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一章 胎记女人

第一章 胎记女人

  我叫吴潇,家里开了一家中医馆的,我父亲想让我以后接了他的工作,经营这家医馆。于是,大学毕业后,我并没有去外地上班,待在家里在医馆给我父亲做起了打下手的工作。

  农历7月8号。这天医馆一个病人也没来。下午五点多钟,我父亲准备早点休息,叫我关门回家。可就在我要关门时,一名女子快步走了过来,老远叫我等等。我见对方约摸十八九岁,身穿一件红色衣裙,亭亭玉立、眉清目秀地,我心中立即跳出三个字来:好漂亮!忙不迭将她请进了医馆里。

  我父亲见来了病人,也打消了回家的念头,坐在诊台前问对方病情,而我则规规矩矩地在一旁登记病人的信息及病历。自我在这医馆里工作以来,还是头一回看见来这样亮眼的女病人,不由朝她多看了几眼。

  经过一问一答,我得知这美女叫姚素青,今年十八岁。她说她的胸口上方莫名其妙地长了一个豆豆,怎么弄也弄不了,去过很多大医院,那些医生也束手无策,听说我父亲医术高明,所以就来请我父亲看看。说着,她将衣领口拉了下去。

  我朝那儿一望,果然,她右胸上方有一个豆子大小的红点,在她那雪白的肌肤上显得尤为显眼。但那红点说它像豆子,又有点不像。因为豆子是圆的,而那红点,怎么说呢,就好像豆子从中间给切开了,只有一半。

  当然,一个红点没啥好看的,我的眼睛情不自禁地朝下面望,就是想看一下她那饱满而神秘的胸部。因为她的衣领拉得并不是很低,我只看见她约摸三分之一的胸部,令我惊讶的是,在那一块雪白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十分特别的胎记。

  那胎记呈红色,像是一座塔。但是,这座塔只有一半,就像被一把大刀从上至下劈开了一半。跟它上面的那个红点遥相呼应。

  “那红点不会是胎记吧?还是生下来就有的?”我忍不住问道。

  姚素青朝我看了一眼,答道:“这并不是胎记,是近段时间才有的。而且这红点……”说到这儿,她顿了一下,似乎想告诉我们详细,但又似乎觉得不妥,于是改口道:“怎么弄也弄不掉。”然后,她又望向我父亲问:“吴医生,你有办法将它弄掉吗?”

  我爸朝那红点看了看,问她自从长了这红痘后身体有什么异常。

  姚素青微抿红唇,想了想后才道:“自从长了这红痘后,我总感觉睡眠不够,而且,心中莫名其妙地
惊慌。就好像,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但那是什么事,我又不知道;又好像有一种被人找到的感觉,而那人一旦找到我,绝对不会是好事。可是,我一没有犯罪,二没有得罪过人,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这不一定跟这红痘有关吧。”我又忍不住说道。我觉得这恐怕是心理方面的问题。

  “不,一定跟它有关,我有一种感觉,自从她在我身上以来,我还时常做恶梦,总梦见我被一个人追杀,我怎么跑也跑不掉……我一定要除掉它!吴医生,你医术高明,悬壶济世,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我父亲正想开口,我朋友猴子走了进来。他这两天在我家玩,刚才拿着手机在外面不知跟谁侃了半天,这时一进来见有美女拉下衣领,春色可见,于是也朝那里头望去。而这一望,像见了鬼一般,“啊!”一声大叫,眼睛瞪得老大,喃喃地道:“怎么……怎么会?难道……难道传说是真的?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假的,一定是假的,地狱鬼塔的标记怎么会是一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这一声惊叫,把我和我父亲及姚素青都吓了一跳。我们诧异地望向他,他又迅速地朝姚素青胸部看了一眼,脸色惊惶,扭头便朝医馆外跑去。姚
素青似乎发现自己走光了,忙不迭将衣领拉上。

  我与我父亲相互看了一眼,倍感尴尬,不知猴子这小子发什么神经了,忙站起身跟了出去,想把他叫住问一下,但是,当我来到门外,门外空荡荡地了,哪里还有他的影儿?

  莫名其妙地回到医馆里,却见我父亲眉头直皱,对姚素青说,她那红痘非同一般,不像是青春豆、红疙瘩之类的那么简单,他叫姚素青三天后再来。

  待姚素青走后,我好奇地问我父亲,那红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父亲眉头紧皱,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叫我明天回趟老家,将爷爷的随医手记取过来,他要用。

  对于这事,我欣然同意,因为从小我爷爷就对我很好,我早就想回去看看他老人家了。

  晚上,躺在床上,想起今天的事,我辗转反侧。

  正如姚素青所说,我父亲医术十分高明,以前少见他皱过眉头。难道,这一次姚素青右胸上方所长的红痘连我父亲也一时医治不了,非得要去看我爷爷的了随医手记才行?

  正在这时,我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猴子打来的。

  “今天失态了,实在不好意思。”猴子向我道歉。

  一听这话,我就忍不住问:“你今天怎么回事?没见过美女胸部还是怎么的,怎么那么激动?”

  猴子嘿嘿笑了两声,说不是女人胸部的事。我问他,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当时“落荒而逃”,猴子却支支吾吾地,什么也不肯说。我既好奇又气愤,故作生气地道:“你要是不肯说,兄弟情谊,从此断交!”

  在我的死缠烂打之下,猴子这才无奈地道:“我告诉你,但是,你向我保证,这事不能告诉别人。”

  我向他保证了,同时越来越纳闷,这小子,怎么搞得这么神秘?

  猴子沉声道:“今天那个有塔形胎记的女人有问题,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世上应该还有一个人也有这样的胎记,但胎记形状是塔的另一半。两个胎记合二为一,才是一个完整的塔形。”

  我脑海里再次呈现出那个胎记的模样来,如果将那个胎记复制一份拼在一起,还真是一个完整的塔形,便说:“这胎记也太古怪了,怎么会长在两个人的身上呢?“

  猴子却答非所问,“其实,那只是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胎记。那个塔,叫做地狱鬼塔,是个非常邪门的东西!“

  我一听,就觉得很玄,“什么地狱鬼塔,你在唬我吧?“

  猴子听我这么说,竟然急了,便道:“你要是不信,你安装一个摄像头试试。摄像头拍不到那个胎记。“

  “我才没那么无聊呢,以家还以为我想偷拍。”我将他埋汰了一顿。猴子气呼呼地道:“你不信就算了,不过我提醒你,不要跟那美女太过于接近,不然会有厄运。”他说完就将电话给挂了。

  “耸人听闻!”我将手机往床上一扔,骂了句神棍。

  但这时更加睡不着了,又想起那美女胎记的情形,越想越觉得不对头儿。虽然我表面上不相信猴子,但心里却打起鼓来了。猴子的家里就是做法术的,也就是说,他爸是个阴阳师,而猴子似乎也继承了他爸的衣钵,多少也懂得一些这方面的知识。曾经,我也确实见过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这次猴子说得这么玄乎,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道,那个美女胸上方的胎记,真的如猴子所说,是地狱鬼塔?

  而这地狱鬼塔又是什么东西呢?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