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四百零六章 爱是你我

第四百零六章 爱是你我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蠢女人。”陈家豪心情极为复杂,他原本以为,白薇然会转身离开的,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这个执着的,要带他一起走,因为他们都知道,陈青瑶已经失去理智,哪里会在意,他到底是不是她的大哥。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笨,可是已经够了,就是因为她的善良,她的笨,他才会爱上她的不是吗?他忽然用力挣扎起来,从白薇然的身上翻了下去,子弹打中了他的脊椎,他现在连腰都直不起来,又怎么能再拖累她。

  “够了,你快给我滚,你知不知道,这一切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知道陈青瑶给我下的药,也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更加知道,被他带过来跟你躺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我为了得到你,假装中了药,不过就是想要占有你。”

  “就如同我从前,明明知道她在挑拨你和崔烨尘的关系,却没有阻止,我就是想要等着,看你被崔烨尘逼走,好把你接到身边来,让你彻底忘记崔烨尘,成为我的女人,就如同我明知道,她会找催眠师,让你从甲板上跳下去,却还是乐见其成,在你跳海的地方,把你救上来……”

  陈家豪从来都没有跟别人说过这些,也只有陈青瑶,在事情发生的很久之后,见到白薇然在他身边,从而推断出,在幕后冷眼旁观,继而操控一切的他,所以陈青瑶才会一直说,他有多虚伪。

  “这样的我,你还有什么好救的,你给我滚,快滚,像你这样蠢的可以的人,我连多看一眼都嫌弃。”

  白薇然深深地看着陈家豪,见他躺在地上,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不断喘气,眼泪悄悄的流了下来,她伸出手,轻轻的给陈家豪擦干净嘴角的血迹,弯下腰继续把这个男人扛着肩上,毅然一步一步朝前行走着。

  “你就这么笨吗?”陈家豪急了,厉声呵斥道。

  白薇然笑了笑,平静地说道:“我才不笨,如果你真的一开始就知道,刚才为什么要放弃呢,明明你有机会的,阿豪,在疗养院的时候,我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不会伤害我的,并且,我一直坚信着。”

  “快点,他们就在前面,你们没吃饭是不是,连个女人都追不上。”

  身后传来陈青瑶气急败坏的声音,还有枪响声,白薇然吓的脸都白了,她不断加快脚步,可是身后那些搜索的脚步声依旧传来,终于来到了大厅里,白薇然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喜极而泣地朝大门口走去,她甚至已经看到了外面那暖和的太阳,透过半掩着的门照射进来。

  “阿豪,我已经找到出口了,我们马上就能得救。”白薇然深吸一口气,拼进了全身力气,终于走到了门口,她带着希望的笑容,把门打开,但下一秒,她的笑容僵硬在唇边。

  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她的脑袋,冰冷的金属触感瞬间传遍了全身。

  于此同时,崔烨尘的人终于出现在教堂门口,看清楚被陈青瑶拿枪对准的白薇然,他呲目欲裂,嘶吼道:“薇然!”

  “别过来!”陈青瑶用力把白薇然抓过来,枪口对准她的太阳穴,嘶吼道:“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好,我不过去,陈青瑶,你冷静一点。”崔烨尘不敢再上前了,生怕刺激到陈青瑶,她就真的开枪了,“你恨的人是我,算计你的人也是我,跟白薇然没有关系,你放了她,我做你的人质。”

  “休想,让你的人后退。”陈青瑶见崔烨尘的人全部围在教堂门口,再看到崔烨尘看向她那冷漠的表情,嘶吼着。

  “快点!”她说着,扬起手中的枪,重重地砸在白薇然的脑袋上,沉重的金属砸在白薇然的脑袋上,一连砸了好几下,白薇然的脑袋顿时被砸破了,血流如注。

  “退后,全部都退后。”崔烨尘几乎是吼出来的,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陈青瑶,你不就是想要我娶你吗?我答应你,你想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不伤害白薇然,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们现在就结婚,这里是教堂,我们结婚,我们在一起。”

  “哈哈哈哈,到现在你还想骗我,崔烨尘,我那么爱你,你把我当空气,我怎么能让你如愿,怎么能让你得逞。”陈青瑶已经疯了,在崔烨尘一次又一次拒绝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疯了。

  气氛变的凝重起来,就算崔烨尘找到了白薇然,他却没办法把人救出来,看到摇摇欲坠的白薇然,他心疼的无以复加,他总是会无意识的伤害到这个女人,她的一切灾难都是他给的,他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她不受伤。

  “要怎么样?你才愿意放过她?”崔烨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大脑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抽疼,好像被人那锤子一直在敲击一样,无数陌生又熟悉的记忆纷纷涌到脑海里,大脑好像要炸裂开来一样。

  白薇然抱着脑袋,摇摇欲坠,好疼,好难过,那是她的记忆吗?为什么那么难过?原来她和崔烨尘之间,竟然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吗?

  “你站好!”陈青瑶见白薇然几乎要瘫倒在地上,再次扬起手
,重重地把枪托砸在她的脑袋上。

  “别打了!”崔烨尘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他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陈青瑶,你不要再伤害她了,放过她吧,白薇然是无辜的,你杀了我,把我杀了吧。”

  一切好像又一次重演了,这是白薇然第二次看到崔烨尘跪在她的面前,只为了救她的性命,这一刻,还有什么恨意存在呢,这个男人,为了她连尊严都不要了。

  “我不要你救,啊……我不要你救,崔烨尘,你给我滚,你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你凭什么来决定我的人生,我才不要你救,你滚,你给我滚,我宁愿死在陈青瑶的手里,也不要你救……”

  白薇然抱着脑袋,那些沉长的记忆,好似诅咒一般,不断的在她脑海里运转着。

  “薇然……白薇然……”崔烨尘喊着这个名字,痛苦的无以复加。

  “那你就去死吧,反正我也活不长了,崔烨尘不会放过我的,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成全你们的。”陈青瑶被两人的深情刺激到了,她忽然扬起手,对准白薇然的脑袋,重重地扣下扳机。

  “砰!”子弹穿过枪膛,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响彻云霄,惊动了树林里的鸟儿。

  “薇然!”崔烨尘用力朝前扑过去,用尽了此生最快的速度,鲜血在空气里喷洒出来,溅了白薇然一脸,她呆呆地看着把自己扑到在地上的崔烨尘,好似已经无法思考了一样。

  眼看陈青瑶再次举起枪,对准倒在地上的两人,叶之麟终于找准了机会,抬起手扣动扳机,陈青瑶的手被打中,枪落在地上,贺兰清猛地扑过去,把她压在地上。

  周围发生了什么白薇然完全不知道,她呆呆地看着浑身是血的崔烨尘,忽然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崔烨尘!”

  “崔烨尘你不准死,你欠了我那么多,你以为一死了之就可以扯平吗?崔烨尘,你听清楚了没有,你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凭什么去死,你要是真的死了,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对不起……”崔烨尘努力睁开眼睛,他抬起手,想要去抚摸白薇然的脸,可是那只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终于落了下去。

  “崔烨尘!”白薇然尖叫着,眼前一黑,终于晕倒了过去。

  救护车在街道上急性着,一路上,把三个伤者送到医院,所有人都沉着脸,阴云在天空里密布,找不到一丝光亮……

  三个月后,崔烨尘从医院里出来,那一次受伤太重,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让自己恢复过来,今天,终于可以出院了,车子已经在外面等候,他快步走出去,在花园里,看到坐在轮椅上晒太阳的陈家豪。

  陈家豪伤到了脊椎,现在还只能坐轮椅,见崔烨尘走过来,他淡声道:“要去找她?”

  “嗯,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了,哪怕是死,我都不会再放手了。”崔烨尘沉声说道。

  “那么,祝你马到功成,那个女人最心软了,一定可以再次被你打动的。”陈家豪笑了笑,释然的微笑,带着放下一切包袱的解脱。

  “祝你吉言,我的朋友。”崔烨尘勾唇一笑,走出去的时候,阳光漫天,他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一直是晴天。

  白薇然把刚洗好的衣服晾在栏杆上,回头,见崔泽琰抱着一个大西瓜吃的正开心,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妈妈,你真的不会去了吗?爸爸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他跟我保证过,这是男子汉的约定。”崔泽琰仰着小脑袋,问道。

  白薇然笑了笑,淡声道:“大人的世界,你不懂,乖乖做你的小学生吧。”

  恢复记忆后,她在医院里照顾陈家豪和崔烨尘,知道他们都脱离危险后,她就带着崔泽琰离开了A市,来到W市这个从前居住过的小镇,这里虽然偏僻,但很安静,没有嘈杂,是她理想的居住之地。

  有时候她也会想起崔烨尘,但是,她依旧没有回去,有些事情,需要时间来消化,不过她想,一切都会过去的,去楼下的花店里转了一圈,生意很好,她很开心,这是她一直向往的生活。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走进来,拿起一边的玫瑰花,递到了白薇然面前,男人长身玉立,芝兰玉树的身影尽显风华绝代,他笑着说:“你好,我叫崔烨尘,请问你的花店里还招人吗?我需要一份工作,不要工资只管饭的那种。”

  白薇然深深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的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破坏了整体的美感,但她却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得从来没有的亲切,然后,她笑了,扑进男人的怀里:“不管饭的要吗?”

  “要!”

  两人相视一笑,紧紧的拥抱着对方,远处想起了一首沉长的老歌:爱是你我,永恒交织的生活……

  (全文完)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