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读小说

50W+用户安装

评分4.9

  • 1、点击下方安装按钮
  • 2、成功安装并试玩30秒
  • 3、返回APP领取奖励
安装 + 100
领取奖励

第239章 第一季完

第239章 第一季完

  一大清早,在一阵阵头痛中我醒了过来。

  由于昨天喝了不少酒,导致我脑袋现在还昏昏沉沉呢,喉咙也干渴的要命,似乎要冒烟了一样。

  我刚要下地找水喝,就看到奶奶急忙忙的走进了屋里,然后开始四处找东西。

  我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三轮车的三个车胎全没气了,奶奶想找气管子给车胎打打气。

  可我顿时就感觉有点不正常,三个车胎同时没气,这根本就不是自然消耗的,这肯定是被人给放气了,甚至是车胎让人给扎了。

  一想到这,我就赶紧去外面检查车胎。把三个鼓轮全卸下来后,扒开外带就开始用水检查有没有漏点。

  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补胎和修自行车。因为家里比较穷,奶奶还常年用三轮车卖东西,要是去修理部修车,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为了节省钱,我就跟着路边的修车师傅学习了一段时间。

  等我检查后才发现,车胎果然是让人给扎了,但惟独庆幸的是漏点不大,没个车胎上就有一个小眼,估计应该是用锥子扎的。

  这要是用刀直接给划开的话,那这车胎就不能用了,补都补不了,就只能换新胎了。

  “真是缺德啊,这是谁敢的啊?咋这么坏呢。”

  奶奶一看三个车胎全被扎了,气的老太太都差点骂人。

  这不光是耽误时间的问题,还间接的把早高峰赚钱的机会给浪费了,而且车胎被扎,就等于是减少了使用寿命,老太太也很心疼。

  “估计是谁家小孩子淘气吧,没事的奶,你不用担心!”

  我随口安慰老太太一句,但心里却有点眉目了。奶奶这么大岁数了,不可能得罪人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我的问题了,我在学校和外面肯定是得罪不少人,但究竟是谁要干这龌蹉的事来坏我,一时半会我还真就想不出来。

  等把车胎补好后,我也睡意全无了,索性就陪着奶奶一起去市场卖烤地瓜吧……

  我本以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可谁知道第二天一早,三轮车的三个车胎再次被人给扎了。

  而这次扎的更厉害,一个车胎四五个眼,这也得亏我补胎的技术不错,要不然这车胎算是彻底报废了。

  当时我心里也更加肯定了,这指定是有人在背后坏我呢,这人要是缺德啊,啥事都能干出来。

  你说你跟我有仇,直接来找我不就得了?这特么三轮车也没招你惹你,你跟它过不去干啥?我是越想越气愤,非得把这孙子给揪出来不可。

  晚上我特意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猫了起来,可等到后半夜一点了,也没见有鬼鬼祟祟的人出来。

  最后我一连蹲了三个晚上,可依旧没能把扎胎的人给蹲出来,我甚至都有点想放弃
了,想必那孙子是收手不干了。

  可到了第四天晚上,半夜我想起床去尿尿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窗外有个几个人影在晃动。

  当时还给我吓一跳,还以为是大晚上的见鬼了呢?可突然间我就来精神了,难道扎胎那孙子又来了?

  我赶紧披上衣服,顺手又在厨房拿了一根粗大的擀面杖,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家门。

  三轮车就停在楼前的小树下面,我走出楼门洞的时候,借着月光就看到两个人影正在那蹲着扎胎呢。

  我当下气的火冒三丈啊,你大爷的,老子等了你三天没来,今天总算是给你逮住了啊。

  我刚想冲过去,但马上又停下了,我这要是突然过去,这两小子肯定撒腿就得跑,而且声音还容易惊动熟睡的奶奶。

  反正现在过去也没用了,车胎估计早就被扎报废了,我只好躲在楼门洞里,静静的等他俩离开。

  等他俩起身要离开的时候,我才看起清楚这两孙子是谁,一个是王壮壮,另一个居然是高峰。

  这事不用合计,肯定是王壮壮带高峰来的,因为他知道我家住在这。

  王壮壮这损贼干这勾当还可以理解,毕竟他就是这种龌蹉的人。可高峰大小也叫个混子,居然也玩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特么有够磕碜的。

  我跟着他俩一路走出老城
区,就在这两孙子搂着脖子在那坏笑的时候,我突然在后面低声喊道:“峰哥,玩的挺好啊?”

  “卧槽谁?”

  高峰被我这一声吓一跳,他猛的转过身来,等看清是我后,他冷笑一声:“腾飞?我还以为是谁呢?咋地?要找我叙旧啊?”

  王壮壮看到我后却偷偷往后退了两步问道:“你…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跟着咱俩干啥?”这孙子是真怕我了,那眼神都已经把他给出卖了。

  “行了大壮,人家都看到了咱还装啥啊,车胎就是我扎的,你不服气啊?”高峰到是挺直接,一点也没拐弯抹角。

  我背着手,咬牙活动了一下脖子:“高峰,我特么真是给你点逼脸了,你挨打没够是吧?”

  “孙子,今天谁弄谁还不一定呢?”

  我这时候才看到,高峰的手里抓着一个大改锥,这东西可比匕首长多了,要是给我肚子一下,不捅死我也得要我半条小命。难怪他语气狂妄呢,感情是手里有家伙事啊。

  王壮壮一看高峰气势不减,当下也握紧手里的改锥横道:“就特么扎你车胎了,咋地吧?一个臭JB卖烤地瓜的,装啥老姨夫啊?”

  我盯着他俩冷笑:“我现在给你俩两条路,第一条,痛快给我拿钱,我把车胎换新的,咱们这事就算过去了。第二条,我打你们个半死,然后再给我拿钱!”

  “呦呦
呦,孙子,你特么吓唬我呢啊?你爷爷我就在这呢,讲话了,有本事你就过来!”高峰拿着改锥在我眼前晃悠两下,意思你只要敢过来,老子就敢扎了你。

  “那就是没得谈了,你们俩今天谁也别想走!”

  我一步向前,高峰一看我动了,他一惊,抓着手里的改锥奔着我肚子就来了。

  ‘咚!’

  就在我距离他不到两米远的时候,我猛的从后面抽出擀面杖,抡圆了直接砸他脑袋上了。

  “哎呦,这孙子有家伙!”

  高峰一声惨叫,捂着脑袋就趴地上了,这擀面杖比铁棍子还结实,一棍子下去顿时就给他脑袋砸个大金包,当场他就有点迷糊了。

  王壮壮那傻鸟还没等过来呢,我那擀面杖横着一扫,直接就抽他脸上了,立马就给他脸干肿了,整个嘴唇抽的全是血。

  这叫一寸长一寸强,他们手里的改锥只能近身,而我手里的擀面杖一米多长,距离两米就可以攻击了。这得亏我手里拿东西了,要不然我还真没法应付。

  王壮壮绝对是条狗,再被我狠抽了一棍子后,这孙子捂着流血的嘴,转身撒腿就跑啊,也特么不管高峰死活了。

  我没追他,这种小喽啰跑了也好,也省得在旁边碍事了。

  高峰这孙子本想爬起来给我一锥子,可我反应的速度要比他快多了,手中的擀面杖对着他就是一顿猛砸,砸的高峰捂着脑袋不停的喊叫:

  “哎呀别打了,别打了,我服了,我服了还不行吗?”

  这孙子被我砸的头破血流,眼神都有点迷离了。

  我用擀面杖杵着他脸喝道:“你特么真是个贱人,老子不去惹你,你反倒三番两次的来找我麻烦,你说这事咋办?”

  高峰倒在地上,手里的改锥也不知道仍哪去了,他抬头看着我咬牙道:“你想咋地?”

  “我想咋地?我想整死你!”我蹲下身子,伸手掐着他脸喝道。

  “呸!腾飞,这次老子认栽,可这事我记…”

  ‘咣!’

  我一拳砸在他脸上骂道:“去尼玛的,你特么是谁老子?我告诉你高峰,车胎被你给扎坏了,你要么拿钱,要么我砸断你的腿,你自己选!”

  高峰最后无奈,只好把他兜里所有的钱都给翻出来了。我一看这孙子也是穷鬼,满兜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块钱,但我可没跟他客气,一分钱都没给他留,全让我给收刮走了。

  “这钱是你赔偿给我的,滚!”我一脚踢在他身上,高峰跟条狗一样,爬起来后愤恨的瞪我一眼,然后一瘸一拐的走远了。

  我知道这个寒假注定不会安静,开学后更有很多事情再等着我,这个高中,注定是不平凡的三年…
A - A +

暂时放弃