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八十六章:凤轨2

第八十六章:凤轨2

  叶玄耐着性子解释了好几遍,自己并不是事后问责,而且真心想要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

  也许是听出了叶玄解释的真的有些薄怒了,暗月才带头站了起来开始回忆昨夜客栈发生的祸事。

  果然,那些晚膳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一堆人里,有一半都是被人雇佣前来追杀叶玄一行人的杀手。

  那些人趁着叶玄一行人多日赶路,疲倦不堪,掉以轻心之时,发动了夜袭。

  这些杀手凶神恶煞的杀手在动手发动夜袭之前,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暗杀了其他借宿的客人,连带着驿站里的掌柜和守夜的小二,等到杀手摸到叶玄,风雅以及其他明卫的房门前的时候。

  隐藏在黑暗了暗卫才后知后觉,随后两方展开了激烈的厮杀,叶玄身边的暗卫也不得已参加了战斗,将还在酣睡的叶玄独自丢在了房间里。

  明卫暗卫纷纷出动,整栋木楼里一时间只闻兵器的碰撞声,空气中涌动的各种阶段的元气,以及惨烈的叫唤声。

  黑衣人诡计多端,一招调虎离山用的炉火纯青,守在风雅和叶玄身边的明卫暗卫纷纷被调离了驿站,等到人去楼空,幕后操纵的黑衣人头领才真正的登场。

  为了不惊动叶玄一行人,一直紧跟其后的黑衣人数量也并不多,所以在指挥了多数黑衣人将两人身边的侍卫引开后,那古里古怪的黑衣人才轻松松的出现在叶玄的床边。

  而另一间房间里的风雅早已经在侍卫们被尽数引开之时,抱着小团子飞身跳下了木楼,往另一处自认为安全的草地跑去,不过他的动静引来了四处搜查他的另一队黑衣人的注意。

  之后的事情叶玄也就清清楚楚的很,等到暗月回过味来,跑回驿站,将整个驿站翻天覆地的找了一遍,都找不到叶玄的影子。

  情理之中在叶玄的房间里翻到了那块叶家令牌,不得已才派遣了人前去凤源城求援,不过幸好叶玄安然无恙,否则他便要在这驿站里自刎谢罪。

  至于为什么上官泽能在几个时辰里从千里之外的凤源城赶到此间,叶玄一点也不奇怪。

  先前就知道这凤源城处在繁华的商道上,城中物产丰富,又民风纯朴,其主要产出,一是靠近南边海域里的丰富海产,二是各家各户都会饲养千里飞马。

  据说这千里飞马,外形和以前所闻的童话故事里的独角兽几乎无二,又能一个时辰行路千里,所以格外的珍贵,虽说家家户户都饲养,却从不轻易贩卖。

  叶玄将昨晚的事情了解了个大概,才将三人打发下去休息,正准备简单收拾一下,也去补一个眠。

  哪知道眼睛还没有闭上,就听见暗月在门外着急的敲门。

  没办法叶玄只好套上衣服,起身开门。

  叶玄看着门外暗月面色焦急,以为那些不知死活的黑衣人去而复返的时候,暗月将一封刻了凤字的紫泥封口,写着“叶主亲启”字样的信交到他的手里。

  叶玄猜都不用猜这封信的主人是谁,三下两下撕开了信封口,抽出一封叠的整整齐齐的信展开来,凑到眼前,一口气看完。

  “主子,风城主有请,说是想请你移驾凤源城,修养几日,聊表心意。”

  叶玄虽然并不想去凤源叨扰,毕竟对方是敌是友尚不分明,要是冒然前往,如果对方有不臣之心,自己这区区数十人如何抵抗的了那城中的千军万马?

  “主子,到底去还不去?若是不去,属下这就去婉言谢绝。”

  “去,怎的不去?不去的话,他还真当我怕了他!”

  叶玄踟蹰,转念却又一想,凤轨占据凤源城如此有利的地势,又兵强马壮,虽然眼前还看不清对方倾向哪一方,既然一切尚未确定,就会有扭转乾坤的可能,如果能说服凤轨全力支持父亲这一派,亦或者能影响他一二分,那对巩固父亲在叶族中的地位,只怕会有极大的好处。

  昨晚驿站一役,只怕整个叶氏氏族里的有心之人,都已经识破了父亲抛出的这个烟雾弹,对于一心想要拉拢凤轨的叶成而言,自己答应
凤轨的邀请,出现在凤源城中,无论他是忌讳凤源城主这个位置,还是担心弄巧成拙,让凤轨这棵大叔倒向父亲这边,他都不敢在凤源城中放肆,如此相较这荒郊野外的驿站,凤源城中更安全,而且自己一行人疲乏困顿,正巧可以借凤源休养生息几日。

  更何况,今日自己进了凤源城中,即便他日凤轨愿意向叶成俯首称成,叶成也不会对他抛心置腹,真心招待。

  叶玄乐见其成。

  暗月见他答应了下来,便立刻出门整顿行礼马匹,这次凤轨特意让人多带来了几匹千里飞马,供叶玄驱使。

  叶玄睡意全无,又去了风雅的房间告知了接下来的行程,才自己回到房间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行礼。

  值得一提的是这凤源城特有的千里飞马确实是非比寻常,不仅通体雪白,长嘶如凤,且额角的那一顶独角晶莹剔透,仿佛是总不融化的冰晶凝结而成,叶玄坐在车辕让,打发了跟自己抢着驾车的暗月去和暗笑挤同一匹千里飞马。

  身后的马车里,风雅正不紧不慢的给依旧昏迷的小团子针灸灌药,一番忙碌下来,屁股还没坐热,就看见小团子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皮,虚弱的直嚷嚷着马车里热的慌。

  风雅没法子,只好抱起小团子,拉开车帘子往旁边一挂,盘着腿坐了下来。

  “诶?小团子醒了呀!”

  叶玄听见身后的动静,往后一瞥,看见一脸病气,盯着自己身前驾着的两匹千里飞马,展颜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小团子眉毛弯弯朝她笑了笑,指着他驾驶的千里飞马,瓮声瓮气道:“这个马儿好漂亮,跟雪似的,大哥哥它们叫什么呀?”

  叶玄心疼的看了一眼不过几日,就瘦了一大半的小团子,回过头,佯装高兴的回到:“这两匹马儿叫做千里飞马,小团子是不是很喜欢?”

  身后被风雅小心抱着的小团子还来不及回答,就是几声猛咳,叶玄忙又是回头一瞥,他驾着马车,没办法回头顶着小团子看,他也不想眼里的内疚和难过被她看见。

  明明鼻尖酸的想要落泪,却依旧装着很开心的样子,背对着小团子,长鞭紧握,声音好似很轻快道:“那小团子就要好好养病哦!等到身体好起来,大哥哥就教你学骑马,好吗?”

  猛烈的咳嗽断断续续的,风雅担心小团子再受风寒,强行将她抱进了马车里,帘子放下,将车里车外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身后代替小团子回答的是一连窜轻微的响动,迟迟不见回应。

  叶玄抿了抿嘴角,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他都要救回小团子,虽然到现在为止,他对小团子的病情依然一无所知,但是潜意识里有个他一直可以忽视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也许小团子不是寻常的水土不服,也许她得了什么疑难杂症,甚至让风雅这个如华佗再世,名满天下的神医都束手无策的绝症。

  否则为什么风雅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治愈她?为什么在自己追问病因起色的时候,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刻意避之不答?

  风雅种种奇怪的举动,都将整件事引向另一个极端,一个让叶玄闻之毛骨悚然的极端。

  身下猛地颠簸,叶玄手中长鞭差点被甩了出去,握在手里的缰绳一紧,千里飞马扬起前蹄长嘶,尖锐的类似凤凰一般的刺耳啼鸣声,震的叶玄耳膜一颤,出神的魂魄回归体内,目光往手中的缰绳看去,一只青筋毕现的粗狂大手正紧紧勒着两匹千里飞马,叶玄潜意识里跟着抓紧了缰绳。

  “外面怎么了?”车里的风雅被颠的砸到车壁上,整个胸膛护着怀里昏昏欲睡的小团子,看到她平安无事后,才怒声轻呵。

  叶玄忙转头回道:“没事,只是马匹被惊到。”

  马车里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暗月纵身一跃,跳上了车辕,使劲浑身解数,才将受惊的马匹重新安抚下来,又恭敬的将叶玄请回了马车,准备亲自驾驭马车。

  整个队伍因为叶玄走神导致马匹在转弯的时候,没能及时调整,差点撞到一旁的山壁上,不得不停下来再次整顿一番。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