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八十七章:凤轨3

第八十七章:凤轨3

  叶玄有些窘迫往闭目养神的风雅脸上扫了一眼,摸了摸鼻尖,再看了一眼又沉睡过去的小团子,身体坐的直挺挺,目光灼灼的盯着对面的车壁上用来装饰的芙蓉胜景图。

  暗月驾轻就熟的驱赶着马车前行,眼见区区数个时辰后,映入眼帘,越发近了的凤源城城门口,顿时卸去了几分疲倦。

  龙飞凤舞的凤源城三字被人入木三分刻在城门口之上,虽不见半分金玉修饰,却朴实无华,仿若浑然天成。

  城门门史老远就看见坐在千里飞马之上,在队伍前面引路的官宰上官泽,立刻将方才斥责路过百姓的嚣张模样,换成一副讨好谄媚的表情,忙不迭的小步跑上去迎接。

  上官泽朝身后一摆手,前进的队伍立刻停住了脚步,他见城门使跑上来,也不下马,颐气指使的让他命令人放行。

  官宰有令,城门使哪敢不停,忙小跑回去,让城门口搜查着往来行人的手下,立刻推搡的把正在接受盘点的路人推开去,自己也带着手下连连退了好几步,纷纷毕恭毕敬的等着叶玄一行人的通过。

  叶玄拧着眉毛看着城门使推搡着百姓,目光和偷偷摸摸抬起头的城门使隔空对视了一眼,城门使还来不及讨好的朝他笑着,就被叶玄一个瞪眼给吓得立刻垂下了脑袋。

  马上领路的上官泽颇有些威风八面的意味,俯瞰着那下的百姓,凭空生出了几分优越感,手中长鞭还没扬起来,那避让在两旁的人群里突然窜出了一个人影,白影一晃就往城里冲。

  上官泽朝那人影大喝一声,最近瘟疫横起,上头又查的严,要是这个逃进城里的人身染疫病,那后果可是不可估量。

  “给我追,”上官泽朝马屁股用力一甩,马儿吃痛的飞快的往城里追赶,身后惊动的城门使,以及停在城门口的队伍都愣住了,城门使回过神,立刻招呼手下,分出一半的人跟着上官泽的身影往城里追,另一半人为了防止城外的百姓趁机浑水摸鱼,在城门口架起了关卡。

  这样一来,叶玄停下来的对于,就被堵在了城门口,退避两侧的百姓见城门守卫骤少,官宰连带着城门使一时三刻也回不来,人群里有人按耐不住,开始拥挤的往城门口去,一时间整个等待盘查的队伍蠢蠢欲动。

  叶玄撩开帘子,看向马车最前面的羽灵军先锋宫昊似有察觉这蠢蠢欲动的企图,越来越多的百姓朝近叶玄这支队伍,宫昊坐下的千里飞马开始变得暴躁不安,不停的踏着马蹄在原地踏步。

  宫昊将腰间的佩剑抽了出来,刷的一下抵在身侧,目光阴沉沉的扫向马下拥挤的百姓。

  气沉丹田,猛地提起,暴喝一声,浑厚的声音极具穿透力,顷刻间震慑了马下众人。

  “谁胆敢不知
死活,再走近一步,就别怪我手中的青锋剑不认人。”

  叶玄看着退避三舍的路人,宫昊立刻让守卫放行,又抽调几名羽灵士兵协助城门守卫整顿秩序。

  宫昊高头大马走在前面,两侧行人纷纷侧目,匆匆退避三舍。

  紧跟在身后的叶玄百无聊赖的观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身边闭目养神的师徒二人,又扭头继续无聊的看着街道两边的鳞次栉比的高矮不一的房屋,酒肆勾栏,青楼小馆,各色铺子数不胜数,街边叫卖声音络绎不绝。

  热闹非凡。

  队伍缓缓行驶在宽敞干净的大街上,前面开道的羽灵君先锋宫昊大手一挥,身后的整支队伍都立刻停了下来,只见远处有个小点迅速朝队伍这方快速飞驰而来,走进了些,才看出原来那是一个御马而来的士兵,身穿着和羽灵君同款戎装,身前写着一个大大的“羽”字。

  那人飞驰而来,坐下骏马脚步未停,身影一跃一闪,已经快速移动到宫昊的马前,屈膝跪下,且从怀中抽出一卷书卷似得的东西递了上去。

  宫昊急忙下马,接过那人手中的卷轴,三下五除二的展现,低头读了一通,收回了卷轴紧攥在手心里,转头往叶玄的马车前快步走来。

  叶玄潜意识里觉得有事情发生,立刻掀起马车帘子,下了车,“宫先锋,不知
何事停在此处?”

  宫昊不言,屈膝跪了下去,恭敬的将手中的卷轴递了上去,叶玄接过,打开来看。

  原来这卷轴是一份敕令,命令宫昊迅速带着羽灵君即刻归营,缘由未明,又让宫昊将此令交于叶玄,望他体谅,放宫昊回营,至于引路前往城主府邸之人,凤轨已经另外则人,不久就会前来迎接。

  虽说是敕令,大概是碍于会交于叶玄阅读,所以字词间只有前半部分用词严苛,甚至仅仅读一遍,就能感受字里行间里凤轨不可反驳的威严气息,后半截里则是委婉了许多,多是因为叶玄的身份,君臣有别,自然不敢过于造次。

  敕令中未言明缘由,不过仅仅看宫昊的反应,似乎叶玄不允诺放行,他就准备跪死在这里。

  叶玄也不是不明理的人,人家主人既然另有安排,自然是客随主便,干干脆脆的放了羽灵君而去。

  没了引路人,叶玄只能让队伍就地休息,等待着凤轨另外挑选的来引路的人。

  凤轨行事爽朗,说是不久就会派人前来引路,果然不到多时,暗月便撩开了车帘子,指着不远处慢悠悠的骑着一匹通身湛蓝的千里飞马朝队伍走来。

  “主子,引路人来了。”

  那人走到在前面队伍前头的下马休息的明了身边,跳
下马,懒洋洋的伸展了一下四肢后,才朝他开口打听:“这位仁兄,不是的这是否是叶家主子的队伍?”

  明了上下打量了来人,见对方锦衣华服,来着不明,也不多话,只是朝他点点头。

  那人得到了回复,又是一拜,牵着马儿,甩着手里的长鞭,哼着小曲往叶玄的停下的马车前走来。

  明了此人举止轻浮,谈吐却是颇有教养,正踌躇着是否拦下的时候,叶玄掀开马车帘子正好朝他看来,他张了张嘴,却见叶玄为不可查朝他摇摇头。

  叶玄下了马车,笑的风轻云淡,看着慢慢走近的俊俏少年,不言不语。

  那少年一间叶玄下了车,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到他面前,马鞭随意的往腰间一插,恭敬的朝叶玄一拜,“在下凤可,听从父亲的差遣前来迎叶家主子前往城主府。”

  “凤可?”

  “正是。”

  “凤轨大人是你的?”

  “父亲,”少年不卑不亢的接话道。

  叶玄笑着点点头,“那便随着贤弟前往便是。”

  一句贤弟,无意中拉近了两人的关系。

  长街尽头,一人引路遥遥在前,十步外,一行队伍缓慢行驶着。

  凤轨站在点将台太上,狭长的凤眼被耀眼的光芒激的微微一眯,待到适应之后,才将遥望远处崇山峻岭的目光收了回来,放到了台下已经整装待发的众位将士身上。

  微微清了清喉咙,凤轨苍老而有力的声音在宽阔的校场响了起来。

  “众将士,吾等叶氏庇护,才能在这凤源城里某得一席之地,今儿却有蛮夷妄想冒犯我城池,我凤源城的大好儿郎们,你们可允许?”

  被凤轨一番豪情壮志激起了杀伐之气的众位凤源城好男儿,皆是怒目圆睁,愤恨之情溢于言表。

  “不允,绝不允许,杀杀杀。”

  “不允,绝不允许,杀杀杀。”

  白云浮动的崇山峻岭之间,声声豪气干云回响在天地之间,似乎连天地都被这一声声赤子之心给震撼无余。

  今日是同越西的首战,凤轨丑时便让伙房开火埋灶,寅时和军中众将士设局布阵,卯时集结将士兵卒来次点将台点齐军队进行最后的整顿。

  叶玄面无表情的站在凤轨身后,昨晚在得知了异族越西一族这几日接连侵犯凤源城周边的村镇,甚至杀人放火,强行掳掠,凤轨连夜让人往叶家送信,这边又马不停蹄的驻防工时,关闭凤源城,几乎整日整夜没有回来城主府邸。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