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风雨飘摇

第一章:风雨飘摇

  鸿蒙大陆,中州。

  大离王朝六十年,十二月十二,朔风起。

  东海王萧无道已近弥留,全府上下,顿时陷入一片戒备森严之中,大有一股剑拔弩张之势。

  就在这个刀光凛冽的东海王府的一角,一个叫镜花小院的地方,却冷清的好像域外世界一样。

  小院深处镜花斋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奋笔疾书,一篇悼父铭洋洋洒洒数万言,顷刻成稿。

  成稿之后,少年当即将之付之一炬,唯恐被人看到。

  这个少年,萧河,是东海王萧无道的第二个儿子,因为是庶母所生,兼之母亲曾被东萧无道逐出王府,在外面生下了他。

  虽然后来萧河被接了回来,但是身份一直存疑,这也就导致了他在王府之中不受待见,就连东海王萧无道本人,对他也是横眉冷对。

  正因如此才使他身份卑微,不要说家族子弟王府重臣,就连王府之中稍有权势的下人,都敢作践他。

  这一次东海王昏迷已久,萧王府的实际掌控权已经落入了大夫人白莲花手里面。

  白莲花一朝得权,随即敕令东海王府戒严,命人万里传书,责令大世子萧天即日赶回。

  萧河正是因为身份敏感,才被大夫人白莲花命下人贴身保护,名为照顾,实则幽禁。

  他这个世子虽然身份存疑,但毕竟还挂着世子的头衔。大夫人白莲花防备的并非萧河本人,而是他的这个世子的身份。生怕有人借此作祟,威胁到她的儿子的未来王位。

  所以对他可谓是恨之入骨,恨不能除之后快。

  此时此刻,王府虽然看似安静,但实则凶潮涌动。萧河即使被软禁在小院当中,也情知父亲命在顷刻。

  他情知父亲这口气未必能撑到大世子萧天回来,一旦龙归大海,白莲花为保儿子王位,肯定会选择秘不发丧,他这篇文章,正是为此而准备。

  不过眼线如果有人看到自己的文章,密报大夫人,那自己性命之忧,不在话下。

  萧河望着那一汪蓝色的火焰,正在怔怔出神,忽然就听房门砰的一声,随即猝然中开,一个一身通红,如同火焰一样的身影冲了进来。

  “好大胆的萧河,竟然不给我开门,你在屋子里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说话那人是个女孩,至多不过十六岁的年纪,横眉怒目,吊睛如凛,一身如同烈焰一样的打扮,昭显了它在王府之中与众不同的身份。

  这个女孩,萧红椒,是大夫人的陪嫁丫头所生,心腹中的心腹,所以特赐姓萧。

  萧红椒是大夫人的心腹丫鬟,在王府里一向横行霸道惯了,全府上下敬狗看主人,所有人都对她十分的畏惧,就算几个庶出世子,对她也礼遇有加。

  所以在她眼里,落魄不受东海王所喜的萧河,跟下人没什么区别。

  萧红椒眨眼而视,一下就锁定了那张正在燃烧的纸片,“咦,萧河,你在烧什么?”

  萧河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她竟来得如此突然,侧目之下,连忙用手扇风,想让纸片烧得更快一些。

  萧红椒一眼就看出不对,“萧河,给我拿来!”

  话音未落,萧红椒的身影倏忽一闪,好像一道疾风一样,眨眼即至。

  萧河未及有任何动作,就觉得一道劲风打在自己手上,忽然一麻,纸片随即脱手。

  等他再度反应过来的时候,纸片已经落在了萧红椒的手里。

  就见萧红椒手腕一抖,一到真气激射而出,如烟如雾,扑到那张纸片上,火焰瞬间熄灭。

  那张稿子此时已经剩余不足十分之一,但言辞语句,依然可以看的十分清晰。

  萧红椒只在上面扫了一眼,随即凌厉的目光就射在萧河身上:“你在房间里偷偷摸摸的,这是什么?”

  萧河欺她修为虽强,但识字不多,随即灵机一转,朗声回答道:“这是奉天告示,父王病重,我为之祈福,怎么,你连这个都要管?”

  萧河身为世子,为父祈福,当然是无可厚非。别说他一个小丫头,就算是大夫人白莲花来了,也不能横加指责。

  萧红椒又扫了一眼那残缺的纸片,眼睛里放出狐疑的光芒,随即伸手将之塞进袖中,“这事以后再说,我是来传王爷命令,让你榻前伺候。”

  萧河一躬身,“谨遵父王敕令。”说完之后,他念头陡转,又加一句,“就我一个人去吗?”

  萧红椒厉声喝道:“问这么多干嘛,还不赶快动身,要是让夫人等急了,你吃罪得起吗?”

  萧河心思细密,一听此言,陡然惊觉,这丫头明明打的是父王萧无道的旗号,到头来等他的却是大夫人白莲花。

  “此事有鬼!”萧河立刻就从中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萧河心思电闪,大夫人白莲花性情阴鸷,做事一向枭雄,杀伐果决。眼下势态特殊,她在这种时候设一个套让自己钻,此一去恐怕会凶多吉少。

  眨眼之间,萧河心中已经转过无数念头。

  此时他
们两人一前一后,已经出了镜花斋,就见门前空空荡荡,所有护卫,全部销声匿迹,就连之前派来监视他的人,也一个个踪影全无。

  “事异则妖!”萧河眼波一闪,“守卫忽然撤去,此事绝对不正常。”

  忽然,萧河就觉得脑海里面电光一闪,一个可怕的念头一下子涌进他的心头,“父王已死,白莲花为保住他儿子的王位,要对我动手了!”

  念头一起,萧河顿觉全身冰凉,好像陷入了万丈冰渊当中。他早知道大夫人白莲花对他不怀好意,只是没想到她会下手这么快。

  一念至此,萧河情知道,此时不走,自己势必命丧于此,于是悄无声息挥拳一轰。

  一股无形真气炸在墙上,瞬间就有无数瓦片崩飞,流矢一样射向萧红椒。

  几乎与此同时,萧河大叫一声,“红椒姐小心。”随即合身扑了上去。

  其时,瓦片的激射声早已经惊动了萧红椒,她反应神速,瞬息之间就运行真气,将全身置于一种无形铠甲当中。

  只是她万没想到,就在此时,萧河会扑上来,挡在她的面前。

  哧,哧,哧,激射而来的瓦片,形如利剑,一下子全部刺入萧河身体当中。

  事情突兀,萧红椒也是一惊,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样子。

  其实萧河所有猜不错,东海王萧无道已经溘然长逝。

  萧红椒这次是奉主母白莲花之命,将萧河引诱到萧无道的房间,给他安上一个弑父的帽子,才好名正言顺的将之斩杀。

  但没想到地方还没到,就变生肘腋,萧红椒被他淹在身下,勃然大怒,一脚将他踢开,全然不顾萧河死活。

  “是谁,竟然在东海王府偷袭我,不想活了吗!”萧红椒电目流转,四下竟然一个人影也无。

  就在她惊诧之际,忽然就听到萧河暴喝一声,“萧红椒,你敢弑主,我看你是活腻了!”

  随即就见萧河一拳袭来,直逼她胸口三寸要害之地。

  萧河这一招可谓声东击西,巧计连环。萧红椒虽然只是一个丫鬟,但是深得白莲花宠幸,每天都有无数丹药资源供养,可比他这个落魄世子阔绰多了。

  以至于萧河堂堂一个王府世子,为了打败一个丫鬟,竟然被迫选择偷袭的方式。

  不过,刚才他若直接偷袭,以萧红椒的警醒和修为程度,势必会被她发觉,到时候偷鸡不成,自己小命堪忧。

  所以千钧一发之际,他才想出了这么一招。

  眼见萧红椒上当,萧河情知道时机只此一次,不可错过,于是将真气猛提至十二重楼,长风呼啸,挥拳直入。

  瞬息之间,拳如奔雷,已经轰到她的面前。

  萧红椒不愧为白莲花身边第一人,见机之快,实非常人能及,眼见萧河一拳捣来,身形不乱,脚下一点,整个人飘然后退,如风中蝴蝶,翩然然不可亵。

  萧河心中一沉,此时他心知肚明,如果一击不中,以他现在的修为,势必陷入被动,到时候生死恐怕就不是自己能说的算的了。

  于是一咬牙,身形暴起,如虎生风,随行而至。

  两个人影,一白一红,一逐一退,瞬间已经射出一百多丈,但两人相隔一臂之远,始终难以靠近。

  萧红椒见他如影随形,紧追不放,显然要置其于死地,不禁娇叱一声:“萧河,你好个狼子野心的东西,竟然胆敢偷袭我,当心大夫人知道了,要你的狗命!”

  萧河毫无示弱,“你以一介奴才,悍然欺主人,才是真正的狼子野心,胆大妄为。哼,萧红椒,别以为你看不出来,你此一番前来,是想要我的命吧。”

  阴谋被他一语道破,萧红椒不怒反笑,“哼,是又怎么样,以我现在的修为,杀你如同屠狗!”

  一语落地,身形暴止,戛然不动。

  两人相隔本就不远,她这一停,萧河身影瞬间而至,已经轰到眼前。

  此时就见萧红椒手摆兰花,瞬间翻转,一指点出,正中萧河拳锋。

  刹那之间,萧河一拳眼见正中目标,忽然眼前情形倏忽一变,就听空气中咔吧作响,瞬间就在他面前凝出了一道冰墙。

  那道冰墙由薄变厚,由透明变成白色只不过眨眼之间。

  转瞬,那股子白霜竟然好像活的一样,向着萧河的胳膊上蔓延而来。

  “什么,冰轮真气!是罗浮屠一门的冰轮真气,你怎么可能会修炼这门功法,难道白莲花是罗浮门人!”萧河修为虽低,但见识不凡,一眼就看出了萧红椒气功功法的来源,“你是罗浮屠门人一事一旦被人得知,东海城虽大,将再无你们的容身之地。”

  罗浮屠为一代魔星罗浮生所缔造,传闻当中,此人来自鸿蒙世界之外的黄泉大世界,修为之高,犹如无上大能。一旦创立罗浮屠,宣扬道统,广纳信徒,在鸿蒙当中搅乱风雨,晃动乾坤,为世人所惧。

  不过三百年前,罗浮生忽然销声匿迹,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夕之间,罗浮门人几乎为人斩尽杀绝,从此一蹶不振。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