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九十二章:再败

第九十二章:再败

  叶玄拿着瞭望镜,听着方才三长两短的撤兵的鼓声,伸出头仔细打量江水之中的某种依旧在游动的生物,只不过此时这些不想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正对着江水之中的死尸大快朵颐。

  被血水染红了的江水,在午后的阳光的照耀之下,反射出了妖异的色彩,三四一堆浮在江水之上的死尸引来了一堆箭矢一样的未知生物,凉风吹来,除了一丝丝浓浓的血腥气味,还伴着一种淡淡的腥臭恶心的味道,和死了很久还没下葬的腐烂的尸体十分相似。

  叶玄看着江水之中残臂断肢,偶尔还会有被这种恶心的东西钻破了躯体,拉出了一堆浮在水上的五脏六腑,恶心血腥的场景让这个在战场之上挥手之间,敌人头颅无处可寻的铁血将军也被这个画面给恶心了。

  叶玄滚动着喉咙,强忍着心里的恶心,转身离开了甲板,快步上了主舰的点兵台,举目四望,尽是我军的残垣断壁之状,难以抑制的萧瑟之情,让他对于这一次出战的最终目的无比怀疑和好奇。

  今日回去定要向凤轨问清楚这其中的缘由,否则就算自己不问清楚,这军中的数万将士必然会引起波动。

  凤叶两军和越西大军水中首战,以也凤两军队败北而收关。

  凤源城中百姓奔走相告,叶凤两军的首战铩羽,让原本对于凤轨信任有加的百姓微微有些失望,而后又明白胜败乃兵家常事,谁又知道事后胜利之方不是叶,凤两军队呢?

  更何况,两军虽不善水中之战,然则军中有才能的将士比比皆是,仅仅史方锐交给叶玄手中的一支水军和凤轨手中的一支铁马金戈就可算是整个叶氏氏族境内最为训练有素,声名大噪的精兵强干之人。、

  叶玄前脚踏进军营,后脚就跟着去拜见早已经回了中军大营的凤轨。

  “城主”,叶玄恭恭敬敬的的俯身施礼,案头之上的凤轨凤眼一瞥,冷冷的哼了一声,算是回复了他。

  “今日之战,你败的甚好,”凤轨冷清的声音响起,语气之中完全感觉不出任何情绪。

  叶玄低垂着脑袋,完全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双手拱了一礼,继续道:“下官不知城主为何要主此一战,我等鞍马劳顿,还未能休息片刻,就进行此一战,先不说我等水上之战原本便落其三分,先前从陆战之中败落下来,军中将士本就有些波动,此战之后我军中将士不可不想方设法安抚,否则后续战事便不好定下胜负。”

  凤轨听出了对方口气之中的责怪意味,端坐在案头之上重重的将手中的杯盏推倒,语气隐着冰凌,“叶副将可是在责怪本官明知此战对我方不利,还主战以至于我方人员尽损?”

  “下官不敢”,叶玄镇定十分,完全没有被对方的情绪带动。

  心里却是疑云丛生,要说完全没有一点责怪,那并不可能,毕竟此次水战确实太过仓促。

  “不敢?”凤轨语气渐渐缓了下来,思忖着自己铤而走险布下的局是否应该让叶玄知晓,毕竟最后还需要他的一臂之力,而且这些相随左右,让对这个未来的宗主有了不少的好感,也许是在心里对他的肯定,也许因为那个红衣少女的缘故。

  凤轨见叶玄并没有接话,随手招来侍从,示意其收拾好一桌狼藉,伸手接过对方递上的茶盏,喝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喉咙,才慢慢启声将自己所布的局全部倾囊相告。

  “此次战争我在一个月之前就开始布局”,凤轨适时停顿了一下,看见下首的叶玄终于有了反应,圆不溜秋的大眼睛闻言抬了起来,盯着凤轨的眼中尽是惊讶之色。

  凤轨眼中划过一丝得意,伸手随意指了指下首的位置,示意对方坐下听自己继续讲下去。

  “大帐之外可是你的人?”凤轨意外的问了叶玄一个与之无关的问题。

  叶玄了然的点了点头,凤轨才顿了顿,继续道:“我曾经师从一个密法之门,此门之中上到师尊下到奴仆,都几乎是精通五行八卦,奇门异术,医药典故,乃至于甚至有人会窥探天机,而我就曾机缘巧合之下,我拜了门中一位境界一度攀顶的强者,说此人正义凛然倒是有些勉强,因为此人时而邪恶时而正直,无论是邪门歪道,还是正道修为都无比精通。”

  或许是对于久远的事情有些模糊,凤轨停下了片刻,才继续。

  “师父收了两个徒儿,我是最幼的一个,我上有一个师兄,师兄天赋异禀,为人有些阴郁,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但是却待我非常的好,我俩同时出师,他不爱束缚喜欢云游四海,而我则回了凤源城,一月前,有人半夜送来了一封信,信中说越西整装待发,倾巢而出前往凤源城,看形式似乎来者不善,我虽然不知道是何人所为,却也深信不疑,因为最西边的梦云城也同时传来了消息,信中所说也确实如此,不得已下只能委托了师兄前往敌营潜伏。”

  “如此说来,城主的师兄如今在敌营为我军探查敌情?”

  “然也,我说出此行缘由,师兄顷刻便同意前往潜伏,我俩制定了一个计划,由师兄以自身绝世之才自荐越西大王子拓跋然,然后想尽办法取信于他,暗地为我军截取情报。”

  “若是如此,上次陆地之战,我军为何会惨败至此?今日的江水之战为何要故意败北?”

  叶玄突然插了一句,打断了凤轨的自述,换回了对方额头上紧皱的川字,然而浑然不知。

  凤轨这一段时间和他相处下来,多少知晓一些叶玄的脾性,知道对方只是直言直语,“至于上次惨败依照师兄传来的密信,倒是说是一年前从穆宗管辖的领地来了一位精于兵法训练,修为颇高的高手,此人用仅仅一年的时间为越西训练了一支训练有素,空手白刃以及马上技术都堪比我手中的金戈铁马,而此人也甚是神秘,整日以黑布裹身,无人知其长相,师兄因为才潜伏于越西,
一时还未完全取信于越西之主,所以并没有在上次那战之中做出任何阻止之举,左右所遇到的那一句人马,据说并不是越西之兵。”

  凤轨一口气讲了一段,口中干渴,方才停了下来,端起手中的茶盏不疾不徐的喝了一口,待到温润了喉咙,才继续讲了下去。

  “而今我如此急着要主此水战,不过是想要帮助师兄在敌方迅速得到越西之主的信任,你今日可曾看见三艘绘有奇异图案的战船,船身并不及我方战船的二分之一?”

  叶玄沉思片刻,方才回复道:“回城主,却是如此,我方才并没有太留意船身的图案,此时想起来,那船身的图案着实分在诡异,看似十分像是一大团蛇蝎和某种花朵描绘的图案。”

  上首的凤轨闻言点了一下头,才继续道:“这便是南部巫族最为神秘的妖兽召唤术,此船身上描绘的是毒蝎在曼陀罗花中穿梭的图案,这两种东西在召唤术之中十分常用。”

  叶玄似乎想到了什么,脑中金光乍现,“如此来说,我看见的敌方船中射出来的有些生命的某种未知的东西其实是他们召唤出来的妖兽?”

  凤轨赞赏的看了一眼他,不置可否,“是也,也不是,因为他们所射出的那种东西确实是召唤术唤来的妖兽,此物唤作‘貊兽’,是拿十条凶猛异常的毒蝎,和十尾眼镜蛇,两物务必是巫族深山之中的毒物才行,将两物放到一个土制的瓮中,用上将近十个月的时间孵出一只蛊王,再用曼陀罗喂食,一年之后再取出来驯养,而后如法炮制出一只异性蛊王,两蛊繁衍出的后代,再寻一个挂着月色月亮的夜晚,以此物祭奠他们信封的蛊神,再用他们密不外传的召唤术,将沉睡在山中的上古妖兽召唤出来,这便是你今日战船上所见的异兽,据说此妖兽,可以一化二,二化三,三孕育千万。”

  “那种东西就是上古异兽?”

  “然也。”

  叶玄若有所思点点头,而后又突然想起了这似乎并不是整个计划,“城主,这并非整个计划对吗?”

  凤轨换上一杯热腾腾的茶盏,闻言点点头,押了一口茶水,清清喉咙,“这只是计划的一半,但是今日一战是我们计划一环最关键的地方,因为我方只要败北,越西之主就会相信师兄的能力,真正的最后一战是在半月之后,那时我们才是真正的开战。”

  叶玄眉头紧皱,“城主,那种异兽如何对付?”

  “那个你可放心,今日是为了让师兄取信越西,所以他才会放出‘貊兽’来攻击我方军队,按照我俩制定的计划,半月之后,他会想办法提前将“貊兽”催眠,再以高超的修为,如傀儡一般操控,必然是不会危及我军安危,你且放心。”

  听见凤轨如此一说,叶玄并没有舒展额头的忧愁,他内心并没有十分相信凤轨的一番说辞,倒不是怀疑与敌人勾结,而是对于那种未知并且十分危险的妖兽的信心满满的语气,让他心上一震。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