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九十三章:早有防备

第九十三章:早有防备

  如果最后城主的师兄并没有如期所言,那我军所要面临的危险将是今日的数倍。

  “今日城主特意让属下只带三分之一的水军以及一半的陆军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正是,今日不过是虚晃一招。”

  “可是军中已经颇有怨言,城主,应该如果安抚?”叶玄被另一个眼前必须解决的问题所引去了全部思绪。

  凤轨和自家师兄制定这个环节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军营之中的怨愤,自然也做出了相应的举措,“此次战败,你便告诉众人,昨日有细作潜入,将我军的全部计划窃取了,而本官一时并没有留意,错在本官,今日辛时一刻,本官会在点将台上向众军士自罚。”

  “城主,不可……”叶玄难得有一丝情绪波动,还没有说完的话就被上首的凤轨挥手打断了。

  “错本在我,若不是我们需要此环节来推动后面的计划,那些将士也不会葬身江水之中。”

  叶玄还想继续劝解,上首的凤轨已经有些不耐,拿过一旁堆积如山的卷轴,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叶玄明白了对方无形的逐客令,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去,俯身恭恭敬敬的向着上首一拜,转身缓步踏出了中央大营。

  辛时一刻,大营之中的全部将士训练有素的在点将台下整齐划一的排列,这一次只有凤轨一人一身单薄的衣衫,头冠被放下,一泄而下的长发再也不如年少之时的油亮顺滑,更多的是隐藏在渐渐染上白霜的半白黑发之中的银丝,下午的天气不如上午的晴空万里,渐渐聚集在众人头顶的白云带着习习凉风将所有人笼罩着。

  点将台上的凤轨不复以往的傲慢乖僻,满脸憔悴沧桑将这个不惑老人的无奈和悔恨尽数表露,台下的叶玄看着台上一手执着酒盏,一手持着佩剑的老人,心里心酸莫名,不惑之年的老人放在平常人家之中,早已经儿孙满堂,整日含饴弄孙,偶尔闲下来执一柄酒壶,烹制一碟花生米,就着酒水和友邻谈天说地一番。

  而此中闲情逸致对于位高权重的凤轨来说,不过是奢求。

  霎时间,一片风起云涌,刚刚还有一丝阳光的老天爷,此刻摇摇晃晃拽着雨珠子敲打在众人的脸上,却无一人抬手擦拭。

  “我今日愿意用以发替头颅,祭奠在赤川之中长眠的所有将士。”

  “城主,不可……”

  凤轨一手长剑割掉了自己一头长发,雨水滴答在脸上,单薄的衣衫根本不能抵挡着寒风暴雨,众人都明白一头长发对于自己的意义,自古就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今日凤轨竟然冒着违背圣人训示,向此战之中英魂们认错,已然是诚意十足,更何况这位不惑老人,历经沧桑磨难,仍旧惦记着百姓,
此情此意,着实值得众人佩服。

  当风雨过后,凤轨在内帐之中缓缓醒来,一时还没能将思绪从点将台拉回来,看着帐内的一切似乎有些熟悉,半晌之后,才想起来,此处是自己的中军大帐的内帐之中。

  那一日自己从点将台回来之后,就立刻陷入了昏迷,此后一直在梦中徘徊,那些过往的一切全部在梦中出现,一遍一遍的把那些熟悉陌生的场景全部再一次展现在自己的眼前,甚至自己这一生的挚爱,也不停的变换着脸颊,从垂髫小儿到亭亭玉立,笑颜如花,到泪水涟涟,期期艾艾的看着自己,将自己狠狠的推进了记忆的深渊。

  “咳咳咳,有水吗?”凤轨干燥的喉咙快要冒烟了,四下环视了一遍帐内,留在外帐的侍从闻言立刻钻了进来,毕恭毕敬的从一旁桌上的水壶之中,满满的灌了一壶茶水,弓身上前递给了凤轨。

  “咕噜咕噜”也许是太渴了凤轨一连饮下了三大杯茶水,才稍微感觉到没有那么干渴了,稍微舒展了一下四肢,才掀开被子起身准备更衣。

  “城主,叶将军吩咐如果您醒来了就让医者再整治一下,确保万一。”正跪在地上给凤轨系腰带的侍从,想起了叶玄的嘱咐,连忙低声的告知了城主。

  凤轨轻轻一挥手,拒绝了对方的提议,反倒是开口询问了另一个问题,“老夫昏睡了多少时间?”

  “回
城主,整整五日。”

  凤轨收拾妥当之后,缓步踏出了中军大营,今日天气异常晴朗,好像有人给天空洗了一个澡,满眼望去全部都是清澈透明的湛蓝,让病愈之后的凤轨有那么一些舒服和温暖。

  “城主,您身体可好些了?”身后是熟悉的少年郎应用的低沉谨慎的声音,不用凤轨转身就知道来人是谁了,“终究是老了,淋了一会儿雨吹了一点风就生了病,老矣老矣,不中用了,不中用了。”

  凤轨转身自嘲的笑了笑,心中倒是对廉颇老矣的现状并没有多少伤感,心里明白,人终究会垂垂老去,要是自己少年时和风雅学习几招驻颜术,说不定也如他现在这般容颜不减?

  更何况,人终有一死,青春永驻又有什么意义?永远一个人活在世间,看着自己身边的熟悉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却无能为力,这种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叶玄默默的弓着身子,识趣的并没有接下去,而是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叶将军,敌军近日可有何举动?”

  终于问道了重点,叶玄长舒一口气,毕恭毕敬的回道:“今日敌军甚是怪哉,既不上前叫阵,又无其他可疑举动,两方以界各自在自己的水域里自行训练。”

  “哦?如此?可看见对方主舰之上的旌旗上空有什么可以之处?”

  叶玄努力的去回
想着对方旌旗上空的景象,除了整日盘旋在上方的一只黑色金嘴的鸽子之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了,至于这只鸽子,叶玄觉得非常奇怪,先不说这长相特别,就连体型也相较于平常的鸽子大了一倍有余,而如此明显的鸽子,似乎除了自己之外,别人都看不见。

  “回城主,地方旌旗上空一直有一只黑色金嘴的鸽子,属下觉得这鸽子特别的诡异,不仅仅大于平常的鸽子一倍多余,长相也特别奇怪,更加诡异的是,貌似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它的存在。”

  凤轨闻言点了一下头,又接道:“不止你一人,我和师兄,自己他的弟子都能看见,这是我派之中的秘术,你之所以能看见是因为你被我提前灌入秘术所需的媒介,不信的话,你看看的胸口是不是有一张巴掌大的龙型符号”

  叶玄顺势往胸口的衣领一扒开,低头一看,锁骨处果然有半个拳头大小的一团游形龙纹。

  凤轨心情颇为愉悦的转身走进了中军大帐。

  “叶将军,请进。”中军大帐里面传来了凤轨苍老有力的声音,话音刚落,叶玄抚来帘子走了进去。

  走进大帐之中的叶玄安静的呆在原地,等着上首案头的凤轨和侍从低声交谈完毕之后,看着侍从转身除了大帐,才恭敬的朝上首的凤轨行了一礼。

  凤轨轻点头,并示意对方坐下来,“今日你所看见的那种黑色金嘴的鸽子其实不是鸽子,只是一只由黑色的漆料描绘的纸制鸽子,它是师兄发出来的信号!”

  “信号?”

  “此信号是我们约定半个月后的最终博弈的一刻棋子,既然你已经看到信号的发布,你务必立马前去冶炼一批拳头一样粗细的铁链子。”

  叶玄疑惑不解,“城主,为何需要冶炼一批铁链子?莫非和半月之后的最后一战有关系?”

  “然也,此计乃是师兄想出来的,他说我们凤源城人和叶氏领地的其他子民一样不喜欢水中作战,一旦上了战船必然十之六七会晕眩呕吐,无法正常作战,不如用铁锁链将所有船只全部用铁锁链连接成一片,那么再次作战之时,就会如履平地,跟我们踏在泥土之上差不多。”

  叶玄低敛着眉头,思考着这一计铁锁战船,能够顺利压倒敌军的可能性有多少,然而毕竟也是头一次听说这种水上作战的计谋,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也只能暂时作罢。

  “叶将军须得快些将这铁锁链打造好来,还需要给几日时间让众将士习惯在战船之上行走奔跑才好。”

  凤轨对这一次全局的掌控有些非比寻常的自信,此次能获得自己那个绝代风华,天赋异禀的师兄相助,此战必定会胜利。

  叶玄无可奈,只能上前领命,“是,”转身离开了大帐之内。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