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九十六章:奸细

第九十六章:奸细

  “回禀将军,我等方才在说……”一个高大威猛的壮汉首当其冲站了出来,看样子似乎是想要替年轻的伙夫辩解,然而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玄含着冰凌的眼神给瞪了回去,后面半截话生生吞了回去。

  “本将军可有问你?你可是他?”叶玄挂着一抹冷笑,寒气逼人。

  “属下……属下……”壮汉被叶玄一身寒气给吓的退了一步,战战兢兢的弓着身板想要继续说下去,却被叶玄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

  “他说。”叶玄指着一旁“看好戏”的年轻伙夫,语气颇为不耐。

  “小的……方才和众位军爷在说……说……城主日连续几次败仗……是……”

  “是如何?”

  叶玄冷哼一声,口气颇为不善,他平生最为讨厌的就是这种敢做不敢当的人。

  “是左右为之。”年轻的伙夫紧紧抿着唇角,隐约可怜唇角处绯红的牙印子,叶玄看着这个雌雄不辩的男人,亦或者是乔装打扮的混入军营的女人,唇角不禁扬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叶玄冷眼旁观,也不做其他,只管提起桌上的一壶破茶壶,慢慢悠悠将茶水灌入杯中。

  “如此惺惺作态,不过是妄想骗过本将,你倒是小看了本将军。”

  叶玄看似低头喝水,不过是用余光打量着在场众人的神情。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告知自己,这一堆人中必然有异心之人,当前军中正处于迫在眉睫的时候,若是有人在此刻砸下一颗石头,那么整个军营之中就会出现难以估算的问题。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迅速找出这个人,而众人之中唯有这个看似胆小懦弱的年轻伙夫最为可疑。

  叶玄漫不经心的喝完杯中的最后一口茶水,抬头非常满意的看到了一堆剧烈抖动跟打摆子似的众人,心下冷笑不已,敢在军中议论主帅是非,却不敢承担后果。

  这种敢做不敢当的男人,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军营之中,叶玄深感这几年里征兵政策已经如此荒唐。

  “砰”依旧是方才那个膀大腰圆的壮汉首当其冲的重重的跪到了叶玄的面前,或者是被他一脸寒气给吓着了,也许是不敢做第一找死的人,反正看见了壮汉的举动之后,在场的众人都立马噩梦惊醒似的一个个狠狠的跪在了叶玄的面前,除了那个看起来柔弱娇小的年轻伙夫。

  叶玄寒光凛冽,瞟了一眼年轻的伙夫,脸上神色不该,“为何要跪本将?”

  “属下……不该妄议主帅,还将此谣言散布出去……属下……知错。”膀大腰圆的壮汉五体投地,额头紧紧贴在地上,口中断断续续的吐出一句话来,微微颤抖的身躯将其内心深处的恐惧显露无疑。

  “哦?原来你也知道剧中妄议主帅是重罪,知法犯法,你说本将军应该如何处罚你们?”

  叶玄投向年轻伙夫的视线,再一次收了回来,心下了然。

  “求将军饶恕我等,属下再也不敢了。”

  叶玄不再理会跪在地上的众人,再一次看向了缩在角落里哆哆嗦嗦的年轻伙夫,今天天气似乎特别的晴朗,位处于略靠着边陲的凤源城,有些得天独厚,与众不同的气候,此时叶氏氏管辖的其他区域,正是秋风瑟瑟,大多是穿着好几层棉质的衣裳,而偏安一隅的众人凤源城却依旧是青衫薄衣,正处于生机勃勃的春天之中。

  碧空如洗,暖洋洋的太阳懒洋洋的挂在上空,散发着无数条柔和舒适的光线,照耀着大地。

  一缕缕阳光透过卷起牛皮帘子的窗口照了进来,柔和的洒在众人身上,叶玄看着隐在炉灶旁的年轻人,对方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似乎十分害怕着什么。

  阳光照在了年轻的伙夫的旁边的一口巨大的水缸的缸壁上,已经使用多年的土制的水缸,被无数双手摩挲过,早已经像是镀上了一层油光水滑的猪油,温暖的阳光照射在缸壁上,反射出一道五光十色的光线,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叶玄无意间捕捉到被反射的光线照射的那人半张脸上,一闪而过的讥讽之色,若不是叶玄的眼力极好,定然不能那么快迅速反应过来。

  叶玄内心冷笑着,这个年轻的伙夫必然有问题。

  跪倒在地的几个汉子,惊恐十分的磕头认错,他们真的害怕叶玄这个刚正不屈的将军,此人从来是秉公执法,若是对方真的不肯饶恕众人,那么最后必然会落下一个私自议论主帅,挑拨军中将士的重罪。

  
暖阳高挂,伙房里大多地方都被阳光普照,然而随着伙房里渐渐降低的温度,似乎连带着灿烂的阳光也变成了凌厉的刀片一刀一刀割在众人的身上。

  叶玄不想打草惊蛇,既然认定了年轻的伙夫有细作的嫌疑,那么就暂时留着他,看看他最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可不信,对方会特意派来一个细作来我军中挑拨离间。

  种种假象的背后,必然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叶玄依然一如既往的秉公执法,鉴于知法犯法,几人被罚军仗一百,赶出军营。

  而年轻的伙夫因为不是军中之人,只是军营暂时在凤源城征的一名厨子,不归军营管理,但是对方在军中散布谣言,被罚紧足半月,不许擅自离开伙房之中。

  叶玄特意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将这一惩处条例念给众人听,并且亲自执行了军仗一职,此举一是为了安定军心,二是为了杀鸡给猴看。

  军营之中,比不得市井街巷,若是有有心之人在军中恶意挑唆,必然会造成军中混乱,此时敌军来袭,必然会将大军一锅端。

  潜藏着无比巨大的危机,叶玄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军中之后再一次变成了一滩清澈透明的浑水,众人再也不敢私下议论主帅,各自回归到自己的岗位,但是对于这件事将士们都是莫不是缄口不言,此中缘由虽不是好奇,但是也有三分疑惑,然而有前车之鉴摆在那里,众人只能乖乖的闭
嘴最好自己的事情。

  叶玄又将军营整顿了一番,刚柔并济的手段不得不让众人佩服,凤轨闻言之后亦是感叹自己有一个良将相随,深感叶氏未来的继承人果然名副其实。

  几日后,叶玄特意在暗处召回了盯着年轻伙夫的暗笑,“她可有什么异常之处?”

  暗笑隐在黑暗之中,同样冒着寒气的嗓音冰冷响起,“回主子,此人无任何诡异举动,只是……”

  叶玄听出了对方的疑惑,连忙接口询问:“只是如何?”

  黑暗之中的声音疑惑的继续说道:“只是这人烹饪食物的时候,似乎特别习惯用各种香料,其实说是香料也不准确,因为她每次烹煮食物的时候,都爱去后山找一种植物,这种植物我也采过一株,拿去给经验丰富的医者看过,只说是一种野草,并没有其他什么用处。”

  “无毒?”

  “无毒。”

  叶玄敏感的神经让他觉得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对方说的那么简单,心下又将最近几日军中众人的身体面色,军医那处的伤员一一过滤一次后,发现并没有出现食物中毒或者特殊病症的病人,才把心中的疑虑消除。

  “你继续监视她,有问题立马来我帐中禀报”,叶玄冷冷清清的嗓音落下之后,只听见身后零碎的树叶被拂过的声响,不一会儿,一切又回归到寂静的夜晚。

  几日之后,在中军大营之中休息了好几日的凤轨终于在众人面前露面了,众人都沉浸在主帅身体痊愈的兴奋之中的时候,难以想象的噩耗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到来。

  凤轨因为上次水中作战的时候,迫于无奈的和叶玄跳水逃出了敌营包围圈,老人家身子骨不想叶玄那种正处于血气方刚的青年,入水之后便有些力不从心了,若不是叶玄在一旁守护,凤轨吧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一定能从冰冷血腥,浮尸遍地的赤川中活着出来。

  而后匆匆忙忙赶回大营之后,又重病了一场,将手中的军权暂时交给了叶玄。

  接连好久,凤轨都不能从被自己最亲近的师兄出卖的事情之中缓过来,整日闷闷不乐,为原本就不舒爽的身体,又添加了几分沉重。

  今日众人看见自家主帅大人终于再一次振作精神,心里大都长长嘘了一口气,放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

  “这几日本官身体不适,军营之中的所有事情本官都是有所耳闻,想必众将士都对那日水站之上的敌营之中出现的那个黑衣男人很是好奇吧?”

  凤轨从侍从那里听说你这几日,军中人心躁动,有心胸叵测之人潜入军中散布谣言,而叶玄也特意禀报了他此事,并且派了手下前去日夜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

  至从上次水战铩羽而归之后,凤轨能感觉到凤源城的百姓,自己军营的众位将士对自己的怀疑,心里既不烦躁,也并没有一丝愤怒,此战之后,他便早已经做好了被众人揣测的准备,谁让自己被小人算计,无可奈何。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