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阮倾不愿离开薛臻身边,却也想要亲自到澜栖问一问那个女人,是如何忍心这般利用曾经被自己丢弃的女儿?

  “澜栖梧云翊带领的兵马一次次的干扰我国边境,百姓苦不堪言,尽管朝中大臣知道澜栖打的什么算盘,但百姓艰苦,此事不宜久拖。”

  与听阁中,薛臻看着手中奏折,微微皱了皱眉。

  阮倾在一旁同玉书玩乐,对于这个帮着她父皇来欺骗自己的女儿,阮倾对她是如何都气不起来。

  “既如此,我便去澜栖一趟便是,他们没了由头,自然便退兵了。”

  只是她话才说出口,薛臻便立刻抬眼看向她。

  “你那里都不许去,莫要说你去了于事无补,若你在路上又出些什么事……”

  薛臻没有说下去,如今他已是杯弓蛇影,不愿阮倾再离开他身边一步。

  阮倾愣了愣,点头笑了笑,将额头与小玉书的抵在一处。

  “那就不去,哪里都不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朝中那么多臣子,也该是叫他们出出力的时候了。”

  薛臻与澜栖之间的气氛愈发紧张,澜栖国坚持要薛臻交出阮倾,不然就要开战。

  虽不知澜栖哪里来的勇气同薛国开战,但到底是梧皇贵妃的母国,那梧嘉言就差跑到金銮殿上哭求薛臻不对澜栖发兵,只是她传回澜栖让澜栖退兵的书信却半封都未收到回信,薛臻和薛国边境的臣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她从中周旋。

  薛国到底还是发了兵,只是没有想到,那澜栖王竟无耻到用杳夫人的性命为威胁。

  “皇上,如今战事迫在眉睫,若此时退兵,于薛国来说,是大大的不利!”

  御书房之中,刘恒手中拿着薛臻传令退兵的书信,跪在御书房中劝他收回成命。

  薛臻久久未曾言语。

  他当初亲眼看见阮倾听到那杳夫人身死的消息之后直接晕过去的模样,若是这一次,薛国的大军将那杳夫人生生逼死,阮倾心中,只怕一生都不能释怀。

  见薛臻没有半
点松口的意思,刘恒重重的将头磕在地上,让薛臻看得更是眉头紧皱。

  “最后三日,再僵持最后三日,若是还是没有两全之法,薛国的兵马,便迎敌平边界之乱。”

  叹息之中,薛臻开口。

  那刘恒闻言自然是高兴的,皇上能妥协至此,已是给足了他面子。

  “臣,谢过皇上隆恩!”

  只是,还未等到第三日,边关便传来消息,澜栖的杳夫人,自尽在自己的四望阁中。

  至此,阮倾同澜栖之间,便是真的没有半点关系了。

  “她又何必如此,若是能再多等两日,薛国的暗卫潜入澜栖皇宫,她便能得救,如今她这般成全于我,我倒是又欠着她了。”

  院中,阮倾靠在薛臻肩上,脸上带着笑意,语气之中却有些失落。

  她本以为,这一世,大仇得报,该是上慈下孝,一帆风顺的一世才是,如今听到那人自缢的消息,先前对她的怪罪,便都随风散去了,只望来世,她能寻到个好
些的归宿,不必再流连于诸国之间流离了。

  第二年三月,刘恒将军带着兵马归国,草长莺飞的季节,薛国平定了外患,澜栖送上两座城池以示赔罪。

  至于薛国那景安王便宜得的皇位,惹了这般大祸,这皇帝自然也是做不下去了,梧云安大义灭亲,亲手诛杀其兄长梧云翊,推翻其父政权,重归澜栖王城,登位称帝。

  “然后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还带着些稚嫩的声音响起,院中落在花朵上的蝴蝶被她的声音惊得飞起,半响又落到了另一朵儿花上。

  雁姑姑看着眼前快要及颦的长公主殿下,满脸无奈的抬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我的小公主,今日先生又来宫中告状,只说公主不思学业,又空了两日的课,皇后娘娘可是被气得不轻,如今你还不去请罪,拉着我在此给你讲故事,当真不怕娘娘责罚!”

  虽说责备,但语气之中却满满的宠溺。

  七年了,一晃眼的时间便过去,从前那个在她怀中隐隐啼哭的应该如今已
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眉眼之间竟是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影子。只是这性情却是像极了她那烨王表哥,当真是极为淘气的。

  “不嘛不嘛,左右都要受到责罚,早些回去和晚些回去也并无不同!姑姑便再同我讲一讲,后来父皇如何散尽后宫,十里红妆迎了母后入宫为后的?”

  “你这丫头,哈哈,那老奴便给你再说一说……”

  夕阳的余晖从宫门前扫过,穿过群山湖海,穿过薛国同澜栖的交界之地,落在澜栖王城之外的一片小小竹林之中。

  一白衣男子找寻着进了这竹林,只是林中被人设了阵法,设阵之人在阵法造诣之上该是极高,他已经在此寻了半日都寻不到出处。

  前方不远处有银铃声响起,男子好奇之间便循着那声音防备的走着过去。

  只是看到眼前的一座孤坟和那坐在孤坟前摇铃之人微微一愣。

  只见那摇铃之人满脸胡须,连身子也有些佝偻,只剩那双眼睛依旧毅力。

  吾妻杳之墓。

  那孤坟并非如何的华丽,但建在这满林的翠竹之中,倒是十分的清静雅致,墓碑之上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却难以叫人猜出这孤坟之中埋葬的是谁,这坟前静坐之人,又是何人。

  见那摇铃之人停了手中动作向他看过来,白衣男子微微一顿便上前俯首。

  “在下暗影路随风,误闯此地,扰了高人清净,还望高人赎罪。只是这林中阵法奇怪,小辈难以寻到出路,若是高人知晓其中玄机,还望指点一二。”

  没了铃音,林中顿时只剩风吹落叶之声。

  “原来你便是路随风,当真是少年英姿,风采不弱老朽当年半点,只是那丫头是个有福气的,不若我的杳儿,一生受人欺凌。走吧,顺着铃音的方向走,待送你出了这竹林,老朽,也该走了……”

  说罢闭上双眼,手中银铃再次响起声音,竟是以内力为引,用那铃音为他引路。

  路随风心中惊叹,只是那铃音急促,他不敢多做停留,俯首行了一礼便离去,半响,林中铃音声停,便再无半点声音传出,似乎连落叶之声,都消失在那一片沉寂之中。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