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九十五章:最后一战2

第九十五章:最后一战2

  凤轨一把推点了侍从携带的雨伞,俯身靠近了叶玄的耳边,用尽全力的问了一句:“可听出了什么?

  叶玄被他的突然一吼震的耳膜一阵回响,半刻才侧过头朝对方摇了摇,面色如旧的说了一句:“这水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向我们靠近,刚刚听来好像是从敌方阵营游来的,末将猜想,会不会是方才那种东西?”

  凤轨沉吟片刻,振臂一呼,“备战。”

  奈何雷雨是在太大,传令鼓声在此时根本如同废物,一点用也没有,天地之间除了电闪雷鸣之外,再无其他可以听见的声音。

  叶玄看着眼前我军所处的困境,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决,只能寄希望于凤轨,希望对方能想办法将这场劫难熬过去。

  “用旗语”,凤轨看着已经有些慌乱的将士,气沉丹田,用力将这一句吼了出来。

  “是,”叶玄迅速了解到对方的意思,立刻亲自接过副将递来的赤色军旗跑到了点将台上,给各个战船上的传令官传递军令。

  幸好是在白天,即便是暴雨倾盆,电闪雷鸣,依然可以看见附近的大多数战船,于是递接形式的传下命令,叶玄才冒着大雨再次快速奔到船舷旁边。

  老天爷一向喜欢戏耍凡人,所以看完了这一幕雨中凤,叶军队的重口味戏码之后,果断将满天乌云连同暴雨闪电全部收回囊中,继续观望。

  看着来也快去也快的天气,叶玄有些无语,扭头看见凤轨不知什么时候额头上皱出来的一个大大的川字,急忙顺着对方的视线投向了江水之中。

  不看还好,一看叶玄不由深吸了一口冷死,船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一堆不知道叫什么的东西,这个不同于上次水战所遇见的“貊兽”,这次这种东西似乎要比上次遇见的更加恐怖和恶心。

  黑漆漆的身体,被一层厚厚的粘液所包裹着,即便是在水中也能闻见那一股浓浓的腥味,不计其数的类似箭矢,更准确的说来更像是蛇,却没有蛇那样灵活的东西就这样堆积在船下,也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快看,”不知道船上谁惊呼了一句,所有人都不自觉的转头望向了敌军的方向。只见对方战船非常悠闲的在平静的江水之中划动着,与自己这一方的窘迫和惊恐简直不是一个画面,然而凤轨打算让所有战船迎敌的时候,才发现所有船只无法前行,就在此时,众人才看见隐藏在暗处的敌方战船全部都出现了,然而其总数量要比自己阵营之中的只有多余的,绝对没有少的。

  就在众人焦急之下,想着如何去对付这船下的莫名生物的时候,敌军战船已经完全行驶到众人眼前了,而已方战船依旧被船下的东西粘连的十分牢靠的,毫无动弹的可能。

  “师弟,别来无恙否?”

  一个全身着黑衣的男人在敌方主舰出现,慢悠悠的走近船头,一个响指之后,原本还粘在船下的东西突然扬起了阵阵水花全部潜入了江水之中。

  凤轨有一瞬间的失神,被黑布拉开的沧桑的面孔,一笑笑意的对着的凤轨继续道:“师弟,不过寥寥几十不见,就不认识师兄了?”

  “师兄?你怎么?”

  凤轨疑惑的还没有说完,就被黑衣男子接了过去,“师弟是好奇师兄这一身装扮?还是好奇为
何师兄会在越西众人的面前坦诚与你的关系?”

  凤轨看着自家师兄那张熟悉的脸孔,脸色刷的一下黑了下来,此情此景若是还猜不出来的话,凤轨自己都会汗颜,“师兄就是传说之中的高手吧?一年之前,想必就已经投靠了越西了吧?至于此前种种,想必都是你故意为之吧?”

  “师弟果然聪明,没错,我一年前就已经和越西交好了,今日拉就是为了和你军一战。”

  凤轨闻言怒上心头,“你身为叶氏子民竟然去帮助外族人侵略故土,他日你死后,你可有颜面去见祖宗?”

  黑衣男人冷笑一声,“祖宗?你可知我本名?在下诸葛庐!”

  凤轨闻言瞠目结舌,久久不能从惊恐之中恢复,至到最后狼狈的逃回中军大帐,才慢慢回想起交战最后一幕。

  诸葛庐命人向凤轨所在的战船投放火箭,被连成一片的战船瞬间燃烧了起来,此时凤轨才正在明白自己中了对方的诡计,待到快要烧到眼前时,被叶玄护住跳进的赤川之中,意料之外的是,江中竟然没有“貊兽”。

  凤轨次日便挂起来免战牌。

  三日之后,从敌营传来消息,诸葛庐被徒弟叶枫刺杀身亡,叶枫连夜逃出越西军营,不知所踪。

  而事后叶玄才知道。

  诸葛一姓,则是越西部落的一个大氏族。

  诸葛庐曾用徐瑞作为化名,两人有好几十年的交情,两人推心置腹,凤轨甚至怜惜徐瑞年老无依靠,一度想要将膝下的孩子过继给他。

 &emsp
;可是天意弄人,谁能料想到,凤源城城主真心相待的人,居然是挑起此次战争的罪魁祸首。

  叶玄将暗笑秘密派了出去,不久后从暗笑口中将此事的了解的清清楚楚。

  帐中烛火摇曳,将大帐中的一主一仆久久未去的身影歪歪斜斜的倒影在牛皮帐篷上。

  叶玄入老僧入定一般,神色淡淡,看不清任何神色,一双如墨去漆的眸子隐在卷翘的长长的睫毛下,若有所思的盯着手中的一份密报上。

  月色沉沉,偶有夜鸦啼哭。

  凄凄惨惨,仿佛死不瞑目的厉鬼在深夜里哀怨凄惨的咒骂。

  帐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将军,城主请你移步中军大帐内。”

  传令官在帐外扬声,叶玄顿了顿,抬眸往大帐门口看去,抬手轻轻挥了挥。

  转眼间,大帐内只剩下了叶玄一人。

  叶玄起身出了大帐,见门外守候的传令官毕恭毕敬的朝自己行了一记军礼后,将方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叶玄敛了敛衣袍,朝他点点头,传令官躬身落后一步跟在他身后。

  入夜的军营里,唯有各处帐篷外点燃的篝火零零散散的照着帐前的方寸之地。

  “城主,”叶玄在中军大帐外站定。

  “叶将军吗?”

  “是。”

  “快进来。”

  叶玄掀开牛皮军帐,恭恭敬敬的走到凤轨的身前,行了一记军礼,“不知道城主叫属下来。有何吩咐?”

  凤轨负手而立,闻言狭长的眼睛眯成一线,良久才缓缓道:“这军中......有异,将军可知?”

  “不知城主指的可是军中潜伏着细作一事?”叶玄也不拐弯抹角,脱口而出。

  “不知道叶将军可知道我凤源城几日后便要举行一年一度的灯神节?那时,将军不妨去看看,说不定便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叶玄正一头雾水听到对方忽然提到几日后的灯神节,此时峰回路转,才恍然大悟一番,忙领命道:“末将自然会前去,欣赏一番。”

  在凤轨带着叶玄一众将士冲出中城奔向外城的前一日,叶胜就派遣了精锐将士由他最信任的大将日夜兼程而来,并且将凤源城所有兵马派遣到他的麾下全部由凤轨率领。

  众志成城,里应外合,本来以为此行必然轻易将越西蛮夷大的屁滚尿流,可谁知道老天爷偏偏和众人开了一个无耻的玩笑。

  数次铩羽,一时间军营之中愁云惨淡,军中众人甚至有谣言说凤轨故意纵使自家师兄投奔敌军,并让对方用妖术祸害我军将士,当然这种谣言在叶玄听见了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谣言的根源。

  谣言是从伙房传出来的,伙房近日新来了一个年轻的伙夫,为人豪爽洒脱,非常爱结交军中的众位将士,如此在军中的人员极其之好人缘,叶玄一路顺藤摸瓜的找到了伙房的时候,正看见几个将士一脸严肃的将年轻的伙夫围在了炉灶之前,年轻的伙夫身材矮小,叶玄原本也并不高大,所以等到他费劲扒开众人的时候,才看见蹲在地上的一个小巧玲珑,相比自己更加的矮小,长相清秀乖巧的少年惊恐的抬头看着自己。

  “你便是新来的伙夫?”叶玄皱头一皱,声音之中透着化不掉的冰雪,冻的在场众人都微微一颤。

  “小的……小的……是新来的伙夫,不知道史将军有何贵干?”小个子伙夫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站在原地。

  “哦?你先且说说你们方才在讨论什么?”叶玄找了一根板凳,大刀阔斧的坐了下来,神情之中的冷漠疏离清晰可见。

  就在刚刚叶玄寻到伙房的时候,他特意在外面站了一会,屋里的众人完全不知道帐篷外面还立着这样一个“偷听者”,依旧旁若无人的凑在一起交谈。

  帐篷虽然是牛皮所制造的,但是并不隔音,而帐篷内的众人乘着叶玄带着将士操练之时,谎称旧病复发要去军医处诊治,实际上上是专程跑到伙房与这年轻的伙夫攀谈这军中禁忌。

  叶玄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从军营之中传出来的几句大逆不道的逆言。

  “那日一战,敌营里那个黑衣男人明显是国公的旧相识”,“城主纵使自家师兄前去投靠敌人,而后假意要与敌军血拼,不过是让我等去送死而已。”

  “你们还记得我们刚刚回来的时候,鞍马劳顿,还未歇息,就立马上了战船,后来还不是败的惨不忍睹。”

  零零散散的几句话,已经让叶玄冰冷的脸上镀上了一层寒霜。

  如今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些自己曾一度视为亲人的同袍,倒是要怎么为自己辩解。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