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1章 九头蛇婴牌

第1章 九头蛇婴牌

  说到佛牌,每个人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泰国的佛牌,泰国佛牌分正牌和阴牌,两种牌都能够给佩戴者转运,然而阴牌的制作手法比较歹毒,所以佩戴者在实现愿望的同时,要付出同等的代价,也就是反噬。

  其实我们大天朝也有自己的佛牌,而且和泰国佛牌其实是同根而生,且更具有神秘色彩……

  泰国的佛牌来自印度,而佛牌的缔造者既是达摩。

  当年达摩东渡,踏入我们大天朝那一刻,佛牌也就开支散叶了,演变到后期,甚至比泰国的佛牌更具有传奇色彩,称之为缠灵佛牌,故名思意,也分正牌和阴牌。

  正牌转运生财,而阴牌更是能够达到逆天改命的地步,却也会遭到报应。

  这些都是师父告诉我的,我师父是个和气功王林一样受人追捧的大师,但和王林不同的是,他有真本事儿,和不少达官贵人都有联系。

  他是缠灵佛牌一脉唯一的传人,跟着师傅那么多年。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刻牌养鬼这是最简单的了,还有一些秘术手法,也略知一二。

  一个月前,在我生日当天,师父给我煮了一碗长寿面,留下了一封信就走了。

  信上说我已经出师,该是他去清算二十年前旧账的时候了,他唯一的要求是让我好好看着佛牌店。

  原本我以为师父的消息就这样杳无音信了,直到那天,我看到了一块恐怖的佛牌……

  那天洗浴店的头牌杨薇薇突然找上门,说要我帮她整一块佛牌。

  我就问她咋了,结果她脸色一白,战战兢兢的对我说:“就是……就是这几天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她,心神不宁。”

  我有点好奇,让她说清楚。

  她缓和了一下情绪之后对我说,自己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做梦,梦见自己在一个潮湿阴冷的地方醒过来,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她很害怕,但是想叫却叫不出声,想动却发现身子动不了。

  我心头一惊,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就问她这情况有几天了,梦里的那个地方知道是什么地方么?

  结果我这么一问,杨薇薇的脸色更白了,说这都好几天了,天天都做一模一样的梦境,而且在梦境里,她根本意识不到是在做梦,每次心里都十分恐惧。

  说起梦里的环境,杨薇薇露出一丝后怕:“那地方,似乎是个冰窖,我听见有水滴的声音,四周的空气阴寒刺骨,对了,我……我感觉
当时,我是躺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棺材里。”

  棺材!

  我吓了一跳,如果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事情就严重了!

  棺材自然是装死人用的,杨薇薇为什么会梦见自己躺在棺材里?

  “好了,你别问了,想起这些我都有些毛骨悚然,你这不是开佛牌店么,我就是想要整一块佛牌回去保平安。”杨薇薇打断了我的思路。

  没错,我是开佛牌店的,但杨薇薇是不是有些误会佛牌的意思了。

  于是我认真的看着她,问道:“你知道佛牌是啥意思么?”

  杨薇薇有些疑惑,就说:“不就是一块牌子么,上面刻着个佛像什么的,和佛挂坠一样。”

  我摇了摇头,告诉她不对,佛牌里面的东西,根本不是佛,而是鬼!

  “什么!”杨薇薇吓了一跳,她支支吾吾的指着我问道:“你……你说,佛牌里的东西根本不是佛,而是鬼?”

  我笑了笑,说道:“这里可是横店,来拍戏的明星不算少,难道你就没听说过明星养小鬼的事情?其中一种方法,就是求佛牌,佛牌里装着小鬼。”

  杨薇薇顿时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我还说是什么玩意儿,原来是养小鬼,我可看不上这玩意儿,只有那些想要发财的明星才喜欢。”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从柜台里,翻找了一下,找到一块佛牌递给她:“这块还不错,可以安神。”

  然而她拿起来,看了上面狰狞的小鬼图案一眼,就一把丢开了,不屑的说道:“原来是这种玩意儿,你还别说,这玩意儿前不久有个客人给了我一块,比你这块好很多,听说要几万块钱。”

  我顿时来了好奇,没想到杨薇薇也有佛牌,就问道:“你那啥能不能给我看一眼,佛牌不是说上面刻着一个鬼的图案就是佛牌的。”

  杨薇薇想了想,在包里翻找一下,就掏出了一块牌子递给我。

  我接过牌子的一瞬间,感觉全身都打了一个冷颤,一股冰冷刺骨的气息从佛牌上传来!

  这是一块浑身漆黑闪着寒光的佛牌,上面刻着一个狰狞的九头蛇图案,特别是,每个蛇头都是一个笑的有些诡异的婴儿,表情动作栩栩如生,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感觉不舒服。

  我几乎一眼就确认了,这是一块佛牌没错,而且,是一块非比寻常的佛牌,比师父制作的佛牌
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它应该还有别的配件,这牌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我立刻严肃起来,对杨薇薇说道:“如果我是你,就立刻把这牌子丢了,它十分的不详,你带着它,迟早要出事儿。”

  杨薇薇切了一声,从我手里抢过牌子:“怎么,知道这东西好了吧,我看你就是眼馋我的宝贝,想要白捡,我才不会如了你的愿呢。”

  我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你最近不是感觉不安么,就是因为这牌子,你不知道,养小鬼也是有讲究的,不是任何人都合适养这么厉害的小鬼,一个不慎,小鬼反噬,死都算最好的了。”

  杨薇薇吓了一跳,才有些悻悻的说道:“哼,不跟你说了,我还以为佛牌多了不起,原来就这玩意儿,我走了。”

  说完,她转身就想离开。

  我却立刻叫住了她,将那块可以安神的佛牌递过去:“等等,你先别急着走,带上这玩意儿,关键的时候可以保你平安。”

  杨薇薇却翻了一个白眼:“你这推销产品的方法太老套,我可不上当,拜拜。”

  这次,她是真的头都不回的走了。

  我十分无奈,我说的可句句是真话,她咋就不信呢?随后,我回忆起刚刚拿着那块九头婴牌的感受,心里又打了一个冷颤。

  像杨薇薇这样的普通人,或许根本感受不到,但我不一样,从小我就跟着师父学习制牌养鬼,还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第一眼就让我不安的佛牌,那块九头蛇婴牌,绝对是不详的大凶之物,我立刻拿起电话,想打给师父。

  想着现在他去找仇人了断恩怨,我想了想,最终还是将电话放下了,不想在这时候打扰他。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渡过了,像我们佛牌店的生意,和盗墓里那句著名的话一样,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所以除了杨薇薇过来问了一下外,并没有其他人上门。

  到了晚上,我打扫卫生准备关门的时候,却突然愣住了。

  因为我看见,那块九头蛇婴的牌子,浑身泛着寒光就躺在门口!

  我心头大惊,这东西不是被杨薇薇拿走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谁放过来的,难道是杨薇薇?

  我捡起它,又感受到那种不详的气息,仿佛有种厄运不知不觉就压在了我头上。

  我第一想法就是赶快丢掉,避免里面的邪灵作祟要了我的命,但看着这块牌子,我最终还是迟疑了!
A - A +

暂时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