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逆天而行

第一章 逆天而行

  温阳洒落,春意盎然。

  这本是一个晴朗美好的一天,但在广陵城中的一座府邸之中,却弥漫着一股紧张焦虑的气氛。

  府邸内,一间简洁透亮的房间之中。

  一名身着青袍的中年男子负手立于床前,此中年男子看上去三四十左右,坚毅的脸庞上略显苍白,眼目之间有着威严之气。

  在他的眼前,有着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子,年龄看上去三十左右,其脸庞略显秀美,给人一种温婉柔和的感觉。

  此女子坐在床榻之上,抱着一名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少年,眼睛泛红,微微哽咽间,紧紧抱拥,看上去表情心疼不已。

  仔细一看,她怀中的少年双眼紧闭,气息微弱,正处于一种昏迷状态。

  看上去略显清瘦的少年,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在嘴角处,有着一丝未干涸的血迹,昭然醒目,显然,这是重击所创。

  中年男子面带紧张之色望着昏迷不醒的少年,转过头来看着床前正把脉诊察的白发老者,道:“叶医师,天儿为何还未苏醒过来,按照以前,真元输入到天儿的体内,应该此时醒过来才是。”

  被称为叶医师的白发老者略微诊察了一番,脸色一片凝重,转过身来,对着一旁紧张等待的中年男子和温婉少妇恭声道:“昊族长,汤夫人,莫要担心,天少爷应该快醒了。”

  “只是昊天少爷的身体异于常人,天生无灵根,长期没有得到天地元气的滋养,身体素质越来越差,再加上又收了重创,所以昏迷的时间较长。”

  被称为昊族长和汤夫人的中年男子温婉少妇闻言,脸色并没有露出喜色,反而内心越发的担忧起来。

  他们分别是少年的父亲和母亲,名叫昊震和汤欣。

  “像天儿如今的身体状况,还能...坚持到多长时间。”迟疑了片刻,昊震紧张的问道,心中不好的预感还是一点点的得到印证。

  在天地间,修炼之道,灵根为基,只有通过灵根,才能纳气修行,而对于灵根,每一个人生来就具备。

  这对于每个人来说,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

  但偏偏这个世界就有例外,少年生来就没有灵根,没有灵根就失去了根基,这就好像失去了心脏,虽不能立即死亡,但身体得不到天地元气的滋养,身体各个器官只能会越来越虚弱,最后只能衰竭而死。

  “三年时间。”

  叶医师叹息一声,双目中也是露出悲痛之色,道:“昊天少爷能够坚持三年时间,也是保守的估计。”

  “天道不公,为什么,为什么...我儿要受如此劫难。”

  昊震闻言,身子踉跄后退了两步,悲极攻心,一口鲜血涌了上来,最后被他强行压了下来,稳住身形,脸色悲痛的喃喃道。

  “昊族长,你...”

  白发老者望着脸色愈发苍白的昊震,急忙问道,而在一旁的汤欣更是眼眶通红,抱着少年低低的呜咽起来,颤抖的身体愈发的厉害。

  “我没大碍,这都是老病了。”

  昊震摆了摆手,眼露哀色的望着昏迷在怀的少年,一点也没有在意身上的伤势。

  “昊族长,莫要太过的悲伤,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或许天少爷吉人自有天相,在以后的日子里,说不能能够沟通天地元气,度过此劫。”叶医师望着悲痛欲绝的昊震,眼中有着一些不忍,安慰道。

  昊震双拳紧握,心中知道像叶医师所说的那般极为的渺茫,这些年来,他何尝不是用尽了各种办法,结果只是无济于事。

  “咳咳...娘,别哭了,孩
儿这不是醒了嘛。”就在这时,忽有一道略显稚嫩,却平静的声音,突然的响起。

  “天儿,您醒了,现在感觉如何,可吓死娘了。”汤欣望着怀中虚弱无力的少年,轻轻抚摸着少年清瘦的脸庞,关心问道。

  被称为天儿的少年,名为昊天,正是天生无灵根的那位少年。

  “除了胸膛阵阵痛外,就是全身无力。”昊天使出全身的力气挣扎着坐了起来,此时稚嫩的脸庞上显得极为的苍白。

  “难道不知自己几斤几两,还与人争斗,真是自讨苦吃。”昊震望着醒过来的昊震,收起了脸上的悲痛之色,恢复了平日威严之态,冷声道。

  对于这位素来严厉的父亲,昊天显然有些惧怕,缩了缩脖子,旋即又有些不服气的道:“谁让那些家伙欺负妹妹来,还说....”

  “还说什么?”昊震问道。

  “还说父亲是废物,不配当昊家的族长,如今昊家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全都是拜父亲所赐。”说这话时,昊天摸了摸依旧犯疼的胸口,狠狠地咬了咬牙。

  “那些碎言碎语,让他们说去便是,你以后就当没听见,你现在的身体不能再收到任何伤害。”

 &emsp
;昊震闻言,脸色没有多大的变化,但负于身后的手掌却是紧紧握在了一起,这件事过去了这么多年,一直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在十年前,广陵城举行城比竞赛,由各大家族的优秀人才参加比赛竞逐名次,再根据名次分配广陵城的各项产业比例。

  当然,各大家族的固定资产是不动的,只是分配城主府名义下掌管的国有产业,比如坊市的使用权,与王朝合作的货量比例等等。

  这就是一次规模浩大的竞标,只是这次竞标的评估标准是竞赛的名次而已。

  在当时,昊家算是一流家族,在广陵城有头有脸,说起话来也是很有分量,对这次城比竞赛信心满满。

  若是这次城比竞赛取得好的成绩,家族的实力将会更上一层楼,甚至踏入广陵城的前三家族也说不定。

  在昊家上下充满着美好憧憬的时候,派出了家族的五名优秀人才,其中昊天的父亲便是最看好的一位,因为他的实力在昊家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甚至,在整个广陵城之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而就在昊家满怀期待之时,昊家却是大败,就连最看好的昊震,也是在一片嘲讽与讥笑声中,落败而归。

  自从那次竞赛之后,昊震也是烙下了老病,回来后,对于当年之事,闭口不言,后来遇到了昊天的母亲汤欣,才从颓废之中渐渐走了出来。

  竞赛失败后,昊家的产业被分割了去,从一流家族沦落到如今的二流家族,这一件事,在广陵城也是成为了一个茶前饭后的笑谈。

  对于造成这个不堪的局面,族人们却是把责任推卸到昊震的身上,虽然后来,在爷爷的固执已见之下,昊震当选为家族的族长。

  但昊震心中知道,族人们对他都是怨声载道,对于他当选为族长,族人们很不服气,背后里也是议论纷纷。

  “方才你们的谈话,我也听到了,是不是我只有三年的寿命了。”昊天牙关紧咬,忽的抬起头来,望着脸色严厉的昊震,问道。

  此言一出,房间之中顿时一阵沉默,沉默持续了片刻,昊震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不...不要...”

  昊天暴喊一声,声音之中满是不甘,他从小就励志成为一名强者,要为父亲讨回公道,重振昊家,奈何苍天给了他一条生命,却只有短短几十载。

  “他娘的,为什么就我一个人没有灵根,苍天,就倒是给我个解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昊天怒吼道,声震九天。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