是凤轨所占据的凤源城兵强马壮,富庶一方,又恰是连接着各大氏族的商业往来的重要城池。

  就连叶成也不得不忌惮这人三分。

  据说此人的祖父凤轩曾是上一代叶氏家主叶爽的启蒙老师,为人博学多才,正直无私,恰恰叶爽又十分争气,小小年纪就比同龄人出色许多,所以很得凤轩的喜欢,就连出行,也时常将她带在身边。

  其孙凤轨更是幼年跟随在祖父的身边,和上一代家主叶爽,风家上一代家族风雅,几乎可以说是打从光腚开始就有了交集。

  三人也算是青梅竹马的发小了。

  叶玄在脑袋里思索了一番,心里捉摸着这凤源城主的心思到底是偏向哪一方的,思虑良久,也没得到结论,只因为对方处事从来不偏帮任何一方。

  “禀报主子,下官带领的羽灵军早在一个时辰前将客栈里全面控制,此间的掌柜和小二死在先前的火拼中,如今尚有嫌疑的一些人正被关押在柴房,半柱香前,下官见暗首领几人还不见回来,又派了一组人马出外搜寻,看天色应该要回来了。”

  那男子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刻意落后一步,走在叶玄的身旁,听见叶玄的询问,立刻站住脚,恭敬的向他回话。

  叶玄随便找了一条长凳坐了下来,脸上不惊不喜,看不出神色,只是听见官宰回话后,淡淡的朝他点点头。

  心中思绪万千,眼前的男人敌我不明,叶玄警惕四起。

  “如此有劳阁下星夜兼程前来营救,我叶玄感激不尽。”

  凤源城原本就是叶氏的富庶城镇,即便势力忠厚,兵强马壮,也得依附着叶氏这棵参天大树,虽然凤轨分属中立,也不过是叶氏众多城池中的一个稍微亮眼的城池。

  叶玄本来可以理所当然的接受官宰的支援,但是因为凤轨态度不明,他才不想落下个叶氏长子傲慢无礼的名声。

  叶玄起身,朝下首的官宰一拜,摆出了一个感恩戴德,礼贤下士的态度。

  那官宰也许没想到这叶氏的嫡长子,竟然屈尊降贵向自己行礼,一时竟有些愣住了,直到身边跟随的属下拐着胳膊肘捅了他几下,他才受宠若惊的忙躬身回礼。

  “这些都是下官应当做的,主子言重了。”

  叶玄也懒得再和他虚以委蛇,只敷衍了几句,便带着身后暗笑,暗灯,明了三人往楼上去。

  整个驿站已经被上官泽控制住,驿站的几处入口全部重兵把守,此处位于荒郊野外,倒也不怕有投宿之人前来打扰,反倒是可以震慑隐藏在黑暗中的有心人。

  叶玄径直走到了木制走廊的尽头,将最后一间客房轻声扣响,门内有疏离的声音传出来。

  “谁?”

  “叶玄。”

  “进来。”

  暗笑三人守在门口,叶玄应声推门而入。

  房间里的桌上搁着一个精致的镂花牡丹的熏炉,袅袅熏香盈盈环绕,淡淡的清香顺着鼻尖飘进身体里,舒服的让人精神不由一震。

  “小团子她,身体如何了?”

  知道风雅早就回了驿站,小团子突然喷血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叶玄担心小团子身子反复,打进了驿站后,就让暗月抱来找风雅。

  叶玄几个小碎步快速走近床前,风雅一身华服锦缎,背对着他正在为榻上昏迷不醒的小团子诊脉。

  风雅并不言语,床尾摆放的青铜飞鹤盘花迎枝的烛台上,有清风拂过,摇曳的烛火,投下橘色的光,在他低垂紧皱的侧脸上镀上了一金色。

  叶玄见他不回答,也不再追问,刚毅的唇线一紧,只盯着榻上一团惨白的小脸,心头紧紧揪在一起。

  房间里有烛花炸裂的脆响,好闻的檀香在鼻尖忽隐忽现,叶玄猛地捂着胸口咳了几声,呼吸不稳,急促的在喉间来回几次,才勉强将咳嗽的欲望压了下去。

  努力调整着呼吸,叶玄抬眸,正撞进一双清澈的瞳孔中。

  “你的身体?”

  风雅僵直着身子一顿,起身将叶玄扶到桌前,抬手将他的手腕放到桌上,专心致志的为他诊脉。

  “诶?怎么会?”风雅小声嘀咕了一句。

  叶玄满脸雾水的盯着他,“前辈,我是不是快要毒发身亡了?”

  风雅摆了摆手,收回收放在膝盖上,微微沉吟片刻,才奇怪道:“先前我将小小交给你的时候,就已经给你吃了解药,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具体是中了什么毒,但是我能确定你中毒并不凶,而我给你喂下的解药几乎是可以解百毒,当时我也是确定你没事后,才敢去引开黑衣人。”

  叶玄这才想起风雅神龙见首不见尾,当时自己还抱怨他到处乱跑,原来人家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才以身犯险去引来黑衣人。

  这样想来,叶玄不由有些愧疚。

  自己不仅胡乱猜忌,还辜负了风雅的托付,让小团子深受重伤。

  “前辈,是晚辈没用,辜负了您的托付,让小团子受了如此重的伤,”叶玄霍的一下站了起来,惭愧的朝他一拜,迟迟不肯起身。

  风雅并没有被他突然的举动惊诧,反而疏淡的朝他摆了摆手,“小小的伤势和你没关系,我会想办法治好她的,只是你的伤势估计还需要几日的休养才能继续赶路。”

  叶玄见风雅并没有埋怨自己,心下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是看向小团子的脸色,依旧沉重。

  天边晨曦渐染,不消多时,棉花糖似的云朵慢悠悠的在碧空中游走。

  叶玄站在车辕上,大手一挥,马车滚滚向前驶去,左右跟随着暗月带领的明卫,被羽灵君重重包裹在其中,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凤源城去。

  一个时辰前,叶玄从风雅的房间里退了出来,把手里拿着的
药方子交给了明了,转身推开了隔壁的房门。

  叶玄总感觉小团子这水土不服的病症奇怪的很,也都过去了多少日了,也不见有半分起色,昨夜还莫名其妙的吐了血。

  去问风雅,要么不说,要么转移话题,虽然他保证过一定会把小团子治好,可是这种明明有事,还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真让人有种揍人的冲动。

  提起桌前的茶壶,叶玄半是出神半是认真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杯子还未贴上嘴角,就听见门外响起了暗月的声音。

  “主子,属下有事求见。”

  叶玄放下茶杯,扬声道:“进来。”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白衣的暗月领着身后黑白掺杂的几人走了进来。

  白色是明卫,黑色是暗卫。

  黑白共同出现在自己面前,让叶玄不由眉头一皱。

  “主子,属下刚刚循着记好,将尚存的剩余的暗卫和明卫带了回来,请主子定夺。”

  叶玄冷眼扫了一遍房间里的众人,才冷冷道:“如今明卫暗卫还各剩几人?”

  跟在暗月身后的一黑一白两个男子,慌忙上前,毕恭毕敬答到:“此一役,明卫折损两名,伤三人。”

  “暗卫无人折损,轻伤三人。”

  “对方死伤如何?”

  “总体人数不明,不过上官大人让手下打扰驿站的时候,敛尸十具,其他不知。”

  叶玄越听面色月沉重,此行父亲为了确保三人安全,特意派遣了整个明卫和暗卫中最精锐的侍卫跟随左右,为了掩人耳目,总体人数上不过区区十数人左右,却是个顶个的绝顶高手,不想这般修为的高手,这一役还是折损不少。

  不过相比之下,对方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死亡人数居己方数倍。

  “主子,明安卫所伤之人,属下已经让人前去治疗包扎,恰好那上官大人送来了上好的疗伤圣药,几人又是轻伤,相信不日便能痊愈,至于战死的二人,属下已经就地埋葬,哀训已经飞鸽传书回去了。”

  暗月见叶玄迟迟不作声,担心他心生怒火,牵连手下,忙挺身而出。

  叶玄收回远去的思绪,朝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其实他并不想迁怒于谁,只是不甘心被人轻松击破,狼狈不堪的到处逃窜,还连累两名明卫折了性命。

  “昨夜客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醒来,不见守在身边的暗卫?”

  叶玄不咸不淡,不怒自威,暗月以为他这是在责怪自己护主不利,吓得膝盖一曲,狠狠的跪了下去。

  “是属下护主不利,求主子责罚。”

  叶玄话还没落地,身后又是砰砰两声闷声跪地的声音。

  “求主子责罚。”

  “求主子责罚。”

  叶玄有些头痛的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垂头跪在的三人。

  其实他不过想要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