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九十四章 最后一站

第九十四章 最后一站

  叶玄一路都在考量凤轨师兄提出的铁锁链连着战船以此来攻打越西计策,可以实施的几率,虽然自己手中有一部分已经可以称得上能与越西一决高下的精干水军,然却还是有一半以上的陆军是不善泅水和水上作战,虽然出发的时候,城主让自己带着陆军紧急训练了一段时间,但是就几日之前的水上作战看来,似乎效果不是多么明显。

  若是真的如计划所说的那样将所有战船以铁锁链相连,船身将以数化一,所有的将士都可以如履平地的话,那么是否就可以真正将这个难题化解?

  既然有五层把握,叶玄还是决定要试上一试。

  叶玄将每日训练将士的功课,推给了左右去完成,自己带着一对士兵去外城找到了一家打铁铺子,以一日五金的价格将铺子包了下来,接连几日都埋头于炉火之间,整日在打铁炉子旁边打转,一众将士也毫无怨言的跟着自家的将军做着在他们看来无法理解的事情。

  这一日叶玄刚刚打造完毕一条百十米的铁链子,浑身汗水淋漓,半裸着上身靠在木柱子旁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放在炉子旁边被烤的热乎乎的水,视线却是投向了沸反盈天的外城大街上。

  不得不说凤源城真的是富庶之地,光来来来往往的平民百姓身上的穿着配饰,就可以看出这座城池的豪华。

  凤源城以千里飞马和凤源绸在整片大陆称最,先前说了这千里飞马,便只提这凤源绸,说起这凤源绸叶玄先前在别处也是见过一次,可谓是,放在手中犹如天空之中漂浮的白云一样轻柔,轻轻抚上又会感到无比的顺滑,仿佛倾国倾城的美人那一头漆黑油亮的长发,最有特色的是此物不浸水。

  这凤源绸最是得女子的喜欢,据说有些稍微贫困的地方,仅仅一尺,甚至都是千金不换的。

  而这凤源绸入水不侵的说法,曾经有美人不信此说,入夜之时披着凤源绸所制造的凤源薄纱入水中沐浴,起身之时全身上下,除了下半身浸入水中湿漉漉,上半身浇上的水全部顺着光滑的衣衫滴落水中。

  此后凤源绸又得了一个名字,美人绸。

  而这美人绸在别处可是千金一匹都不一定能买到,而这凤源城的百姓们几乎人人都穿着这云凤源绸所裁剪的衣衫,就连路边的乞丐都有半身的衣服是凤源绸拼接而成。

  叶玄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的百姓,微微休息片刻,立马又将全部精力放在了打造铁锁链的事情上,这一忙碌就又到了月上柳梢头的时辰。

  如此操劳了好几日,叶玄终于在十日之后,带着众将士回到了大营禀报了凤轨,又立马赶到赤川边将这些铁锁链安置在每一个船头和船尾,船中间又以一根根铁锁链穿插而过,紧紧的将每一条战船连接在一起。

  剩
下的几日叶玄亲自带着众将士在被固定在一起的战船以上操练,效果倒是相比从前自己一味的逼迫将士习惯水中作战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铁锁链的计策却是从客观的角度来解决作战之时的环境,这样能够让众人更加将侧重点放在自身能力的提高上。

  训练期间凤轨专程来了一次,主要是查看这铁锁链是否能去计划的那样,让不习水性的陆军能够在作战之时顺利便捷,在得到亲眼验证之后,方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中军大营之中。

  眼看着离计划最后一步实施的日子已经快要临近,凤轨肃穆的脸上已经开始挂上冰凌,而计划是否能真的如愿以偿,叶玄心中也有几分打鼓。

  依照着凤轨和自己的师兄约定的那样,这一天来的不疾不徐,完全带着平淡无奇的踩着小碎步到来。

  今日对于凤轨这支出师有名的正义之师来说,将越西这支蛮荒异族打的落荒而逃,将会是一件值得拍手叫好的事情。

  依旧是老规矩,丑时起操,寅埋灶做饭,卯时点将台点兵。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众人纷纷上了战船,今日天气似乎并不太好,天边隐约可见滚滚而来的乌云,空气之中的肃穆让众将士也不由的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迎敌的那一刻的到来。

  这一次凤轨亲临前线,和叶玄一同登上了主舰之上点将台。

  通过瞭望镜可以清楚的看见敌方的一举一动,我军如此劳师动众的带着浩浩荡荡的军队登上了战船之上,凤轨不相信对方不知道,如此风平浪静的若无其事的自行操练。

  凤轨从瞭望镜中大约估算了对方的军队,大约又原来的三分之一,如此少的数量在自己这方仅仅用人数就可以完全压制的情况之下。似乎透着某种诡秘。

  凤轨也没有多想,料定对方不知道自己今日要来叫战,必然是撤回了一部分兵力,既然如此,自己为何不先发制敌,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让其滚出叶氏地界,将对方撵回老家之后,再好好收拾对方。

  “叶将军,你去叫阵!”凤轨冰冷的语气之中透漏着森森威严。

  “末将领命。”叶玄施了一记军礼,转身带着副将走上了停在一侧的另一艘战船之上,战船应声驶向了百十公里之外的敌方战舰旁边。

  凤轨拿起瞭望镜,紧紧皱眉,通过瞭望镜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也就是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继而叶玄的叫阵连带着战船发出的挑衅的嘶吼,让原本挂着免战牌的敌方战船里发生一阵骚乱,凤轨突然看见叶玄所在的战船以最快的速度驶向了我军的阵营。

  一头雾水的凤轨心中疑云渐渐升起,因为他并没有看见后面有敌舰追逐叶玄,反而将视线投向了正匆忙
赶到主舰的叶玄的脸上,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叶玄冰霜的脸上爬过一起恐惧的神情。

  收回瞭望镜,凤轨大手一挥,迅速让主舰靠近往回赶的叶玄所在的那艘战船旁边,待到两船相对稳定下来之后,叶玄才迅速赶到凤轨的身边。

  一行慢慢停止前行的战船跟着主舰的脚步渐渐稳定了下来,叶玄指着自己刚刚那艘特别的用于叫阵的所以并没有和其他战船连接的特殊战船,“城主,你看那传来了。”

  叶玄说完之后,只见原本随着他一起前去叫阵的将士无一例外全部惨死于战船之中,战船之中有什么东西在摆动,听声音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个子,但是嘈杂的声响之中可以判断,数量一定众多。

  凤轨眼中阴鹜弥漫,他并没有看见是什么东西作祟,因为他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时间就让所有船只向后退去一百公里。

  “叶将军,为何只有你安然无恙?”凤轨脸上乌云密布,低沉的声音之中有锋利似尖刀的东西在叶玄的耳边刮了过去。

  “末将不知,只是当时敌方战船之中驶出了上次那三艘奇异战船之中的一艘,当我看见之时就觉察出来不对劲,马上就命令开船,然而我还是晚了一步,等到开船的时候已经有几人被对方射过来的那种类似箭矢的东西给啃噬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东西都不靠近我,所以末将才捡回了一条命。”

  凤轨倒不是诡异叶玄会是细作,只是仅仅一个时辰,就发生了众多自己无法理清的事情。

  先是叶玄叫阵之时,敌军有所埋伏,后有是敌营之中的师兄与自己失去了联系,这两件看似毫无联系的事情,是否暗藏着某种联系?

  凤轨走到一旁的船舷上,忽然从空气之中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气味闻上去很像是一种中药的气味,到底是什么中药,凤轨思索片刻,并没有想出来。

  叶玄快步跟上凤轨,侧身看着茫茫的赤川中,波涛不惊,一片寂静落寞,快要到正午,却依旧不见半分阳光,天朝滚滚乌云已经开始蔓延过众人的头顶,一切都看起来阴郁,毫无激情,让人心中不禁愤懑。

  “咕噜咕噜”,一种奇异类似炉上的坐的热水已经沸腾起来的声音,缓缓的朝着众人的耳膜深处奔腾而来,叶玄凑近了船舷,伸出了半个脑袋听着声音的来源。

  渐远渐近的诡异的声音,突然夹杂在滚滚雷声之中,老天爷特别不给凤轨和叶氏驻军军队的面子,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关键时刻,竟然抓了一大把透明的珠子洒向了众人。

  这一场猝不及防的暴雨,被滚滚的雷鸣电闪的景象,增添了几分可怕之色,叶玄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将整个脑袋都凑近了船舷外面,耳边除了滚滚雷鸣和惊悚的闪电的声音,就连这倾盆大雨的滴答的声音都被掩盖了过去。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