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八十八章:征战

第八十八章:征战

  叶玄在城主府中呆了一日,见那个先前来迎自己的凤轨最小的儿子也一身戎装前往军营里,叶玄作为整个叶氏未来的继承人,在这种抵御外敌的事情上自然也不马虎,干脆向凤可借了几身盔甲,带着自己十数个手下,跟着凤可去了军营。

  叶玄第一次见到凤轨,这个富庶一方,口碑极佳的凤源城主,心中莫名的升腾出一种敬佩之心。

  高坐之上,美髯公,谈笑间自生一股威仪,不怒自威。

  经过一夜的整顿,见识过叶玄的修为,凤轨破格提拔他为副将和他的几个儿子,并几位大将跟在他身边连夜部署作战计划。

  叶玄跟随着凤轨身后,自己从来不擅长耍弄文字,倒是莫名习惯看着台下众将士们意气风华的神情。

  将士们士气高涨,呼喊震天。

  然而事与愿违,与异族的首战并不如众人所期盼的那样凯旋而归。

  凤轨与众将士昨夜便制定了第一个制敌计划。

  凤轨坐镇军中大帐之中,先将六十万将士分为三对,一队随着凤轨驻守大帐,一对再一份为二,分为左右先锋,左先锋以宫昊的手下左右胜任,右先锋则随叶玄埋伏于战场四周的树林密集处,最后一对随着羽灵的刚刚提拔为副将的宫昊,右副将方穗于阵前方与敌周旋,待敌人入埋伏圈时,拖延敌人,以待叶玄以及左先锋左右的奇兵来袭。

  三十六计之一,兵者,诡计也。

  莽荒蛮夷,服,食,器皿,非汉人精细,用人之处,较之其愈诚,故,自古便有无处投靠之汉人与之较好,而其中,佼佼者不少也。

  叶玄率着右先锋队在一处荆棘颇多的山林之中埋伏,此处鸟兽不少,叶玄让士兵折了许多的树枝枝丫,将所有枝丫三四分为一束,细细的缴在一起,做出了一个个简陋的头冠。

  又让众人将头冠带在头顶,这个季节的树木都极其茂盛,枝叶嫩绿,四五枝叶子绕在头冠上,不知道士兵摘下的是什么树木的树枝,树叶看起来异常宽大,三四朵就足以遮住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的脑袋。

  伪装在树丛和头冠之下的将士们,安安静静的屈身跪再草丛中,半个人高的绿油油的野草在微风之中轻轻摇摆着,树林里偶尔会跑出来一只小兔子,亦或者是一只懵懂可爱的幼鹿。

  若是是在平时,难得看见这么多难得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自行入囊中的肉食,年轻气盛的士兵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立马扑上去。

  然而在今日这种似乎连多呼吸一口气,都会让人异常的紧张的日子里,这些平时里毛手毛脚的年轻人,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那时的嬉笑扯皮时候的模样。

  众人呼吸微微急促,听着林子的不知名的鸟叫声,连带着一旁柏树上的虫鸣,都衬托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肃穆。

  隐藏在树林之中的叶玄脑海深处,对着这看似无比正常的幽静山林鸟鸣图,心里却冒出了一股异常的情绪。

  先锋队是从卯时三刻出发赶到各自预先确定的埋伏圈,三处早已经说好在两军开战之后,立马燃烧东西两处高台上的狼烟,以示左右先锋军队开始进攻。

  可是叶玄早已经派出探子独自穿梭林子,绕到城墙后方查看信号,待探子急匆匆的穿过林子,汗水淋漓的摸掉额头上的汗珠子,语气之中颇为急躁,“报告将军,狼烟未起。”

  叶玄扒开一束野薅草,起身潜入一棵百年松柏旁,警惕的四下观望了片刻,伸手拉紧腰间的裤腰带,使劲搓了搓手掌,又朝手掌心中吐了一口水,弓起身体踮脚,就着粗壮的树梢,叶玄身形十分灵活,像一只常年穿梭于树林山涧之中的猕猴,三四下就爬上了大树顶部。

  百年大树,冠如华盖,叶玄踩着粗壮的枝丫攀上了靠近最顶部的一根树枝上,小心翼翼的扒开满是绿叶的树冠一角,伸处半个脑袋,圆瞪瞪的眼睛微微一眯,手搭凉棚于眉骨上,仔细的往东西方向的现场望去。

  只见远处隐约传来了声声厮杀的声音,除了狼烟未起,远处现场上空,原本还是白云悠悠,天空碧蓝的一派悠然舒服,不过寥寥几个时辰,战马奔腾扬起的尘埃掺和着巨弩射出的弩箭撕裂的城墙石块落在地上惊起的尘土,将整个战场包裹在一个灰色的巨型球体之中。

  看到战场已经厮杀成一片,明显已经开战多时了,可是为什么却不见狼烟燃起来,通知自己前去支援?

  叶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稳,这一场战争似乎并没有按照众人设计的方向走去,稍微在树上停留片刻,又立马三下五除二下了松树,迅速赶到了先前伏击的草丛中。

  不敢确定前方是否是发生了异常,更不敢擅自做主赶往主战场,叶玄焦虑不安,紧紧皱眉,眼中千丝万缕的情绪,无疑泄露了叶玄对前方的担忧之情。

  半晌后,叶玄有些按耐不住了,让传令官唤来探子,语气凝重,“你火速前往中军大帐,请示凤城主,我等是否需要立刻前往,援助许惜将军,若半柱香内,你未能归,我便立刻前往。”

  探子领命之后,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事情似乎随着时间的流失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失控的局面。

  众人在草丛之中静静呆着,心中的局促不安也一刻不停的蔓延在四肢,空气之中温度一度随着时间渐渐冻结。

  半柱香的时间终于还是溜走了,这之间探子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叶玄心下一颤,此时不可再拖延,又侧耳一听,远处的金戈铁马之声,恍惚之间渐行渐远。

  右先锋军队众将士心中也是嘀咕着,猜测着是否是前方出现了什么异常,否则此时早就该在战场上厮杀制敌了。

  叶玄眉间肃杀隐现,右手紧握着嗜血刀,手背上青经暴现,整个人似乎瞬间化身为杀神白起,全身也被冰冷的严寒之气所笼罩。

  众人看见此刻的瞬息变幻,毫无半点惊恐和畏惧,源于对刀口舔血,习惯于在生死边缘与阎王爷夺命,战场之上,生死一刻。

  叶玄转身对着身后的众人,右臂有力的一挥,原本俯身藏于草丛之中的众将士,皆是训练有素的起身紧步跟着叶玄出了树林。

  山林小道,荆棘丛生,重重叠叠,凹凸不平的山路一路蔓延到不远处的平坦山地,叶玄碎步紧促前行,对着身后的将士,手臂不停的挥动,亦或者是做着几个简单明了的手势,传递给
众人,以示接下来的行动。

  待到众人匆匆赶到主战场,目光投向前方一片混乱,一时傻了眼。

  城墙之下的越西将士,三四人扛着云梯冒着被头上滚滚而下的巨石砸死砸伤的危险,一如既往的顶着锅盔一样的铜铁的制作的不知名的护具,三下五除二就将云梯靠在城墙上,后来居上的士兵,一边挥动着大刀长矛妄想抵制头上的落下的石头木块,一边还要努力平衡着身体,在摇摇欲坠的云梯上艰难攀岩着。

  叶玄远观那处,清楚可见一肥壮异族大汉竟然顶着巨石散落的危险,登上了城楼,一上城楼便开始了血腥的屠杀,我方士兵相对羸弱瘦小,对于眼前的壮汉一时无法抵挡,接连好几个上前拼搏厮杀的汉人,都被一一劈裂,血水四溅,如一朵花开荼靡时的绯色彼岸花,在尘烟四起,血肉横飞的战场毫无半点值得欣赏的美感。

  叶玄伸手接过传令官手中递来的一柄纯金镶嵌紫玉的巨弓,从安放在马鞍上的箭筒之中抽出了三支铜铁浇铸的铜箭,伸手紧紧拉直弓弦,绷成一线的巨弓乘着巨大的力量,在叶玄一瞬放松的手中,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量在天空之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落在了城楼之上。

  霎时间,方才还疯狂的厮杀着城楼上驻守士兵的异族汉子,直挺挺的向后仰去,下一刻就落下了城楼之下,顷刻被涌向城墙的敌我双方的士兵,践踏到无处可寻尸骸。

  叶玄稳稳收回了近似千斤的巨弓,“刷”的一声拔出了佩剑,剑气纵横,寒气逼人,阳光透过飞扬的尘埃反射出一抹凌厉之色。

  “杀”,叶玄终于怒吼一声,首当其冲的杀入了人群之中。

  中军大帐,凤轨安然的坐在太师椅上,手中温茶一盏,上好的六安瓜片就着特意从城外派人寻来的琥珀泉水,一洗二煮三品,唇齿之间耐人寻味的美妙滋味,让凤轨沉浸在味蕾上跳舞的美妙。

  “报,报城主,狼烟高台不知为何无法点燃烽火,越西的拓跋然,带着他的手下妄图冲破城门,进入城内之中。”

  查看前方战事的探子,在大帐之外响起了有些沙哑的声音。

  凤轨手中端着茶盏,闻言一顿,重重的把茶盏摔在地方,“啪”上品青花瓷盏就这样无声无息被摔成了碎片,碎渣子四散溅开,一地狼藉。

  “此事为何现在才来禀报”

  凤轨起身快速走出了大帐,查看战事的探子此时已经俯身跪在地方,看见出现在眼前的鹿皮云纹战靴,颇有些惊恐,更是压低了身体,战战兢兢的回道:“回城主,属下方才去往狼烟高台的途中,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了一个遮面的黑衣男子,二话不说,上来就和我缠斗,难以力敌,最后被对方重击要害,奴才晕死过去,方才才被路过的同袍救起,这才匆匆赶来和城主禀报。”

  探子捂着胸口,面色苍白,呼吸急促,明显是在强忍身体上的痛苦,凤轨轻轻一挥手,身边的侍从立马俯身上前,“将他扶去医者处就医。"

  侍从恭恭敬敬的领命下去,扶着探子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凤轨的视线之内。

  凤轨神情威严,狭长的凤眸轻轻眯着,侧身迎着日光看向不远处精神抖擞,蓄势待发的士兵,心里打量这这些年轻的容颜里,哪张脸皮之下隐藏着一颗不可告人的叵测之心?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